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0章 恨意小说

第20章 恨意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1-01-14 16:32:15
医修狂少状态:连载中作者:海洋之心全文阅读

为了寻回家传的《二十八路银针》,叶小山义无反顾的闯入了大多市,誓死保卫要夺回来叶家医书,就算是把整个城市搅了个底朝天。凭借着超出常人的中医术,渐渐支撑住脚跟,慢慢的夺回来祖“当时我就跟你说了,你这个病除了我之外,别人治不好。”叶小山听着电话里杜嫣然酥心酥骨的声音,嘴角上勾勒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医修狂少 精彩章节

叶小山淡然一笑,端起了茶杯,不紧不慢的喝了起来,脸上保持着那一份很谦卑的笑容。

刘海涛靠在椅子上,用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他这算是被叶小山给牵扯进来了。想要逃是逃不掉了。

原本他觉得自己的眼神挺睿智的,一眼就看出来叶小山这种宠辱不惊的家伙肯定是有能力的,想要结交一下,结果把自己给交进去了。

“刘董还真是聪明人,一点就透。”叶小山也不是傻子,凭自己的一击之力想跟整个柳氏家族抗衡几乎是不可能的。

他需要更多的人帮助自己完成大业,尤其是在商界上,也要力挫柳家,让他们在商场上也一败涂地。

“我现在已经是无路可退了,被柳家的人盯上我,我这辈子算是完了。”刘海涛苦着脸说道,他知道柳家的状况,叶小山之前弄死的那个,无非是柳老爷子最不器重的儿子生出来不招人待见的种。

说的难听点,柳长生他们父子也只不过是整个柳氏家族的边缘团队,进不了核心。

“无论可退就不退。”叶小山吹了一口茶杯,轻笑着说道:“我想刘董一定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吧?”

“叶先生,我觉得你这么做不太好,我是真的想要结交你这个朋友。”刘海涛手微微颤抖的端起了面前的茶水杯,一口气倒进了嘴里,然后干咳两声,又把烫的茶水吐了出来。

他已经顾不得形象了,现在弄不到他的脑袋都已经伸到了人家柳家的屠刀下了。

“不用这么紧张,柳家没你想的那么可怕。”叶小山笑着摇摇头,看着挺稳重的人,怎么到了关键时候就变的这么怂了呢。一个柳就就把他给吓成这样吗?

“对你来说也许不可怕。也是,你连柳长生的儿子都敢弄死,还有什么不敢做的呢。但我。”刘海涛咽了咽口水,这个人一出来就直奔柳家而来,想必是有备而来,但他不行。“叶先生,我家里上有老下有小。”

“刘董,我想你还是没明白我的意思。你还有别的选择吗?”叶小山直接打断了他的话,然后盯着刘海涛说道:“帮我,到时候你可以在柳家的产业上分一杯羹,你觉得怎么样?”

“好。”刘海涛在权衡了一下利弊之后,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叶先生想让我做什么,尽管吩咐吧。”

“我就喜欢你身上这股子赌徒的劲儿。”叶小山满意的点点头,跟着自己和庞大的柳氏家族斗,本身就是一场博弈。

刘海涛苦笑着摇摇头,他也是逼不得已,更主要的是叶小天提到柳家的产业,那可是纵惯整个城市,稍稍给自己一点雨露,就能让他飞黄腾达了。

不过前提是,需要他把自己的身家性命等放在上面了。

叶小山笑了一下,随后把他叫到了自己的身边,把自己的计划给他完完整整的说了一遍。

一个小时之后,两个人一起从茶楼里出来。

刘海涛下意识的看了看刚才那两个黑衣人的地方,无助的耸耸肩膀。

叶小天倒是一点都不在乎,上了自己那辆扔在路边都没人捡的QQ,不紧不慢的朝着家里开了过去。

他们这边一切顺利,没有任何的波澜。但柳长生那边却不怎么开心,独自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唉声叹气,家里遭了这么大的变故,家族的人没一个人过来。这是典型的姥姥不疼舅舅不爱啊。

