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一章 开端小说

第五十一章 开端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1-11-02 13:42:22
寒门亦锦绣状态:连载作者:坠欢可拾全文阅读

解时雨一无所有,的美丽端庄大方,生的一颗观音痣,却也不是任人宰割的泥菩萨,不是无所顾忌的恶女。旭日东升,金光在云层之中落下,宛如笔直的箭矢,落在山中上百株梅花树上,幽香仿佛有了形,在光中浮浮沉沉。。

寒门亦锦绣 精彩章节

深宅大院的夫人们,无一不是指桑骂槐的高手,表面上的温柔客气都能维护,哪怕阴阳怪气的说上两句,也无伤大雅。

但是解三夫人不一样,她是和解三爷定的娃娃亲,之后家道中落,在嫁进来之前凭借着一张利嘴骂跑了不少人,嘴上功夫是在市井之中磨砺过的,非常了得。

她嫁进来之后,花了大力气洗心革面,今天却原形毕露了。

拿出泼妇骂街的架势,她连正房的门都不进,直接就在大门口骂了起来。

“咱们解家未必就落魄到这个田地了,连个年都过不起了!我看是有人拿着中公的银子塞自己腰包里,现在卖祭田连糊弄我们!再往后,祖产都要卖光了?那分家的时候,岂不是连片瓦也不能留给我们了。”

“你们有胆子的,就把账本拿出来,咱们仔仔细细的对,祭田一年佃出去也收不少银子,我们家三爷也是解老太爷生的,这个账本非查不可。”

她声音洪亮,气势汹汹,说话有条有理,间接的还夹杂着几句市井俚语,丝毫不给人接话的机会。

几个老嬷嬷本想见缝插针的劝上两句,结果都被她给骂了回去。

解大夫人在屋子里听着,气的面无人色,两手发抖,哆嗦着要参茶。

节姑见母亲受气,三夫人又骂的难听,要为母亲出头,冲出去就推搡三夫人:“你胡说八道,我娘辛辛苦苦为你们管家,你们还不知足!”

解三夫人直接将她的手给甩开,对她更是积怨已久,叫骂的更凶:“烂心肝的东西,看看你这穿金戴银的,你妹妹可怜的连条新裙子都没裁,你这小畜生还不是趴在我们身上吸的血!”

“你胡说,我父亲比三叔有用的多,三叔没用,自然就没法子给妹妹买首饰。”

“呸!你爹一个户部侍郎,月俸米三十五石,连你脑袋上一粒珠子都买不起!不是吸我们的血,难不成是收了贿赂来的!”

这话一出,解大夫人再也坐不住了,冲出去将节姑和解三夫人一同拽了进去。

收受贿赂这话也是能乱说的!

看热闹的解二夫人一撩裙摆,也跟了进去,正院大门关上,里面的声音外面就听不到了。

解时雨扶着小鹤的手,面带笑意的回了西厢,这一回的笑脸,倒是真心实意的。

这还只是开端,河水一旦决堤,没有壮士断腕的勇气,就不可能将这缺口堵上。

解清啊解清,以后你就知道什么叫做请神容易送神难了。

闹剧一直闹到下午,天色也不复昨日那般阳光明媚,反而阴沉沉的,似乎要下雨。

解大夫人坐在天光暗淡的屋子里,看着乱糟糟的一堆账本头疼。

她鬓角贴着膏药,承认自己疏忽了。

做了太久的当家太太,她以为能把一切牢牢掌握住,二房和三房翻不起花样来,没想到这两家竟然还有鱼死网破逼迫她的时候。

她这一次真是割去了一大块肉,二房和三房不能随随便便的拿几个钱打发,可是不拿钱,难道真等她们出去闹?

越想她越觉得不对劲,那一页账本子到底是怎么跑出去的?

屋子里的嬷嬷、丫鬟都是用老了的,值得怀疑的只有一个解时雨,可解时雨真能看得懂账本,还是她恰好就撕了这一页?

而且她忽然有种感觉,解时雨这尊菩萨,代表的其实是不详。

从她来开始,家里似乎就一直不太平。

偏偏她还有一串不知道哪里来的礼单,必须得将她放在眼皮子底下才能安心,不能再将她送回西街去。

想到这里,解大夫人深深叹了口气,让人将解时雨叫了过来。

解时雨到的时候,天色越发阴暗,从外往里走的时候,更像是个鬼魅似的影子,并且脸上跟扣面具似的带着端庄的笑。

这种笑就是眉眼不动,只有嘴角往两边拉扯。

“大伯母,您找我?”

她和平常看着没两样,端端正正坐下,对解大夫人的审视毫不在意,慢吞吞喝茶,明知道解大夫人是有话要说,她就是不抬头,不出声。

解大夫人心里存了疑虑,越看越觉得解时雨不像个大姑娘,倒像是个身经百战的厉鬼,附在了解时雨身上。

这种感觉不禁让人毛骨悚然,她连忙叫人点灯,又挤出一点笑意来:“时雨,你在家里住的可还好?”

解时雨放下茶杯:“很好。”

解大夫人又问:“既然很好,那你怎么把我的账本撕了给二夫人和三夫人呢?”

“您冤枉我了,”解时雨很自然的辩解,“我干这无聊的事干什么?”

解大夫人自然是知道她不会承认,摆出一副推心置腹的样子准备感化她。

拿什么感化,当然是拿婚事。

姑娘们最在意的无非就是自己的终身,自己拿婚事点她一点,也免得她再做出什么事来。

小孩子不懂事,大人就得教。

真给她挑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人家,她以为自己能看出来?

“你也这么大的姑娘了,等节姑和镇国公府的婚事定下来,我就要开始给你相看起来了,凭着你伯父的位置,再加上镇国公府,我再给你出面,总不会差到哪里去。”

解时雨已经厌烦了别人拿她的婚事来做价码。

她嫁不嫁的出去,嫁给谁,她自己会谋划。

“您怎么就肯定节姑一定会嫁到镇国公府上去呢?又怎么肯定没有您的帮忙,我觅不到如意郎君?”

解大夫人冷不丁被她这么一问,顿时觉得她天真的好笑:“你这是什么孩子话,节姑的婚事有我给她张罗着,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儿,至于你自己去找如意郎君,没有父母长辈,你又去哪里找?”

解时雨微微一笑:“伯母,这世上哪有什么板上钉钉的事?”

不等解大夫人反应过来,她继续道:“您和大伯父,怎么就这么理所当然的认为能拿捏的住我呢?”

解大夫人诧异的看着她,仿佛她身后突然多出了许多魔鬼的爪牙,真在无孔不入的往屋子里钻。

到了这一刻,她才觉得解清对她的评价太过平和了。

这根本就不是个被人挑唆摆布了的姑娘,她自己就是个恶女!

就连这张菩萨面孔,都带上了满满邪气。

这才刚取得了一点胜利,她就迫不及待的要将手伸到节姑身上去了!

寒门亦锦绣状态:连载作者:坠欢可拾全文阅读

解时雨一无所有,的美丽端庄大方,生的一颗观音痣,却也不是任人宰割的泥菩萨,不是无所顾忌的恶女。旭日东升,金光在云层之中落下,宛如笔直的箭矢,落在山中上百株梅花树上,幽香仿佛有了形,在光中浮浮沉沉。。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