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一百三十六章明嘲暗讽,以牙还牙小说

一百三十六章明嘲暗讽,以牙还牙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0-09-16 15:29:45
妃本无良病王绝宠丑颜妃状态:连载中作者:歌尽未央全文阅读

她是二十一世纪首席特工,铁血手腕令人闻风丧胆,一手鬼魅逆天医术闻所未闻,惊才绝艳。她是明王府庶二小姐,胆子小怕事,怯弱懦弱,享有的权利京城“第一丑女”的美冠。————————————————————一夕再次穿越,风云起,当她成了了她,下回分解一代鬼医特工如何轻松玩转这俗世俗世,一双芊芊素手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已取得这半壁江山,妖言这天下苍生!“这种盅毒可谓是最霸道强横的一种毒,据说是西域第五代圣女制作而流传下来的秘法,专门对付那些背叛爱情的男子,后来,后人觉得此毒太过毒辣,被第十代圣女给禁用了。”。

妃本无良病王绝宠丑颜妃 精彩章节

  “你给我的丫鬟灌了什么迷魂汤,如此听从你安排?”明玉珺抬起头与他对视,漂亮的凤眸中充斥着强烈的不满,这才多久,芍药这丫头竟然对帝凉修言听计从的!差点没把她这个正主儿给卖了!

  听出明玉珺话里不舒服的酸味,帝凉修不以为然的笑笑,一边伸手想要解开她的吊带睡裙,被她堪堪躲开后,笑道:“娘子,这裙子不脱,如何穿衣裳?”

  “我自己来!”说罢,一把夺过他手里的衣物,一个箭步冲向屏风里,开始利索的换起衣服来。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一直以来都是芍药琴瑟她们服侍自己穿这些结构复杂又繁琐的衣裳,自己压根就不知道怎么穿!真是,该死,不会穿,逞什么能!

  正当明玉珺纠结着要不要出去唤芍药进来的时候,一双温热的大手却突然之间环上了自己腰,猛然一惊间回头望去,正面对上的是帝凉修那张颠倒众生的妖孽容颜。

  “我的傻娘子,这件衣服是穿在里面的,还有,这个绳结不是这样套的……”

  耳边传来他那如琴音般清亮悦耳的嗓音,感觉到那双温热的大手在自己身上摆弄,觉得脸颊发烫,耳根泛红的同时,还有不规律跳动的心脏,这奇异的感觉,在明玉珺的记忆中,是从来不曾有过的。

  侧目,看见男人动作温柔,表情认真的样子,心上没来由的一暖,红唇不自觉的扬起一丝甜蜜的弧度。

  “好了,走吧,该去用早膳了。”帝凉修捏了捏明玉珺娇嫩细腻的脸蛋,使她成功回神,然后自然而然的拉起她的手,十指相扣,紧紧握住,往屋外走去。

  “这样……会不会太好?”明玉珺低头看着紧紧相握的手,有些羞涩的开口问道。

  帝凉修却侧过头来温柔的睨了她一眼,理直气壮道:“你是我娘子,有什么不好之处?”

  可是……可是还没成亲呢,怎么就成了他娘子了?

  这句话明玉珺没问出口,原因是她觉得自己矫情了,不就是牵个手,有什么大不了的,至于把自己羞成这样,出息!

  

  于是,两个人手牵着手,肩并着肩,就这么大剌剌的出现在众人的视野当中,看着突然多出来的帝凉修,几个人表情各异,耶律容寒更是阴沉着一张脸,坐在一张桌子面前,独自喝着闷酒。

  “噫,这不是景王吗?景王何时到达这西域边界的?”

  一旁的苏墨渊看到帝凉修更是震惊,这厮前几天不还在瑄阳城内么?怎的短短时间内就到达这里了?

  “昨晚刚到的,陪我家娘子去了,所以没跟大伙儿打声招呼,冒昧出现,还望勿怪。”

  帝凉修一席话客客气气,儒雅有礼,让人生不出半分反驳之意。

  “岂会,久仰大名,据说景王还是京城第一美男子,当时还以为是道听途说,如今见到本人,当真是倾国倾城啊,介不介意来和本皇子喝上一杯?”开口说话的是淏沅国的韶安太子,此刻他一脸和煦的笑容,手执酒杯,看起来温和无害的模样,话语里的讥讽意味任谁都听得出来。

  这倾国倾城明明就是用来形容女子的,他偏生要用在帝凉修身上,可不是拐着弯的嘲笑他男生女相么?

  明玉珺不乐意了,当着她的面说帝凉修的不是,这不是找虐又是什么?

