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9章 带你游山玩水小说

第29章 带你游山玩水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1-11-02 20:21:12
天工创兽状态:连载作者:江离付芷全文阅读

天倾,她究竟从何而来?世界上,是先有百万年前天工族少族长——帝天倾,但是先有百万年后云家六小姐——云天倾,也没人很清楚,就连天倾自己也不很清楚。这个问题就像是世界上是先有鸡但是先有蛋,在历史洪流的作用下,在紊乱的时空中,了彻底也没了答案。但起码,我们能顺着一根时间线,串连帝天倾与云天倾两者的故事。.寰宇的大背景中,我而已一个小人物。但在我的舞台上,我是全世界只剩的那缕光。的话整个寰宇都不想给天工族一个活路,那我就拉着所有人陪天工族去地狱走一遭。--天倾月光洒落遍地,也照进了这个乍一看没有任何生命波动的小茅草屋内。。

天工创兽 精彩章节

“没有,但你这玉佩应该是一对的吧。”云池卓摇头,他从来没有在云府感觉到过与这玉佩有着相同气息的存在。

但他有一种感觉,如果存在与这玉佩一样感觉的另一枚玉佩,他不可能会察觉不到两者的联系。

因为这枚龙形玉佩那种缺少了另一半的感觉是如此的强烈与触动人心,没道理他会没有印象。

“我也没有在天倾身上感觉到过类似的气息。”云天沫仔细想了想,她从来没有从天倾的身上感觉到过和这枚龙形玉佩相似的气息。

“没有?怎么可能!”聂澈之有些惊讶,这惊讶也表现在了他那张温和清朗的脸上。

就连路浅的脸上,也多了一丝惊讶。

这怎么可能,卦象显示就是在这里呀!

云月城城主府六小姐云天倾,不会有错的。

“虽然很遗憾,但确实是没有。”云天沫看着两位美男,满脸认真地提议,“你们会不会是找错地方了,要不去别的地方再找找看?”

云池卓和云天沫都是一脸没有见过类似这玉佩气息的玉佩,并且两个人都十分肯定,脸上也没有撒谎的痕迹,聂澈之和路浅有些不好意思再在云月城城主府待下去了。

特别是在知道云天倾竟然不在城主府,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之后,两人提出了告辞。

坐在云月城最大的酒楼,点了最丰盛的一桌菜,聂澈之打开折扇,轻轻扇了扇:“这下可怎么办?想来解除婚约结果对象竟然不在。”

聂澈之说这话的时候更多的是看好戏,他甚至还想来一句,要不路浅你就从了吧。

但考虑到这样说,自己可能会被某人打死,为了小命着想,才没有这么说。

“总能遇见的,到时候和本人提出这件事情即可。”路浅倒是十分淡定,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动作行云流水,赏心悦目。

“路少,你有没有想过,收了这个叫做云天倾的女人算了。天定姻缘呀,不是那么好解的。”聂澈之说这话的时候,眸底含着三分笑意,颇有些看好戏的架势。

他可从来没有见过路浅在哪里吃过亏,难得遇到一个天定姻缘,可能能够让路浅吃亏的存在,不能错过。

“没想过,女人,太麻烦了。”路浅轻呷了一口茶,妖孽俊美的脸上勾起一抹邪肆张扬的笑。

他可不是那种闲得慌的仙二代,大把的资源有人捧着送上门来,他很多东西,都是要自己去争,自己去抢的。

女人,太过于柔弱,不适合他这样子身处地狱的人。

所以他才会在发现自己竟然有一门天定姻缘的时候,做的第一件事情不是了解那个女人看看是不是合他的心意,而是赶紧把这门婚约给它解除了。

女人什么的,还是离他越远越好。

“真可惜,听说云月城这位城主府的六小姐,可是个美人胚子呢!”聂澈之摇了摇扇子,见路浅没有给他也倒一杯茶的想法,就自己伸出手给自己倒了一杯。

“你感兴趣?要不你上?”

