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荒宅阴灵》第五章家人小说

《荒宅阴灵》第五章家人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0-09-12 22:43:16
荒宅阴灵状态:已完成作者:梧桐阅读全文阅读

《荒宅阴灵》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包裹,周围,东方,罗兰之间的故事。荒宅阴灵约62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荒宅阴灵 精彩章节

荒宅阴灵小说名字叫做《荒宅阴灵》,这里提供荒宅阴灵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荒宅阴灵小说精选:我要不要放弃?因为这样的决定很可能会给我带来意想不到的结果,而那个结果恐怕是我一辈子都没有办法去承受的。看看我自己现在的样子,我能去做什么呢?我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我又该怎样面对即将发生的危险呢。 可是如果我不去,我的内心又会不安。始终都没有办法坦然的面对我自己,面对那个梦,面对已经被我遗忘的过去。 也许并没有什么危险发生,或许那个梦是曾经我的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往,可能是一段我被虐待的经过,或者是……反正就是没有什么危…

我要不要放弃?因为这样的决定很可能会给我带来意想不到的结果,而那个结果恐怕是我一辈子都没有办法去承受的。看看我自己现在的样子,我能去做什么呢?我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我又该怎样面对即将发生的危险呢。

可是如果我不去,我的内心又会不安。始终都没有办法坦然的面对我自己,面对那个梦,面对已经被我遗忘的过去。

也许并没有什么危险发生,或许那个梦是曾经我的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往,可能是一段我被虐待的经过,或者是……反正就是没有什么危险,而且是一段已经结束了的事情。

“对没错,杰森,我该勇敢一些,梦中的情景不代表就要发生什么危险,我不能一辈子都要被一个梦给束缚,我要自由,而不是每天醒来都战战兢兢的开始新的一天。”我这样自言自语道,我在为自己打气,可是有一想:“如果那些被我尘封的记忆真的是我无法接受的呢?那个梦就是最好的证明,因为这么多年来我已经做过那个梦无数次了,可是每一次我都会被惊醒,这又是为什么?除了说明那个梦所代表的过去就是一个危险的代表啊!”

矛盾的情绪让我有些焦躁,我翻身从床上做起来,看着躺在地面上的那个包裹,那把钥匙就放在里面。我走到跟前附身把包裹从地上拿起来,我再一次坐会到床上,从里面拿出那把钥匙。

看着这把古老的钥匙,我一点思绪都没有。我抚摸着它冰凉的金属外表,它对我是陌生的,我的记忆中对它一点印象都没有,可是我知道,这把钥匙曾经和我息息相关。这把钥匙背后有着怎样的秘密呢?或许这就是一把打开潘多拉盒子的钥匙,忽然我感觉这把钥匙如此的烫手,手一松,它就掉到了床上。这是一把不祥的钥匙,它是开启潘多拉盒子的钥匙,是一把将瘟疫和灾难引向人间的钥匙!它是受到诅咒的不祥之物!

豁然我从床上跳到了地上,惊恐的看着那把钥匙,慢慢的退到门边,此时这把潘多拉的钥匙就安静的躺在我的床上,一动不动。似乎就去其他的钥匙无疑。

忽然我觉得自己真的好可笑,竟然被一把钥匙吓成了这个样子。我摇了摇头,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即便这就是潘多拉盒子的钥匙,只要我不去触碰它不就好了吗?潘多拉的盒子是需要打开之后才知道里面装着的是怎样的灾难,如果不打开,它就是一直盒子而已,一只看起来比较华贵的盒子。

我伸手把那把钥匙拿起来,拉开抽屉,将它放进抽屉里面。然后我把包裹的盒子也小心的放到了一个箱子里面。现在还是不要去多想了,自寻烦恼,现在想的再多也无意义,等我明天再说吧。

关上抽屉,随手拿起桌边的日记本,打开到一页空白页上。我有写日记的习惯,这个习惯从我手术成功以后就有了,因为手术之后我的记忆全部消失了,我不知道自己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那对成年男女是谁,那个比我大几岁的金发男孩儿又是谁?一切对我来说全部的都是陌生的,看着自己完全陌生的世界,人,还有他们说的奇怪的语言,我记得那个时候我几乎天天都生活在恐惧之中,从那以后,我就开始每天保持写日记,一行英文一行汉字,这样我可确保,如果我下一次在失意的话,我能知道自己是谁,曾经做过什么事情,这些出现在我身边的人又是谁。

打开笔帽,刚想写,但是我又停住了。我总觉得我已经不应该再在这本日记继续的写下去了,这种感觉很奇怪,就想要失去什么似的。就好像一个准备新的生活的人,将过去的一切都统统抛开,一切自己过去使用的东西全部都扔掉,这代表着对过往的一种告别。

但是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感觉?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过另外一种生活,为什么现在我会有一种自己快要脱离这里的感觉呢?

