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7章 沈琳琅,是你么?小说

第27章 沈琳琅,是你么?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01-15 10:57:45
裙上之臣状态:完本作者:青铜穗全文阅读

杜渐逢人就道自己已有近妻室,一副贞洁烈夫的模样。缚苍龙表示嗤之以鼻,她满脑子只心里想传射提职,率领她的拥趸们跟着因为未来的某皇子走上人生颠峰,谁会有那份闲工夫觑觎他?长缨藏身在屋檐下,如蛰伏的夜鹰,静静窥视着下方动静。。

裙上之臣 精彩章节

“我翻遍了,除了这个什么都没有!”她摊手说。

他当年也已有十七岁,知道她拿这个是什么意思,心里也禁不住暗窘。

“我倒是没关系,你肯吗?”他记得他当时闷声地问她。

婚姻大事对姑娘家来说,还是应该慎之又慎的吧?

他们又无那种情愫,签了这婚书,不管怎么说,她可就是他的人了。

“反正是假的,这有什么呢?”她依旧是满不在乎的语气。“等到你脱险了就把它撕掉便是。”

他想想也是,于是就允了。

就着她一并捞回来的笔墨,他们俩签下了这张婚书,然后假扮夫妻混入商队进了城……

所以这么看的话,他的确是有妻子的,他没有说谎。

但是现在,跟与他签下婚书的人极之吻合的那个人,她不认识他。

其实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想过去找她,不然除非她已经不存于这个世上,否则三年里他一定会有结果。

就算是当初疑心她就是那个人,他也没想过要去印证。

反正不会再有关系的,不是吗?

但是现在他却觉得应该有个答案,他可以不跟她发生纠葛,也不去揭穿她,但她究竟是不是沈琳琅,他应该知道。

……

长缨回到房里刚褪下衣裳,程夫人就带着人来叩门了。

“府里刚才角门锁被撬动了,怀疑有人进来,没惊动沈将军您吧?”

这般长驱直入,连迅速爬起来的紫缃都没拦得住她。

长缨伸出露了半截的手臂勾起帐子,顶着头披散的青丝眯眼撑起身来:“居然还有人这么大胆敢闯?夫人这么着急,可是要长缨帮忙擒贼么?”

“哦不,”看到她这副模样,程夫人神情明显松下,赔了个笑脸:“只是见着角门锁被动过,也不定就是有人有这么大胆,兴许是他们忘了上锁也未定。——将军好生歇息吧,我就不打扰了。”

紫缃送了她们出门,转身回来即抚胸吐了一口气:“好歹是赶上了!在门口缠了很久了都!”

长缨也松了口气,将被窝里脱下的外衣与钗环一股脑儿拿出来,然后便瘫在枕上。

匆忙之间跑回来,杜渐先前的样子还浮现在她脑海里。

他叫她沈琳琅?

她眼盯着帐底,脸上写满了疑惑。

沈琳琅是谁?从他刚才的反应来看,她倒没觉得他是在故弄玄虚。

那么他是的确认识过一个叫沈琳琅的人?

可看他的样子,似乎对这人并不如故人般友好。

难不成他跟她有仇?

她倒回床靠上,手枕在脑后,神思也飘远了。

杜渐自谢蓬处换了身衣裳回到府里,护卫已经来找过他两次。

第三次来的时候还有程啸,碰上他正进门,程啸负手打量了他两眼,问:“这么晚,去哪儿了?”

“庆余酒馆的老张头喊了去喝酒,今夜不归我轮值,就去喝了几杯。”他摊手掸掸衣裳,带着歉色。

酒气随着他的动作飘在空气里,程啸轻嗅了嗅,点点头,走了。

老张头是城里开了七八十年的老字号,府里也常喝他的酒,这点杜渐撒不了谎。

杜渐从容走进门来,往窗下挂了个小灯笼,没多久后窗就被推开,佟琪悄无声响地到了屋里。

“你回趟府里,把我房里书桌左面最下方的一只楠木匣子取过来。速去速回。”

杜渐解下衣袍,露出精壮腰身,一面把腰间伤口拆开上药,一面淡漠地扫了他一眼。

佟琪带着微微的愕然瞅了他一眼,退去了。

……

天亮之后府内上下一如往昔,程啸言笑随和,看不出任何不妥。

长缨其实也挺佩服他的,总觉得按照某些官员的升迁路子,他若不横死,定非池中之物。

早饭时与少擎紫缃围着餐桌坐下来。

方桐还未出现,也没有确切下落,但可以确定邻县近来并没有长兴的官员到访,可见长缨的猜测是对的,方桐没出去,程啸对他另有安排。

而少擎去探过镇海帮总舵,却连人家第二道关都没能闯进去。

再说起昨夜里险些落入程啸圈套,三天过去了,总觉得事情不是那么顺利。

“头儿!”正啃着块银丝糕,黄绩就上气不接下气地回来了,长缨放下筷子的工夫,他已一个箭步到了跟前,激动得五官都仿佛变了形:“我们发现那伙人了!我查到他们的落脚点了!那六个人全部都在,一个都没跑!”

裙上之臣状态:完本作者:青铜穗全文阅读

杜渐逢人就道自己已有近妻室,一副贞洁烈夫的模样。缚苍龙表示嗤之以鼻,她满脑子只心里想传射提职,率领她的拥趸们跟着因为未来的某皇子走上人生颠峰,谁会有那份闲工夫觑觎他?长缨藏身在屋檐下,如蛰伏的夜鹰,静静窥视着下方动静。。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