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章 输赢小说

第三十章 输赢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1-11-02 13:42:08
寒门亦锦绣状态:连载作者:坠欢可拾全文阅读

解时雨一无所有,的美丽端庄大方,生的一颗观音痣,却也不是任人宰割的泥菩萨,不是无所顾忌的恶女。旭日东升,金光在云层之中落下,宛如笔直的箭矢,落在山中上百株梅花树上,幽香仿佛有了形,在光中浮浮沉沉。。

寒门亦锦绣 精彩章节

解夫人喜气洋洋的送客,一直送到灯火将尽,才腰酸背痛的倒在椅子上。

虽然累,但是去了一块心病,心里也很舒畅。

老嬷嬷给她揉着肩膀,好话不要钱,一箩筐一箩筐的往外讲,说的她眉开眼笑,自觉没有乌云遮掩,前程光明。

还没等她舒心完,就看到青桔跌跌撞撞跑了进来。

她正要呵斥一声没规矩,青桔就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大哭起来。

“夫人,二姑娘顶替大姑娘嫁出去了!”

解夫人先是不可思议,心想这小丫头简直就是胡说八道,二姑娘好端端的在屋里呆着,怎么能顶替大姑娘嫁到文定侯府去?

可是接着,她就看到严嬷嬷搀着一脸悲痛欲绝的解时雨进了门槛。

她慢慢瞪大了眼睛,脸上的笑还没隐去,直接僵在了脸上,变得十分古怪。

这是——真的?

忽然她喉咙里咕噜一声,往后栽了过去。

解家大乱。

大夫来了又走,屋子里只剩下一堆女人,都是一脸的惶然和不解。

文定侯府多好的亲事,二姑娘竟然自己谋划了,解夫人不应该高兴的放挂炮吗,怎么还晕过去了?

她们再看脸色苍白,包着脑袋,半死不活的解时雨,都觉得可怜。

唯一一个丫鬟都被带去了文定侯府,也没人给她倒茶。

没了文定侯府的解时雨,又成了人尽可欺。

解夫人晕过去是一大怪事,解大姑娘没有哭哭啼啼又是一大怪事。

该高兴的不高兴,该难过的不难过,这姐妹易嫁的事,怎么看怎么怪?

解夫人很快就醒了过来,她觉得自己是累蒙了,做了个噩梦,睁开眼就能从噩梦中醒来。

然而睁开眼,她透过人群遥遥的看到了解时雨,因为过于震惊,一言不能发,足足呆愣了半刻钟,她心里才想:“完了。”

自己的宝贝女儿嫁给那个天阉了。

这到底是怎么在她眼皮子底下发生的?

事情发生的莫名其妙,她连一点头绪都没理出来,但是她不能就这样算了。

文定侯府是个火坑,就算解时徽已经掉了下去,她也要想办法递根绳子下去,把人捞上来。

“时雨,”她嘶哑着嗓子,“好孩子,你去,你现在就去,还来得及,那边还在宴请,时辰还没到,咱们再换回来。”

她说话的时候,手里还端着下人送来的一杯茶,茶杯有千斤重,让她的手止不住的哆嗦,额头鬓角都是细细的冷汗。

解时雨看着这双手,心想自己幼年之时,竟然愚蠢到被这样一双柔弱的手玩弄于指间。

现在想想,真是不可思议。

甚至她和解夫人对视一眼,都觉得解夫人老态毕露,充满挫败。

解夫人掀开被子就要站起来,“快备马车,别人不会发现的,时雨,这是你的姻缘,母亲怎么能看着徽儿做这种事。”

“母亲,您歇着吧。”解时雨上前一步,不顾自己脑后的伤,忍着伤痛安慰解夫人。

“花轿已经进了门,拜了堂,礼都成了,再说文定侯府那么大,妹妹住哪里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去换,事已至此,就这样吧。”

“胡闹!”解夫人一把扯开她的手,“那地方徽儿怎么能嫁进去,你听我安排就是,还对我指手画脚起来了!”

她话一出口,便察觉到下人惊诧的目光,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文定侯府怎么能叫那地方?

再说解时徽能嫁进去,就算解夫人当真是个慈母,对继女视如己出,此时也应该窃喜啊。

解时雨伸手将解夫人按进被子里,慢吞吞的露出一个笑,笑容古怪,一言不发。

昏黄的灯火照着她这个笑,也有几分渗人。

解夫人心里一哆嗦,忽然觉出了怕。

她忍不住道:“你、你,你要干什么?”

解时雨给她掖好被角,在她耳边低声道:“母亲,输了就要认。”

“你说什么!”解夫人猛地一个哆嗦,坐了起来,不敢置信的看着解时雨。

她怀疑自己听错了:“都给我出去!”

下人面面相觑,八卦之火熊熊燃烧,却被解夫人的眼神给吓了出去。

“解时雨,你是什么意思,我输了什么?你——你知道什么是不是?”

解时雨毫不犹豫的点头:“文郁是个天阉,从您在普陀寺见文夫人的时候我就知道了。”

“你......”解夫人这回是怒到了极致,也茫然到了极致,“徽儿是你换的?”

“哪里,我这脑袋可不是自己砸的,”解时雨微微一笑,“何况大家都心满意足不好吗?文家要个家世软弱的媳妇,妹妹想嫁给文郁,母亲想要借文定侯府的力,现在都满足了。”

解夫人眼冒金星的想要再次发晕。

当然不好!

嫁过去的如果是解时雨,那才叫皆大欢喜!

解时雨慢条斯理的起身,冷笑一声。

“您生气了?若是我输了,我又去跟谁生气?您不来打我的主意,我又怎么会想办法自救?您是觉得我是草芥不值一提呢,还是觉得我真是菩萨,心肠这么好。”

空气湿重,压的人沉沉的喘不过气,解夫人用尽力气,发出了绝望的声音:“滚!”

解时雨滚了,她还带着伤,后脑勺一阵一阵的抽痛,抽的她发晕,然而因为胜利,脸上还泛着两团激动的红晕。

耀武扬威做到这一步也够了,她该回去养伤去。

她一出门,屋子里就传来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瓷器在解夫人的怒火下粉身碎骨。

屋外的下人都是一阵阵发抖,看着解时雨飘然而去,也不敢阻拦。

在听到解夫人大喊请老爷来之后,他们这才想起来,这家里也是有男人的。

不过解正已经不在家中,已经去了文定侯府。

他一发现换了人,就立刻想明白过来,嫁的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必须得是文定侯府的亲家。

与其在家里呆着,不如去文定侯府外面等着。

万一解时徽被退了货,他还能及时的跪地哭诉,将人给塞回去。

他难得的雷厉风行了一次,跑去文定侯府外守候,一颗心比府外摇晃的红灯笼还要忐忑。

此时此刻,解时徽坐在喜床上,红盖头被掀开,也难得的父女之心相连,忐忑起来。

寒门亦锦绣状态:连载作者:坠欢可拾全文阅读

解时雨一无所有,的美丽端庄大方,生的一颗观音痣,却也不是任人宰割的泥菩萨,不是无所顾忌的恶女。旭日东升,金光在云层之中落下,宛如笔直的箭矢,落在山中上百株梅花树上,幽香仿佛有了形,在光中浮浮沉沉。。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