虽然很奇怪,可是我还是合上了这本日记本,而且颇有些不舍的放到了一遍,从抽屉里面拿出了一本新的日记本,然后摊开,在新的一页上写上1988年5月15日,天气:晴转多云;

我诧异的看着笔记本上的字迹,没错这就是我的字迹,而且是我亲眼看着自己写上去的,可这并不是我想这样写的,从换掉日记本,再到在这上面写字,这完全都不是我想要去做的,都是我的不听使唤的自动完成的。但奇怪的是,虽然我并不像换一本新的日记本,可是也不是很抵触。怎么说呢?我现在的身体和手是被另外一个人操控着,而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从过去的生活脱离开,而换日记本就是一个开始。但是我的意思似乎并不对此感到任何的反抗,而是有些不情愿但是半推半就的就应允了。

看着日记本上的日期,看着手上的笔,突然之间我感觉到了恐惧,因为似乎真的有一股力量正在慢慢的改变我的生活,就从现在开始,难道这股力量就是从那把钥匙穿出来呢吗?

我惊慌的扔掉手中的笔,可是我却不想要逃开,而是坐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大脑中在惊慌的想着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可是却依旧坐在这里,就好像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逃跑一样。

半晌我又拿起了那只笔,然后开始在上面写道:

此时此刻已经是午夜时分,我又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我的生活就此要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而改变的伊始就是我更换了这本新的日记本,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好像是被一股神秘的力量驱使着。

我知道这股力量从何而来,就是那把古老的钥匙。

今天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受到一个神奇的包裹,里面是一把钥匙,然后梦中一只白惨惨的手从里面伸出来。

结果在我回到家的时候,我真的受到了一个包裹,里面真的是一把钥匙!

这是一把从中国寄来的钥匙,那个我出生时候的国度。我该怎么办?我现在正在茫然中,我不想改变我现在的生活,可是奇怪的是,我似乎正在一点点改变现有的生活。就好像换了这个日记本,就好像我现在在写这些字的时候,虽然我的头脑是这样的想的,可是……我说不上来这种感觉究竟是怎么回事,至少我现在不清楚,好了我累了,我想我的心脏已经疲惫不堪了,晚安杰森,晚安这个世界。

放下笔,我爬到床上,抬头看了一眼时钟,不知道今晚是不是又会做那个梦,如果今晚真的还能做这样的一个梦的话,我一定,一定要看清楚,从后面伸出的那双惨败的小手的主人究竟是谁!

可能真的是我太累了,闭上眼睛没一会,我就睡着了。这一觉很踏实,没有再做那个梦,而是一觉睡到了天亮,直到我感觉门被打开,我迷蒙着眼睛,看到一个黑影走到我的窗前,站在那里停了好一会,这才附身摸了摸我的额头,然后又走出门去。

虽然看不清楚,但是我知道这是我的父亲,那个高大的美国男人。我顿时感到一丝宽慰,然后闭上眼睛,有睡过去了。但是这一觉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我就被我的那个好似活宝似的哥哥给吵醒了。

当我很不情愿的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一张棱角分明的帅气的脸,那正是杰斯。

“太阳已经可以烤焦你的屁股了。”杰斯一下子跳到我的床上,伸手去掀开我的被子。

“你能不能不这么过分聒噪?”我还是不愿意正看眼睛。

“不不,你不应该这么说。”杰斯大声的说到。

“那我该如何?”

“你应该说‘亲爱的兄长早上好’。”杰斯坏笑道。

我无奈的爬起床来对他说:“是的,亲爱的兄长,早上好!”我推开他作势要拥抱的双臂说:“我怀疑当初是不是为了让我每天这么称呼你,你才让父母把我带回来的?”

“完全正确,我的**,所以现在再认真的来一次早晨问候。”他斜着眼睛故意做出一副鬼脸来。

我长叹一声,杰斯几乎完全的继承了父母外貌上的优点,所以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帅哥,只可惜他有着帅哥一样的容貌,和一个痞子一样的性格!

“哎!悲伤的一天就此开始。”摇晃着头走出卧室的门准备开始洗漱。身后是杰斯的声音:“**,我今天打算带你去散散心,怎么样?”

“可是今天不是周末。”我嘴里含着牙刷含糊的说道。

“这世界上有种叫做翘课的事情,所以我今天可一翘课。”杰斯凑过来,中后面揽住我的肩膀说道。

“谢谢你,我亲爱的老哥。”我冲着镜子中的杰斯笑道。

“哈哈,谢就不用了,你只要知道我是一个优秀的兄长就可以了,九点钟我们准时出发。”说着他一拍我的肩膀转身欲走。

我转过身来说:“可是我并不想去。”

“为什么?”杰斯不解的问我。

“因为……”我把脸凑到他的耳边说:“因为我不想成为你翘课去约会的幌子!”

