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018藏心(3)小说

018藏心(3)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0-09-10 19:44:13
太子殿下请接招状态:完结作者:解意全文阅读

太子殿下请接招 精彩章节

一路无话,兰恬又坐着姜浔的马车去了姜府。()中途瑟瑟提出兰恬没有出嫁,只是和姜浔定亲,不应在姜浔的府中用晚膳。清绝对瑟瑟的想法一口否决:“天色已晚,我家公子盛情邀请,既然两人心中无鬼,何必在意旁人的想法。”瑟瑟不满:“小姐到底是女儿家,怎么能……”兰恬突然出声打断:“瑟瑟。”瑟瑟扭头看向兰恬,本以为她会说要回方府,没想到兰恬道:“你先回去,我和姜浔说要事情就回。”瑟瑟还想说什么,又被兰恬的眼神止住。她不甘心的叹了口气,向兰恬行了一礼:“……诺。”姜浔示意清绝也走,清绝倒没有反对,头也不回的扯着瑟瑟离开,像在逃避什么。姜浔目送着清绝离开,身旁的清风也似有似无的叹了一口气,牵着马离去。兰恬看了看姜浔,又抬头看着“姜府”两个大字,在心里产生一种奇异的感觉。或许是即将出嫁的兴奋,或许是对这里的担忧,又或许是心里的怅然。门口有家丁来迎,行动之间颇有章法。姜浔看了兰恬一眼,淡淡道:“走罢。”她点点头,收回了目光,跟着姜浔踏进了姜府的大门。姜府的前厅正中央也是一副天竺葵图,和苏家老宅的有些不同——苏家老宅是盛太祖的真迹。姜浔注意到了兰恬在盯着那副图看,看着那副天竺葵图道:“那是清绝的画。”“清绝?”兰恬惊讶“她擅丹青?”姜浔点点头:“刚来京都的时候,没有带字画装饰,清绝便画了一副挂在这里,一直没有拿下来。”兰恬细细端详那副画,画上是只黄鹂鸟飞在天竺葵上,天竺葵不是常见的艳红,而是白色,很清淡的白色。“天竺葵在你们大盛,有什么寓意吗?”姜浔沉吟片刻,道:“遇见,还有,追念。”兰恬愣了愣,轻声重复:“追念?”姜浔点点头:“追念。相传在远古大洪荒时代,天地一片混沌。暗雪山上有一位神女,她爱上了一个养天竺葵的公子,天神降下惩罚,那个公子灰飞烟灭,神女守护着那些天竺葵,终生追念那个公子。”厅外清风向姜浔行了一礼:“公子,大小姐说已启程回京都,算算时间,应该过蘅都了。”姜浔挥了挥手,清风退了下去,又换上了几个家丁布菜。兰恬和姜浔相对而坐,桌子上都是盛地的东西,精致又引人食欲。“不日便是春风宴,阿蘅应该能赶得及。”“蘅姑娘要去春风宴?”“这便是今日叫你来的缘故。”姜浔拿起了筷子“吃罢。盛地的东西,不知你可吃得惯?”兰恬默默拿起了筷子,夹向了那例冬瓜虾仁。从前京都有家盛地菜做的极好的馆子,叫明月楼,里面的菜式多样,她常逼着慕容山请她到那里吃饭。姜浔继续道:“我是寒门考中状元的子弟,阿蘅是我的妹妹,姜氏名义上只是个落魄的家族,自然算作寒门里。若论才学目光,阿蘅是盛卫的尊主,自然是最强的。况且你也拿了楚凝香和张皇后的题,修仪之位,阿蘅志在必得。”兰恬闷声听着,没有接话。父亲一生为国为家,忠君不二,二哥战死于安定十五年,为守护京都而捐躯。她在做什么?大夏和大盛本就水火不容,不可能和平相处,更何况九年前大盛的大皇子姜离死在了京都,此仇此恨,大盛不肯罢休的。五百年前天下一分为二,盛与夏交战,大盛接连破城,一直打到梅州。后来虽撤兵,但也是盛太祖对南风修仪的情意。德宗时如纯郡主和亲,大盛王室的血里也算流着齐氏皇族的血,盛与夏,又何必再起烽烟?她虽恨极萧呈,但不至于要助纣为虐毁了大夏不算繁盛的江山。一个盛卫进入皇宫,甚至站在大夏权力的中心,皇帝危,大夏危,百姓危。兰恬一直刻意躲避这个问题,她以为原身的烂摊子自己不必负责,况且她露了太多破绽说错了好几次话,又忙着摆脱方家的婚事,哪里空下心来想姜浔和盛卫。她已经走上这条路了,回头或继续,都是深渊万丈。进,为叛国,退,为叛徒则亡。“你也不必多想。”姜浔夹了小炒“我知你,你若抽身离开,我不会对你做什么。”