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31 复仇者们小说

31 复仇者们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01-15 14:16:08
深渊归途状态:连载作者:未见寸芒全文阅读

陆凝睁开眼睛眼,看见了一座怪异的山庄,和她一起的除了的倍感莫名其妙的人们。故事进而就。重生并也不是轻意能祈祷到的奇迹,在山庄的第八个早晨来临的时候,陆凝明白自己还得再次一直这样,也必定会再次一直这样……这是一群亡者企图自深渊归来时的旅途时间记录。微可怕元素,无尽流,不加强。主角陆凝,有时候也会快速切换别人的视角,虽然主角是陆凝(特别强调)男主无cp三十个人站在巨大的生锈铁门前,前方是一栋具有你可以想象的任何一个恐怖电影中出现过的房屋特点的巨大庄园。西洋风格的装饰在不知道多久的风吹雨淋之中逐渐衰败褪色,剥落的漆皮下露出斑斑点点深红近乎发黑的木质结构,猛一看宛如鲜血泼溅过一般,狰狞刺目。。

深渊归途 精彩章节

当黄昏再次降临的时候,丹玛的霜日庆典终于开始了。

纵然之前发生在医院的事件引起了一些恐慌,但在教堂和市政两方努力下没有掀起太大的风浪,而至今死伤不明也是人们还怀有希望的原因。

越是这样,就越需要一个庆典来冲淡恐惧情绪。筹备许久的庆典以一片礼花开幕,市长向文海亲自致辞之后,夜间的花车游行正式开始,街上人头鼎沸,近乎是万人空巷的壮观场面。

这样一来,今天不在线路上的埃弗里教堂门前就显得冷清了许多。

牧师帕拉戴尔走进祈祷室,进行例行的每日祈祷,随着他低沉嗓音的喃喃,周围的空气也变得愈发凝重,仿佛有什么即将浮现。

就在此时——

“停止吧,神父。”

彩色的玻璃窗外,出现了一个人。

帕拉戴尔带着和煦的笑容,转过头看向窗户,马上认出了来人。

“在这个时间来到这里,您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吧?殷小姐?”

他语气熟稔,似乎完全没有将殷络指向窗户里的手枪放在眼里一样。

“当然有事,不然我就去围观庆典现场了。”

阳光透过彩窗洒在祈祷室的地面,也投下了一个阴影。

“我已经知道那些来这里祷告的人变成什么样子了,因此我需要一个解释……我想善解人意的神父先生恐怕不会拒绝吧。”

牧师轻笑:“可怜的孩子们,你把它们怎么样了?”

“它们会变成什么样你心里清楚,还是说神父你自己也已经不是人类了?”殷络偏了偏头,平举着手枪的手平稳不见一丝晃动,“我要是在你身上开个口子,你会不会也立刻变成一滩烂泥?”

“殷小姐,我是纯正的人类,这点你可以放心。”牧师指了指她手里的枪,“当然这样的武器对我来说依然是致命的。只是我不明白,你为何要为此而感到愤怒呢?”

“属下被变成了非人的话,这个反应也不奇怪吧。”

“殷小姐,你要知道,恶这种东西是从人出生时便带有的,我们既然要洗脱人们身上的罪恶,单凭语言和仪式作用其实并不大。”帕拉戴尔认真地解释道,“我们的职责所在,便是让人们认知到自己的‘恶’,忏悔自己的过去……可是这根本没有太大的作用,我见过无数的人在这里如释重负地离开之后,过不了多久再次回来。”

殷络盯着他的眼睛,却没发现一点撒谎的样子。

“如果忏悔只是为了更加没有心理负担地作恶,那忏悔还有什么意义呢?因此当父找到我的时候,我没有拒绝,因为我想看看和我们所做所为不同的方法。”

“你们重新造了一个人?”

“这是父的力量。”帕拉戴尔将手按在胸前,一副虔诚的模样,“由表及里彻底让一个人脱胎换骨地重生,他们的脑海里有着那个人所有的记忆,同时又没有任何作恶的念头,这才是真正的赎罪!无论是亲人还是朋友都不会看出破绽,这是完美的新生!丹玛这十多年来的和平,皆是父的光辉!”

“原来你真的相信这个……”

“有什么问题吗?”帕拉戴尔直视着殷络,“人类是靠着记忆、性格和外貌存在于这个社会之中的,只要具备了这样的条件,是不是原来的人根本没有任何影响,而且比原来更加完美!”

殷络笑了。

“我给你说个故事吧,神父。”

这个反应让帕拉戴尔微微一愣,不过他马上做出了倾听的姿态。

“很久很久以前,森林里有个樵夫,每天要砍很多柴,但就算这样也只能说勉强养家糊口而已。有一天中午,他疲倦地坐在湖边一边休息一边吃午饭的时候,不留神将身上最贵重的东西——那把伐木斧掉进了湖里。”

帕拉戴尔抬起了手:“我想我知道这个故事,殷小姐……”

“别忙,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听我讲完。”殷络语气平缓地阻止了牧师接下来的话,继续着自己的故事,“正如你说的那样,湖中出现了仙女,拿着一把金斧头和银斧头问他遗失的是哪一把,樵夫老实回答了铁斧,于是他得到了一把金斧子和一把银斧子。”

“从此他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就是这样的一个故事。”帕拉戴尔说。

“他为什么会幸福呢?因为第二天,他再一次‘不小心’把装着食物的篮子落入湖里,得到了一个精致的食盒和一个镶满宝石的盒子。第三天,他得到了一件结实的皮甲和一件昂贵的华服。樵夫住在森林里,没有人会注意他家境的变化,也就不会有人知道湖中仙女的秘密。最后,樵夫在某一天,带着自己聒噪而又丑陋的老婆走进了深林……”

殷络对着帕拉戴尔笑了一下。

“故事到此为止,神父,你不用觉得我意有所指,这不过是有感而发的一个小故事罢了。之所以和你扯这么多话,也不过是为了确认一些事而已。”

牧师有些不解。

“我今天来,是为了撒气的,你知道,认识的人死了总归不是什么美好的感觉。我这个人一旦心情不好了,就要找个合适的目标让他的心情也不怎么好,就是这样。”

“你……虞婵!虞婵!”

