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六章 节节高升小说

第四十六章 节节高升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1-11-02 13:42:19
寒门亦锦绣状态:连载作者:坠欢可拾全文阅读

解时雨一无所有,的美丽端庄大方,生的一颗观音痣,却也不是任人宰割的泥菩萨,不是无所顾忌的恶女。旭日东升,金光在云层之中落下,宛如笔直的箭矢,落在山中上百株梅花树上,幽香仿佛有了形,在光中浮浮沉沉。。

寒门亦锦绣 精彩章节

解时雨面无表情的走过去,从一旁随从腰间抽出一把长刀。

她没拿过刀,也不擅长用刀,刀并非轻飘飘的,相反很重,不是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姑娘能掌握的功夫。

然而她手上刚一沉,陆卿云就往前略一探身,托住了她的双手,往上轻轻一举:“刀重,脚下要稳住。”

解时雨点头,顺着他的手将刀握的更紧。

陆卿云站起来,一只手继续托住沉重的刀,一边慢条斯理的告诉她用刀的道理。

“招式非一朝一夕能练成,不需要面对高手的时候,只要够狠就可以。”

他又随意一指张闯,心平气和的告诉解时雨:“你再看他,不过是一条蛆虫而已,连人都算不上的东西,你可以随意处置,别怕,杀他,也很简单。”

解时雨被他的话安抚着,再看张闯确实像条没骨头的蛆虫一样,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心头的沉重、委屈、惧怕都渐渐消散。

她垂下眼睛,看着刀:“我不想让他死。”

何必让他这么痛快的死掉。

火光在她的脸上镀了一层金,眉心的痣被照耀的血滴一般,凤眼半垂,睫毛扇子一样铺开两道阴影。

她带血的目光隐藏在了这两片阴影之中。

陆卿云点点头,示意随从将张闯拉拉扯扯的提起来,张闯在听了自己不会死的话之后,也勉强能站起来了。

然而不等他吃下一粒定心丸,解时雨朝着他,又低声开了口。

“我不要你的命,只要留下你一双手,和你身上一点小物件。”

张闯一听,哪怕有人扯着他,他也站不住,立刻又跪了下去。

有人拉着他下去干活,解时雨看着这四个随从都不像是一般的护卫,倒像是亡命之徒,在随后蒸腾起来的一片血气和惨叫声中相得益彰。

恶人却害怕陆卿云,足见陆卿云有多冷酷无情。

他周身都凝聚着冰雪一般的冷漠,无边无际,只偶尔从冷漠中放出一点温和斯文。

陆卿云见解时雨盯着自己的随从,随意挪动脚步,挡住她的目光:“你要回玉兰巷还是西街?”

解时雨歪着头一想:“玉兰巷。”

“尤铜,”陆卿云往后一招手,“拿个解清的节节高升给解姑娘,再送她回去。”

尤铜是他那四个随从之一,一溜烟去取了个小竹筒,塞给解时雨,犹豫了一下是夹着解时雨上房顶还是去骑马。

不管哪一种,他都能像是小旋风,飞也似的将解时雨送回玉兰巷去。

悄悄看一眼陆卿云,他还是老老实实的去赶了马车。

临走前,解时雨对陆卿云道:“大人,我能对玉兰巷做什么吗?”

陆卿云点了点小竹筒:“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解时雨冲他一笑,转身跟着尤铜上了马车。

马车里点了一盏小灯,四面八方都是陆卿云冷硬的气息,在这一片气息之中,解时雨这才切实的痛了起来。

钻狗洞时的擦伤自不必说,两条腿也是又酸又胀,沉重的很。

解时雨狠狠捏了两把小腿,捏出自己两泡泪花,才借着微弱的灯火打量陆卿云的马车。

和他的人一样,棱角分明,干干净净,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

他不需要任何东西装饰。

解时雨捏够了腿,也看够了马车,才打开了这个名叫“节节高升”的小竹筒。

小竹筒里面塞着一卷细细的绢布,抽出来打开,上面更是密密麻麻的记满了小字,需得放到眼跟前,用灯火照着才能看清楚。

解时雨将两个眼睛瞪的比灯还亮,粗略的一览,然后将绢布塞回去,露出一个长久的笑脸。

这上面详细的记载了解清上任户部左侍郎之后收受的每一笔贿赂。

不是钱财,而是换算成了字画、节礼、首饰,以各种方式掩人耳目的进入了解府。

有的东西,甚至就在节姑手中。

难怪这个小小的竹筒能叫做“节节高升”。

而她有了这一张礼单,也确实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解清做事很有条理,也藏的很隐秘,这些东西显然不能对他造成实质的伤害。

但未知的敌人依旧能让解时雨为所欲为。

马车很快就到达目的地,尤铜轻而易举的将解时雨运回了解府,并且将她放在了锦绣园。

火已经被扑灭,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烟火气味,人声吵吵嚷嚷,乱哄哄的。

解时雨如同鬼魅一般溜进了西厢,低声叫了一句:“小鹤。”。

小鹤正心惊胆战的坐在屋子里守着挂了锁的匣子,听见突如其来的声音,再看解时雨虚无缥缈似的冒了出来,差点一蹦三尺高。

“姑娘!”

这是人还是鬼啊。

她听闻外面失了火,节姑还在火场里没救出来,整个解府的人都跟失心疯了一样往那里跑,而她想着解时雨必定跟节姑睡在一处,也是心急如焚。

可是解时雨临走前让她守着东西,她不能也不敢乱跑,就一直这么摸黑等着。

“小声点,点灯,”解时雨安排她,“把我的衣服取一套简便的来。”

小鹤被她的语气所感染,也跟着镇静下来,匆忙点亮灯火,见解时雨身上穿的是一套粗布衣裳,尺寸也不合身,赶紧去取衣裳。

“姑娘,您这是怎么了,外面怎么起了那么大的火?”

解时雨一边脱衣服,一边道:“他们要害我,没害成,说了你也不明白,你好好听我安排就是了。”

小鹤手一抖,愤愤的骂了一句:“姓解的都不是好东西。”

她又补了一句:“姑娘您除外。”

解时雨笑道:“都是利益罢了。”

玉兰巷的坏,只针对她,因为她是无关紧要的,但是对其他人,玉兰巷肯定是一团和气的好人。

所以这些年她暗暗的窥视着一切,越来越清醒。

因为这世上的感情一旦和利益纠葛在一起,兴许连亲爹娘都是靠不住的。

换好衣裳,她再次仔细端详自己,是个刚睡醒的样子,就连眼睛都还带着点肿,不会露出什么破绽。

“走,我们也该出去看看热闹了。”

小鹤提起一盏灯笼,在前面引路。

廊下的鹦鹉正将脑袋插在翅膀里睡觉,被响动惊醒,吓的翅膀使劲扑棱,然后从笼子里扔出来一块小石头砸人。

小鹤狠狠瞪了鹦鹉一眼,心想这家里连只鸟都这么烦人。

寒门亦锦绣状态:连载作者:坠欢可拾全文阅读

解时雨一无所有,的美丽端庄大方,生的一颗观音痣,却也不是任人宰割的泥菩萨,不是无所顾忌的恶女。旭日东升,金光在云层之中落下,宛如笔直的箭矢,落在山中上百株梅花树上,幽香仿佛有了形,在光中浮浮沉沉。。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