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一章 豪赌三杰小说

第一章 豪赌三杰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0-09-15 00:15:44
斑斓黑状态:连载作者:妙到毫巅全文阅读

末日将至、彻底毁灭性的灾难时有发生、万劫不复的噩梦重新开启;鬼神作怪、恶魔横行无忌、妖怪肆掠、生化变异的病毒迅速蔓延;科学怪人、地痞流氓、巫医怪侠、机动装甲部队袭卷都市;欺辱侮辱、阴谋诡计、奸诈谎言、造谣诽谤敲诈,手段恶略之极;残忍屠杀先稳住三个坏事的二货:“待着别动,我去去就来。”。

斑斓黑 精彩章节

艳阳高照,人民广场路边的小卖店端着三个人,他们体型各异,围在一堆扑克周围。

“酒、色、财、气,哇!~牛哥,我看你这卦象是要走桃花运啊~”

说话的人叫狗剩子,是个典型的势利眼,不但狗眼看人低,还是个见风使舵的高手。在江湖上属于绝大多数。你以为这种人只是瞎混,但他们嗅觉灵敏,只要找到上升通道,他就会爆发出惊人的实力让你大跌眼镜。

目前狗剩子还处于跪舔别人的低调阶段,认识他的人给他送上一首诗,来表达他的贱:

人不FengLiu枉少年,每天都得挨几拳。

为啥挨揍没个够,他说不打不结缘。

“哈哈哈!~你瞎了?这卦象财运衰败,没钱还想走桃花运?”

嘲笑声来自另一个人,诨号熊瞎子,是狗剩子的大哥。这个人直爽豪迈,心宽体胖,同时又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不生气的时候是佛系,生气起来即刻变身,战斗力飙升。

当然没人愿意招惹他,所以他越是肆无忌惮的心直口快着,江湖上也流传着对他无奈的诗篇:

只怪当年太年少,下棋只会当头炮。

你要用車吃他马,他说你车没拍照。

“重来!重来!~啥破挂,桃花整ting多,我再算一把,只要不破财就行~”

这位用扑克算卦的人,就是狗剩子的二哥牛犊子。虽算不上财迷,但绝对是个抠门。人生格言可能只有“不”这个字,不屈不挠不认输的性格贯穿整个人生,不挣钱这事他不在乎,但他绝对不花钱。

初生牛犊不怕虎,不花钱还穿的土。

问他攒钱有啥用,做个钻石王老五!

轴的人都很天真,认死理,所以和他交朋友很简单,只要你叫他一声“朋友”就行。一句朋友就可以召唤一个为你肝脑涂地的人,但先入为主,牛犊子朋友的亲密程度是只看先来后到的。

“别摆了,正好咱仨人,玩斗地主吧!~”熊瞎子大哥提出了一个建议。

狗剩子眉头一皱,突然领悟出一个问题:“哎!~对呀!~狼崽子这几天跑哪去了?”

熊瞎子、牛犊子、狼崽子、狗剩子,江湖人称四大神兽。这四位以前跟着最有头有脸的人混,如今时局动荡,大树坍塌,哥四个变成了游民。正准备自立山头大干一场,没想到四大神兽的“大脑”失联了好几天。没了主意的哥仨十分怀念这个人。

狼崽子,鬼头一枚,是四大神兽整个团队的经理兼会计,贪.婪的人总是鬼主意最多,所以江湖上是这样流传的:

梦想当个古惑仔,个矮走路还順拐。

张zui闭zui不离钱,看见什么都想买。

没了他的存在,四大神兽只剩下一件事可做,那就是无所事事。

“赢啥的呀?我兜里可没钱。”抠门的牛犊子只关心这事。

兴趣正浓的熊瞎子出了个主意:“赢烟的,三根封顶,不带翻倍的,咋样?”

牛犊子眼珠一转:“那也不够!捡到长烟头也算呗?”

熊瞎子给了牛犊子后脑勺一巴掌:“多长算长啊?买两盒不行么?抠搜地!~”

牛犊子瞪着两只大眼珠子:“那你买吧,顺便把扑克钱付了。”

熊瞎子大惊失色:“哎!~扑克我可没碰着啊。”

场面一度陷入尴尬。

狗剩子摇晃着脑袋说:“就赢扑克钱的,最后输的最惨的把扑克钱付了。咋样?”

