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推荐-免费小说导读网

首页 > 目录 > 《妃本无良:病王绝宠丑颜妃》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十七章抢手狐狸,谁是王法

第六十七章抢手狐狸,谁是王法

歌尽未央 2020-09-16 15:29:01
夜已深,待明玉珺回明王府时,王府里早以一片漆黑静寂,宁静的只听得到她微不可以闻的呼吸声,明玉珺回院落里,并也没掌灯,正准备好困守上床,两道女声冷不防的响了。  “小姐,奴婢们无罪,请小姐降罪。”  明玉珺闻言一愣,这也不是自己那两个丫鬟的“小姐,奴婢们有罪,请小姐责罚。”。...

  夜已深,待明玉珺回到明王府时,王府里早已一片漆黑寂静,安静的只听得到她微不可闻的呼吸声,明玉珺回到院落里,并没有掌灯,正准备龟缩上床,两道女声冷不丁的响起。

  “小姐,奴婢们有罪,请小姐责罚。”

  明玉珺闻言一愣,这不是自己那两个丫鬟的声音吗,素手一挥,将桌子上的一根烛火点亮,看清了房间里的情形。

  只见琴瑟和芍药笔直的跪在地上,一脸虔诚认错的模样,看样子,跪了有些时辰了。

  明玉珺勾了勾唇角,笑得几分暧昧,故意凑近两人面前,墨眸中满是戏谑,笑意甚浓:“墨风和墨寒把你们引诱去了何处?”

  从未见过小姐这般模样的二人着实吓了一跳,琴瑟面色有些尴尬,芍药虽然面上还是很淡定,其实内心早已乱成麻了。

  见两个丫头一副欲语还休的尴尬模样,有些于心不忍,索性不在逗弄她们,轻笑两声:“回去好好歇息,下次不要那么容易就被骗了。”

  说完这句话,明玉珺在心里暗自腹诽,还好意思教训属下,自己这个主子不也是被帝凉修牵着鼻子走?一想到这里她就来气!

  话说那荷花灯还真是邪门儿了,好几百个荷花灯,她不过随手一捞,还真就捞到了帝凉修的花灯,反观帝凉修,也捞到了自己的荷花灯,若是说只有一人拿到对方的花灯,她还觉得还没那么难以接受,两人同时一起?未免太匪夷所思了些。

  她放进去的是一个草编的戒指,是一次在无聊时随意编折的,而帝凉修的是一枚水晶般晶莹剔透的星海玉坠,玉的通身色泽亮丽,圆润无暇,一看就不是凡品。

  他说要交换物品,草编的戒指是他的,这枚星海玉坠是她的,明玉珺真心觉得帝凉修脑子秀逗了,一枚价值连城的玉坠用来换一枚草编的戒指?

  两个丫鬟在明玉珺一声令下后出了内室,明玉珺摇摇头,不再去思索那些容易让人头疼的事情,匆匆褪去了外衣,躺在床上,许是累了,不过顷刻,便沉沉的睡去。

  夜,依旧是那么寂静,月光皎洁,洒在地上好似披上一层银白色的蓑衣,一袭暗影悄然掠过,踩着轻盈至极的脚步慢慢靠近床榻,见床上的少女睡得很熟,只是轻轻的撩起账幔,看着那张与脑海中何其相似的容颜,一抹酸涩涌上心头。

  玉儿,我答应过你,一定要保护好这个孩子,或许,我食言了,我不知道这段时日里她是如何度过的,但一定很辛苦,我是不是错了,不该将她寄养在明王府这个硝烟弥漫的大染缸里?没想到明玉威那个野心勃勃的老男人如此薄情寡义,竟敢这般对待珺儿,我定然不会饶恕于他!

  若是你还在这人世间,能否回来看我一眼,哪怕一眼,我也知足了。

  最终那抹寂寥的暗影又悄然消失在夜色里,月光还是那般皎洁,一切都恍若没有发生一般,安静,祥和。

  

  晨曦的第一缕朝阳透过窗棂洒进一室温馨,穿透过纱幔倾洒在少女如新生婴儿般娇嫩的脸上,为其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晕,蝶翼般浓密卷翘的睫羽微微轻颤两下,缓缓睁开眸子,触碰到一丝暖阳又微微眯起,抬手下意识的挡在额前。

  这一觉,睡得好安稳。

  感觉到怀里软糯的触感,不由得伸手摸了摸,柔软的皮毛让她爱不释手,这小家伙就喜欢粘腻着她。

  抬眸望了望窗外金光闪闪的太阳,这个时间段,估摸是日上三竿了。

  这时,院落外传来一道清脆悦耳的女声,带着几分嚣张跋扈:“这都日上三竿了,你们家小姐怎的还没起来?”

