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32 山雨欲来小说

32 山雨欲来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01-15 14:16:09
深渊归途状态:连载作者:未见寸芒全文阅读

陆凝睁开眼睛眼,看见了一座怪异的山庄,和她一起的除了的倍感莫名其妙的人们。故事进而就。重生并也不是轻意能祈祷到的奇迹,在山庄的第八个早晨来临的时候,陆凝明白自己还得再次一直这样,也必定会再次一直这样……这是一群亡者企图自深渊归来时的旅途时间记录。微可怕元素,无尽流,不加强。主角陆凝,有时候也会快速切换别人的视角,虽然主角是陆凝(特别强调)男主无cp三十个人站在巨大的生锈铁门前,前方是一栋具有你可以想象的任何一个恐怖电影中出现过的房屋特点的巨大庄园。西洋风格的装饰在不知道多久的风吹雨淋之中逐渐衰败褪色,剥落的漆皮下露出斑斑点点深红近乎发黑的木质结构,猛一看宛如鲜血泼溅过一般,狰狞刺目。。

深渊归途 精彩章节

在已经不多的时间中,居然还能空闲下来休养身体,陆凝也不免有些感叹。

梁叔是这几天以来也会和她聊聊天,外面发生的事在多方努力下逐渐趋于平缓,陈雪和兰玉树也来过两次,令人没想到的是陈雪是专程过来道歉的。

七月二十二日,晚风吹过山岗,为城市带来了一丝湿润的味道。持续多日的霜日庆典已然进行到了中段,一些丹玛著名地点也会有街头艺人的表演,越来越多的游客涌入也让街上多了形形色色的人,气氛热烈欢快。

人们会尽量去遗忘那些不快乐的事。

“我错过了很多吧。”

陆凝自言自语着,走到了屋外。

无论是舒星若、程雾泠还是别的什么人,发回来的消息都是平安。梁叔在她彻底痊愈之前是绝对不允许她离开这里的,陆凝也拿这“黄粱一梦”的术法没有什么办法,只能依言休息。

但是这样的和平假象很快就会结束了。

“明日午后有阵雨,出行时请做好防雨措施。”

梁叔的老收音机里传来了天气预报的声音。

“梁叔,你们的人到了吗?”陆凝忍不问道。

这时候梁绍坤正端着淘好的米从屋子里出来,闻言也只是呵呵一笑。

“就到了,别担心,谭家小子和雪丫头两个人一直在注意各处的异常,就算是发生了什么也能及时解决。”

“梁叔你这样说一点说服力都没有……”陆凝苦笑。

梁绍坤将手里的米放下,搬了个凳子过来坐着,带着一丝宽慰的笑容说道:

“我们有超乎寻常的力量,选择了承担这份超乎寻常的责任,自然是免不了死亡的。你觉得这次的事态很严重吗?仅仅是一座医院的规模,还有三名普通派遣成员的死亡,这些只能引起重视,但比这更加严重的事可不是没有。”

“更严重的……”

“你既然参与了,也应该察觉到小谭和小陈的实力和别人不是一个级别了吧?只要他们不出事,这次的事件评级就不会上升到很高的程度,这是我们的行动准则。”

虽然很难理解,但陆凝也算是能领会到这个意思。

作为绝对的武力镇压手段不出问题,那么无论发生什么样的小打小闹都没关系。虽然听上去不近人情,但对于一个人手紧缺的组织来讲也算是可以理解的策略,至于下级战斗力的补充相对而言反倒是比较容易的事。

可她知道这不是一件小事。

“梁叔,我的眼睛能看到未来。我看到了我的死亡,也看到了丹玛的毁灭,你觉得我可以安心下来吗?”

“未来视的确是罕见的能力,但你确定吗?你看到的是未来?”梁绍坤没有被陆凝的话惊到,反而开始说起能力的话题来,“许多未来视的能力仅仅是将自己通常无法感知的信息混合起来进行分析而产生的推论未来,这样的未来都可以改变。至于真正意义上的未来视是绝对不可变更的,那已经是看破命运的能力了,我活了这么大还从没见过呢。”

陆凝张张嘴,却没找出能反驳的话来,这超自然能力都不是自己的,跟专家谈更是没什么说服力。

“如果你实在担心的话,明天就可以离开。”梁叔淡定地起身,“不过还是不要去冒险的好。”

尽管可以离开了,陆凝却无法安然入睡。

在乌鸦图标的手机应用中,显示出了这一次的任务,她作为隐秘人的两项个人目标已经完成了,但是这个完成却让她感到十分不可思议。

【一找到导师范晓芸(已完成,见面)

二找到师姐严玥(已完成,见面,交谈)】

她没想到连完成任务都能让人如此恐惧不安。

严玥确实是见到了,可是导师范晓芸?什么时候的事?难道也在那天从医院出逃的时候有她一个?还是说自己睡着之后也来看望过自己?

没有人提起过,连严玥都没有提起这位导师的行踪。

有许多事都没有解决!陆凝毫不怀疑如果自己就这么准备离开的话那天“看到”的一幕将发生在自己身上,那个怪物一定会在有人试图逃离的时候将自己捕猎。

严玥的纸条同样是个警告。

【别相信任何人,他们连记忆和性格都可以复制】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她一直在意的问题。

缝合者的军队,真的是在医院那里吗?既然说出了军队启动,能够被那样轻易的镇压吗?说到底外星人口中的军队和人类认知的可能根本不一样。当时缝合者所做的也许不是殊死一搏,而是接到了什么人的授令而开始了既定计划吧。还有最后自己听见的那件事,萧世繁追着柳长安……

等等,记忆和性格都可以复制?