兰恬眼皮一跳,继续吃那个冬瓜。姜浔停了筷子,就那么看着她,心中汹涌,语气平静:“齐少毅值得有人拥戴吗。”“他会是个好皇帝,像太祖或是明宗那样,就算开不了盛世,至少守成就好。”兰恬轻轻说“萧呈名剑会帮他,朝臣也会帮他。”“你会吗?”兰恬一愣,抬起头看着姜浔,他的目光平静,低声问,你会吗。她会吗?她会继承父亲的志向,会像兄长那样用生命守护京都吗?姜浔突然笑了出来,笃定的说:“你不会。”兰恬握紧了筷子。他继续吃饭,兰恬却拿着筷子不知道该怎么办。姜浔点破了她的纠结心理,他没有要杀了她来掩护自己的身份,也没有威胁她和他合作,反而笃定的说,她不会帮助齐少毅。“我只是个女子,我能帮什么。”兰恬说“我没有南风修仪的相才,没有楚修仪的谋略,没有莫修仪的聪慧,我什么都都帮不了。您是大盛的王室,我是方家的庶出,我的血脉没有那么高贵,我还想问一问公子,自古兔死狗烹,哪天你们事成,你会不会杀了我?”姜浔神色平常,眼中闪过一丝狼狈,但兰恬没有看到,她发自真心的问,就希望他也发自内心的回答她。他不会,他永远不会。“说不准。”姜浔看着那副天竺葵“若是阿蘅下令,我自然服从。”“你是大盛的王室,却受制于蘅姑娘?”兰恬笑意未及眼底“难道蘅姑娘的身份,比你尊贵?”“她是盛卫的尊主,我自然听命于她。”姜浔又拿起勺子,给兰恬盛了碗汤“至于你,你的身份,应该也不低罢。”“我是个庶出的小姐,母亲是低贱的戏子,我的身份,自然不高。”姜浔笑而不语,看着兰恬一脸就义的表情用勺子搅那碗汤。话已经说到这里了,姜浔根本就没有相信过她,甚至他知道她是谁。兰恬在心里摇头:怎么可能。她和姜浔素昧平生,他是大盛人,大盛和她相识的人只有姜羽。除非姜浔被什么东西误导了,以为她是另一个人。她对自己所谓的解释不够完美吗?还是她太笨,没有发现其中的破绽?又或者,姜浔派人差了景字房那位上门女婿的往事,发现她在撒谎,从而推断她不是方兰恬。姜浔在诈她?兰恬不知道姜浔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既然怀疑自己的身份,那就是不确定自己是谁。用人自然要清楚底细,她这样不明不白的身份,也不怪姜浔猜忌。兰恬自己也知道她查苏家事情,是因为生父这个理由太牵强,可是除此之外她没法再想到第二个解释,既能证明她是方兰恬,又能继续查苏家的事情。她斗不过姜浔的,兰恬太清楚了。名剑进入朝堂后,家主往往担任皇帝心腹,而尊主掌握名剑山庄,成为暗卫为大夏效忠。尊主比家主的武功高,也比家主优秀。萧呈只是名剑萧氏的代言人,城府深沉的不是他,而是一个萧家的女人。姜浔一定心思深沉,不送盛卫不会派他来这卧虎藏龙的京都。姜浔想要她的命,太容易了。兰恬不寒而栗。让她不寒而栗的人喝完了汤,对着她有些心虚的脸循循善诱:“你到底是谁呢?是某个仇恨大夏的寒门女子,还是方兰恬的双胞胎姐妹流落民间回到了方府,又或者,你是个本该死去的人?”兰恬揪了裙子,脸上自以为一派天真,其实在姜浔看来是僵硬无比:“我就是我,是沧北方氏的庶女,是公子未来名义上的夫人。”姜浔不置可否,向门口打了一个响指,清风立刻出现拱手:“公子。”“东西。”清风又去而复返,拿来一个盒子递给了兰恬,兰恬伸手去接。姜浔在一旁淡淡道:“有什么事情,拿着这玉佩去凌云阁找他们掌柜的,会替你解决的。”兰恬想拍自己一巴掌:凌云阁是盛卫的产业,她说自己的生父是凌云阁的人,这不就是羊入虎口,等着姜浔来寻她的把柄。“春风宴,记得收敛。”姜浔站起身抖了抖袍子“再失言,没人能救你。”兰恬抱着盒子舒了一口气,看着那盒子上的花纹,向姜浔行了一礼,跟着清风向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姜浔轻飘飘的话从远处传来。“不要轻易相信别人,那会将你推进深渊。”
太子殿下请接招状态:完结作者:解意全文阅读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