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推荐-免费小说导读网

首页 > 目录 > 《太子殿下请接招》在线阅读 > 正文 003迷雾之外(1)

003迷雾之外(1)

解意 2020-09-10 19:44:03
刚醒过来的时候,她从侍 w?例如沧北方氏的家主有五位夫人,方兰恬出自于三夫人的肚子里。三夫人是凌云阁的头牌,再后来在方家的争斗中一次失败,病亡了。方家是京都的第一世家,她的长姐在宫中做妃子,二姐是萧府的夫人,长兄官拜礼部尚书,除了两个哥哥在军中做官...
刚刚醒来的时候,她从侍 w?比如沧北方氏的家主有五位夫人,方兰恬出自三夫人的肚子里。三夫人是凌云阁的头牌,后来在方家的争斗中失败,病死了。方家是京都的第一世家,她的长姐在宫中做妃子,二姐是萧府的夫人,长兄官拜礼部尚书,还有两个哥哥在军中当官。方家的家主方正是内阁的首辅。方兰恬排行第六,刚刚及笄,后面还有三个弟弟妹妹,都是二夫人和五夫人的孩子。她在方家,并不得家主重视。兰恬谎称自己脑袋磕坏了,有许多事情记不得了,便勉强蒙混过关,骗过了方家的人。侍女瑟瑟是方家的家养婢女,从小跟着方兰恬。但是有一点很奇怪,那就是瑟瑟和兰恬的第一次对话。“昨日蘅姑娘传信过来,问候小姐近况如何,说是近来几日便可见到少主了,让小姐好好歇息以待。”“哪家的少主?”瑟瑟手一顿,转过身呐呐的问兰恬:“小姐连这忘了吗,是…是…”她结结巴巴的不肯说,兰恬心里便存了疑惑。原身显然不只是方家小姐这样简单,听起来还像是某个神秘组织的成员。萧呈从小长在京都,但是名剑萧氏是靠着做暗卫起家的,她耳濡目染知道些许。“我是…名剑的人?”瑟瑟大吃一惊:“小姐,您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您不是…”四下看了看“您不是和蘅姑娘一起的吗……”又是这个人。蘅姑娘,少主,听起来像是她的首领,可她根本不知道他们是谁,和自己有什么关系。蘅,蘅。兰恬不记得京都哪家的小姐名字里有蘅,也不记得谁有这个姓。她随口问道:“蘅姑娘是哪家的小姐,我真是没有印象。”瑟瑟手里的茶壶“咣”一声摔在了地上:“小姐,您真的不记得了!?”……她该记得吗?花了整整一个月,她才接受自己没死,代替方兰恬在十年之后活过来的事实。本以为这已经是结束了,没想到方兰恬不是普通的世家小姐,不但做事不按常理,而且身上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要命的是,这种人一般都是他国的细作。也许是大越的,也许是大盛的,也许是大夏某个势力的,结局往往不能善终。兰恬顿时一个头两个大,连去杀了萧呈复仇的欲望都没有了。从苏宅回了方家,瑟瑟说蘅姑娘要请她去凌云阁听戏。兰恬自然晓得这不是一般的听戏,恐怕对她的试探更多一点,她对那个蘅姑娘会在必要的时候杀了自己毫不怀疑。“蘅姑娘是哪里的人,姓什么,我为什么会认识她?”瑟瑟将一支金步摇插在了兰恬头上:“您从前没有告诉奴婢,奴婢也不知道。只知道蘅姑娘和小姐从前谋算的都是大事,绝不外传。而且,您从不告诉奴婢关于蘅姑娘的事情。”“现在的左相是谁?”“名剑萧氏的家主,叫什么……奴婢也不知道。”“右相呢?”“是一位寒门出身的曲道之曲大人,自从九年前苏家全族葬身火海,便一直是他了。”兰恬垂了眼眸。是了,自从父亲和家族被那场关于皇位的大火埋葬后,朝中局势自然与她在时不同。况且十年过去,就算父亲在世,恐怕也到了该退居的时候。这个身体的主人一定不是普通的世家小姐。她和那个蘅姑娘商议的大事,也一定不是嫁给哪家的王爷这种无聊的事情。如果那个蘅姑娘是哪家的小姐,她应该有印象,或者瑟瑟应该知道。原身也不是名剑的人,那就不是为大夏卖命的女子。想到这里,兰恬反而舒了一口气:她真是不想和大夏有牵扯。“小姐?”兰恬看向瑟瑟:“怎么了。”瑟瑟的神情极为难为情:“小姐,您不会忘了下个月是春风宴,今天您要去宫里见凌妃娘娘打探情况的。天哪小姐,您这是一个月和娘娘说好的,怎么忘了呀!”“……”兰恬扶额,暗骂自己还是被分了心。只是事情约定的时候她还不是方兰恬,肯定不记得。老天眷顾她,给她重生的机会让她从头再来,她怎么还是这样迷糊。迷糊的应该是苏远岫,不是方兰恬。她没有什么路可以走,她只能继承方兰恬的身世和任务在京都生存下去。凌妃容右宁,她曾是苏远岫的手帕交。人生不过短短数年,杀了萧呈和皇帝齐少毅,为她自己和长野苏氏满门报仇,这是她人生的唯一信仰。既然要做,就要有缜密的计划,不能这样马虎大意了。兰恬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告诉自己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哪怕是瑟瑟,都有可能不说真话。“这一任殿前修仪是哪家的女儿呀?”瑟瑟一听笑了:“虽是沧南楚家的二小姐,但这一次的春风宴,正是要重新选殿前修仪的。”