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七章图灵疑云小说

第七章图灵疑云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0-09-12 03:13:38
灵魂引状态:完结作者:蓝色咖啡1全文阅读

法学专业的若松在老师海峰的影响下,对计算机语言不会产生了兴趣。在世界末日之夜,若松再次穿越到灵魂原型的时空,自此重新开启找寻灵魂引,扞卫人类灵魂使命之旅。 灵魂引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若松是个挺有意思的人,满屋子的书籍,凌乱地堆放着电脑桌旁,还有床边,但是其他的地方却收拾得干净整齐。若松解释说,这些书是为了随时翻看用的,放在最近的地方是翻看最有效的方法,如果都摆在书柜里,那就成了摆设了,耽误时间。因为有时需要几本、甚至十几本书交替翻看,所以虽然摆放凌乱些。但书是用来看的,摆放整齐没有意义。。

灵魂引 精彩章节

  一间技术分析室里,几台配置各一的计算机,技术人员刘丽为若松介绍着《图灵诀》游戏的基本规则。这款游戏在若松看来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与曾经玩儿过的《英雄传说》等游戏结构非常相似,不外乎就是角色扮演、装备配置、闯关等情景。《图灵诀》的情节设置与一些武侠小说相类似,通过各派的争斗,夺取藏宝图或武功秘籍等情节,只不过游戏的对手角色是类似变形金刚的机器属性人物,从本质看,这与网络游戏中的挖地雷、雷电等是一类的益智类型,只不过采取了角色扮演的方式将游戏情节展开。

  游戏设计的最终目标是夺取“图灵诀”。找到或抢到“图灵诀”的将会使游戏角色上升为另一个高段位,成为下一个正在开发的游戏的软件《光谱》的初段玩家。《图灵诀》游戏与一般游戏的不同之处在于其采用两种版本,即简易版和装备版。简易版的游戏注册为普通会员即可,不需要付费;装备版游戏,需要注册为VIP用户,并从游戏公司购买专门用的游戏装备,享有获取游戏攻略和抽取至尊版特别定制游戏原型套装的机会。

  若松按照刘丽的提示,对游戏进行简单的操作,发现这款游戏确实与一般的其他的游戏相比有吸引人的方面。首先,这款游戏的对手是机器人,与近期的智能机器人的话题紧密联系,玩家有一种跃跃欲试的冲动,希望战胜对手,证明自己的智能水平。这与挖地雷、五子棋、雷电等益智游戏缺少对手的画面形象相比,有一种真实的对手存在感,也就有了激动和兴奋感,这中真实感是前者无法比拟的;另外,与其他的角色游戏相比,游戏的真实感多于虚拟感。

  一般来说,角色游戏中玩家在同对手角色展开游戏,实质来说,还是将对手的认识局限在了动物类属性之中,如魔兽等,虽然有时赋予了其神、仙的属性,但是这些所谓的神和仙也不过是人类按照自己的认识设计出来的形象而已,其所体现出来的功能还是在人类思考的范围之内。而本款游戏显然是一种按照机器智能的思考方式设计的,用人类思维去猜测对手的想法往往会无功而返,虽然游戏只不过是基础机器智能级别。

  “非常棒的游戏!”若松兴奋地嚷着。

  “哦呵?”老九感到惊奇,在他的印象中,看到若松兴奋的情况不多,好像他总是尽在掌握中的样子。这种情况好像只看到过一次,就是去年在若松住处,若松自顾自地闭目养神,突然奔向计算机,在屏幕上噼里啪啦地敲下一段代码类似的东东。然后,打开窗子,向外大声吼了几嗓子。据说当时楼下的邻居们都驻足望向若松的窗口,以为这家人疯了。那一刻,若松构思了一个解决法律诊断程序用的一个API。

  “能令你兴奋的事儿可不多。”老九呵呵地笑着。

  “我其实不怎么打游戏,但这个太有意思了,看来我得改改习惯了。”

  “好呵!一并把不喝酒的习惯改了怎么样?”

  “呵,得了,别提喝酒这个事儿了,没意思。”若松顿时没了精神。

  “对了,你让我看这个游戏是什么意思?有什么不对吗?”若松忽然想起了这可是在警局。

  “走,到我办公室,我们聊这个事儿。”老九说。

  老九的办公室,不大,一张办工桌和一个高背的靠椅。办公桌上的烟缸中杂七竖八地满是烟蒂,一股烟臭味儿一个劲儿地向鼻子里钻。若松知道老九喝酒不要命,印象中对烟不是太感冒。

  “这是怎么了?什么事儿这么大的火,抽这么多的烟,被老婆甩了不成?”若松戏谑地叨叨着。

  “唉,还不都是这个游戏搞得么。”

  “噢!?”若松想,这个游戏怎么惹到警察了?难道警察们闲的没事儿玩儿这个被督察的逮住了?不可能,老九这个家伙好像不好这个。

  “小张,你给若松老师介绍一下情况。”