路浅这话一出,聂澈之要不是有良好的的家教,能把刚喝下去的茶喷出来。

十分艰难地将茶水咽下去,聂澈之万分明智地开始转移话题:“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不能再在这个话题上聊下去了,不然他真怕路浅真让他去追那位云天倾。

倒不是说那位有什么不好,而是那是路浅的天定姻缘,他根本不敢碰呀。

总觉得路浅的天定姻缘,应该和路浅这家伙才会是最配的,不然怎么能说是天定姻缘呢!

“没什么打算。”路浅喝了一口茶,眸底有几分暗色。

他都不知道他怎么会跑到这片大陆来,这里分明没有他想要找的任何一样东西。

“你这……”聂澈之有些无奈地看了这家伙一眼,就没见过比他更随便的准帝尊了。

“我怎么了?”路浅看了聂澈之一眼,对人露出一个张扬威胁的笑。

“没什么,如果你没有什么事情想做的话,不如接下来跟着我?”聂澈之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要和这个人计较。

“你打算去做什么?”路浅敲了敲茶杯,在考虑这件事情的可行性。

“我?也没什么大事,就是青漠森林那边有些异动,他们让我帮忙过去看看。”聂澈之是不觉得这片大陆上的东西能有什么威胁的,所以当初十分爽快地就答应了这件事情。

只是没想到他从中域往南域过来的路上,会遇上路浅。

中途陪人来了一趟云月城,倒是他本来的事情有些耽搁了。

“那里有什么?”路浅嘴角不变的弧度让人根本看不出来这家伙到底有没有兴趣。

“我也不知道,光明圣殿那几个家伙说是有异动,什么异动又没有说清楚。谁知道他们葫芦里卖的又是什么药。”

聂澈之的表情有些不在乎,不管有什么,他都可以解决。

所以那边有什么又有什么重要的呢!

左右不过是去玩玩罢了。

这样子的聂澈之,与他展现出来的气质格外不符,但是却更加接近他真实的样子。

“你想让我给你当打手?”路浅嘴角的弧度似乎总含着几分危险,此时语气里面更多了一丝阴沉。

“我哪敢让你给我当打手呀。准帝尊,我要是让你给我当打手,得被我家老头弄死。”聂澈之勾唇,嘴角泄露出一丝邪气,“分明是我带你去游山玩水。”

“游山玩水?”路浅听到这个说法,瞥了一眼聂澈之,真好奇那个道貌岸然、周身散发着神圣不可侵犯气息的圣帝尊听到他这最满意的儿子的话,会是个什么样的反应。

一定很有趣吧!

“你去吗?”聂澈之再次发出邀请,也不在乎在路浅面前暴露本性。

路浅是唯一一个见过他真面目的人,在他面前,他不必伪装。

“那就去玩玩吧。”路浅想了一下,反正自己也没有什么事情,而且已经在这里了,不如就答应了聂澈之的邀约。

正好也能见识一下这片大陆的玄兽是什么样的。

不过总觉得这片大陆上的人的修炼体系有些特别,也不知道具体是个什么情况。

这边,路浅跟着聂澈之踏上了前往青漠森林的路,那边,天倾对于这一切一无所知。

天工创兽状态:连载作者:江离付芷全文阅读

天倾,她究竟从何而来?世界上,是先有百万年前天工族少族长——帝天倾,但是先有百万年后云家六小姐——云天倾,也没人很清楚,就连天倾自己也不很清楚。这个问题就像是世界上是先有鸡但是先有蛋,在历史洪流的作用下,在紊乱的时空中,了彻底也没了答案。但起码,我们能顺着一根时间线,串连帝天倾与云天倾两者的故事。.寰宇的大背景中,我而已一个小人物。但在我的舞台上,我是全世界只剩的那缕光。的话整个寰宇都不想给天工族一个活路,那我就拉着所有人陪天工族去地狱走一遭。--天倾月光洒落遍地,也照进了这个乍一看没有任何生命波动的小茅草屋内。。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