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九章 疯子小说

第十九章 疯子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1-11-02 13:41:58
寒门亦锦绣状态:连载作者:坠欢可拾全文阅读

解时雨一无所有,的美丽端庄大方,生的一颗观音痣,却也不是任人宰割的泥菩萨,不是无所顾忌的恶女。旭日东升,金光在云层之中落下,宛如笔直的箭矢,落在山中上百株梅花树上,幽香仿佛有了形,在光中浮浮沉沉。。

寒门亦锦绣 精彩章节

文郁走进祠堂,面目在一片惨淡的灯火中宛若厉鬼,足以将文花枝吓破胆。

文花枝紧闭着眼睛,一动不敢动,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

她心里越是怕,恨意就越是无处可落,最后都落在了庄景身上。

而文郁喜怒无常,一刻前还是怒气腾腾,可是到了现在,就软了心肠,自认自己做的不对,将文花枝拉了起来。

“花枝,对不起,哥哥不是故意要罚你的,只是当时太气愤了,哥哥是什么情形,你也明白的,对吗?”

文花枝不敢不明白,两条腿没有知觉,随时可能会跌到,她也不敢动,而是强撑着一口气自己站稳。

疯子,全都是疯子!

文郁冰冷的手指从她手臂上划过落下,替她整理好衣裳:“没事,哥哥已经想到办法了,一个万无一失,没有人能拒绝的办法,出去吧,想去哪里玩都可以。”

听了他的话,文花枝彻底的抖成了一团,一只手捏成拳头,堵住喉咙,不发出任何声音。

原来他都知道,知道自己深夜离开,知道自己在外幽会。

难怪她的出行会如此顺利。

她感觉文郁就是一个鬼,一个从地狱中回来索命的厉鬼。

逃难似的跑出去,她哪里也不敢去了,一口气跑回房里,不理会丫头嬷嬷,将自己扎进被子里,呜呜的哭起来。

这个家实在是太可怕了。

好在天是会亮的,一切魑魅魍魉在太阳光下都会隐去踪迹,街道上人声鼎沸,头油香气、热水氤氲、男女老少的声音都响了起来。

解时雨吃过早饭,禀报了解夫人要出门去看望教画画的女先生,就出了门。

她手头还有些积蓄,不过总不能坐吃山空。

赶车的熟门熟路,很快就到了地方,可惜的是女先生并没有生意可以介绍。

随着海棠春覆没,所有人蛰伏起来,不肯在这时候出头。

不过她来的倒是时候,女先生的眼睛比起从前更坏了,向她索要了一百两银子,转卖给她一本“造经”。

书画造假,摹、临、仿、造都行,其中最赚钱也最危险的就是造。

造经之中又有改、添、减、拆、揭等,花样繁多,女先生原来留了一手,预备着长长久久的和解时雨合作,可是眼下也留不住了。

解时雨心里明镜似的,也不多说,女先生奢侈惯了,住处都是样样精美,可这些都是不能当饭吃的。

拿了这一本造经告辞离开,她上了马车,车夫杨鞭子走了没有半截,就急急的停住了。

停的太急,还连累她和小鹤撞了脑袋。

车夫在外面小声道:“大姑娘,前头给堵住了,得等等。”

解时雨听他声音不对劲,便掀开帘子往外看了一眼。

往外一看,整个御街长路不知何时来了许多身穿黑色罩甲的侍卫,腰间配长刀,兵分两路将这胡同守卫的密不透风。

紧接着就是高头大马,四匹大马在前面开路,上面都是同样衣着的侍卫,各个面无表情后面紧跟着两辆马车,马车后面依旧是骑马的侍卫。

这样一群人浩浩荡荡停下,马车上的侍卫翻身下来,将紧闭的一扇朱漆大门打开了。

这大宅连个牌匾都没有,让人摸不着头脑这里是什么地方。

被拦住的不仅仅是解时雨的马车,还有其他马车,不知是谁嘀咕了一声“侍卫亲军”,话音未落,就“刷”的一声,有刀出鞘,看了过来。

瞬间整条街上都是鸦雀无声。

第一辆马车停下,从里面出来的人正是庄景,他笑眯眯的,率先跳下马车,打起帘子,从里面请出另外一个人。

他一面笑一面说,声音不大,却能说的人春风满面,他一面笑一面说,声音不大,却能说的人春风满面,十分舒心。

解时雨看到庄景之后就已经将车帘放下许多,只露出一只眼睛,想着这些侍卫亲军不知来此干什么,难道这里又发生了什么血案吗?

她正想放下帘子,可是紧接着蜂拥而至的人群,又让她伸出头去,仔细看了起来。

侍卫蜂拥上去,是因为第二辆马车的车门打开了。

里面的人躬身出来,迈出两条大长腿,披着一件灰色短绒披风,里面是略深一些的长袍,头上也只插了一根乌黑的簪子,还没来得及看清他的面容,他便已经在众星捧月之中往宅子里走去。

庄景脸上依旧带着笑,却不再像之前那般调笑,而是神态恭敬,上前去问候了一声。

出来的人微微一点头,漫不经心环顾一眼四周,眼里不带一丝喜怒哀乐,单是威严,让人看了觉得他是一块坚不可摧的岩石。

解时雨一颗心猛地一跳,也分不清楚是害怕还是高兴,整个人都呆住了。

这人竟然是陆卿云。

陆卿云的目光也扫过了她,没做停留,然而解时雨却知道他看见了自己。

他看见了,庄景也看见了。

庄景看到她之后,脸上的笑容便浓了不少,又低头和陆卿云说了什么,等陆卿云被人簇拥着进去了,他大步流星的走到解时雨的马车旁。

“解大姑娘,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

解时雨正要放下帘子,忽然一瞥,看到了他腰带上系着的一个如意结长穗青金色宫绦。

这宫绦上坠着两串白玉珠,玉是团纹祥云玉,看着并不稀奇。

稀奇的是这白玉珠和玉佩,竟然和文花枝身上的禁步是一样的。

就算巧,也没巧到玉上的飘花都差不多。

这就有些令人寻味了。

再一想到文花枝的失魂落魄,她就抿着嘴唇沉默的笑了一下。

她要放下帘子的手就慢了一点,也有了和庄景虚与委蛇的耐心。

“庄大人好生气派。”

庄景笑道:“气派什么,我这是沾光,接下来就用不着我了,说起来,我们庄家和解家都有些姻亲,我护送你出去,这里乱糟糟的。”

他说着,随手牵过一匹马,翻身上马。

解时雨放下帘子,心想凡是大家族,必定是枝繁叶茂,若是再算上妾室姻亲,几乎人人都能攀的上亲。

庄景在外面和她闲谈,她也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着,渐渐的对庄景的心思明了起来。

他处心积虑,原来不是为了要查什么,而是为了将她勾出去。

无关风月,就是狩猎。

寒门亦锦绣状态:连载作者:坠欢可拾全文阅读

解时雨一无所有,的美丽端庄大方,生的一颗观音痣,却也不是任人宰割的泥菩萨,不是无所顾忌的恶女。旭日东升,金光在云层之中落下,宛如笔直的箭矢,落在山中上百株梅花树上,幽香仿佛有了形,在光中浮浮沉沉。。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