  “好。”张欣翻开一个事先准备好的档案材料。

  2012年3月2日,D大学的学生宿舍发生凶案,死者为二宿舍308室的王某,凶犯为同宿舍同学李某。起因:两人为琐碎事情发生争执,一个宿舍同学证明死者王某先动手,用手戳李某的双眼,李某的眼睛受伤,激动之下用水果刀扎向王某。刀戳到了王某的胸口,在送往医院后,抢救不急死亡。

  2012年5月6日。宏源社区W居民区门口,业主刘某因开车进入小区未果,与保安争执,从后备箱取出灭火器砸向保安赵某,造成赵某头部严重功能性损伤,现仍住院中,诊断结论为去皮质状态,即植物人状态。

  2012年6月20日。C公司职员,钱某,住L居民小区,深夜与妻子口角,用枕头捂住妻子的头部,造成妻子的窒息性死亡。

  经调查,这三起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均为男性,年龄在23至40岁之间;案情简单,均为临时起意,属突发事件;犯罪嫌疑人与死者之间均不存在嫌隙,尤其学生宿舍案件的嫌疑人与死者,据家长和同学反映,是非常要好的朋友;而杀妻案中,夫妻二人是公认的模范夫妻,即使是小区案的业主与保安赵某也是经常照面时客气地打招呼。

  “这些案件与《图灵诀》这款游戏有什么关系?”若松有些不解。

  “这些案件的嫌疑人都是这款游戏的玩家。”张欣回答。

  “这能说明什么?不过是玩儿游戏而已。”

  老九接过话茬,这些案件的情节非常简单,但是过程却非常令人费解。一般在上述背景情况下,有争执也不会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即使造成死亡后果,也不会手段如此凶残。两个非常要好的同学之间有争执会用挖眼珠和刀枪相向的方式进行吗?“模范夫妻”之间争执会用枕头捂住眼鼻的方式解决吗?还有,两个没有纠葛的熟人之间的争执,嫌疑人异常冷静地打开后备箱,取出灭火器砸向保安头部,你怎么看,符合我们的行为常识吗?

  “我们调查后发现,这三起案件的线索中,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嫌疑人都是《图灵诀》游戏的玩家。”老九说。

  “我理解你的看法,有些游戏含有暴力成分,造成玩家的暴力倾向,但是你们每起涉及到游戏玩家的案件都这样设想,会不会使案件复杂化呢?《图灵诀》游戏会不会只是个偶然因素呢?”

  “你的问题我们也讨论过,但是你看看这个。”老九递过来一个整理好的数据表。显然这是个重新抄录的数据简介,特意将很多细节省略了。若松想,看来老九早就有找我来的计划,只不过咖啡店的案件恰巧让我给碰上了,所以就顺理成章地把我给弄来了,也不用特意求我了。真是的,老九,也对,我看不上他,他也心明肚里,这却是个好机会。

  从技术室刘丽对游戏的介绍,到张欣的案情的介绍以及这个数据见解,看来老九确实遇到了难题。这个数据简介是公安部门对于全国犯罪案件中涉及游戏背景犯罪嫌疑人情况的分析表。数据清楚地显示,相对于其他游戏,《图灵诀》玩家犯罪比例明显偏高。从犯罪手段上看,《图灵诀》玩家的犯罪情节更严重,明显与常识性行为相悖。但是,从刚才对游戏的体验来看,并没有看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若松想。

  看着若松若有所思的神态,老九认真地说:“我觉得你要是做我这行,一定是神探的料,但是这和你的志向不符,也屈才了。所以,我有一个建议,不知你认为如何?”

  “别这么说,个人的兴趣点不一样,我骨子里是个散漫的自由主义者,不愿意受拘束。你说,看看我能帮上什么忙。”看得出老九对自己非常尊重,一反若松的常识,这个弯子一下子转的太大,竟有点儿适应不过来。

  “你对智能机器原理感性趣,这个我知道。你在研究程序过程中遇到难题,这个我也知道。但是,你靠个人的能力是很难在短时间完成你理想,因为你的专业背景决定了你能获得的技术和资金支持非常有限,即使有晓峰老师的帮助,也是杯水车薪,因为你们两个面临的是同样的困难。我说的对不?”

  若松此时对老九的看法完全发生了改变,重新认识他了。老九说中了若松的痛处。

  “完全正确。”若松应和着。

  “我的建议是如果我们为你提供资金和技术支持,而你为我们提供数据分析结论,这样的合作怎么样?”

