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推荐-免费小说导读网

首页 > 目录 > 《妃本无良:病王绝宠丑颜妃》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十六章跳梁小丑,栽赃嫁祸

第六十六章跳梁小丑,栽赃嫁祸

歌尽未央 2020-09-16 15:29:01
几百个荷花灯漂游在河面上,星星点点的烛光将周围的黑色点亮,有不少人走见状去,就迟疑着要将哪个花灯捞出来。  明玉珺也走见状去,靠近了河岸边,看了半晌,意外发现更本看不清花灯里放的什么东西,干脆无法释怀了,随便捞出一个,总不可能会那么巧,她就捞到了明玉珺也走上前去,靠近河岸边,看了半晌,发现根本看不清花灯里放的什么东西,索性释怀了,随便捞起一个,总不可能那么巧,她就捞到了帝凉修的荷花灯吧?。...

  几百个荷花灯漂流在河面上,星星点点的烛光将周围的黑色照亮,有不少人走上前去,开始犹豫着要将哪个花灯捞起来。

  明玉珺也走上前去,靠近河岸边,看了半晌,发现根本看不清花灯里放的什么东西,索性释怀了,随便捞起一个,总不可能那么巧,她就捞到了帝凉修的荷花灯吧?

  眼见帝凉修也捞起一个,动作很是随意的样子,面上一派轻松、胸有成竹般,他好像一点儿也不担心自己会捞错一样。

  “修哥哥。”一声甜得足以腻死人的甜美嗓音自人群里响起,人们下意识的朝声源处看去,入目是一俏皮可人的少女,她身穿一袭粉色绣花罗衫,下着珍珠白湖绉裙,那鹅蛋型的白嫩如玉的小脸上此刻绽放着一抹甜美的笑颜,两颊边漾着两抹深深的梨涡,淡抹胭脂,使两腮润色的像一朵开放得正艳的琼花。

  那少女欢天喜地的跑到帝凉修面前,伸手就想要拽住他的胳膊,却被他不动声色的躲开,少女见状不禁撇了撇小嘴,声线也带了几分委屈:“修哥哥,你不喜欢舞儿了吗?记得你以前很喜欢舞儿的。”

  明玉珺见此情景墨眸中划过一抹幽光,眨眼间稍纵即逝,索性扭头不再去看这一幕让自己膈应的场景,兀自朝荷花灯的方向走去。

  帝凉修见明玉珺一声不吭的转身便走,心下有些慌了,这丫头不会真相信这南宫倾舞的话了吧?

  思及此,当下便又不动声色的躲开南宫倾舞伸过来的手,声音在瞬间凝固成冰:“南宫小姐请自重,本王与你连陌生人都算不上,谈何对你好过?劝你莫要胡诌,毁了本王圣洁的声誉!”

  说罢,也不去看南宫倾舞会有怎样的反应,转身就朝明玉珺的倩影追去。

  帝凉修一手执着花灯,一手将她搂进怀里,声音温润如玉,柔声细语:“娘子,可是生了为夫的气?”

  明玉珺微微抽了抽唇角,他哪只眼睛看见自己生气了?

  正在这时,河岸边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人群里乱哄哄的,也不知是谁嗓门大,吼了一句:

  “快下去救人!南宫家的二小姐和林尚书府的大小姐坠入河里了!”

  明玉珺和帝凉修不约而同的对视了一眼,彼此眼中皆是闪过一抹疑惑,要说这其中一个坠河还可以解释成是不小心踩滑了跌了下去,两个人同时落水就值得人去遐想万分了。

  待两人走近河岸一看,发现平静的河面上此刻水花四溅,两个娇弱的身躯在水里不住的扑腾着,一浮一沉,分别呛了好几口河水,模样有些滑稽可笑。

  南宫倾绝在看到南宫倾舞落水的第一瞬间就跳下去救人了,然而林尚书家的千金大小姐还无人问津,有几人见状,打算见义勇为来一个英雄救美,说不定还能讨个上门女婿来做一做又何尝不可呢?

  这一幕落入明玉珺眼中,心内冷笑不已,未出阁的闺阁女子若是被男人触碰了身体,那也等同于贞洁不保,名誉扫地,何况还是这么多的男人跳下去,后果可想而知。

  不得不说,这个南宫倾舞的心思歹毒直叫人后脊骨发凉,试问还有什么比毁了人家声誉的事情更让人觉得难堪?这心机之毒辣,怕也是家母教导有方罢。

  最后奄奄一息的林大小姐还是被人给捞了上来,同时被两个男人驾着,身后还跟着两个,有不少妇人见此情形,都开始了自己的八卦精神,无非就是说林大小姐不守闺阁女子之道,又如何如何此类云云。

  现在的天儿虽热,但在凉凉的水里头挣扎了这么一番再被微风这么一吹,还是让林佳媛冷不丁的打了几个寒颤,反观南宫倾舞身上早已被裹着一件狐裘,何惧这一点风寒。

  和如落汤鸡般滑稽的林佳媛此刻站在南宫倾舞面前,就好比那山鸡遇见了凤凰,一个高贵优雅,一个卑微作贱,她浑身湿透,薄薄的衣料与肌肤紧紧相贴,灯火照耀在她身上,将她窈窕动人的曲线完完全全的显露在所有人眼前,一览无余。