  “二妹妹许是累了,咱们便让她睡吧,七公主,这腌臜地儿怕碍了你的眼,咱们且去雅堂稍作歇息,待我母妃收拾好了,便与你一同进宫去。”这声音温婉之极,一听便知是她那演技超高的白莲花嫡姐,明玉雪。

  “嘁,确实是个腌臜地儿,但是本公主认死理,凭什么所有人都早起了,她一个小小的庶女却可以睡到日上三竿啊?”

  琴瑟和芍药分别一左一右的站立在寝居门口,琴瑟双手环胸,冷眼瞅着院子里两个你一句我一句讽刺着她家小姐的女子,一点儿也没有打算上前迎接的意思。

  芍药给了那个所谓的七公主一个白眼,便不再去注意她们,对于这等愚蠢货色,她们都懒得出手教训。

  那七公主见两个丫鬟不但不对她毕恭毕敬,竟然还敢朝她甩脸色,当下恼羞成怒,右手握住腰间佩戴的一把长剑就是一拔,‘噌’的一声,一柄锃亮的剑身暴露在阳光下,闪烁着金灿灿的光泽。

  她长剑一指,指着一脸冷酷冰霜的琴瑟说道:“你,出来,本公主要和你决斗!”

  嗤,和她决斗?琴瑟冷冷的望着院子中央这抹娇俏的小身板儿,唇角扬起一抹嘲讽,连下盘都不稳的人,凭什么挑战她?

  见琴瑟唇边的笑意讽刺意味十足,帝琏薰脸上的得意和傲慢挂不住了,更是怒气冲冲,娇喝一声,便不管不顾的朝琴瑟冲去。

  明玉雪瞪大了一双美眸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的一幕,心中暗自腹诽,这七公主还真是一个脾气火爆的小辣椒,幸得自己未曾招惹她。

  只是,还不待琴瑟出手,一支毛笔从屋内飞射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打向帝琏薰手中握着的长剑,力道之大,容不得她抗拒。

  只听得‘哐啷’一声,剑应声而落,发出清脆铮咛的声响,帝琏薰捂住发麻的手臂,不可思议的看着门口站着的那抹身影。

  那人倚靠在门扉边上,动作随意而慵懒,三千青丝垂直于腰际,仅仅是一个侧脸便绝美得让天地都为之黯然失色,她怀中抱着一只眯着眼睛的小狐狸,看起来睡得很香甜。

  帝琏薰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也不管发麻的手臂,踩着急急的小碎步跑到明玉珺面前,双眼忽闪忽闪的望着她怀里的小狐狸,眼睛里满是兴奋。

  她端详了半晌,最终抬起头来望着明玉珺,脸上又恢复了之前的傲慢无礼,小手指着熟睡中的小狐狸,问道:“喂,你这只小狐狸何处买的,本公主要了,多少银子?”

  明玉珺垂眸看着比她矮了半个头的小少女,不禁莞尔一笑,朱唇轻启:“这狐狸,本郡主不卖。”

  帝琏薰闻言,微微错愕的看了她一眼,随即夸张的大叫道:“什么?在本公主面前你竟然敢自称本郡主?你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了?”

  就算明玉珺是她父皇亲赐的圣珺郡主,可是那又如何?与她相比,孰轻孰重,一看便知,她可是皇帝的亲生女儿,明玉珺不过是个二品郡主,有什么理由在她面前自称本郡主的?

  “在本郡主这里,我就是王法!”明玉珺说罢,懒懒的扫了她一眼,随即对芍药道:“为我梳洗打扮。”

  “是,小姐。”芍药得了令,连忙喜滋滋的走进屋里,顺带将门关上,省的看见那七公主嚣张跋扈的模样。

  帝琏薰就这么愣愣的看着明玉珺消失在她的视线里,愣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抬手指着明玉珺走进去的方向,气得浑身颤抖:“你你你……实在是欺人太甚!本公主定要告诉皇奶奶,让她罚你抄写佛经一百遍,不,一千遍!哼!”

  说罢,转身将地上的长剑捡起来插回剑鞘里,完全无视还站在院子中央的明玉雪,怒气冲冲的走出了临珺苑。

  明玉雪望着帝琏薰离开的背影,禁不住捂嘴偷笑,很好,她要的便是这个效果。

  二妹妹啊二妹妹,妄你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这帝琏薰可是太后娘娘最宠爱的宝贝疙瘩,若是让她老人家知晓,她在你这儿受了委屈,这后果么…可就没那么好消受了。

  一想到明玉珺将要被太后娘娘责罚时的凄惨模样,明玉雪心中便止不住的幸灾乐祸,再次扫了一眼紧闭的门扉,转身扭着纤细的杨柳腰莲步轻移走出了临珺苑。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六十四章醋坛皆翻,醋意冲天 第六十五章缘起缘灭,命中注定 第六十六章跳梁小丑,栽赃嫁祸 第六十七章抢手狐狸,谁是王法 第六十八章没眼力价,亏欠太多 第六十九章回首往事,仙葩太后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