鸟栖湖畔偶尔也会有野营者,毕竟这里风景秀美,临近水域空气也更加宜人,十分适合篝火和帐篷。

尤其是游客们,对于这样的体验自然的机会更是勇于尝试,今夜就特别热闹。

“嗨,兄弟们,借个火?”

出来玩的几个青年男女营帐边,走来了一个年轻人。

“我们点火的工具出了点问题……从你们这借点火回去行吗?”

这不是什么大事,几个青年大方地邀请他坐下聊聊,一来二去便聊了起来。

“我们三个人来这里玩的,请了个当地的向导,今天在鸟栖湖,明天大概会进山转一转。对了,我叫孔斯,既然相逢就是有缘,认识一下?”

青年们也介绍了一下自己,并邀请孔斯的同伴一同来玩点什么。

孔斯很痛快地同意了。他离去不一会,就带着三个人回到了这个营地。

“这位是本地人,名字叫王宗相,你们有什么对丹玛好奇的尽管问他。”孔斯不遗余力地介绍着向导,“他是山里的猎户,对山里更熟悉,明天我们大概还会去山里体验一下打猎呢。”

打猎这样的事青年中的几个男子立刻表现出了兴趣,试着搭了两句话之后,便开始火热地聊了起来。孔斯则和两位同伴慢慢淡出了话题之外。

“接下来怎么做?”孔斯低声问道。

“……军团已经唤醒了,晚一点也无所谓,现在不需要增加杀戮了。”戴着口罩的女性斜了孔斯一眼,“那个萧世繁都已经打电话到研究所让人帮着查你的行踪了,这么多天居然没抓住你?”

“他哪猜得到我到什么地方去了。”孔斯微微挑起了嘴角,“有你这个监视器在,主动权可永远在我们手上。”

“今天之后就不行了,静默计划一旦开始,裴宣的命令优先权就会取消,到时候我们可以控制的力量会被拉平到和他们一样的程度,虽然解放了裴宣的战斗力,但优势已经没了。”

“但是该安排的都安排好了啊。”

“结局有很多,选择结局的人可不是我们,我很好奇他们会走向哪一条线。”女性目光转向湖面,“都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了,可千万别让我失望啊……”

“嘿嘿,你这人真有意思。”

既然她已经发话了,孔斯也就放心加入了聊天的行列,这个夜晚对他们来说和一般的游客没什么不同。

而七月二十三日的凌晨到来的时候,恐怕就是最后时刻了。

舒星若站在出租屋的阳台上,凝视着远方的星空,她的右手上有藤蔓一样的东西生长出来,在手臂上交错缠绕成艳丽而神秘的阴影。孙墨竹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正在从一根皮带上取下一把把闪动寒光的匕首认真打磨。

殷家隶属于大少爷的一批人悄然离开了住所,一同离开的还有殷络和殷绪,他们的身上穿着十分平常的衣服,但大多比较宽松,掩藏住了衣服下方的武器。

一间安静的病房外,韩胤和洛麟坐在供人休息的椅子上,一同注意着病房里的情况。病房里是白梦,她的安全被程雾泠托付给了二人,同为探秘人他们也接受了。

在埃弗里教堂的祈祷室中,帕拉戴尔牧师召集了教堂里的每一个人,虞婵静静地站在他身侧,看着牧师从石台下取出一把把武器,一边叮嘱一边交付给他们。

警局中,吕冰颖和石毅放下了最后一份档案,拿起配枪穿戴完毕后,找到了附近停车场中一辆早已准备好的轿车,驱车离开。

失眠的陆凝仰望着天穹,星空和混沌交替在现实和虚幻的视界重叠,那不为人类所见的,仅仅倒映在她的瞳孔当中的世界此刻变得愈发清晰,也愈发遥远。她已经有所明悟,也有所觉悟。

“这一次……是我们输了。”

在一些关键的地方想通之后,别的东西自然形成不了太多困扰。

“不过,输掉多少还是由我们来决定的,感谢你们没有赶尽杀绝,虽然不知道原因。那样我也该做出恰当的反击了。”

她喃喃自语着,走回了房间。

“可是我果然不会救人啊……虽然被人救了很多次,可是我却想不出救别人的办法。”

“这就是自私吧,我不敢走到‘死’的那一边去,把人拉出来。”

“对不起。”

第一缕阳光,自天边显现。

深渊归途状态:连载作者:未见寸芒全文阅读

陆凝睁开眼睛眼,看见了一座怪异的山庄,和她一起的除了的倍感莫名其妙的人们。故事进而就。重生并也不是轻意能祈祷到的奇迹,在山庄的第八个早晨来临的时候,陆凝明白自己还得再次一直这样,也必定会再次一直这样……这是一群亡者企图自深渊归来时的旅途时间记录。微可怕元素,无尽流,不加强。主角陆凝,有时候也会快速切换别人的视角,虽然主角是陆凝(特别强调)男主无cp三十个人站在巨大的生锈铁门前,前方是一栋具有你可以想象的任何一个恐怖电影中出现过的房屋特点的巨大庄园。西洋风格的装饰在不知道多久的风吹雨淋之中逐渐衰败褪色,剥落的漆皮下露出斑斑点点深红近乎发黑的木质结构,猛一看宛如鲜血泼溅过一般,狰狞刺目。。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