牧师忽然大叫了起来,与此同时,殷络也立刻开枪!

子弹瞬间击碎了窗户,可惜未能伤到帕拉戴尔。一个快得不像是人类的影子用像是瞬移一样的方式出现在祈祷室中,轻而易举地挡开了所有子弹。

等对方停下,殷络也认出了那正是虞婵,教堂收养的那个沉默寡言的女孩,只是看她的速度和反应根本不是普通的人类!

“随叫随到啊,既然如此……”

殷络可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甩手将一枚手雷抛进了祈祷室,不料手雷还没落地,虞婵就抬手划出几道银光,将它在半空中拆得七零八落!

“殷小姐,既然来了就留下好了。”帕拉戴尔盯着殷络,笑容已经完全变成了冷漠,“如此暴躁的性格,对于你的家人来说也未必是件好事,不如趁着今天把你的罪恶也洗脱了吧。”

“少在那里唬人。”

虽然看到了虞婵那超越人类的力量,殷络却一点都不慌张。

“她根本不能在教堂外动手吧?你能够调动的人也不多,只要不进教堂我就是安全的,不然你也不会听我废话那么久。”

“那又如何?”帕拉戴尔冷笑,“我只是需要一点时间,而你根本不可能和任何人讲这里发生的事!到时候也一样,你尽管逃吧,会有人解决你,放心,就算是尸体,父也可以制作出一模一样的复制品来!”

“那还真是吓人啊,不过谁告诉你我不会和别人讲了?”

“你可以试试。”

“会被牵连吗?神父你还是不明白,世界上有些人就算是知道会被牵连,也不会后悔听说这件事。”殷络收起手枪,慢慢后退。

“人心皆有私欲,一旦涉及生死更会被放大。”帕拉戴尔慢慢恢复了笑容。

“也许吧,不过你怎么知道别人想要的是否只是一把铁斧子而已呢?”

随着这句话,殷络消失在窗外。

萧世繁坐在市政大楼对面的一间咖啡馆内,终于确认那个叫孔斯的家伙不会再出现了。

虽然他不明白袁夕究竟是如何怀疑到这个人的,不过只要是她的话,他就会听。而现在看来,她依然没出错,孔斯绝对有问题。

远方传来音乐和人声,咖啡厅内灯光不甚明亮,与外面隔开了两个世界。萧世繁按捺住躁郁的心情,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是程雾泠吗?”

“萧世繁?找我有什么事。”

对面背景音中有一些人聊天的声音,似乎是在研究所。

“你在研究所就好,我想知道你能不能调用丹玛的监控?”

“可以。”

“我要找一个叫孔斯的人,是市长的秘书,今天离开办公室后不知所踪。他应该是我们敌对阵营的。”

“给我点时间,另外能说下你的判断理由吗?”

对面传来敲击键盘的声音,萧世繁对对方这种态度有种莫名的放松感,他还真怕有人再像叶非那样问来问去。

“不是我的判断,我直接和你说一下吧……”

接下来萧世繁尽可能地回忆了一下当时在院长室发生的事。

“……柳长安不是人,可能也是敌对阵营的人。至于袁夕为什么让我调查孔斯……”

“啊,当局者迷。”程雾泠随口答道,“我们都不知道你们两个的身份是大少爷大小姐,一般人见到也会用姑娘女士之类的来称呼吧,那个院长直接称呼袁夕为‘大小姐’其实很奇怪。”

“呃?”

萧世繁一愣。

“一般人就算知道你们有身份背景,顶多认为是来自什么公司的经理或者高层。既然连我们这些人都不知道你们的身份,知道的人当然都有嫌疑。只是相比而言从一开始就一同行动的人来讲作为陌生人的孔斯嫌疑最大而已。她大概说不出这么多东西来了。”

“是……这样啊。”

“嗯,现在有几个摄像头拍到了孔斯的画面,我模拟一下路线图后传给你,不过你记得这只是个模糊的线索。”

“了解……多谢你了。”萧世繁轻轻呼了一口气。

深渊归途状态:连载作者:未见寸芒全文阅读

陆凝睁开眼睛眼,看见了一座怪异的山庄,和她一起的除了的倍感莫名其妙的人们。故事进而就。重生并也不是轻意能祈祷到的奇迹,在山庄的第八个早晨来临的时候,陆凝明白自己还得再次一直这样,也必定会再次一直这样……这是一群亡者企图自深渊归来时的旅途时间记录。微可怕元素,无尽流,不加强。主角陆凝,有时候也会快速切换别人的视角,虽然主角是陆凝(特别强调)男主无cp三十个人站在巨大的生锈铁门前,前方是一栋具有你可以想象的任何一个恐怖电影中出现过的房屋特点的巨大庄园。西洋风格的装饰在不知道多久的风吹雨淋之中逐渐衰败褪色,剥落的漆皮下露出斑斑点点深红近乎发黑的木质结构,猛一看宛如鲜血泼溅过一般,狰狞刺目。。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