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一百二十五章歹毒心思,恶整墨寒小说

一百二十五章歹毒心思,恶整墨寒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0-09-16 15:29:38
妃本无良病王绝宠丑颜妃状态:连载中作者:歌尽未央全文阅读

她是二十一世纪首席特工,铁血手腕令人闻风丧胆,一手鬼魅逆天医术闻所未闻,惊才绝艳。她是明王府庶二小姐,胆子小怕事,怯弱懦弱,享有的权利京城“第一丑女”的美冠。————————————————————一夕再次穿越,风云起,当她成了了她,下回分解一代鬼医特工如何轻松玩转这俗世俗世,一双芊芊素手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已取得这半壁江山,妖言这天下苍生!“这种盅毒可谓是最霸道强横的一种毒,据说是西域第五代圣女制作而流传下来的秘法,专门对付那些背叛爱情的男子,后来,后人觉得此毒太过毒辣,被第十代圣女给禁用了。”。

妃本无良病王绝宠丑颜妃 精彩章节

  帝凉修从床榻上坐直身来,一双惑人的丹凤眸认真的盯着梳妆镜前那抹纤细窈窕的身影,良久,薄唇轻启,如玉般细腻温和的声音自他口中倾斜而出:“你先行前去,等我将手里的事处理完,最迟不过两天,乖,不用太想我。”

  站在梳妆镜前正欲拿起兰花簪子的手一顿,兰花簪子应声而落,不小心掉落在地上碎成了两半。

  明玉珺看着地上碎成俩截的簪子,肉疼的抽了抽嘴角,转眼看向床榻上坐着的那位若无其事的某人,心底冒起一股无名火,正要发作,便看见帝凉修站起身,往她这边走来。

  明玉珺一脸防备的看着他,却不曾想,他径直绕过明玉珺,捡起地上碎裂的簪子,目露嫌弃之色,却是二话没说,收进了袖口内,看得明玉珺莫名其妙。

  “里面什么声音啊?”

  外面传来一道清甜悦耳的嗓音,明玉珺熟悉,这是北唐轻轻的声音。

  “你们家小姐不会出什么事儿了吧?”

  门外的北唐轻轻疑惑不解的问道,瞧见芍药一脸阴郁的模样,美眸中掠过一抹深思,似笑非笑的的调侃道:“莫不成,你家小姐闺房里有男人,不方便让本公主进去?”

  芍药正要开口反驳,只是惊觉眼前晃过一抹人影,随即便是门被人用大力推开发出的巨大声响。

  芍药心下一惊,没想到这北唐轻轻身手如此矫捷,怕是在她之上,她的武功不及琴瑟,若是琴瑟在此,断然不会让她这般堂而皇之的闯进去。

  在看见屋内的情形后,芍药松了一口气,随即又错愕得嘴角抽搐,一脸呆滞的看着在她面前展现的画面。

  只见,她家小姐斜躺在软榻上,抬起一只玉足轻揉着小黑米软软的肚皮,后者舒服的躺着,表情十分享受,一手又逗弄着掌心里的小汤包,完全把它当成一坨粉团来揉搓。

  在听到门扉被人粗鲁推开的声音后,明玉珺不悦的挑眉,扫向冲进屋内膛目结舌的北唐轻轻。

  “本郡主竟然不知,汐曜国的公主居然有这般粗俗的一面?”

  她的语气不温不火,像她本人那般慵懒肆意,但正是这不温不火的话语,却让北唐轻轻觉得特别刺耳。

  对于明玉珺,她是有所耳闻的,传言是个懦弱无能的白痴小姐,容貌之丑,乃京城第一,但如今看来,却又不似传言那般,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北唐轻轻不是个盲目自大的女子,在不清楚对方底细之前,她不会轻举妄动,思及此,她展颜一笑,语气里带着几分讨好意味:“玉珺,瞧你说的,这不是听见你屋子里有奇怪的声音吗,我也不过只是担心你而已。”

  明玉珺闻言,心中冷笑,继续装,她倒是要看看,这个两面三刀的任性公主究竟能够装到什么时候。

  “呵呵,玉珺,马车已经备好了,这时辰也不早了,你看?”

  北唐轻轻的意思很明显,这话外音就是在怪她浪费了许多时间,却又不知道在顾忌什么,从而不敢正面表达心中所想。

  明玉珺从软榻上下来,却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语气比脸上的神色还要淡薄的多。

  “不需要,人多了呆在马车里空气不新鲜,劳驾公主你一大清早就跑我这儿来唤我,真是辛苦你了”

  这一句明嘲热讽传进北唐轻轻耳里,让她想杀人的心思都有了。

  这明玉珺,实在欺人太甚!