杰斯一愣,瞪大眼睛道:“什么幌子,我可不是去约会的。我只是单纯的像带你去放松一下,你最近精神状态很不好。”

“那你一定会带女生了?”

“那、那是当然,这样才有意思吗。”杰斯明显有些紧张。

“你再撒谎,老哥,你知道你在我眼睛里根本就没有说谎的必要,因为我一眼就能看穿你。”我得意的点头说道。

“好不杰森,你就不能相信一次吗?”杰斯有些丧气的说:“其实我也是想把她介绍给你认识,你知道我有女朋友一定会介绍给你认识的。”

“是的,我……”这时候我的鼻子一酸,正好打了一个喷嚏,然后满嘴的牙膏泡沫全部喷在了杰斯的脸上。

我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可是这回已经晚了,杰斯的脸上已经全部都是白色的泡沫了。

“那个,亲爱的老哥,如果我说我不是故意的,你会相信吗?”我看着杰斯脸上斑斑驳驳的白点说道。

杰斯伸手在自己的脸上摸了一把说:“小杰森,说实话我一点都不相信你是无意的。”

“可是我真的是无辜的,你要想信我,我是你的弟弟,我们是兄弟。”

“正因为是兄弟我才更加的确定,你这是故意的。”

“好吧随你怎么想,我要离开一会,你可以洗洗你的脸。”说完我就打算溜。

父母听到我们的疯闹声,上楼来,正好我从浴室里面冲出来。

他们看到我下巴上都是牙膏的泡沫,手里还拿着牙刷,这时杰斯也从浴室里面追出来,一脸的泡沫:“你们这是在干吗,化妆舞会吗?”

“我是想把杰斯变成圣诞老人。”说着把手上的泡沫在杰斯的下巴手又摸了一把。

“哦杰森,我一定让你知道不尊重兄长是什么代价的!”杰斯故作生气道。

“好吧有时间的话我会想要知道的。”我吐了吐**,转身下楼到厨房去漱口。

“杰斯,今天应该是你打算浴室对吧?”母亲笑着问杰斯。

“没错,可是……”杰斯回头看到满目狼藉的浴室,懊悔的直跺脚。

“别推卸责任,儿子,希望你能把这里收拾的干干净净的,我会检查的。”母亲继续笑着拍着杰斯的肩膀。

“没错,杰斯,好儿子加油!”父亲冲着他作了一个加油的手势,然后下楼了。我这时候已经重新上楼来,躲在一边冲着他直眨巴眼睛。

杰斯做着手势,一边对着口型让我帮他收拾。我耸了耸肩膀摇着头,装着很委屈的样子。

这就是我的家庭,一个幸福四口之家。虽然我和她们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可是我却和他们一起经历了生死,经历磨难。

记得三年前,美国的经济很不乐观,父亲的生意一度受到重创,那个时期,我们一家人曾经被赶出这桩房子,不过我们一家人的努力,克服了各种困难以后,让父亲的生意起死回生,我们也重新夺回了这桩属于我们的房子。

那一段日子真的好艰辛,可是我们依旧挺过来了,虽然这是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家庭成员,但是他们却是我这个世界上最亲最亲的人,也是最关心我的人,我真的有必要再为了那个梦而伤害甚至是远离他们吗?

如果我那样做了,真的值得吗?我靠着门,痛苦的衡量着利弊,最终我选择放弃追寻,就让那把钥匙沉浸在黑暗的抽屉里面吧,比起我或许不能够掌控的过去,珍惜现在的生活和家人,或许才是我最应该去做的事情。

下定了决心,顿时感到了一些小小的释然。本来我打算去找罗恩神父的,不过这样一想还是算了吧,或许罗恩神父不过就是一个极端的种族歧视着,当我一个黄种人莫名其妙的钻进他的教堂的时候,或许罗恩神父正打算用那样的方式来惩戒一下我这个不知好歹的黄种人的后代。什么神的旨意,全部不过就是他的一个幌子而已。

想着当初神父对待我露出的那种恶毒的表情,还有他对我所做的一切伤害,现在想来都觉得可怕。如果当时父亲没有及时的出现,我会是什么样子的一个后果呢?会不会真的被他烧死?还是被他用尖锐的十字架穿透我的胸膛呢?疑惑着会被他依仗着驱魔的口号把我活活的给折磨死呢?

