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推荐-免费小说导读网

首页 > 目录 > 《网游之那些年我们撸过的游戏》在线阅读 > 正文 《网游之那些年我们撸过的游戏》第五章 尴尬的英雄救美

《网游之那些年我们撸过的游戏》第五章 尴尬的英雄救美

阅读王 2020-10-17
上官望杰西门曾曾小说名字叫作《网络游戏之那些年我们撸过的游戏》,提供更多上官望杰西门曾曾小说大结局,上官望杰西门曾曾小说结局是什么。网络游戏之那些年我们撸过的游戏小说上官望杰西门曾曾摘选:上官望杰,你平常也也不是一个爱三…...

上官望杰西门曾曾小说名字叫做《网游之那些年我们撸过的游戏》,这里提供上官望杰西门曾曾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网游之那些年我们撸过的游戏小说精选:十年后……“喂!我说哪个叫邪帝的小子,你还在这里对着麦苗发什么呆?比奇老兵哪里已经打起来了,那个热闹劲你还不赶快过去看看!”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路过满头大汗的邪帝身边,他衣衫飘逸丝织金线,全身上下透露着一股富贵之气,那褐黑色风衣上的一缕金丝云绣栩栩如生,晃眼看去有种排山倒海之势,把他那并不算俊俏的脸上也增添了几分荣光,他的举手投足之间都隐隐约约的酝藏着一股让人说不出来的鬼魅之气,不过那看似单薄的身体,始终给人有一…

十年后……

“喂!我说哪个叫邪帝的小子,你还在这里对着麦苗发什么呆?比奇老兵哪里已经打起来了,那个热闹劲你还不赶快过去看看!”

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路过满头大汗的邪帝身边,他衣衫飘逸丝织金线,全身上下透露着一股富贵之气,那褐黑色风衣上的一缕金丝云绣栩栩如生,晃眼看去有种排山倒海之势,把他那并不算俊俏的脸上也增添了几分荣光,他的举手投足之间都隐隐约约的酝藏着一股让人说不出来的鬼魅之气,不过那看似单薄的身体,始终给人有一种不敢轻易靠近的高冷与孤傲!

邪帝眼望他的一身华丽,心中有着说不出来的感慨,为什么同是一国人、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却是这般之大,看着自己那常年光绝的上身、皮肤在太阳的照射下已经变得黝黑发亮,那滴滴汗珠还残留在自己凹凸有致的肌肉上闪闪发光,只有手臂上那一颗胎中带来的暗黑曼陀罗花为他增添了几分霸气,他翻身起来慢条斯理的穿上了前端已经开洞良久的布鞋,神情虽然有些冷漠,可是一双浓眉依然掩盖不住眼中的好奇之情。

“到底谁和谁打起来了呀!我说上官望杰,你平时也不是一个爱三八的人,今天是怎么了,还管上了这等闲事?”

上官望杰显然对邪帝的话有些不满,他把自己那冷眉一挑,嘴里摔出了几行冷冷的字来。

“我可不想和你这个油盐不进的傻瓜在这里论长短,一个平时连饭都吃不匀称的人,是谁給你的资格来判观我的生活,要是一个在逆境都学不会低头的人,那他注定要成为生活的失败者,我说邪帝你光有那么一身强健的肌肉,到底是发挥了什么作用?每天在这里与农田为伍,阳光为伴;虚渡自己的宝贵光阴、有意思吗?我看你还是跟我走吧,我保证你丰衣足食,受人敬仰,告别那种窝心受气的生活!”

邪帝显然也不赞同上官望杰的奇谈秒语,他耸了耸双肩抬起头来,那秀眉俊目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浑然天成,标致的嘴里哏哏着自己的谬论:“我觉得我们的生活并没有什么太大问题?自己自足,无拘无束,虽然生活过得有点清苦,可是我们心安理得,无欲无求,这才是生活的最高境界,哪像你们一天浸泡在杀戮之中,剥削着劳动人民,虽然自己过的衣食无忧,可是你不感觉这样是一种可耻的压榨吗?”

上官望杰忍不住噗嗤一声爆笑了起来,他鄙视的看了一眼面前天真貌傻的邪帝,嘴里毫不留德。

“亏你比我还大两个月,连这点肤浅的道理都不明白!我们掌控世界给你们提供了和平的生活空间,我们用我们的血肉之躯作为产品,一样为大家在努力付出着,我们的付出更为荣耀,所以应该得到更高的报酬!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弱肉强食优胜劣汰的社会,要是没有一个明主的统治阶级,那才会真正的变得民不聊生,你到底明不明白这一点肤浅的道理呀!”

邪帝听的似懂非懂,他也没有这个心情和上官望杰在这里谈论统治阶级的事情,只是这段时间上官望杰无止境的纠缠让他有点烦由心生,他并不想和上官望杰他们一起去厮杀在那无尽的狂野中,在邪帝的心中他只渴望一份安定与和平!