“来来来!~~~”“这样还行~”三神兽大张旗鼓的主持着牌局,最后因没有笔和纸记不住倍数而宣告破产,没玩成。

哥仨的新任务来了,如何把扑克钱付了。

这事难度并不大,小卖店的老板是个女子,肤白貌美,前凸后翘,柔弱端庄,一看就是走桃花运的好对象。

只不过哥仨对她还不熟,也许是新来的外地人,奇装异服。一身黑色的旗袍;黑色的小圆墨镜;阶梯刘海的黑色长发,整齐的大鬓角长过前xiong,其余长发过肩后又统一聚到背后,窄窄的脸颊上薄薄的红zui唇冷艳高傲。

她坐在藤椅上,雪白的二郎腿与雪白的胳膊漂浮在黑色旗袍之上,格外抢眼。她手持一把女士香扇,黑色扇面金色勾边,扇打在xiong前旗袍镂空处,深邃的RuGou随着扇子的起伏若隐若现。

看到哥仨进门,女老板放下了指向正门的锋利的金边高跟鞋,shuang腿并拢,把旗袍前帘往腿上一盖,高傲的问:“要点啥?”

轻蔑的口气很是气人,要不是差钱,哥仨定会一气之下把整个小卖店包圆。

“嘿嘿嘿!~~~~~”哥仨开始情不自禁的坏笑。

女老板意识到事情不妙,合上了扇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米八个高度气势逼人,哥仨随着视线的上移,笑容渐渐消散。

哥仨从上到下扫描着这位女老板,强大的气场让哥仨莫名的有一种自卑感。

熊瞎子把装好的扑克和一根烟往小卖部老板的桌子上狠狠一拍,高声说道:“老板!还你扑克,加你根烟,不用找了。”说完把脸一扬。

小卖部女老板一愣:“大哥,您这是啥意思啊?”

狗剩子SeMi的凑过来:“没啥意思,意思意思。”

“租金。”牛犊子解释道。

女老板哭笑不得:“几位大哥真有意思~”

哥仨切换到挑衅模式,一脸狰狞,咬牙切齿地说:“老板你啥意思吧!”“咋的?要意思一下呗?”“别不好意思,到底几个意思?”哥仨剑拔弩张,开始撸胳膊挽袖子。

三对一,小卖部女老板感觉事情不妙:“有意思么?送给你们了!”

旗开得胜,熊瞎子很满意地说:“够意思!~谢了啊!~”

狗剩子得便宜卖乖的说:“我们可不是这意思。”

女老板呵呵一笑:“没别的意思,这都小意思。”

牛犊子一看有便宜占,开始不依不饶起来,对着女老板咧开大zui:“真就没有别的意思了?”

老板眼睛眨巴眨巴,楚楚可怜的说:“哎~我一个人呆着也没意思,陪哥几个意思两把?”

牛犊子呲着大黄牙乐开了花:“这个有意思!~”

狗剩子起高调:“扑克没啥意思,麻将多有意思?”

老板:“有,可我不会玩。有意思吗?”

“没事~我教你!~老有意思了!~”哥仨异口同声地说。

摆桌子、抬椅子,手把手的麻将走起来!什么叫“吃”那个叫“碰”,“正抓反打”“上庄下庄”“听牌后可以看宝”.....哥仨用不正经的肢体语言教授着东北麻将的正经打法。

让美女赢了两把后,哥仨开始加注:“看!很简单吧?玩钱的吧?那才有意思。”“对,玩钱的才能体会到麻将的真正魅力!~”

女老板:“也行,别太大就行~~”

“没错!小赌怡情,哈哈哈哈!~~一元的麻将没多大输赢~”说出一元有点后悔,但也不敢说太大,怕把女老板吓跑了。

哥仨带着坏笑交流着眼神,上什么牌、点什么烟,哥几个为了在赌桌上赢点钱,平时没少下功夫,举手投足都是暗号,狗剩子更是一个出老千的好手,因为出千没少挨揍。平时在麻将馆里挂名不让进的四大神兽今天终于有机会热热身了。

赌局正式开始了,气氛一下子变得不那么轻松欢快了,哥仨做的端端正正,呼吸声都能听得见。

这把是女老板坐庄,哥仨牌还不错,看来需要对暗号了,谁的牌大让谁胡牌,要什么~缺什么?……

“ZiMo!庄家站立飘。”女老板亮牌之后开始轻松地扇着扇子。

哥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嘿!每家三十二快!老板一把赢了一百块诶!”

