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七章 手段小说

第二十七章 手段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1-11-02 13:42:06
寒门亦锦绣状态:连载作者:坠欢可拾全文阅读

解时雨一无所有,的美丽端庄大方,生的一颗观音痣,却也不是任人宰割的泥菩萨,不是无所顾忌的恶女。旭日东升,金光在云层之中落下,宛如笔直的箭矢,落在山中上百株梅花树上,幽香仿佛有了形,在光中浮浮沉沉。。

寒门亦锦绣 精彩章节

节姑很快就对解时徽的事失去了乐趣,嚷嚷着要去听戏,拉着她就走,好在这时候解时雨来了。

解时雨一来,节姑立刻就撒手跑了。

她不是怕解时雨,而是觉得解时雨老成无趣,脸上的笑是刻上去的,既不会怕,也不会乐,对所有玩乐都提不起兴趣。

在她看来,解时雨最应该去的地方就是佛堂,陪着自己祖母从早到晚的念经。

有时候她也好奇,不知道解时雨是不是从娘胎里出来,就是这个模样。

解时徽松了口气,挽住解时雨的胳膊,用细细的声音问:“大姐,你见到李旭了吗?”

解时雨摇头,十分配合的上演姐妹情深:“你觉得如何?听闻李旭很是好学,十分用功。”

解时徽害羞的别过头,不肯回答,在心里骂了一声:“书呆子。”

不仅呆,还很普通,丢在人群里就找不着,身上的衣裳是赶着做出来的直裰,多有不合身之处。

连一套像样的衣裳都拿不出的人家,半点底蕴也无。

这样的人,这样的家境,在她看来便是个火坑。

解时雨拍了拍她的手,“母亲恐怕在家里等的着急了,先让严嬷嬷回去报个信,我们慢些走,吃了风就不好了。”

这样的天气,纵然是有风,那也十分和煦,她要慢些走,自然与风无关。

李旭是她下的诱饵,诱饵上面,还得挂一个钩。

咬不咬钩,就看解时徽自己。

马车慢慢悠悠,载着两位姑娘出行,在遇仙楼的时候,解时雨撩开小小的一侧帘子,往外看了一眼。

“不如我们进去玩一会儿。”

解时徽心中正怏怏不乐,听了这话,便点头:“好,咱们还去二楼,那天我看到许多姑娘出入呢。”

遇仙楼清净,隔的严严实实,还有女眷专走的路,里面玩乐之处也颇多,只是价钱高。

在进去的时候,她们遇到了同样进遇仙楼的陆卿云。

他今日穿的随意,并非平常那般气势凌人,穿一身素净的粗麻宽袍大袖,头上也是一根发带,比起往日来,多了几分恣意,少了几分锐气。

然而他这样斯斯文文的走在前面,身后跟着四个随从,竟然带着一股杀气。

很快,陆卿云就不见了踪影,连目光都没有做一个停留。

解时徽吓得大气不敢出,躲到解时雨身后,等他彻底不见才出来。

两人戴上帷帽进去,在二楼一间小厢房坐下,吃吃喝喝,过了一刻钟,就听到天井之中传来一声清脆的锣鼓之声。

不知是哪一位点了一出戏。

她们从二楼往天井中看,正好能看到几个角打扮的五彩缤纷,各自站定,便直接开场。

唱的是一出新戏,鼓点响做一团,青衣的嗓子清清亮亮,一根线似的往上飘荡,钻进每个人的耳朵里。

解时雨端坐一旁,无需去听,这场戏会唱什么,她心知肚明。

她目光敏锐,一直在追踪陆卿云的踪迹,他没有在上次吃饭的地方,而是上了三楼,看样子是还有其他事要办。

而解时徽听的入了神,心也跳随着鼓点一齐跳动,几乎从嗓子眼里冒出来。

“姐妹代嫁”只在这出戏中占据了不起眼的一个位置,却在她心里掀起了轩然大波。

她全乱了。

心乱,脑子更乱,思绪直接成了盘丝洞,让她精神亢奋,面孔通红,两眼放光。

解时雨露出一个无声的笑,知道鱼儿已经咬钩了。

她这双手可以推波助澜,但若是无风无浪,她又怎么能助的了?

天井中唱的乌乌泱泱,有人爱听,自然就有人不爱听。

不到片刻,就有一群人马出没,众星捧月的恭维着中间那位,中间那个月亮脑满肥肠,穿金戴银,笑呵呵的往左边月亮门走。

这大月亮身边不仅有朋友,还围着许多高大护卫。

解时雨心思细密,骤然发觉不对,伸出头去一看,就见廊下阴暗处有几条影子也正随着这一群人而走。

最前面的人左手拿一顶斗笠,右手拢在宽大的袖子里,赫然便是陆卿云。

两队人马竟然连步伐都是一致的,只是一边热闹非凡,一边安静的近乎于隐形,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走廊并没有多长,很快两队人马就汇聚在一起,解时雨紧紧盯着陆卿云,看他究竟要做什么。

眨眼之间,陆卿云已经靠近,左手用斗笠半遮住脸,右手从袖中伸出,毫无预兆的抬手,一把长匕首没入胖子心口,当场就把对方扎了个透心凉。

胖子还保持着往前走的姿态走了两步,陆卿云在这两步之间就已经大步离开,边走边戴上斗笠,脱掉长袍,递给一旁的随从,出了月亮门。

很快,外面响起了马蹄声。

一直跟着他的四个随从卷起长袍,从廊柱之间的阴影中离开。

一切结束。

从开始到结束,几乎就是眨眼之间。

等到陆卿云和他的随从们消失的无影无踪,胖子轰然倒地,鲜血涌出,这一群捧月的星星们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整个遇仙楼都骚动起来,二楼见了血的女眷开始扯着嗓子尖叫,所有人都乱做一团。

护卫们因为主子在众目睽睽之下死了,也都大声呵斥,四处搜查。

解时徽骤然见了血,害怕的直哆嗦,脸上血色褪去,默默的憔悴了几分,

紧紧抓住解时雨,她语无伦次:“死、死人了。”

她没经历过风雨,最大的愁绪就是小儿女的情长情短,好在前面还有过一个刘妈妈的惨像,不至于让她失声尖叫。

可她依旧是怕,因为此时是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竟然有人行凶。

两个丫鬟也是六神无主,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解时雨。

说来奇怪,解时雨平日里也虚弱的脸色苍白,可一旦出了什么事,她就成了八风不动的菩萨,都想往她身后藏。

可是没人想过,她又从哪里生出无穷的勇气来?

解时雨心里安静的可怕,死的是谁她毫不关心,混乱的人群她也不关心,她只对陆卿云生出了仰望之心。

她随意安抚身后三人:“军马司来了,暂时恐怕出不去,先坐着吧。”

来的不是别人,是庄景,来的这么快,可见死的人来头不小。

她必须得打起精神来应付。

寒门亦锦绣状态:连载作者:坠欢可拾全文阅读

解时雨一无所有,的美丽端庄大方,生的一颗观音痣,却也不是任人宰割的泥菩萨,不是无所顾忌的恶女。旭日东升,金光在云层之中落下,宛如笔直的箭矢,落在山中上百株梅花树上,幽香仿佛有了形,在光中浮浮沉沉。。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