两人并肩而行,在这个比奇小城里面显得是格外的对比鲜明,周围的行人都好奇的向比奇老兵那边急行而去,在无形中也带快了邪帝和上官望杰的步伐。

邪帝刨开面前拥挤的人群,顺眼望去,只见一个和他们般大小的女孩身着一身浅蓝长裙,一头流瀑般的秀发井然有序的斩齐腰间,浅蓝色长裙虽然材质一般,可是搭配在她秀美的身材之上显得格外得体,一把米长的桃木剑在她手中虎虎生威冒着白烟,长长的睫毛带动着秀眉忽闪忽闪的遮盖住了她那慌张的眼神。

面对着女孩的正前方,一个似人似兽的家伙凶神恶煞的杵在女孩面前,手里拿着一个巨大的狼牙棒在空中不停晃动着,完全不把身边的一干人等放在眼里。

“我说西门曾曾、我劝你还是把驯兽秘籍给我交出来,我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像你这样娇小玲珑的姑娘何不找个好人嫁了吧,干什么一定非要来趟这滩浑水,和我半兽人将军为敌。”

西门曾曾全身颤抖着躲在比奇老兵的身后,她那紧皱的容颜里面仿佛期望着比奇老兵能给自己带来帮助,可是此时的比奇老兵看上去比她自己还要害怕,拿着长矛的手竟然开始瑟瑟发抖,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只有自己才能听得到的丝丝话语。

“你……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这比奇城可是上官家族的领域,你这厮…不得在此造次。”

半兽人将军哈哈一笑,迈开大步向比奇老兵走了过去,那路过之处尘土飞扬,留下一个个硕大的脚印,那脚印足够让一个青年壮男轻轻松松的躺在里面,狰狞的面容上两个普通人头颅般大小的鼻孔微微冒出青烟,他张开了自己的血盆大口用力一吹,那满嘴的腥臭卷着地上的尘土如狂风恶浪般吹的比奇老兵站立难安,西门曾曾那条浅蓝色的连衣花裙也随之迎风飘荡,露出纤细白芷的大腿,眼看衣衫即将离身而去,风过之处将她那初现的胸廓隔着衣衫完美的展现了出来,虽然看上去没有熟女般的饱满圆润,可是也别有一般风情。

邪帝毫不犹豫的冲上前来,挡在西门曾曾的面前,反手用那强健的臂弯死死的抓住西门曾曾即将离身的纱裙,谁知用力过猛把西门曾曾那可人的连衣纱裙齐臀摘下,无情的将一双**一览无遗的暴露在了大家面前,众人惊叹!

西门曾曾一阵脸红,看着自己刚刚被邪帝撕出的齐臀超短裙,脸上尴尬不已,嘴里带着万分鄙视的说出了自己内心潜在的台词--“流氓!”

邪帝看着西门曾曾那美丽羞红的脸蛋,心中升起一股暖流,整个心房如万般鹿撞,眼睛不由自主的扫过西门曾曾那纤细的大腿和胸前的微微**,脸上不禁透露出一阵红晕:“你……你……没有事吧?”

“你说呢、你是白痴呀!我的裙子跟你有仇吗?”

西门曾曾因为羞涩心中怒气一时难平,再看见邪帝脸上那一副猥琐的猎艳表情,嘴里情不自禁的对邪帝怒赫道。

“哈哈!你这个小毛孩是想英雄救美,还是自己找死?我劝你做任何事情以前先考量考量自己的实力;别拖累了别人、最后还害了自己!人人都想做大英雄,可是英雄那是需要拿实力来说话的,不是光拿勇气前来领死。”半兽人将军毫不掩饰对邪帝的轻蔑,用手指着只齐他膝盖高低的邪帝笑的是前俯后仰。

邪帝只感自己脸上无光,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他一手霸道的夺过西门曾曾手中的桃木剑,双脚猛的蹬地,身体迎空而起,在空中完成了一个漂亮的转身,一道剑气冒着白光由手至剑而出,带着笛鸣直逼半兽人将军的面门,四周小树叶落枝断,小草连根拔起,这帅酷的一招半式是邪帝十八年来从未失手过的防身绝技,可是半兽人将军却丝毫未动,嘴里那鄙视的笑声更显狂妄:“就你这三脚猫的花边功夫也学别人来英雄救美,我看你是在寻求刺激,来吃我一棒!”