女老板面无表情地说:“那还真是没多大输赢。”

牛犊子一看老板不差钱,于是有了主意:“这把太小,先欠着,咱就玩一百元的如何?”说完给其他哥俩使眼色。

“好好好!先欠着!~”美女老板很不屑地答应了。

还是女老板坐庄,哥仨这回卯足了劲,抓每张牌时都快搓碎了……这辈子还没打过这么大的麻将。

“庄家站立夹宝,每家三千二。”女老板又亮牌了。

“欠着欠着,打一万的敢不敢?”牛犊子满脸通红地说。

“多大的都行,不就是欠着吗?”女老板轻描淡写地说。

哥仨乐了,心里话是,我们欠着也就欠着了,等你欠着的时候咱再算账。

“哈哈哈哈~老板娘爽快!”熊瞎子脱口而出。

女老板噗嗤一笑:“叫老板就行,叫娘干啥。”

狗剩子一惊:“莫非?老板还单身?”

女老板轻轻一叹气:“哎,像我这种没学历没正经工作的女人没人要,多想把自己像赌注一样输出去。”

“我去!~牛犊子你桃花运要来了!”熊瞎子用大巴掌排着牛犊子的肩膀,高声说到。

“来来来~”稀里哗啦,一万块钱的麻将开始了。

“庄家天胡站立夹,一家三十二万”女老板又开始扇风。

“你还想不想嫁人了?一百万的来一把!今天我还不信邪了!~”

稀里哗啦~“一百万?会不会有点大呀?我这店小,输了可能现金不凑手。”女老板面漏难色。

“没事!老板你人不是在吗?你这花容月貌的,绝对无价之宝,是吧哥哥们?”狗剩子心里开始翻江倒海了,他总觉得今天离胜利不远了,首先自己这边不会输,大不了继续加筹码,实在不行就赖账,但哥几个早晚得赢一把,一把就翻盘,到时候财色双收,名扬天下……

想到这,来牌了“胡了!我胡拉!闭门飘!哈哈哈哈~”狗剩子高兴的眼泪都掉下来了。

“包庄,诈胡。”女老板把牌一亮,又开始扇风。

“没有幺,瞎激动啥呀!”熊瞎子公正的做出了判断。

狗剩子仔细一看,一身冷汗,心里开始审视眼前这个女人:“哦,老板你高麻呀,刚才不说不会玩吗?”

女老板一边码牌一边说:“我是不会玩,看别人玩看得多,就随便打两把,没想到手气还可以,要不今天到这吧,一百万的包庄之后,每家欠我……”

牛犊子急了:“哎!~别算帐!这样,最后一把,一把一个亿,定终身的,咋样?”

熊瞎子一蒙:“啥叫定终身?啥意思?”

牛犊子:“啊,就是我们赢了,她这辈子就是咱们的;输了,咱哥几个这辈子给她当牛做马!~”

狗剩子一听乐了:“好!定终身的,咋样老板?一陪仨,还是您坐庄!”

“哈哈哈,一个亿就像买老娘终身?想得美~多玩几把也许还行。”女老板依旧不紧不慢的扇着扇子。

哥几个一看,有戏。

“嘿嘿嘿,不是不想陪你玩,主要是我有点算不过来帐了,亿完了是啥?”牛犊子笑眯眯地说。

“哈哈哈哈哈哈~”小卖铺里笑开了锅。

狗剩子:“我们仨正好欠姐一个亿,这把就从一亿起,多玩几把没事,帐由我来算,好不好?”

“好好好,钱这玩应就是个数字,哈哈哈~”熊瞎子找到了豪爽的感觉。

虽然赌金飙升到了一个亿,但气氛反倒轻松了,每个人都不紧不慢的打着牌。

啪!~一声,狗剩子下了个暗蛋:“杠!~暗的!”

“我去!你这一下进账六个亿呀。”牛犊子表示了一下感慨。

狗剩子眨巴眨巴小眼睛,终于反应过来。热血翻涌,眼前一片漆黑,心跳加速,身体开始后仰……

“来,从后面补一张,别一会又诈胡。”熊瞎子一句话点醒了狗剩子。

狗剩子恢复理智,定了定神,谨慎的数着牌堆,生怕抓错了地方。

正在这时,一个衣着怪异的男士走进了小卖店:“呦!~老板打上麻将了?输了赢了?”

