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九章 上钩小说

第二十九章 上钩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1-11-02 13:42:08
寒门亦锦绣状态:连载作者:坠欢可拾全文阅读

解时雨一无所有,的美丽端庄大方,生的一颗观音痣,却也不是任人宰割的泥菩萨,不是无所顾忌的恶女。旭日东升,金光在云层之中落下,宛如笔直的箭矢,落在山中上百株梅花树上,幽香仿佛有了形,在光中浮浮沉沉。。

寒门亦锦绣 精彩章节

解时徽控制不住的脾气来得快去的也快。

因为文郁来了。

西街解府没什么重量,解正更是一滩扶不起的烂泥,要从侍卫亲军手里捞人,解夫人思来想去,还是去求了文郁。

文郁咳嗽着从庄景手中接过姐妹两人,低声道谢。

庄景看着他们,两姐妹一个美,一个娇,娇的那一个眼里含着泪,嘤嘤的和文郁说话,他看着嘴角就有了一抹暧昧不明的笑。

看来这桩婚事还不够牢固。

鬼使神差的,他又看向了解时雨,晚霞应在解时雨脸上,越发璀璨夺目,眉心那一点痣,红成了朱砂。

她水蓝色的裙摆随风而动,漾出一圈光晕,暗暗撩动庄景的心。

没到手的东西总是最好的。

而且将一个已经陷入爱河的姑娘勾引出来,这种成就感自然更加迷人。

不过迷人归迷人,他心里暗暗有种预感,现在不是出手的好时候。

解时雨即将出嫁,若是非要跟他鱼死网破,那也不太美。

爱情嘛,好的时候自然要蜜里调油,分开了也要一团和气才好。

就像文花枝那样,只会暗自伤神,却绝不会把他弄的声名狼藉。

解时雨察觉到了他的注视,没有回头,上马车回家,接受另一场风暴。

克亲王死的太突然,凡是在遇仙楼的人都有嫌疑,而解正在外胆小如鼠,热脸能贴所有人的冷屁股,两个女儿却直接给他在侍卫亲军处挂了名,他差点当场晕过去。

如此巨大的麻烦,几乎吓掉了他半条命。

他在家里发了一大通官威,审问犯人似的先将小女儿提了上来。

解时徽魂不守舍,一颗心全挂在文郁身上,喃喃的说了两句是解时雨要去的遇仙楼,毫发无损的走了。

事情至此,文郁所代表的已经不仅仅是一个英俊潇洒的良人,还代表着富贵、权势。

他本就是那个动人的文郁,再加上文定侯府世子身份,就成了双倍的动人。

解正也认为小女儿没这个胆子,但是要提审大女儿,又有点怯。

大女儿不知从何时起,油盐不进,对着他阳奉阴违,再加上马上要嫁去文定侯府,他越发没了底气。

想了半晌,他干脆直接下了命令,让解时雨出嫁之前都不得离府一步,安心在家待嫁。

然而他的火还是没撒出去,心里难受,认为自己这个一家之主在家里失了威严。

为了重新找回威严,他将跑来打探消息的解夫人打了一个嘴巴子,骂了一声“蠢材”,自己跑出去找同僚商议兼喝酒去了。

解夫人平白无故挨了打,敢怒不敢言,转头将解时雨彻底禁锢在了西院中。

就连嫁衣都是绣娘来家里量的尺寸。

解时雨很安静,她知道鱼儿已经上钩,不会蠢到在这个时候冒头。

她看书、练字,每日春风拂面,修身养性,养的脸上都有了一点血色,不用总是借助胭脂。

嫁妆单子她都懒怠看,这些东西虚有其表,看了也是无用。

小鹤一开始气了两次,后来也跟着淡定起来,心想还是姑娘稳得住,文定侯府什么东西没有,值得在这点东西上生气。

而解时徽则是悄悄的,忙忙碌碌的有声有色。

她要干大事,却没有帮手,一切都只能自己偷偷摸摸的琢磨。

琢磨了半晌,却发现事情远没有想的那么难。

解时雨无依无靠,连外亲都没一个,自然不会有亲眷前来,解家的丫鬟嬷嬷也就那么几个,届时都要出去帮忙,背亲的还是自己的亲弟弟。

当真是天时地利人和。

唯一值得担心的是文定侯府,毕竟他们要的不是解家的女儿,而是一个能冲喜、八字好、菩萨像的姑娘。

但是她相信文郁这么随和可亲的一个人,绝不会为难她的。

到了解时雨成亲的前一天,西街解家彻底热闹起来,张灯结彩,酒棚从西街这一头搭到那一头,来道贺的人流水一样没有断过。

就连冷宫似的西院,也忽然有了人气,时不时就来个人契阔一番。

玉兰巷解家也来了人送嫁。

送嫁只是走个过场,并没有人要跟解时雨躺在一张床上说体几话,因此到了晚上,西院依旧还是那个西院。

只有鱼缸里的鱼受到了惊吓,一直藏在缸底不肯出来。

第二天一早,解时雨一大早便开始忙碌,辞别父母,梳妆打扮,甚至还在中午吃了饭。

一般出嫁的姑娘,在这一天都是滴水不沾的,只在匣子里装两块点心,实在饿不住了才垫补两口。

同她一起吃饭的解时徽却是猫儿一样,只往嘴里送了两口。

解时雨今日食欲颇好,吃了半碗饭后,又拿了一块糕点,慢慢掰开塞进嘴里。

她借着吃糕点的功夫,细看解时徽,看的很深、很透,目光像是一口锋利的牙齿,能把解时徽的骨和肉一起嚼的粉碎。

解时徽也净了面,原本脸上那一层绒毛都被绞了,泛着一层红晕,头发梳的整整齐齐,只插了一根素银簪子,随时都能往上戴冠。

口唇也描过了,胭脂这些随时能往上补。

她安安静静坐着,被解时雨一打量,不由有些心慌意乱。

暗自镇静下来,她又多吃了一口点心,抿住嘴唇,等着发嫁的时辰。

屋子里静悄悄的,和外面的喧闹成了泾渭分明的两个世界。

解家没想到会来这么多人,人手实在不够,解夫人忙的脚不沾地,也不想管新娘子的事,青桔和严嬷嬷都被叫去帮忙,屋子里就只剩下三个人。

解时雨、解时徽、小鹤。

瞅着时辰和天色,解时雨估摸着接亲的人马上就会来,便似笑非笑的看着解时徽,看她如何动作。

解时徽慢慢开始坐立不安。

她两只手扭在一起,越发焦躁,看一眼解时雨,她忽然犹豫了。

并非是对解时雨有情义,而是她太年轻,还不知道嫁人意味着什么,一切都是懵懵懂懂。

解夫人借着忙,连新婚夜之礼都未曾来向解时雨说过。

等听到鞭炮的声音,她猛地又一个哆嗦:“大姐?”

解时雨懒洋洋、笑盈盈的看着她,金光夺目,富贵逼人,已与这小小的院落不相称。

这成了压垮解时徽的最后一根稻草。

而解时雨脑后忽然一阵剧痛,心里闪过最后一个念头:“她怎么不用蒙汗药?”

寒门亦锦绣状态:连载作者:坠欢可拾全文阅读

解时雨一无所有,的美丽端庄大方,生的一颗观音痣,却也不是任人宰割的泥菩萨,不是无所顾忌的恶女。旭日东升,金光在云层之中落下,宛如笔直的箭矢,落在山中上百株梅花树上,幽香仿佛有了形,在光中浮浮沉沉。。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