言情小说推荐-免费小说导读网

首页 > 目录 > 《龙狱战王》在线阅读 > 正文 第2章 仗势欺人

第2章 仗势欺人

新丁 2021-02-23 22:34:09
“族长来了!”“爸!”离处的秦昊咽了咽唾沫,拿着玉石小心翼翼赶快回到秦海商身前,试探性性问着:“您看一看?”“看一看?”秦海商面无表情递过来玉石,目光却看向秦秋,但“我说是假的,哪怕是真的又怎样?”。...

龙狱战王

推荐指数:10分

《龙狱战王》在线阅读

“家主来了!”

“爸!”

不远处的秦昊咽了咽唾沫,拿着玉石小心翼翼赶紧来到秦海商身前,试探性问道:“您看看?”

“看看?”

秦海商面无表情接过玉石,目光却是看向秦秋,但接下来的举动,却让所有人意想不到。

“我说是假的,哪怕是真的又怎样?”

久居高位的秦海商将威严展示到了极致,直接将手中玉石摔在了地上,啪的一声,摔得粉碎。

大厅中鸦雀无声,所有人都不敢出声言语,而秦秋哪怕脾气再好,此时也难以平息心中的怒意。

要知道为了那块玉价值连城,唐芸沫肯定精心准备,付出了不少代价!

只是却依旧语气平缓,低声道:“秦家主,摔了不打紧,可这块玉是真的!”

秦海商眉头一皱,秦昊却跳起来指着秦秋鼻子骂道:“你小子眼中还有长辈吗?爸既然都说是假的了,你还敢反驳?”

紧接着,凑到秦秋耳边,阴笑道:“臭小子,还和我顶嘴吗?即便是真的又能怎样?我才是集团的继承人,你呢?废物一个!”

说完挺直腰杆,从兜里掏出一个手镯,装模作样对秦海商道:“爸,这枚镯子可费了我好些功夫才得以拿下,您觉得爷爷可会喜欢。”

“你是长孙,他自然会喜欢。”

秦海商眼眸中不留痕迹闪过一抹失望,大家都是明眼人,那镯子在玉器店两千一个,要多少有多少。

此刻,秦秋心里像是揪成了一团,偷偷看向唐芸沫,只见她咬着贝齿,眼睛里面水汪汪的直打转。

都是因为我。

长叹一口气,走到唐芸沫身旁,低声道:“对不起。”

“我不需要你对我道歉!我要的不是道歉,你懂吗?”

“五年了,你知道我怎么熬过来的吗?呵呵,我要的东西很简单,可惜你一辈子都给不了我!”唐芸沫处于崩溃边缘,沙着嗓子骂了秦秋两句,借着上厕所的名义离开了大厅。

秦秋目光环视一周,也无心呆在这里,先行下楼在路边等着唐芸沫。

恰好此时,一辆军车停在了唐氏集团大厦前,一名留着神态威严的中年男子整理一番着装,正打算走进大厦之中,目光忽然停留在了秦秋身上。

带着疑惑向前两步,男子低声问道:“秦...域主?”

“嗯?”

秦秋在寿宴厅心情就无比郁闷,不耐烦的道:“你谁?”

“你真是秦域主?久仰秦域主大名,在下区区一个小人物,不值秦域主知晓小名。”男子面露喜色,但又有些尴尬,问道:“域主,您为何在外面?”

“无论你是谁,请回吧,并且我已辞去所有职务,现在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秦秋眉头一皱。

“秦域主,您功绩盖世,更何况那帮兄弟除了您的话...所以,上面的意思是你虽离开了九龙域,但仍然位居域主之职,资源任你调配。”

“上面深知这五年来唐夫人在秦家不容易,您心里过意不去,趁着机会打算让秦家对域主和唐夫人尊重些...”