  虽然心中窝火,却还是强忍住那股冲天的怒意,脸上还保留着原有的笑容,却比原先的要僵硬许多。

  明玉珺见她因憋气而憋的面红耳赤,勾唇淡笑,径直绕过她,也不理会她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北唐轻轻转过身来,一双美眸里淬了毒一般,死死的凝视住明玉珺渐行渐远的背影,唇角冷冷的勾起。

  既然你不仁,就休怪我不义,明玉珺,来日方长,本公主就不信整不死你。

  

  ——

  

  明玉珺乘坐客栈的马车来到瑄阳城外,发现早早就有一辆特别精致华美的马车停放在城门口,那高头大马上坐着的威风凌凌的冷面男子不是墨寒又是谁?

  明玉珺正有些疑惑,便听见一道冷硬的声音在自己面前响起:“圣珺郡主,我们家王爷让我恭候于此,等候你的到来,随时待命。

  什么意思?他帝凉修自己不来,派一个手下来监视她这是?

  “哦,听你这意思,我现在是你的主子,我说什么,你就得照做?”

  墨寒愣了愣,面瘫依旧,心底却有些犯难,理论上,好像是这么一个意思,但是……

  “我渴了,去买些杨梅,要冰镇的。”

  明玉珺说罢,便要往马车内走去,芍药紧随其后,禁不住捂嘴偷笑。

  墨寒的小心肝儿抖了三抖,姑奶奶,这都几月了?哪里还有什么杨梅,还要冰镇的!

  而且,渴了不应该是喝水吗?

  墨寒无可奈何,为了不引起没必要的骚动,没有运用轻功,光靠着两条腿跑完了十几条大街小巷,终于在一家小摊铺前买到了明玉珺想吃的冰镇杨梅。

  待墨寒捧着一油纸袋子装好的杨梅来到明玉珺面前时,已然有些气喘吁吁,到底还是训练有素的贴身护卫,这点脚程倒也不至于将他难倒。

  明玉珺接过墨寒手里的冰镇杨梅,红唇微扬,不咸不淡的吐出几个字:“表现不错,继续努力。”

  随即,在墨寒幽怨眼神的注视下上了马车,一进入马车内,扑鼻而来的便是那股熟悉的幽兰花香,萦绕在鼻翼间,久久不曾散去。

  小黑米一上马车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跳到美人榻上,以一种强势而霸道的姿势躺在上面,直勾勾的盯着它面前的小汤包,目露凶光,龇牙咧嘴,好似下一刻就要将它吞进肚里一般。

  在小黑米不善的注视下,小汤包扭动着自己肥硕的身躯,轻轻一蹦,就跳到明玉珺怀里,小脑袋一直点个不停,那意思好像是在告状。

  “得了,你们俩就不能消停会儿?”

  对于这一狐一虫,明玉珺也深感无奈,这俩小东西好似上辈子是仇人,这辈子见面分外眼红。

  不过看起来好像小汤包比较畏惧小黑米。

  马车不紧不慢的行驶着,渐渐驶出了瑄阳城的城郊外,据说,将要前往西域的几名使者都会在禁卫军的护送下,直达汐曜国,待其平安乘坐船帆以后才算完成使命。

  早在离开京城前,明玉珺便安排琴瑟留下来帮忙打理自然堂,让芍药陪同自己前往西域,她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也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天远地远,远水救不了近火,如若出了什么无法解决的状况,有琴瑟在,她放心的多。

  “小姐,咱们这样将琴瑟姐姐留在京城里,是不是不太妥当?”

  马车外的驾驶座上,和墨寒并肩齐坐的芍药忍不住开口问道。

  里面沉默了少顷,芍药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连忙开口解释道:“小姐,我没别的意思,你别生气。”

  “没有,将琴瑟留下来,自然有我的道理。”

  芍药暗自点点头,小姐自有安排,这次是自己多嘴了。

  “多事。”

  冷不丁的,几个冒着寒气的字儿从墨寒嘴里蹦了出来,芍药听了杏眼圆睁,怒视着面瘫脸的墨寒有些莫名其妙:“我招你惹你了?”

  墨寒闻言侧过头来,冷眸扫了她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惹了。”

  又在心里补充道:你是没惹,可你家小姐找了我麻烦,你家小姐我不敢招惹,还不能找你撒撒气啊?

  “脑子没病吧你啊?有病就多吃药啊,勿弃疗!”

  这句话是跟她家小姐学的,她记得上次小姐骂景王爷就是这么说的。

  “泼妇。”冷冷的俩字儿,牙缝里挤出来的。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泼妇……”

  “……”

妃本无良病王绝宠丑颜妃状态:连载中作者:歌尽未央全文阅读

她是二十一世纪首席特工,铁血手腕令人闻风丧胆,一手鬼魅逆天医术闻所未闻,惊才绝艳。她是明王府庶二小姐,胆子小怕事,怯弱懦弱,享有的权利京城“第一丑女”的美冠。————————————————————一夕再次穿越,风云起,当她成了了她,下回分解一代鬼医特工如何轻松玩转这俗世俗世,一双芊芊素手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已取得这半壁江山,妖言这天下苍生!“这种盅毒可谓是最霸道强横的一种毒,据说是西域第五代圣女制作而流传下来的秘法,专门对付那些背叛爱情的男子,后来,后人觉得此毒太过毒辣,被第十代圣女给禁用了。”。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