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六章 夜宵什么的小说

第十六章 夜宵什么的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1-10-14 10:28:45
提刑大人使不得状态:连载作者:莫伊莱全文阅读

为保全家产,“遗腹子”慕流云女扮男装三十载,只想当一个平平无奇的司理从军,招招致命猫,逗一逗狗,破破冤案,随手再营救几个愚昧无知少女。但是一不当心,怎么小辫子就落在了“活阎王”手里。慕流云:“提刑大人,断案就断案,分寸但是要有的,莫要惹上龙阳之好的名声……”某人:“你确认有袖可断,有桃可分?”慕流云:(╯‵□′)╯︵┻━┻————————————————————————大权独揽,小白,勿考订,考订是你对。普普通通群:114962225V 群:200144356忽然之间,这一派热闹当中便混入了几丝混乱,不知谁喊了一句“慕司理来了”,集市上顿时犹如滚开油锅里被人泼了一瓢水,瞬时便炸开了锅。。

提刑大人使不得 精彩章节

验尸之后,二人乘马车回了慕家,袁牧这一路倒是也没有同慕流云再说什么,仿佛这个案子里面,他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充当一个看客。

回到慕家,招待贵客的晚宴终于等到了正主,一顿饭下来,也算是宾主尽欢,袁甲低估了慕夫人私藏桃子酒的酒劲儿,多饮了几杯,散席的时候走路都略显踉跄,被袁乙架着胳膊带了回去,其他人也都各自回去休息。

慕流云回到房中,关起房门,先拿起桌上的茶壶没头没脑的给自己灌了一通,然后便在房里一圈一圈来回踱步,心里面乱作一团。

不对劲,非常不对劲!仔细想一想,打从一开始就很不对劲了!

明明是初次见面,为何这人就知道自己不会骑马,但凡路途远一点,都需要乘马车?

明明素不相识,为何听他讲话却总好像带着几分试探和敲打?

先前问为什么了解妇人的衣料,在殓尸房又问为什么擅长女红,就好像是知道了些什么。

没道理,自己可以说是毫无破绽,就连在州府衙门里那些朝夕相处的兄弟,还有二房、三房那几个难缠的讨债鬼都未曾察觉到任何异样,一个初次见面的人又怎么会知道?

慕流云围着桌子走来走去,直到一阵敲门声把他从思绪中唤回来,停下脚步:“是谁?”

门外一个女子娇滴滴地声音答道:“爷,是我,我听说爷晚上食欲不佳,没吃什么东西,所以特意熬了鸡茸粥给您送过来。”

一听到“鸡茸粥”三个字,慕流云的腹中不争气地传出一声饥鸣,方才在席上,满脑子都是这些忧虑,当着他人的面又不能有所表露,他哪还有心思吃东西,现在可不饿得厉害!

就算第二天要掉脑袋,也得做个饱死鬼才不亏,更何况这事还没个定数,没道理就先把自己饿个好歹!

慕流云这样劝说着自己,走到门边将门打开,门外站着一个妙龄女子,十六七岁的年纪,生得十分娇俏,一袭浅紫色衣裙,手里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放着一只小砂锅。

在她身后还跟着一脸恼火的红果。

“爷!”见慕流云打开了门,那紫衣女子立刻屈膝行礼,眼神更是毫不避讳,直勾勾地朝慕流云的脸上盯。

“少爷!”红果在后头恼火道,“常姑娘好没规矩!我与她说夜深了,少爷房中她不便过来,可她偏是不听,我紧赶慢赶还是没拦住!”

紫衣女子望着慕流云,一双眼睛水汪汪的,我见犹怜:“爷,您对月杉有救命之恩,若不是爷当年出手相助,月杉如今恐怕已经是无主荒坟里的一把枯骨了!”

“唔……算算时间的话,倒也烂不了那么快……”

“月杉没有旁的想法,也没有什么能耐,只有这手艺还说得过去,爷的恩情无以为报,就想着在爷冷了、饿了的时候能尽点心意,就当是报恩了,这总不过分吧?”无视慕流云的不解风情,常月杉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眼泪就含在眼眶中,要落不落的挂在那里。

“你要报恩,府里上上下下那么多需要做活儿也不见你出半分力气,偏偏要搞这些花样!你熬粥的食材都是我们府上购置的,你拿少爷自家东西报少爷的恩,真是好厚的脸皮!”