只见半兽人将军毫不犹豫的将那手臂轻轻一舞,那手中的狼牙棒如有万斤之力带着呼呼的风声紧追着邪帝那弱小的身躯砸了过去,所到之处砖倒瓦塌,风吹水起,这突如其来的一记猛招,让邪帝完全慌了神,傻傻的望着狼牙棒向自己面部袭来,一动不动等待着死神的来临,眼前的恐惧让他无奈的闭上了双眼,所有的人也同时为邪帝惊出了一身冷汗,西门曾曾瞬间也被眼前的一切吓的花容失色,嘴里失控的叫出声来:“啊!快点跑呀,呆子。”

顷刻间邪帝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如流云般轻盈飘忽了起来,耳边风声呼呼作响,一只并不算强悍的手臂拽着自己在空地上快速移动了起来,他定神睁眼一看,只见上官望杰站在自己身边,脸上没有一点表情,那虚掩的刘海在俊眉上方**着长长的睫毛,眼中发出无数俊美的冷光,让人不寒而栗。

“这么大一个男人还欺负老幼妇孺,我看你害臊不害臊,都说欺负女人的男人,纵使有千般本领,也只是渣男一个!然而我看你不能算一个,应该算一坨!”

半兽人将军听的似懂非懂,脸上露出一堆疑惑,嘴里不满的咆哮了起来。

“哎呀!行啊,小子!我看你就是传说中的上官望杰吧!瞬间移动练的不错嘛!可是不知道你到底能躲开我几棒?”

四周风云再起,那巨大的狼牙棒如惊涛骇浪般卷着狂沙无情的向上官望杰极速袭来,断枝飞草逼得上官望杰左避右闪,那鬼影般的身姿游刃有余的在狂魔乱舞的狼牙棒下穿梭着,战斗一触即发,突然上官望杰手中出现一团火球,轻轻划过半兽人将军的胯下,那熊熊烈火在风的作用下顺势而上,顷刻间一个巨大的火人应声而倒在地上,痛苦的翻滚了起来,这一场面无不壮观,丝丝火苗四处飞舞,逼得周围围观的人们四散开来,站在不远处鼓起了阵阵掌声。

半兽人将军被自己身上突然燃起的烈火烤的慌不择路,一头扎进比奇的河道里面,一股青烟带着焦臭瞬间弥漫在空气之中,熏的人们睁不开眼。

上官望杰站在小河边,望着狼狈不堪的半兽人将军,随着自己迎风飞舞的纱衣,丢出生冷的一句话来:“这叫自作孽不可活!欺负弱小的人,从古至今都没有什么好下场,你就是活生生的例子,还不快点给我滚出去,从此以后不准在踏入比奇半步!”

半兽人将军从臭水沟里痛苦的翻腾了起来,带着满身的伤痕与狼狈,丢盔弃甲的向比奇城外狂奔而去,不过依然在空中留下一句狠狠的话语:“你们这些凡人鼠辈都给我记住了,我半兽人将军总有一天一定会让你们鸡犬不宁,永世不得安生!”

看着离去的半兽人将军,大家心里都松了一口恶气,崇拜与羡慕的眼光不约而同的聚集在了上官望杰身上,西门曾曾也万分感激的偷瞄着上官望杰那潇洒的身影,不由的小脸一红,慢慢的踱步走到上官望杰身旁,紧张的向下拉扯着自己那被邪帝扯坏的蓝色布裙,嘴里不知道说什么好:“谢谢你!我……我叫西门曾曾!”

“上官望杰!没有什么谢不谢谢的,保护女人是男人的天职,我不会让任何人在我面前欺负女人与小孩,这也是我们上官家族一直以来的宗旨。”

上官望杰看了一眼面前囧迫的西门曾曾,他绅士般脱下了自己那件金丝外套给西门曾曾披在香肩之上,未留只言片语便转身离去,那外套自带的清香在西门曾曾心中再次蒙上了一层醉人的温暖,可是也留下了一份小小遗憾。

邪帝这时傻叼一般,居然莽撞的走了过来,深情的望着还在发呆的西门曾曾,他把手中的桃木剑递交给西门曾曾,憋红的脸上好不容易擠出几个字来。

“来!你的剑!”

西门曾曾毫不理会眼前衣衫褴褛的邪帝,她依然痴迷的望着已经转身离去的上官望杰,直到上官望杰的身影已经完全消失在自己视线之中,她才恋恋不舍的转过身来对邪帝说了一句恶心的话语:“我看“贱”真的比较适合你,你就拿去用吧,不用再还给我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网游之那些年我们撸过的游戏》第七章 巧遇神匠玉麒麟 《网游之那些年我们撸过的游戏》第九章 邪帝夜探骷髅洞 《网游之那些年我们撸过的游戏》第四章 虔诚累心的谎言 《网游之那些年我们撸过的游戏》第八章 梦中情人的身世之谜 《网游之那些年我们撸过的游戏》第一章 数年前的恩怨 《网游之那些年我们撸过的游戏》第五章 尴尬的英雄救美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