  南宫倾舞紧了紧身上的狐裘,小脸儿有些苍白,她略表歉意的看着林佳媛,浅笑嫣然道:“姐姐你不用道歉,妹妹知道你只是无心之举,不是有意而为,妹妹不会将此放在心上的。”

  林佳媛闻言气的瑟瑟发抖,众人见状自然以为她是给冷的,而南宫倾舞一副娇滴滴惹人怜惜的模样看着就让人于心不忍,于是众人都将罪恶的目光投向了林佳媛。

  “南宫倾舞,很好,本小姐记住你了!”林佳媛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见她这副柔柔弱弱的可怜样就觉得胃里一阵翻涌,方才她明明感觉到身后有人推了她一下,幸亏她机智,反手将身后的人一并带入了河里。

  什么叫贼喊捉贼,她林佳媛算是明白了!

  当下气得转身就走,留在这里给众人当猴看?她的清誉怕是毁于一旦了,回去也不知道母亲会怎样训她。

  而正在这时,熙熙攘攘的人群被硬生生挤开一条通道,一群身穿官服的衙役在首领的带头之下举着火把来到河岸边,嘴里不停嚷嚷着:“都散开散开,官府查案!”

  很快,人群中间便被清理开来一条宽敞的通道,所有人都带着十二分好奇关注着面前突如其来的转变,不知这些府衙里的人来此是所谓何事。

  那为首身着官服的判官冷着一张铁面无私的脸,声音肃穆而冷冽:“派人下去查探一番。”

  他一声令下,立刻有两名衙役跃入河水之中,河面再次翻起浪花,不多时又风平浪静,所有人都纷纷猜测,一定有大事要发生!

  果不其然,那潜入水中的两名衙役浮出水面,手中还各自拿着两串珊瑚玛瑙、以及成色极好的丝绸布料,众人一看不惊瞪大了眼,神龙河畔河底怎么会有这等好东西存在?

  “回禀大人,小的在水底发现几箱沉香木制作的大箱子,撬开了其中一个,里面全是清一色的翡翠玉石以及珍珠玛瑙一类,另一个里面装的好似是上乘的冰蚕绸料。”

  嘶……众人一听都不惊倒吸一口凉气,如此大手笔,究竟会是谁,将这般多的好东西隐藏在河底?

  那面瘫似的判官冷冷的瞧了一眼,声音依旧冰冷,那冷冷的眼神扫过人群,众人接收到这似冰箭般摄人的眼神都不自觉的寒毛直竖,这位冷冰冰不近人情的判官莫不是平襄县城里头出了名的被人戏称的‘阴司判官’?

  据说他铁面无私,不畏权贵,秉着权贵与庶民同罪的座右铭在整个平襄县城里有着良好的口碑,这大公无私的精神,曾被皇上亲自赞誉过,并提升他为二品判官,除了皇亲国戚他不能判,就没有他不能、不敢判的人。

  “将其全部打捞回衙门,明日本官亲自登门造访景王府!”

  说罢,两袖一拂,转身便走,那些得了令的人赶忙纷纷跳入河水之中,这些沉木做的大箱子也不知在水里泡了多久,重量十足,只能用绳结捆绑,然后用人力将其奋力向岸上拖。

  明玉珺在听到景王府三个字时,蓦地一惊,转身看向一旁依旧一副坦然自若的帝凉修,不禁出声问道:“怎么一回事,怎会牵扯到你身上?”

  这些金银珠宝,明显就是哪个贪官污吏的杰作,又怎么会扯到帝凉修身上去,这期间,定然有所蹊跷!

  帝凉修见明玉珺好似很担心的样子,勾唇莞尔一笑,替她解释道:“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自以为是的栽赃嫁祸之技俩罢了,还敢在本王面前搬弄是非,实在是不够看。”

  “走,为夫带你去看看到底谁才是你的命中注定。”

  帝凉修笑意吟吟的牵过她的柔胰,紧紧的十指相扣,丹凤眸里闪烁的熠熠光辉不容她拒绝。

  

  而暗处,耶律容寒看着那被一个个打捞上岸的沉木箱子,眸光幽深,蓦地变冷,这些箱子,如他所料,定然就是那日运往辽朝的资源,不曾想,竟然全是些俗不可耐的金银之物。

  父王要如此之多的钱财物资有何用处?难不成……

  一个想法已然在脑海中形成,父王,如若你真是这般想的,儿臣会对你失望至极!

  “容寒,怎么了?莫不是这些资源就是你父王当日丢失的?”苏墨渊见他面色不佳,不由得出声问道。

  “嗯。”耶律容寒只发出了一个单音节的嗯字,便抽身离开,事情竟然牵扯到帝凉修,对于和这个男人交手多年的了解,直觉告诉他,货物失窃一事与他无关,铁定另有其人,他会着手去查的!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六十四章醋坛皆翻,醋意冲天 第六十五章缘起缘灭,命中注定 第六十六章跳梁小丑,栽赃嫁祸 第六十七章抢手狐狸,谁是王法 第六十八章没眼力价,亏欠太多 第六十九章回首往事,仙葩太后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