兰恬握紧了拳。春风宴是盛会,不仅是世家小姐的展才之地,更是殿前修仪的一试之地。通过春风宴摘得海棠花成为所谓的“才女”,才有可能进宫面试,皇帝亲自出题,文采高者可入主南风楼,与皇后同阶甚至地位高于皇后,成为大夏江山女子参政的最高领导者。这始于大夏建国之初,太祖心爱的女子慕南风身份低微又有相才,朝臣们反对女子入宫,太祖便设了这殿前修仪佐政,死后谥号开国修仪,给了极高的荣耀。瑟瑟给她束发,手法也和从前大不相同,这十年真是变化太大。“宫里的禁军统领还是萧呈吗。”瑟瑟苦了脸哎呦一声:“小姐,您怎么还记挂着萧大人,就是因为那个萧呈,您被二小姐和二夫人数落了好久。后来二小姐嫁给萧呈,您伤心了很久,去忘山住了半年,奴婢还以为您都忘了他了呢。”兰恬简直想给原身一巴掌:喜欢谁不好,偏要喜欢他!准备妥当了,瑟瑟随她进了宫。兰恬想起年少时和凌妃的约定,听闻她生了一个小皇子,在皇室里排行第三,已经六岁了。世事沧桑,她是兰恬唯一的故人。凌妃居朝暮宫,兰恬特意选了经过南风楼的那条路。途中遇到了同样来打探消息的几个小姐,她有印象的只有容家的七小姐容玉,因为苏家和容家曾是世交。她走时容玉只有四岁,一转眼长成了大姑娘。还有张家夫人领着自己的侄女进宫寻张皇后,她认得张家夫人,是从前澄州莫家的嫡女莫秋荷,她和苏远岫向来针尖对麦芒。当年犀利的少女,已成谨慎默言的少妇。“张夫人。”兰恬突然出口张夫人回了身:“方小姐还有事吗?”兰恬看着她的眼睛,轻轻问:“你还好吗。”张夫人闻言一愣,接着摆出一副正经的世家夫人模样:“洛西张家是大族,虽不如沧北方氏,却也养得起我这个闲人,三小姐关心,我收下了。”兰恬默不作声,行了一礼,带着瑟瑟向朝暮宫走去。芳华殿透着的萧瑟和莫家女的变化让她深深感到,这京都,不是她的京都了。凌妃还是依稀当年模样,她这些年是盛宠不衰,又有个儿子,在宫里算是赢家。兰恬看着她,很想问一问,可还记得苏家的远岫。可她问不出口,久久没有说话。凌妃遣散了宫人,拉着兰恬坐下:“小恬长大了,本宫都不认识了。你呀,小时候就和旁的人不同,也幸得你父亲这些年,不然你的志向也难实现。我就说了,小恬自从萧呈娶了你二姐之后,长大了不少。”兰恬心里翻了个白眼,面上还是一派安静:“娘娘说笑了,兰恬已及笄,是大人了,自然不能再想从前那般小孩子脾气。”其实叫右宁表姐这件事,她是抗拒的。右宁从桌子上拿起了一打纸:“拿了就快回去研究罢,我好不容易从皇上口中旁敲侧击的殿试题目也写在里面了。楚修仪和皇后做事谨慎,这个你不要和别人提起,谁都不行,知道吗?”兰恬拿过了纸,不晓得原身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又是喜欢萧呈又是这些纸,十有八九和春风宴有关。原身想摘得海棠花,入主南风楼吗?兰恬谢了右宁,又问道:“我昨日偶然踏进了长野苏家的旧宅,还遇到了常胜家的慕容山,一时心里好奇。听闻从前萧呈和苏家独女苏远岫成亲,那为何苏远岫又死在了通阳呢,后来萧呈为什么会娶我二姐?”右宁面色古怪的看着兰恬:“远岫和苏家的事情已有十年,你为何问起这个?这都是我们老一代的陈年旧事,你就不要多想了。还有……别在任何人面前提起通阳城。”“为什么?”右宁讳莫如深:“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你的生活应是寻一个好夫家,做个夫人,生儿育女。如今大夏正是多事之秋,记得谨言慎行。本宫不能和你说太多,但是你千万记得,不要向任何人提起长野苏家和通阳城。”兰恬有些急:“凌……娘娘,容家和苏家是世交,为何连您也……”“闭嘴!”右宁打断了她“方兰恬,记住你的身份!苏家的事,岂是你能打探的。我累了,你回去吧,记得分寸……本宫言尽于此。”难道另有隐情?兰恬沉默的向右宁行了一礼,带着瑟瑟退出了朝暮宫。主仆二人一路无话,直到瑟瑟忍不住开口:“小姐,您还好吗?”“没事。”行至南风楼,四下没有了宫人,只有昨日遇到的姜浔和一个女子正在路中央站着。兰恬想绕过去,却被瑟瑟一拽:“小姐,是蘅姑娘啊。”兰恬吃了一惊,走向蘅姑娘。她本想拖几天,等自己搞明白原身的秘密再去见蘅姑娘,哪想到山不来就我我来就山,蘅姑娘亲自找上了门。她没有搞明白原身,今天又发现自己当年之死另有隐情。她以为京都只是人间的浮华所在,没想到它只是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暗潮涌动,步步惊心。兰恬上前见了一礼。蘅姑娘缓缓转身,语出惊人:“兰恬,还不见过少主。”姜浔!?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楔子通阳故梦 001初访苏宅 002故人 003迷雾之外(1) 004迷雾之外(2) 005迷雾之外(3)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