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推荐-免费小说导读网

首页 > 目录 > 《穿越占星我最强》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第五章

彼岸林霏 2022-07-04 18:35:51
这边时星河再次望着天去思考,那边睿王殿下旁边一个侍卫模样的人贼兮兮道:“殿下,您昨天,有点儿不同寻常啊!”睿王殿下挑了挑眉,道:“哦,是吗?”侍卫见睿王也没发脾气,胆子更大了,看了几眼认真去思考的时星河道:“还别说,这星神啊,是和别人不像睿王殿下笑了一下,道:“快要开始了。”。...

这边时星河继续看着天思考,那边睿王殿下旁边一个侍卫模样的人贼兮兮地道:“殿下,您今天,有点儿不同寻常啊!”

睿王殿下挑了挑眉,道:“哦,是吗?”

侍卫见睿王没有发脾气,胆子更大了,看了一眼认真思考的时星河道:“还别说,这星神啊,就是和别人不一样。”

睿王殿下笑了一下,道:“快要开始了。”

话音刚落,就听见一个公公尖细的声音响了起来:“诸位,请噤声。”一嗓子出去,全场瞬间鸦雀无声,只能听见微风拂过树叶制造出来的沙沙声。

随后,皇帝陛下的声音便响了起来:“星神,现在,可否开始占星了?”

时星河已经想好了说辞,自信一笑,道:“当然。”然后,便装模作样的抬头看了一会儿天上的星河,道:“水瓶座是风象星座,它的守护星是天王星。对宫星座是狮子座。”

众人一脸懵,皇帝发挥了求知精神,道:“狮子座又是何物?”

时星河道:“和水瓶座一样,只不过是一个称呼。水瓶座的出生时间是阳历一月二十日到二月十八日。换成阴历大概就是十二月左右了吧。”虽然星座什么的只能用阳历,但是现在这情况,不用阴历他们真的是不懂啊!难道还要她去编纂日历吗?时星河继续道:“那按照这个推法,狮子座的出生日期就大概是六月份左右。”

皇帝陛下道:“国运和这两个什么……”

时星河接道:“星座。”

皇帝道:“对,星座,有什么关系呢?”

时星河道:“当然有关系了!今年可是水瓶年,狮子座又是水瓶座的对宫星座。而水瓶座的特性就是创新,所以今年勇于创新,总不会有太大的意外的,皇帝陛下您刚好可以借这个运势改革,不愁改不出个什么花儿来。您再找一个狮子座的人来辅助,那效果,肯定好啊!”

皇帝陛下摸了摸下巴,道:“有道理啊!”

时星河道:“那是!”

皇帝陛下又指了指对面那一排皇子,道:“不知星神可否为他们推测一下星座?”

时星河笑道:“那好办,说生辰。”

时星河刚要问那些皇子的生辰,一个长老便道:“陛下,星神长途跋涉来到贵国,不曾休息,可否宽限一天时间?”

自己人都这么说了,时星河当然不能拆他们的台,随后一瘫身子说:“是啊,累啊!”

皇帝陛下想:既然她都到这儿了,测星座的事儿那肯定是跑不了了,何况人还是星神,就算是他也得以礼相待的。于是,便道:“星神以及各位长老远道而来,是朕考虑不周。”随即吩咐旁边的公公道:“王公公,去吩咐行宫那边,收拾上好的厢房,恭迎星神。”说完后看着时星河道:“星神,还有什么问题吗?”

时星河道:“没了。您一会儿让他们把自己的生辰写下来,明天上午我给您结果。”

皇帝陛下见她这么有效率,笑的更欢了,道:“好,星神放心,马上。”然后转头向那一排皇子道:“赶紧按照星神说的做。”

那一排皇子齐齐道了声:“是。”便有人呈上了笔墨纸砚。没一会儿,便全部送到了时星河这里。时星河翻了一下,看到有张纸被折了一下,便将它摊平,一展开,便看到了一行字:编的不错嘛。她看了看标好的名字:明澈。然后抬头看了眼对面笑的一脸无害的睿王殿下,心里直犯嘀咕:我这是哪儿招了这尊大神啊,虽然这是编的没错,但他这么堂而皇之的说出来,还是让人心里很不舒服想要打人的好吗?她再看了眼上面写的生辰,换成阳历是八月二十。

时星河小声道:“呵,还是个狮子座啊!”她再抬眼看了眼明澈,心道:这妖孽腹黑模样,实在是怎么看怎么像天蝎座。说实话,要不是听风说,她根本都看不出来这厮是一个打过仗的,还是战神,分明就是个小白脸模样。哎不对啊,好像历史上有一个叫什么兰陵王的,似乎也是个小白脸模样。时星河不禁想,不知道他和那什么兰陵王比,谁更好看呢?这么想着,那明澈妖孽的脸便出现在了时星河的眼前,敲了敲桌子。

“想什么呢?”

时星河瞬间回过了神,道:“没什么。”

明澈坐到旁边的空位子上,道:“是吗?本王刚才可看见了,你一直盯着本王看,然后,便成这幅样子了。”

这意思,是说她花痴啊!她才不承认自己是花痴呢!

时星河白了他一眼,道:“谁想你了,我明明就是在想兰陵王好吗?”

明澈道:“兰陵王?”

时星河道:“就是一个长得可好看的战神。”说完,时星河觉得有点不对,这不还是暴露了自己的花痴属性了吗?

明澈听完,便“哼”了一声,道:“我也是战神。”

时星河点点头,道:“我知道啊!不过,人家是咱们凡人神圣不可触及的人物啊!”

明澈冷嗤了一声,时星河继续道:“咋的,你还能触及到灵魂什么的吗?”

明澈的脸色变了一下,道:“死人?”

时星河道:“对啊,难不成,你还能让他诈尸?”

明澈的心情美丽了,想,不过是一个死人罢了,有什么好跟他比较的!于是,他挑了挑眉,道:“那本事但是没有,不过再封一个倒是可以的。”

时星河笑了,越笑越大声,边笑边说道:“咋的,你是想让你爹给你封一个还是你要自封一个?”

明澈看到她越来越大的笑容,觉得自己的自尊心被深深地打击到了,冷冷道:“有那么好笑吗?”

时星河止住了笑,道:“没什么,就是第一次听说有人还想给自己封个兰陵王的。”

明澈还是满脸黑线,道:“怎么了?”

时星河忍住笑,道:“因为兰陵王他短命啊!”说完后,又是一阵肆无忌惮的笑。听风看见睿王殿下的脸越来越黑,越来越黑,悄悄揪了揪时星河的袖子,奈何她没注意到。就在听风忍不住想要出声的时候,旁边一个侍卫一样的人把他叫走了,说是有重要的事。临走时明澈还放下了一句话:“你等着!”

时星河道:“好嘞您内!哈哈,哈哈哈哈!”

最终,睿王爷还是带着满脸的黑线走了。

听风道:“星神啊,您没看见睿王殿下的脸色不太好看吗?”

听雨冷冷道:“那是不太好看吗?那是太不好看了。”

时星河道:“不是我看不到,实在是,我忍不住啊!”

又在祭场里待了一会儿,皇帝陛下便发话让人们都会行宫里了。时星河看着装饰精致的房间,想,真不愧是皇室啊!这还只是个行宫呢。说完,便躺了下去,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