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推荐-免费小说导读网

首页 > 目录 > 《灵魂引》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启蒙

第二章启蒙

蓝色咖啡1 2020-09-12 03:13:36
  中学时代,若松的头脑中充满了稀奇古怪的想法,立志成为一名科学家,在课堂上总是问“十万个为什么”,老师们常常尴尬不已,于是就成了老师眼中不务正业的典型。高三的时候,若松的...

灵魂引

推荐指数:10分

《灵魂引》在线阅读

  中学时代,若松的头脑中充满了稀奇古怪的想法,立志成为一名科学家,在课堂上总是问“十万个为什么”,老师们常常尴尬不已,于是就成了老师眼中不务正业的典型。高三的时候,若松的父亲与母亲离异,留给他和母亲两居室的房子,携带着数目不详的“巨款”和“财产”同小三移民去了加拿大。母亲为了若松的学习,初中的时候就辞去工作,专心照顾他的生活起居,离婚后的日子变得更加艰难。

  父母的离异,对若松造成了非常大的打击,对父亲的恨深深植入心底。若松决心将来一定为母亲讨回公道,于是放弃了科学家的理想,改学文科,在高考报志愿的时候选择了法律专业。

  在入学的新生见面会上,每个学生都做了自我介绍和对未来的的展望。若松的发言简短,却深深震撼了在座的老师。一米七零左右的个头,削瘦的脸,黑黝的头发中分着,一副黑边的眼镜片下,眼神清澈而平静,老式的白衬衫整齐地掖在腰带下,藏蓝色的长裤下配着一双平底布鞋,“五四”时期的学生装束般,在这个“潮时代”的学生中间,充满了画面感。

  轮到若松时,他站在讲台前,稍稍轻咳下,抬起头,没有兴奋,没有激动,仿佛在进入一种情境:“各位老师和同学,非常高兴能站在这里和你们交流。其实我并不喜欢法律,我的理想并不在这里,我想成为爱迪生那样的科学家”。

  师生中间顿时一阵窃窃私语。老师们更是愕然。按照传统,某个学生即使真的不喜欢这个专业,一般也不会在这么多老师面前如此坦诚吧。本来一副充满法律正义感的老师们这时有些泄气,那些想在学生面前慷慨激昂鼓动法律高大尚的老师更是有些气短。

  “我选择法律专业是因为将来我要用法律来为妈妈讨回公道,拿回本来属于妈妈的东西。”

  若松的语调平静而坚定,像是自言自语,但此时他的眼神中冷冽般闪过一丝光芒,令几个老师感到一丝丝的坐立不安。

  停顿片刻,学生中间响起雷鸣般的掌声。一张张的青春脸庞上此刻交织着不同的情绪,或是愤怒,或是感动,或是同情,不同的学生有着不同的感受,但掌声是那样一致,瞬间爆发。

  晓峰,法学院的老师,此刻眼睛中闪着光,如发现了金子般。在他看来,若松虽然并不喜欢法律专业,但是他却是唯一有明确目标和动力的学生,尤其他的眼神中有一种莫名的力量!值得期待。

  大学四年中,若松的学习成绩并不突出,他更多的时间用在了打工上,因为母亲在经历了诸多变故后,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不得不住进了福利院。在母亲的坚持下,若松选择了继续读书,在打工之余,尽量到福利院照看母亲,并顺便做些力所能及的义工。晓峰通过福利院得知这个情况后,想在经济上提供些帮助,但都被若松委婉拒绝了。

  这些过往的交集,使晓峰和若松成为亦师亦友的关系。

  晓峰和若松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对于法律之外的学科充满好奇,常常在一起探讨一些非法学方面的问题。一次在晓峰家,若松看到了满满一书架与法学无关的书,眼光闪烁着,好奇地读着书上面的名称,《时间简史》、《量子理论》、《梦的解析》、《C++Premier》。。若松拿起一本《java编程思想》,翻看着厚厚的书页,竟然忘记了放下,站在书架前看了起来。晓峰惊讶地看着若松,像是发现了宝贝,静静地注视着,不愿打扰。

  良久,若松放下书,转向晓峰,问道:

  “老师,为什么你的书架上没有法律方面的书籍,反而科学类和计算机类的书这么多?”