不能进柳家的核心区,就只能这么站在外围看着那些骨干,望其颈背。

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柳长生已经无暇顾及其他,只想着怎么对付叶小山。这个难缠的家伙不仅桀骜不驯,而且下手又狠又毒。

正犯愁的时候,有人打电话过来。

“有情况吗?”柳长生接起了电话之后,脸色阴沉。

“柳总,叶小山没什么举动,就是一起跟刘海涛一起喝了一顿茶。”黑衣人说道:“他们俩好像聊的挺开心的。”

“刘海涛?”柳长生轻挑了一下眉头,刘海涛这个人他还是有点印象的,不过不是很深刻,隐约的记得有这么一个人。

“好像是一个小集团的董事是董事长来着,我忘了。”黑衣人很恭敬的说道。

“不用管他,估计也掀不起什么大风浪来,明天我会会他就是了。”柳长生暗暗咬牙,说道:“我不关心什么刘海涛李海涛的,我只要叶小山的一举一动。”

“叶小山没什么动作,回他那个破窝了。”黑衣人急忙说道:“还有之前您抓的那个女孩子,这俩人住一块了,估计没什么好事。”

“该死的叶小山。”柳长生靠在了椅子上,恶狠狠的念道着他的名字。

“不过,柳总,我……。”黑衣男有些犹豫不决起来,脑子闪烁的都是国外的一番场景。丛林中,那道永远都倒不下去的身影,高大威武,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硬生生的在敌人的包围圈中凭借自己的双手撕裂出了一道口子,把他们所有人活着带了出来。那个人也会医术,似曾相识。

“怎么了?吞吞如如的。”柳长生有些不耐烦的说道,随后点上了一根烟。

“没,没什么了。我会继续看着他的。”黑衣人想说他好像是认识叶小山,不过最后还是没说,挂断了电话。

“我要你把叶小山给我看的死死,他一天去几趟厕所我都要知道。”柳长生说道:“要是有机会的话,就给我教训一下叶小天,能悄无声息的干掉最好。”

“我知道,有机会的话我就会出手的。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黑衣男说完了之后,琢磨了一下,轻声的说道:“柳总,你要是觉得心里还有气的话,我就找两个人把叶小天的轮胎给扎了怎么样?”

“我把你给扎了信不信?想打草惊蛇,让叶小山知道你在监视她吗?”柳长生干咳了两声,亏他想的出来。还特么的扎轮胎,当小孩子过家家吗?

“我知道了。”黑衣人也不废话,直接挂断了电话,守在叶小山家的楼下。

柳长生仍旧是气愤不止,想到自己的两个儿子,心里边就不痛快,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时间去伤心了,只想着能用最短的时间用最快的办法除掉叶小山。

不爽的柳长生背着手在屋子里踱步,却始终都不到对付叶小山的办法。这个家伙武力值忒强,真不是一般人能对付得了的。

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听到了一阵敲门声,冲着家里的下人使了一个眼色之后,坐回了沙发上。

下人带着杜嫣然走了进来,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后,去忙自己的事情。

“你怎么来了?”见到杜嫣然,柳长生顿时就感觉自己之前被叶小山用银针扎的地方隐约作痛,那小子竟然出其不意的扎自己,越想越来气。

尤其是这个杜嫣然之前是自己儿子的女朋友,且跟叶小山有不清不楚的关系。

“我是来帮你的,不管怎么说,柳龙毕竟是我曾经的男朋友。”杜嫣然看了一眼柳长生,恭恭敬敬的站在他的面前。毕竟是长辈,对他还是要有最起码的尊重的。

“坐吧。”柳长生伸出手,示意杜嫣然坐下来。见到她,自然触景伤情的想到了自己的大儿子,不禁又点上了一根烟,猛吸了两口。“我柳长生想做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一个小丫头来帮吧?”