红果素来看常月杉不顺眼,说起话来不免刻薄了许多:“而且这夜深人静的时候,你一个姑娘家悄悄往少爷院子里跑,像什么话!亏得没让人瞧见,不然传扬出去,你的名声毁了,不要了便不要了,少爷还得要脸面呢!”

慕流云一听这话头不对,连忙冲红果挤眼睛,红果还没有会意,常月杉已经白了脸色。

“是了,我是个名节尽毁之人,不好辱了少爷的名声,少爷对月杉的大恩大德,便等来世再报吧!”她将盛着砂锅的托盘放在地上,掩面呜咽着跑开了。

“常姑娘!常……”慕流云头痛不已地看着哭着跑开的常月杉,叹一口气,“你说说你!平日里明明机灵讨巧,怎么偏偏就在这件事上不长记性?那常月杉当初险些被土匪给虏上山去,刚巧被我遇到,差人救了下来,送回家里又被说坏了清誉,闹得寻死觅活,没辙了才到我们家中暂住,寄人篱下已经不容易了,你又何苦总是去刺激她!

你家少爷我在外面本来也没有什么好名声,有什么好维护的,倒不如你们没事少戳常姑娘的心窝子,让她赶快打起精神来,回头我帮她牵线,找个好人家许了,若是不愿婚配,回头让我娘给寻摸个什么营生不就好了么!”

“本来就是,我说的又没错!这常姑娘都几次了,夜里又是炖汤又是熬粥的,找着由头往少爷房里凑,我们几个防贼一样都防不住她!要是说她没有什么别的心思,我才不信!”

红果对那名叫常月杉的女子很是不喜,一边对慕流云说着,一边端起地上的托盘:“没事儿的,少爷,反正她一个月下来,总要被气跑那么三五次的,我也没见她死了这条心!这粥我还是帮您拿去倒掉吧,您累了一天,快早点歇着!”

“别啊!”慕流云连忙拦住她,“常姑娘如何姑且不论,这粥实在无辜,粮食珍贵,岂能轻易浪费?我也的确腹中饥饿,你帮我搁桌上吧,我吃了便睡!”

红果无奈,赌气似的把砂锅端进房中,重重放在桌上,然后扭头横慕流云一眼,气呼呼地就要走,慕流云赶忙叫住她。

“草果可还好?我不在家的时候,有没有过什么人跑来找过她?”他问红果。

红果略有几分哀怨地看了看他:“她没心没肺的,自然好得很,也不曾有人找过她,少爷赶紧吃粥吧,不要辜负了人家常姑娘的一片心意!”

说完之后,她便扭头气呼呼地走掉了。

慕流云哭笑不得,瞪着红果的背影消失在游廊里,幽幽叹了一口气摇摇头。

外人都他家中环肥燕瘦,福气不浅,谁又知道这满院子的女人,上到老娘下到丫鬟,一个赛一个的脾气大!

算了,惯的,都是惯的,还都是自己亲自惯的!每每想到当年若不是亲爱的娘有急智,自己的处境未必比得上那些被收留的姑娘,慕流云便不忍对她们有任何苛责,一来二去的,他自己倒是成了那个软柿子了,时至今日,除了认了之外,还有什么办法!

提刑大人使不得状态:连载作者:莫伊莱全文阅读

为保全家产,“遗腹子”慕流云女扮男装三十载,只想当一个平平无奇的司理从军,招招致命猫,逗一逗狗,破破冤案,随手再营救几个愚昧无知少女。但是一不当心,怎么小辫子就落在了“活阎王”手里。慕流云:“提刑大人,断案就断案,分寸但是要有的,莫要惹上龙阳之好的名声……”某人:“你确认有袖可断,有桃可分?”慕流云:(╯‵□′)╯︵┻━┻————————————————————————大权独揽,小白,勿考订,考订是你对。普普通通群:114962225V 群:200144356忽然之间,这一派热闹当中便混入了几丝混乱,不知谁喊了一句“慕司理来了”,集市上顿时犹如滚开油锅里被人泼了一瓢水,瞬时便炸开了锅。。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