  晓峰笑笑,

  “生活中并不仅仅有法律呀,那样的日子企岂不是很无聊?”

  若松挠挠头,

  “确实哈,Java是什么意思?”

  “java本是一个盛产咖啡的小岛,一群年轻人想让互联网更有趣儿,于是编写出一种语言,可以跨平台执行,期待人们在浏览网页是不再乏味,于是把这种语言命名为java。”

  “嗯,不错的名称,能够令人放松的感觉。”

  “老师为什么喜欢看这些书籍?与法律没有什么联系啊!”

  “看书不一定相关,是因为你想看。如果看得进去,即使不相关也无妨,因为你的生活有了意义。再说,有时很难说哪种知识之间是否关联。比如说你习惯旅行,但是你常常买不到票,有时旅行社给你买的票不是实名,然后你有时因此在检票口被拒。在你的各种爱好和经历中,都会发生和法律相关的事情。而当你只专注法条时,你就看不到多彩的事实和与法律相关的体验。”

  “我看了一会儿那本书,发现了很有意思的地方”

  “哦,说说看?”

  “我中学时,看了些计算机的书,当时也没有什么特别体会,后来改文科了,就专注高考了。刚才看了会儿java,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呢!?”

  晓峰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眼睛却充满了笑意。

  “我是说,我忽然发现计算机的逻辑和法律逻辑非常相似,我在想它们会不会实质是同一种语言呢?只不过,计算机语言是经过定义了的,形成了固定的语法和句型,而法律语言则没有这个过程呢?

  “bingo!”

  晓峰兴奋地原地转了一圈,挥动着手臂,打出清脆的指响。

  这个太意外了!年纪轻轻竟有如此见解,晓峰像看到了一个奇才。

  “你现在明白我为什么书架上放满了科学类与计算机类的书了吧?”

  “实话说,还是不太明白,我觉得法律理论和知识的量已经足够庞大了,如果分出精力研究其他的学科几乎不可能了啊。”

  “你每天看电视、喝咖啡、打球都是在做你愿意做的事情,所以这些时间的占用就有了价值,对吧?”

  “确实。。”

  “如果你研究这些知识是出于兴趣,那么占用的时间就有了同样的价值,就当成是在专业之外的一种放松又有何不可呢?

  “是。”

  “更重要的这不是简单的兴趣爱好,你发现的法律语言与计算机语言的联系其实是一项重大的发现。如果对这两种语言的关联研究,编制出和计算机语言如C,C++,Java等语言一样的API,那么将它是一次法律界的革命,如同王永民的五笔字型一样具有划时代意义,而且价值更大!”

  “真的吗?!那样的话,为什么目前为止还没有人做这样的工作?”

  “这是因为还没有那个像哥伦布一样立鸡蛋的人,或者那个想立鸡蛋的人却找不到那个‘蛋’。”

  “那个‘蛋’?”

  “就是可以将‘蛋’立起来的技术或知识。”

  “啊,我明白了。”

  “说说看?”

  “学法的人不懂计算机语言,所以就无法发现其中的联系了。”

  “聪明!”

  “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由于两个专业分属文科和理科,客观上形成了专业上联系的隔墙。文科的人会将法律语言与计算机语言的专业性夸大,有时夸大到彼此领域是如此般的陌生,好像根本不存在任何联系一样。即使有人认识到了其中的联系,也会因对彼此专业的不熟悉而作罢。”

  “我还是不明白,即使如您说的那样,法律语言像计算机语言那样形成自己API有多大的意义呢?”

  “我来问你,法院的冤假错案中,是法律的因素多,还是诉讼参与人的主观因素多?”

  “当然是主观因素多,而且是主要的。”

  “这世界上到处是事实,而缺少的是逻辑。法律要做的就是把事实间的逻辑建立起来,得出符合逻辑的结论。如果法律语言可以形成类似计算机语言类的API,那么法律条文本身就可以像计算机语言那样使用,根据需要依据逻辑建立不同的程序模型,就是将法律条文程序化,那么法官、律师、公诉人,甚至普通的当事人也可以利用法律诊断程序,针对不同的诉求基本上得出最后由法官作出判决的结果了。”

  “真的是啊,那样的话,律师就可以省去很多繁琐的工作了啊,真棒!”