“如果叔叔真能对付的了叶小山的话,他也不至于现在活的好好的。”杜嫣然倒是没客气,话说的很直接,也很伤人自尊。

尤其是一向自诩高高在上的柳长生哪里受得了这个,眉头一挑,脸上明显的露出了不悦的神情。

“你是来讽刺我的吗?”

“我可不敢,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杜嫣然摇摇头,正色的说道:“您现在肯定想不到对付叶小天的办法,他既然是敢对你们柳家下手,就肯定是有备而来的。”

“你到底想说什么?是想跟我解释他为什么会出现在你家吗?”柳长生眯起了眼睛,目光阴沉的盯着杜嫣然:“我一直都在怀疑我龙儿的失踪,跟你也有关系。”

“如果真跟我有关系的话,您觉得我还敢来找你吗?”杜嫣然迎着他的目光,不骄不躁。

“说吧,到底为什么来?”

“很简单,帮你除掉叶小山。”杜嫣然直截了当的说道。“诚如您所见,我跟他认识,知道这个人的弱点在哪里。”

“说说看。”柳长生暗自点头,只要能找出叶小山的弱点,他就可以一举而诛之了。

“他这个人看似无懈可击,但也有所有男人都有的通病:女人。”杜嫣然说道:“他曾经跟我说过,最喜欢你的助理林小雅。”

“林小雅?”柳长生眉头深锁,这个叶小山一个破小郎中不瞧病,竟然还惦记上自己的助理了。

众所周知,林小雅在工作上是他的助理,但在生活上另有妙用。

“我觉得,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除掉叶小山,非林小雅不可。”杜嫣然看着柳长生,不经意间流露出了一抹阴冷的笑容:“我相信您应该不会舍不出一个女孩吧?”

“你确定她能除掉叶小山吗?”为了给自己的两个儿子报仇,柳长生还真就没什么豁不出去的,而且他有的是钱,想再找一些年轻的小姑娘,轻而易举。

只是小雅跟了他那么长时间,肯定是有感情的,难免不舍。

“按照我说的去做,肯定能。”杜嫣然淡然说道。

“我凭什么要相信你呢?”柳长生毕竟是老油条,不可能因为杜嫣然的两句话就相信了她。

而且他还知道杜嫣然跟叶小山有过交集。

“我就知道您不会相信我。最近是不是清晨的时候,浑身松软无力切胸口阵痛。”杜嫣然轻笑了一声:“这几天我从叶小山那儿学了几招,之前他在你身上扎的那几针是有说法的。”

“哦?”柳长生就知道叶小山是叶家传人,看似随随便便扎的几针肯定不会看似这么简单。

“他扎的那个穴道很稀奇,被他自称为动情穴。一旦动情的话,血气逆行,搞不好就是暴毙身亡。”杜嫣然轻声说道。

“该死的叶小山,手段竟然这么卑鄙。”柳长生紧紧的攥着自己的拳头,幸好这几天没跟林小雅发生什么,不然的话,说不定就暴毙身亡了。

不过在两个儿子都生死不明的情况下,他实在是没什么心情想那么多了。

“不过我从叶小山那里找到解决的办法。”杜嫣然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了一张纸,上面用很娟秀的字体写了一些字体,是一些中药的名字,递给了柳长生:“按照这个抓些中药,以上等人参为引子,熬制两个小时。服用一周,即可。这就是我的诚意了。”

柳长生紧紧的攥着手里的纸,恨恨的默念了一句叶小天的名字。

医修狂少状态:连载中作者:海洋之心全文阅读

为了寻回家传的《二十八路银针》,叶小山义无反顾的闯入了大多市,誓死保卫要夺回来叶家医书,就算是把整个城市搅了个底朝天。凭借着超出常人的中医术,渐渐支撑住脚跟,慢慢的夺回来祖“当时我就跟你说了,你这个病除了我之外,别人治不好。”叶小山听着电话里杜嫣然酥心酥骨的声音,嘴角上勾勒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