  “早有耳闻,淏沅国的韶安太子是个不可多得的尤物,天资绝色,美艳动人,今个儿一见,果真不同凡响,竟比女子还要养眼几分。”

  这一席话,可谓是句句带刺儿,针针见血,堵得韶安太子喉头里的酒是不上不下的,卡在半中央辣喉咙得紧。

  也不顾那韶安太子会有什么反应,拉着帝凉修就往一旁的餐桌坐下,场面一时有些僵硬,北唐轻轻非常适时的出来打圆场:

  “呵呵,诸位,一会儿我父皇派的精兵会过来协助我们一同进入西域边境,新的路程将万分的艰难险阻,先用早膳罢,总得补充好体力才启程。”

  一句话,很巧妙的缓解了尴尬,也给韶安太子一个台阶下,被自己的妹妹韶月公主责备后,不再开口说话了。

  安全有了保障,这顿早膳用的十分舒心。

  起码明玉珺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这群麻烦精和拖油瓶不需要她来照看了。

  

  愉快的用完了早膳,两个人又在众人神色各异的注视下手牵着手走出了客栈。

  两个人走在前面,墨风墨寒以及芍药都非常自觉的走在后面数十米开外,给明玉珺和帝凉修二人独处的空间。

  “芍药,你们小姐这次怎么没带琴瑟?”墨风忽然这样问道。

  芍药闻言侧过头来,眨巴眨巴眼睛,好似瞬间明白了什么,嘴角扬起不怀好意的笑:“为何突然问起琴瑟姐姐?”

  一旁的墨寒也煞有介事的侧目看向墨风,眼神里的意思不言而喻。

  “咳,那什么,我就随便问问。”墨风尴尬的轻咳了一声后为自己辩解道。

  “哦?是这样吗?”芍药明显的一脸不相信。

  “怕是想人家了吧?”墨寒一语道破,并成功看见墨风红了脸,继而调侃道:“看来想的不轻,这脸都红了。”

  “你……”墨风被噎的说不出话来,又突然反应过来,犀利的眼神在墨寒芍药身上来回扫荡,突然勾唇一笑:“看来,你们俩是修成正果了啊?”

  难怪这么嚣张!现如今墨寒都抱得美人归了,看来他得加快脚步了,否则一个孤家寡人,总会被墨寒调笑。

  “你胡说八道什么呀!”芍药又羞又怒的瞪了墨风一眼,跺了跺脚,快步走到前面去了。

  

  听到动静的明玉珺扭过头来看了一眼身后,瞧见芍药绯红的俏脸,不由得勾唇浅笑,这妮子,怕是又被墨寒调戏了罢?

  “娘子在笑什么?”

  耳边传来帝凉修具有魔性的声音,明玉珺摇了摇头,一副保持神秘的样子,“没笑什么,对了,这西域边境有没有什么药用价值的草药之类的?”

  “那是自然,不过,相比药用价值的草药,我想娘子你应该对具有毒性的动植物更感兴趣吧?”

  明玉珺淡淡的笑了笑,并未反驳他的话,帝凉修说的没错,相较于那些可以救人治病的药草类,她更喜欢毒性浓郁的毒物。

  要相信,有些毒药,也是可以救人的。

  几人在客栈周围散了几圈步以后又回到了客栈,此时此刻,客栈门外早已站满了清一色的皮甲将士,说是将士,倒不如说是影卫这一类更为贴切。

  因为每个人脸上都是冷冽的表情,目光冰冷,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影卫,这一排看过去,差不多有五十来人左右,光是看这气势也撑得起台面,想必武功也不会弱到哪里去。

  想不到这汐耀国还留有后手,她早就猜到皇室中人不可能让一国公主独自面对危险,派出公主,一是为了撑场面,另外,怕也是别有目的。

  “公主,这五十将士是皇上特别安排保护你的安危的,这是兵符,手握兵符,便可以号令他们为你所用,对了,皇上还特别吩咐老臣告知公主,西域一行凶险万分,切记在路过黑水沼泽地的时候不要乘坐马车或骑马,沼泽地里布满均匀的草桩,可以承载人体的重量。”

  这是一个两鬓泛白的老者,头戴官帽,想来也是一个位高权重的大臣,他一双氤氲的眸子里折射出精明幽深的光泽,因为离得远,周围的几人也没听清他对北唐轻轻说了些什么。

  可他不知道的是,明玉珺懂唇语,所以,他所说的每一句每一字,都被明玉珺看在了眼里。

  红唇轻扬,古井无波的墨眸中泛起点点亮泽,黑水沼泽地么?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

妃本无良病王绝宠丑颜妃状态:连载中作者:歌尽未央全文阅读

她是二十一世纪首席特工,铁血手腕令人闻风丧胆,一手鬼魅逆天医术闻所未闻,惊才绝艳。她是明王府庶二小姐,胆子小怕事,怯弱懦弱,享有的权利京城“第一丑女”的美冠。————————————————————一夕再次穿越,风云起,当她成了了她,下回分解一代鬼医特工如何轻松玩转这俗世俗世,一双芊芊素手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已取得这半壁江山,妖言这天下苍生!“这种盅毒可谓是最霸道强横的一种毒,据说是西域第五代圣女制作而流传下来的秘法,专门对付那些背叛爱情的男子,后来,后人觉得此毒太过毒辣,被第十代圣女给禁用了。”。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