女老板轻描淡写的回复:“在您进门前刚输了一个亿。”

进门的男士先是一愣,然后笑着说:“玩多大的?能输一个亿?!”

这时狗剩子来劲了:“小的没意思,就一个亿起,看见我这暗杠没有?这就是六个亿的进账。八万!~”

进门的男士笑着说:“玩的是真钱么?”

狗剩子:“废话,人民币!~六个亿!”

呼呼啦啦!~~又冲进来十几个膀大腰圆的凶神恶煞:“这么大的麻将还是头回听说,看看、看看!~”

麻将桌上的四个人瞬间被围上了,众目睽睽,哥仨感觉好尴尬,哥仨似乎也有些明白了,看来玩笑开到头了,今天这赌局要坐实了。怎么gao这么大?哥仨有些恍惚,五把麻将达到了九位数,我们是怎么做到的?看来今天只能赢绝不能输,输赢就看这一把了......

熊瞎子得得嗖嗖的要抓牌,就听女老板慢声细语的说:“别动,八万我胡了,对倒。”

时间瞬间凝固了,狗剩子好像听不见声音了,就见女老板拿起牌堆里的八万,啪!~一声巨响,放到了自己的牌里,整理了一下,轰隆隆!~整座砖墙倒塌过来,压住了呼吸.....

“庄家屁胡,你点炮四个亿,其他两家两个亿,暗杠抵消两个亿,加上之前的帐,您们仨一共欠我七个亿。”

稀里哗啦,啪啪啪!~~小卖店里想起了掌声,把哥仨拍蒙了。

“给钱吧!”周围的凶神恶煞开始剑拔弩张,露胳膊挽袖子了。

熊瞎子一乐:“有你们什么事呢?”

最早进屋的男士说:“这娘们欠我大哥霹雳棍、棍爷三个亿,我们今天是来要债的。”

哥仨一听,差点PenXue。霹雳棍可是整个城市最有背景的人,之前追随的大哥就是被霹雳棍gao垮的。这些日子东躲西藏就是怕招惹到霹雳棍的人,没想到今天几把麻将就要把自己的前途葬送。

女老板急了:“我只欠他三千来万,怎么变成三个亿了?”

周围的大汉们七zui八舌的嚷嚷道:“利息!利滚利!~每天千分之五~~.....”

女老板一跺脚:“好!你也别算了,我欠你,他们欠我,只要把债转移到他们身上,这七个亿都算你们的,多出来的就算我孝敬棍爷的。如何?”

仨神兽一听,下巴都快掉地上了:“不行不行不行!~~冤有头债有主,谁欠的钱谁来还!~~”

凶神恶煞拿起手机打起电话:“...喂!~棍爷?哎!~棍爷,是这样,我十三太保黑马,对对对,我们十三太保不是奉命来燕子这催债吗?对对对,没要到,不是,您听我说,是这么回事,四大神兽哥几个打麻将输给燕子七个亿,啊!~~对,您没听错,七个亿人民币,哈哈哈哈!~~啊,燕子的意思债主转移一下,然后是这七个亿都是咱们的,...对对对....这不是翻倍的买卖吗?对!~好!~~好嘞!~~~行是吧?没问题!~~好好好,您放心.....是是是...嗯嗯...哎..”

黑马挂断电话:“大哥同意了!燕子你的债务清了!你们几个,把钱直接转给我们就行了。”

燕子离席,十三太保把三神兽围在中间,虎视眈眈。

哥仨尴尬的一笑:“没钱。嘿嘿嘿~呵呵呵,哈哈哈!~~”

十三太保狂笑不止,黑马突然面沉似水:“没钱?!搜着一分一个大zuiba子。”

狗剩子的意志崩溃了:“要是搜到一块能改成电炮么?”