男子满脸笑容,有些尴尬的掏出一张纸巾,打算陪着秦秋席地而坐。

“哼!滚回去告诉你上司,倘若再敢调查唐芸沫半点,插手家家事半分,我九龙域大不了撂挑子!”秦秋突然语气冰寒。

“秦域主,上面...”

“我已不是域主,再说,上面不是视我为眼中钉吗?即便我走了,提拔九龙其一即可,非得拽着我不放?”秦秋愈加冷漠。

男子喉咙发紧,他没想到这次会如此艰难,心中暗叹一声,低声道:“域主,您就接受吧,九龙谁都不肯接手,九龙域不可一日无首...”

“至于让您接任域主,是您老首长的命令...”刘管家尽心尽力道。

“既然是老首长命令,让他执掌九龙域就好了,我不够资格!”

秦秋站起身来,随手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再次开口:“我们没得谈了,我还要等我老婆,你自便!”

中年男子满脸为难,但见秦秋面色坚决,最终摇了摇头,转身走进大厦之中,进门时与唐芸沫擦肩而过。

十分钟后,寿宴大厅响起一片惊呼!

一名经理慌乱跑进大厅。

“什么事?慌慌张张,不成体统!”秦海商抬声高喝,但明显有心无力,狠狠咳嗽了几声,大口喘着粗气。

经理喉咙一紧,但依旧快步来到家主身侧,说道:“董事长,有人送来寿礼。”

“一辆军车拉来的,翡翠观音一尊,松鹤祥瑞图一副,金纸金砚一套,还有...”

听着经理一字一句说完清单,原本嘈杂的大厅鸦雀无声,这些物件儿里面随便拿出一样,都足以引起轰动!

最终,经理道:“送礼的人没留名,只说是迟来的补偿。”

补偿?

秦海商为之一喜,整个家族唯独老太爷当过十年兵,而且在一次任务中双腿瘫痪,难道...

很快,这件事便惊动了老太爷秦鼎,当他瞧着桌上数件礼品,陷入了沉思之中。

秦海商激动道:“父亲,这些东西都是送给您的!”

“送礼的人呢?”老太爷问道。

经理赶紧回答,支支吾吾:“老太爷,那人满目威严,我看都不敢多看,只是命我把礼品送进来,我不敢多问,只看见是辆军车...”

“收下吧,这些东西和其他寿礼分开放置,此事到此为止!”

秦鼎若有所思,最后露出一道畅意笑容。

反观秦秋此刻已经与唐芸沫回到了家,自打两人作为新房住了两天以外,他并没有多少印象。

门前,唐芸沫咬牙道:“你还有脸跟着我一起回来?”

“法律上来说,咱们还是夫妻,我刚回来也没地方去。”

听见秦秋的话,唐芸沫顿时满眼愁怨,转过头来,气得胸口连连起伏。

“芸沫,五年以来,我在外逃避,你在秦家受的苦我无法想象,无论怎样,这件事因我而起,一切都是我的错,你要离婚我会不反对,但请你在这段时间里,至少给我一个补偿你的你会。”秦秋眼眸低落,语气轻微。

“嗯?”唐芸沫一怔。

“你在说什么?”紧接着,她怨意更浓。

“哈哈哈!你想笑死我吗?嫌我被伤得还不够?别忘了,你是千人所指的废物!”

“而我...我只想得到应有的尊重,哪怕连这点希望都是奢求!”

唐芸沫满脸不可理喻,推门而入,回到当初作为婚房的房间,锁上房门,倒在床铺上捂着被子。

她没有传出任何声音,泛红的眼角却止不住的滑落泪珠。

秦秋走进陌生的家里,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虽然是凉的,但比边境的带血尖刀要暖!

同样,要比一幅幅吃人嘴脸热乎无数倍。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五年之约 第1章 五年之约 第1章 五年之约 第2章 仗势欺人 第2章 仗势欺人 第2章 仗势欺人 第3章 区别对待 第3章 区别对待 第3章 区别对待 第4章 我不离婚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