虽说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但是现在想来,还是让我心有余悸。这种极端的宗教行为在美国并不少见,似乎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一次这样的事情,某某被某某神父,或者某某被某某牧师一驱魔的名义给烧死了,或者是鞭挞而死。

就在不久之前,电视上刚刚还播出了个新闻,在加州,一个神父在驱魔的过程中把孩子绑在椅子上,但是过程当中孩子因为恐惧而挣扎,不小心摔倒在地上,头磕碰到一处坚硬的突起物,当时太阳穴就被刺破,不治身亡。

这时门外响起了母亲的呼喊声,我停下胡思乱想,走出房门,准备吃早餐。

“杰森,你有心事?”母亲一样就看出我脸色的异常。

“没有,可能昨晚休息的太晚了。”我笑着说道。我尽量的露出一副自然的笑容,这样他们看到之后至少会感觉到安心不少。

“哦,你今天要在家里躲休息一下吧。”母亲柔声说道。

我摇了摇头说:“今天的美术课我必须得上,放心吧,我没事的。”

“不要勉强,杰森,如果身体不舒服,就在家里休息就好了。”父亲也说。

我看着杰斯说道:“其实我是很喜欢上学的,不能随便的翘课。”

这个时候杰斯一直在想我摇头示意,不要将他准备翘课的事情说出来。我本不打算说,但是我还是一直看着杰斯故意说道:“老哥,你今天都有什么可能?”

“呃,课程表在书包里。”杰斯冲着我挤眉弄眼的。

“不会是想翘课吧?一般翘课的人都不会记着课程的。”我笑着说。

“怎么会呢,我一定会按时到学校的,你们别这么看着我,我已经向你们保证过了不是吗?”杰斯冲着父母耸肩道。

“杰斯,这样最好,我真的不希望你再因为翘课而挂科了,更不想在被你的老师因为这个事情而通电话,你明白吗?”父亲有些严厉的对杰斯说道。

“是的爸爸,我已经明白了,我已经大学了所以这些事情您就不需要在操心了。”一边说着一边杰斯更努力的向我使着眼色。

我点头表示理解杰斯的意思,同时从钱包里面掏出一张五美元放在桌子上,指着那张五美元对着杰斯呶呶嘴,然后再指向我自己。既然杰斯想要让我为他保守秘密,那么就得用五美元来换。

杰斯瞪了我一眼,然后摇头表示不给我。

我冲着杰斯狡黠的一笑说:“没办法杰斯,这也不能怪老爸,谁让你是一个惯犯了呢?你的信用额度已经透支了。”边说我边坏笑,同时用眼神示意他如果不给我五美元,我就告密。

“杰森说的没错,你之前的表现是在令我们伤心。”

“妈妈,我现在已经没有在翘课的理由了。你们要相信我。”

“希望如此。”

杰斯依旧不答应给我五美元于是我又拿出一张十美元说:“理由这东西其实不难,比如约会!”

“杰斯你有女朋友了?”父亲立刻追问。

杰斯一边瞪着我,一边对父亲说:“没有,暂时还没有。别听杰森,他在胡说。”这时候他向后仰着,趁着他们不注意,对我做了一个手势,表示五美元没问题。

但是我却摇头,将手里的十五美元那在手里晃了晃装进钱包。

杰斯长大了嘴巴,还想讨价还价,这时我说:“老哥,真的没有吗?”

“当然,当然没有,呵呵!”杰斯敢笑两声对我点头,一脸幽怨的看着我。

我拿着杰斯极不情愿的递给我的十五美元,正高兴的打算揣在口袋里,这时候,杰斯一把搂住我的脖子,故意尖着声音说道:“杰森,我的抢劫犯弟弟,你拿的这个钱是不是很烫手呢?”

“哦,不,应该叫我敲诈犯弟弟,或者是勒索犯弟弟。”

“好吧,我要以正义的名义抹杀你,嘿嘿。”

“等等,亲爱的哥哥,我必须纠正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首先我是不会去勒索除了你以外的任何人的,第二你并不代表正义,因为正义是和翘课截然相反的两种事情,你明白了吗?”我眨着眼睛对杰斯说道。

杰斯叹了一口气说:“哎,我现在必须发挥一下左兄长的威严。”

“再等一下,既然给都给了,那就像个男人一样,大方一些,至少要对的起你的胸肌。”说着我在他的胸口锤了一拳。

“如果我要是不大方呢?”

“好吧,后果自负,你知道我会做什么的是不是哥哥?”

杰斯最后只能无奈的说道:“能不能只要十美元?”

“恩,我可以再给你两美元,就这样,亲爱的哥哥,此时正是你表现你作为兄长的时候了。”我狡黠的笑着。

荒宅阴灵状态:已完成作者:梧桐阅读全文阅读

《荒宅阴灵》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包裹,周围,东方,罗兰之间的故事。荒宅阴灵约62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