黑马:“别他妈废话!有钱赶紧拿出来!~”

无奈,哥仨乖乖的拿出了全部财产,一共凑出了现金八百块。

在各种彪形大汉的众目睽睽之下,哥仨终于明白了什么,百口莫辩,最后只好净身出部。所谓的净身,是真的很干净,除了衣服kù子还留着,其余的凡是能和身体脱离的东西全被收走了。

十三太保放下话来:“这点钱就算今天的利息,以后要是交不上钱,也得每天交利息,否则就是利滚利,到时候越欠越多,神仙都帮不了你们,再把棍爷惹急了,给哥几个上手段就不太漂亮了。”

“真没意思~”偷鸡不成欠款七个亿,三大神兽发出了一声叹息。

这下彻底青皮了,就算捡到烟头也没有能点烟的设备了。灰头土脸、一贫如洗的三兄弟来到了马路对面,思考着人生。

事情发生在公元二00二年,严打的风暴刚过去,哥仨不敢杀人放火,也贩卖不着军火,他们只会成帮结伙,欺负比他们年轻的小伙儿。他们的黑科技是撬锁。他们的黑色幽默是傻笑。他们的朝服是金链子与黑墨镜。他们的身份是黑户,他们的偶像是黑帮,他们的口头语是“嘿呀卧操!”他们生长在黑土地。

信息时代到来,变革的洪流滚滚向前,他们的思维却止步不前,他们就像掉进了进化史里的黑洞。

干点啥呢?哪能点钱花花呢?没有生活来源的小哥仨东张西望,看着这五彩斑斓的大千世界、人来人往的车水马龙,却是一脸的迷惘,不知所措,没有方向,俩眼一模黑。

连饭都没着落了,没想到当年叱咤风云的四大神兽也有今天这步田地。

哥仨开始总结人生,“我们是不是遇见女流氓了?!!他们是不是一伙的?”牛犊子突然觉醒。

熊瞎子嘿嘿一乐:“不能!我们就是流氓。谁敢跟流氓耍流氓!”

感觉自己上当了,牛犊子发出感慨:“穷山恶水出刁民!如今刁民多如云。”

熊瞎子结了一下,金链子手表都是地摊上的假货,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到底谁上当还不一定呢,于是又开始不甘示弱的狂笑。

“别笑了!~我的戒指是我姥姥的遗物!是无价的!”狗剩子委屈的快哭了起来。

哥仨又沉默了..

“狗剩子,别伤心,咱们欠了七个亿,相比之下,戒指就不算啥了。”熊瞎子试着安慰起来。

狗剩子急了:“哎!~我下个暗蛋进账六个亿,点炮才输四个亿,就算炸胡那把输掉一个亿都我出,那现在我也应该是个亿万富豪啊!~”

牛犊子急了:“哎呀!~你还亿万富豪?你的意思是我哥俩还欠你一个亿呗?你来要债!来来来!~”说话开始摩拳擦掌。

狗剩子一龇牙:“不是,牛哥,我就说事,我能管你要钱吗?咱们都难兄难弟,我就痛快痛快zui。嘿嘿~”

熊瞎子哈哈大笑:“哈哈哈~~我俩都欠七个亿了,如果能翻身,也不差你那一个亿,哈哈哈!~~你就祈祷我俩发大财吧。”

牛犊子一不楞脑袋:“说啥呢?要欠你欠,我可不欠他的。”

狗剩子也打圆场说道:“牛哥,你是真抠,玩笑你都开不起,哈哈哈哈!~~”

熊瞎子乐得不行:“哈哈,就是,你还以为你真能翻身呢?”

牛犊子一叹气:“哎!~~欠了霹雳棍这厮七个亿,我们怎么这么倒霉?”

熊瞎子:“你还敢说!就你算卦没算好!害的我俩都跟着遭殃。”

狗剩子找到了根本原因:“就是因为我们三缺一!~”

短暂的互相对视,三大神兽同时想起了一个人。只要找到他,就可以陡然而富,潇洒依然....最起码也能吃顿饱饭。

他就是本市唯一一位敢放话和霹雳棍对立的人。

元旦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点卷!!立即抢充(1月1日到1月1日)

斑斓黑状态:连载作者:妙到毫巅全文阅读

末日将至、彻底毁灭性的灾难时有发生、万劫不复的噩梦重新开启;鬼神作怪、恶魔横行无忌、妖怪肆掠、生化变异的病毒迅速蔓延;科学怪人、地痞流氓、巫医怪侠、机动装甲部队袭卷都市;欺辱侮辱、阴谋诡计、奸诈谎言、造谣诽谤敲诈,手段恶略之极;残忍屠杀先稳住三个坏事的二货:“待着别动,我去去就来。”。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