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四章 夜奔小说

第五十四章 夜奔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1-11-02 13:42:25
寒门亦锦绣状态:连载作者:坠欢可拾全文阅读

解时雨一无所有,的美丽端庄大方,生的一颗观音痣,却也不是任人宰割的泥菩萨,不是无所顾忌的恶女。旭日东升,金光在云层之中落下,宛如笔直的箭矢,落在山中上百株梅花树上,幽香仿佛有了形,在光中浮浮沉沉。。

寒门亦锦绣 精彩章节

庄子上本是个僻静地方,可是节姑一到,立刻就变得热闹起来。

她带来了一大队人马,浩浩荡荡,将庄子塞满,然后就出门撒欢去了。

解时雨说中了暑气,哪里也不去,在新屋子的窗口站了片刻。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野草汁的气味,风吹云动,节姑的欢笑声在这旷野之中小的可以忽略。

就是一派寂静。

解时雨的脸上显出几分冷淡,关上窗,她回到了属于她的阴影之中。

小鹤在安置鱼和解时雨的宝贝匣子,鱼本是可以不带的,但是放在西厢,等他们回去,也许已经被鹦鹉给玩没了。

“姑娘,您睡会儿吗?晚饭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有,我先去厨房给您熬点绿豆汤去。”

解时雨点头:“去吧。”

等小鹤出了屋子,她栓上门,并没有睡,而是将陆鸣蝉的画和一套工具取了出来。

先将外面那一层繁花揭下,这副画就露出了真面目,是一张云州以北的舆图。

陆卿云怀疑这张图的真假?

可舆图不像字画,并没有自己的风格和印章等物,又如何辨别?

解时雨细细的将画边缘摸索一番,不论是毛边还是墨的颜色气味,都是经年老货,不是新近硬造的。

再看别的地方,也没找到破绽。

但是她相信陆卿云不是无的放矢之人,既然让她来看,肯定是有了疑心之处。

舆图在她脑子里徘徊了整整一个下午,到夜晚降临,依旧是毫无头绪,以至于夜里做梦,她梦里都是这张舆图。

一夜过后,天色依旧灿烂,甚至有了蝉鸣之声。

天地依旧宽阔,节姑依旧四处乱跑,整个庄子上上下下都在热火朝天的气氛中为节姑操劳。

就连看门的大黄狗都在快乐的追逐。

没有人留意心神不宁的解时雨。

解时雨一直坐在屋子里,连窗户也不开,两眼昏花的研究着这张舆图,长久的一动不动,几乎要化作一座雕像。

小鹤端来绿豆水:“姑娘,歇会儿吧,苏嬷嬷真是的,井里吊了那么多西瓜,连一个都不让我切。”

解时雨站起来,准备挪个地方,没想到一站起来,就眼睛一花,连带着舆图上的山川小路全跟着晃动了一下。

嗯?

她低下头仔细看了一眼,又坐了回去,

小鹤没注意到她的举动,自顾自的嘟囔:“非得叫咱们捡剩的,可那剩的乱七八糟,能吃吗。”

解时雨没接绿豆水:“放着,出去说我病了,要静养,吃饭你给我端屋子里来。”

她紧张的手都要抖了。

是移花接木!

这舆图是半真半假的,有人把真的舆图先揭下来一层,单成一副,再将内里挖空,将假的那一副裁剪下来,贴在一起。

假的那一张也已经有了年月,合在一起,很难分辨。

要不是刚才她眼睛一花,这些路径有些细微的差错,就是打死她她也看不出来。

顺着路径痕迹,她拿着裁纸小刀,将画一点一点往下拆。

等到全部拆开,她看着巧妙分开成两截的舆图,知道自己得尽快去通知陆卿云。

陆鸣蝉没有说陆卿云那边会不会来人取,但她想来送画的人既然不是神出鬼没的那四个随从,恐怕陆卿云脱不开身。

王各庄还要再往西走十多里路,这里只有节姑的马车,还有两匹老马,马车少一辆就会引人耳目,老马倒是能跑,可她不太会骑。

光凭她这两条腿,要走过去也会累死。

解时雨卷好画,并不声张自己的心思。

直到入夜,她才交代小鹤如何应变,虽说这庄子上的人都不理会她,连她称病也没人来看过,但为了以防万一,她还是告知了小鹤。

等灯火都熄灭,她换了小鹤的衣服,悄悄牵走一匹老马,走出去一阵后她才艰难的翻身上马,紧紧攀住了缰绳。

乡间的路都是小路,路颠簸不必说,让解时雨害怕的却是夜色。

天空毫无阻拦的往下压,雄壮苍然,四面旷野,也是与天一色,残火似疏星,天地浩瀚,不可窥视,只余一线望而无尽。

这般气象万千的美景,却非解时雨所能欣赏。

她怕极了,怕这无人能撼动的天地,让自己渺小成了一只蝼蚁,再无人能见。

再怕,她也要去,因为她要见的是陆卿云。

老马脚力不好,但也是一匹好马,还有一日千里的野心,带着解时雨跑的风驰电掣,跑一阵歇一阵,让解时雨完全摸不着头脑。

她不壮,也不大会骑马,两只手抓的太紧,已经快要僵硬,大腿之间更是磨的生疼,针扎似的。

没走多远就已经是力不从心,再加上这老马一阵阵的发疯,她感觉自己伏在马背上的肉体已经成了块石头,只有灵魂还在迫切的赶路。

耳边呼呼的全是风,差点将她的灵魂都吹散了去。

等到了王各庄,她已经散了架,喘息着想往里找,好没进去,就发现这王各庄竟然是个有主的大庄子,有界石立在入口。

这里不是个村庄吗?

她下马往里面走,刚靠近没几步,忽然就见黑暗中身影错落,眨眼之间冷厉的刀锋就已到了她面前。

随着刀架在她脖子上,她身后也贴了条人影,沉着嗓子道:“不想死就别动!”

解时雨背后立刻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一颗心七上八下,从行事风格上来看,他很像是陆卿云的人,可是究竟是不是,她不敢断定。

因为不能断定,她也不敢贸然开口,身后的人就推着她往前走,她就两腿打颤的跟着走,一直走到了一间屋子外。

门口蹲着两个随从,正在地上划格子下棋。

其中一个是尤铜。

尤铜抬头,心里哎呀一声,慌忙站了起来:“解姑娘。”

听了这熟悉的叫唤,押着解时雨的人才松开手,收回刀,迅速的隐入了黑暗中。

房门也在此时打开。

陆卿云出现在解时雨的眼睛里,并且越走越近,停下脚步的时候,解时雨已经能看到他黑沉沉的大眼睛。

他穿的很随意,就是通身的黑,没睡,也没打算睡,眼神里暗藏刀光剑影,随时准备让人血溅当场。

见到解时雨,他刻意的柔和了一下面孔,让自己显得不那么骇人。

寒门亦锦绣状态:连载作者:坠欢可拾全文阅读

解时雨一无所有,的美丽端庄大方,生的一颗观音痣,却也不是任人宰割的泥菩萨,不是无所顾忌的恶女。旭日东升,金光在云层之中落下,宛如笔直的箭矢,落在山中上百株梅花树上,幽香仿佛有了形,在光中浮浮沉沉。。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