  “这倒是个好主意。”若松沉吟一下说。其实相对于资金和技术支持,若松最为头疼是没有第一手的案件数据的支持,因为法律诊断程序的推导不仅仅依赖于法条本身,还必须与支撑这个法律条款的具体实际法律实务问题相关,而对于涉及刑事诊断程序来说,刑侦部门恰恰是第一手案情资料的获得者。更重的是,如果自己参与进来,那么自己可以亲自对案情进行判断,势必减少对于简单地从刑侦部门资料的依赖。

  想到此,若松问:“不过我倒是有个疑问,为什么是我,而不是别人?其实相对于计算机专业背景的技术分析师,我并没有技术背景上的优势。”

  “问的好。纯粹IT背景的技术人员对于刑侦数据的分析基本是建立在数据库的层面,对我们的帮助是纯技术方面的,而你不同,你可以在数据分析之外,提供出分析的依据以及对于案情的推理根据,对寻找案件线索方面的能力是纯技术人员无法比拟的。”

  “呵呵,不至于吧,我其实是个文科的不务正业者,理科的文盲。”

  “我虽然学习不如你,但是我对侦察人员的天赋和禀性有着天生的敏感性。在我认识的人中,你的分析和判断天赋没有人可以相提并论,包括我们刑侦系统中的人。我对你的观察从大学时就开始了,但是你看不上我,其实我可是粗中有细的。”

  微微点着头,“粗中有细”,若松从今天开始同意老九这样的自我定位。

  “好,但是我可不想进入你们的编制。而且这涉及侦察机密,你能做得了主?”若松疑惑地问。

  “这个你放心吧,我们不约束你,只是在需要的时候你为我们提供帮助就行。至于做主的事情,我确实做不了主。是我的上司拍板的。”

  “呵呵,这个可奇了怪了。”

  “看看这些烟头,你啥时候看我这么抽烟了?这不是酒,哥们儿!我是愁的。何止我,我们头儿也热锅蚂蚁了。这款游戏的来头可不一般,牵扯到了一些很复杂的背景,这几个案件只不过是个恰巧和这款游戏联系上了而已。所以上头让从这几个案子入手,限期搞清这款游戏的后面的秘密,但是头儿只是让我来查,其他的涉及机密,只字不提。于是我提出找个技术顾问,就是你。本来领导提出了几个刑侦系统内的高手,被我一一否决了。我就要你。”

  “那我得感谢你了?万一帮了倒忙不会吃瓜落儿吧?”

  “这可不像你,还有难倒你的事儿?何况你参合进来得到这么大个便宜,就是真的有‘瓜落儿’也是我吃,你在体制外能怎么的。”

  小张,把那个协议拿来。

  “若松老师,您签个字。”若松一看,是市局个聘任技术顾问协议文本。上面的局长大人的签字和印章豁然在目。

  “老九,这个我得看完再签。”

  “没问题。”老九笑眯眯的。

  其实协议的内容非常简单,就是聘任若松为刑警大队的刑侦技术顾问,其中出了规定保守机密和在适当时后协助刑侦部门进行技术分析之外,没有其他义务。根据这个协议市局会为若松颁发聘任证书,其实就是工作证,方便在工作时作为身份证明。同时,若松会根据工作领导必要的劳务费等。

  看完协议,若松在上面签了字。

  “从此我就是你的兵了,对不?”若松竟有了一点点失落。

  “呵,不平衡是不?我和你讲,协议虽然规定了你的工作范围,但是我们的合作范围可是我能知道的一切,你赚了知道不?”

  “不稀罕,你让我做什么,吩咐吧,谁让我把自己卖给你了呢?”

  “好,从现在开始,一个月内,给我一份关于“图灵诀”这个游戏分析报告。你需要什么条件只管提,至于设备什么的你自己购置,然后找小张报销。我知道你是个比较吝啬的人,不会浪费国家钱财。”

  “好。没其他的事儿,我得走了。”若松站起身来,和老九紧紧地握了下手。

  “得,听你的好消息。”老九向后仰着靠在椅背上,竟有点儿瞌睡了。

  若松看在眼里,有点儿同情老九了,警察们每天都干着不为人知的活儿,如此的工作强度,还常常被误解,我不是也一直这样看吗?摇摇头,若松离开警局,一路上思考着图灵谜团。

灵魂引状态:完结作者:蓝色咖啡1全文阅读

法学专业的若松在老师海峰的影响下,对计算机语言不会产生了兴趣。在世界末日之夜,若松再次穿越到灵魂原型的时空,自此重新开启找寻灵魂引,扞卫人类灵魂使命之旅。 灵魂引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若松是个挺有意思的人,满屋子的书籍,凌乱地堆放着电脑桌旁,还有床边,但是其他的地方却收拾得干净整齐。若松解释说,这些书是为了随时翻看用的,放在最近的地方是翻看最有效的方法,如果都摆在书柜里,那就成了摆设了,耽误时间。因为有时需要几本、甚至十几本书交替翻看,所以虽然摆放凌乱些。但书是用来看的,摆放整齐没有意义。。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