  “重要的是当事人可以在开庭前就可以对自己的诉讼结果有了基本的了解,对于他们来说,无论在精神上,经济上都是巨大的解放。”

  “可是,那样的话,律师、法官们可就得失业了啊,我的天!”

  “呵呵,也不要那么担心,按照这个逻辑的话,我也得失业了。诉讼的智能化并不会导致法律人消失,只能令法律界更加精英化,不像现在的体制下,每个人都可以读法律,每个人都可以做律师。”

  “哦?”

  “美国的法学院,只有本科学历以上的人才可以读,而且必须通过严格的法律逻辑类的测试,所以法学院的课程可不是谁都可以读的,何况学费是非常昂贵,还几乎没有奖学金。日本的律师考试基本只有百分之四的通过率,通过的考生都是精英。所以,滥讼的情况基本不存在。”

  “可以放心的是,法律的稳定性是相对的,而且其中的很多条款是存在一定的酌量幅度的,所以即使诉讼智能化也取代不了人的角色,只不过是提高诉讼效率的工具而已。”

  “不管怎么样,还是会令很多人失业啊。”

  “完全没有必要如此担心。真正实现诉讼智能化,不是几年、十几年可以实现的啊,我们也不是才仅仅有这个想法而已吗?要想实现这个目标,有大量的工作的去做的。何况,与实现法律公正性最大化的目标相比,其他的牺牲是微不足道的。法律职业的本意可不是为解决就业问题而设立的哦。”

  晓峰起身端来一杯咖啡,放在若松面前。

  “若松,来,喝杯咖啡,我特意为你调制的,尝尝如何?”(后话:若松毕业后也开始喝咖啡,只是不再放调味。)

  若松啜了一小口。

  “好香,心里暖暖的。”

  “这个杯子还好吧?”晓峰问。

  端详着杯子,若松迟疑着。晓峰笑眯眯地看着他对着我这面的图案。背面那个图案有点儿。。”

  “有点儿狰狞对吧?”

  “对。”

  “好,你再喝口,看看还是不是刚才的味道?”

  “嗯,确实。”若松犹豫地端起杯又喝一口。

  “说说看,对这本咖啡的整体印象?”

  “嗯,咖啡不错,就是杯子不理想。”

  “那就喝咖啡来说,咖啡和杯子那个是更关键的呢?”

  若松想了想,

  “咖啡是盛在杯子里的,没有杯子就没有咖啡,更不用说香的味道了。”

  “所以说,杯子的两面中尽管有你不喜欢的,但是咖啡还是离不开它们。其实,你这就是你和父母的关系,你是这个杯子中的咖啡,虽然有苦味,可是你依然体会到了香。”

  “老师,谢谢您,我懂你的意思。”

  “那你在仔细看看你不喜欢的这个图案,看看和刚才有什么不同?”

  若松依言认真地看。片刻,有了笑意。

  “其实挺好的,嗯,是好看。”

  那是由一组丽人组合而成的视觉差图案,可是咋一看像是一张凶神恶煞般的面孔。

  “有时眼睛是不可靠的。”萧峰说。

  “确实。”

  “同样,你看到的父母也不一定是真实的样子。父母间发生的事情与父爱不一定有联系,何况你看到的还不一定是真相呢。”

  若松似乎有些激动,默默地点了点头。

  为了转移话题,晓峰提议,

  “书柜中的书有喜欢的吗,有的话尽管拿去,不用客气哦。”

  “太谢谢老师了!”若松终于恢复了兴致勃勃地样子。

  若松从此迷恋上了计算机语言,尤其是毕业之后,看到律师、法官们在一个个案件的重压下如此的劳累,实现当初和晓峰探讨的目标就更加迫切了,甚至连像父亲讨回公道的初衷也在四年的大学生涯后淡化了。

  生活与理想就像一双对立的兄弟,当你享受生活的时候,理想会悄悄地溜走;而当你为理想而奋斗时,生活又常常是含含糊糊,甚至一塌糊涂。若松就是这样,马马虎虎地过着简单的生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飞天”人偶 第二章启蒙 第三章末日桥头 第四章两个“太阳” 第五章血色咖啡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