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章 画个地图小说

第二十章 画个地图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1-10-14 10:28:44
提刑大人使不得状态:连载作者:莫伊莱全文阅读

为保全家产,“遗腹子”慕流云女扮男装三十载,只想当一个平平无奇的司理从军,招招致命猫,逗一逗狗,破破冤案,随手再营救几个愚昧无知少女。但是一不当心,怎么小辫子就落在了“活阎王”手里。慕流云:“提刑大人,断案就断案,分寸但是要有的,莫要惹上龙阳之好的名声……”某人:“你确认有袖可断,有桃可分?”慕流云:(╯‵□′)╯︵┻━┻————————————————————————大权独揽,小白,勿考订,考订是你对。普普通通群:114962225V 群:200144356忽然之间,这一派热闹当中便混入了几丝混乱,不知谁喊了一句“慕司理来了”,集市上顿时犹如滚开油锅里被人泼了一瓢水,瞬时便炸开了锅。。

提刑大人使不得 精彩章节

佟家因为出了事,差人去请慕流云帮忙,得到了肯定答复之后,便特意留了人在门口候着,看到慕流云他们远远走来,便立刻迎上前,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热切。

佟家是太平县最大的布庄,财力不凡,宅子也比寻常商贾人家要阔气得多,现在全家上下都因为乳母李氏的事情乱作一团,慕流云等人进了门也没人记得给他们端茶,几个人也不在意这些,没过多久佟掌柜就哭丧着脸慌慌忙忙迎了上来。

“司理大人!你可算来了!您可一定要帮我们家把那个畜生找出来!”佟掌柜长着一张瘦长脸,平日喜欢蓄山羊胡,现在因为气急了,那胡须都跟着一颤一颤的,“李氏在我家中照看我孙儿已经许多年,性格刚烈,本身也是个苦命人,现在遭此横祸,若不是家里一直让人看着,早就寻了短见,这会儿八成人都凉了!

若是不把那畜生找出来,李氏是绝对咽不下这口气,也没有办法活下去,可是事情经过您应该也已经知晓了,李氏惊慌,歹人的相貌也说不完全,姓甚名谁更不知道!

这样稀里糊涂的去报官,只怕是闹得沸沸扬扬,最后歹人还没有捉到,这样一来李氏便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活路了!

这样的情形,除了司理大人,恐怕再没有别人能帮得了这个忙了!整个太平县,哦不,整个江州府,谁不知道司理大人最最足智多谋!我们佟家上下先谢过司理大人了!”

“李氏现在情况怎么样?当时的情况,还能回忆起多少?”慕流云没打算和佟掌柜闲话其他,直接开口问他,“你说她对歹人的相貌说不完全,总还是能说出些什么吧?”

“内人和我家媳妇问了半天,也只说出一个囫囵来。”佟掌柜唉声叹气,“只说对方背了一把弓和一筒箭,窄袖短衫,因是突然冒出来行凶,当时天色已经发黑,本就看不清什么,李氏又惊恐,相貌只记得一对浓眉。”

“李氏是在何处遭遇这名猎户的?”

“在她上坟回来的路上,”佟掌柜搓着手,愁眉不展,“她家人都葬在驼峰山那边,去上坟来回必走北坡的近路,至于到底是在哪里,我们也没有问出来,问多了便哭得晕死过去。”

“罢了,在哪里遭遇这歹人我自行去推敲,可是容貌记不大清……衣着总能再记起些什么吧?”慕流云蹙眉想了想,“佟掌柜,还请你家中女眷再去问问那李氏,无论如何要将那猎户身上所穿衣服样子给我问出个大概来!

能想起多少算多少,这样我还能帮着想想办法,如果再多一点都想不起来,那恕我也无能为力了!”

佟掌柜连忙答应,忙叫人去后宅让家中女眷再去询问李氏。

慕流云又向佟掌柜要了纸币,在客堂的茶桌上三笔两笔勾出了驼峰山北坡的大致轮廓,标出墓地位置,以及山下河水的大致走向,虽然画风潦草,却也还算一目了然。

慕流云端详着自己这张草图,少顷便又抄起毛笔在纸上打了一个叉。

“这个地方,你知不知道附近有多少猎户?”慕流云对着那幅图端详片刻,扭头问江谨。

袁甲在一旁撇撇嘴,小声嘟囔:“鬼画符一样的玩意儿,谁能看出这是个啥……”

江谨却一本正经凑过去,端详了一会儿,想了想:“这个位置的话,有两个村子,登记在册的猎户一共有三个,年纪相仿,都是已近而立之人,样貌我倒是不甚清楚。”

一旁的袁甲惊诧不已:“就凭这也能知道那边有几名猎户?”

“司理是怎么知道那位妇人出事就是在这里呢?”袁乙也觉得好奇,只是他好奇的是慕流云三下五除二画出来的那副地形图,而不是江谨对那附近猎户人数的了如指掌。

袁乙比袁甲心思细腻得多,对他而言作为江州府司户参军,江谨对所辖范围内登记在册的各类人都能做到心中有数,这种人是称职的表现,不过方才他能断定那里有两个村庄三名猎户,却是以慕流云推测的出事地点作为依据的。

这样说来,最为神奇的自然还是慕流云究竟从何得出结论,怎个那佟掌柜三言两语,自己都说不清的情况下,他便已经如此笃定了?

“这倒不难。”慕流云不以为意,“驼峰山因其形状酷似驼峰而得名,山上两座峰之间有一个山坳,那边有一大片坟地,多是家中不算富贵,日子倒也还过得下去的人葬在那边。

因此我便推测那李氏去给家人上坟,应是去了那个山坳的坟场,佟掌柜方才也说,李氏从北边近路回来,这也印证了我之前的猜测。

李氏在遭人轻薄后,羞愤难当,投水自尽,之后被人瞧见了救上岸,捡了一条命,我记得驼峰山北坡下面确有一条河,曲曲弯弯,水流湍急,惟有一片河滩,在这里,相对平坦宽阔,偶尔会有附近村民到河边洗涤衣物,见有人落水了,将其救上来合情合理。”

袁甲看了看慕流云手指着的河滩位置,离他在纸上画的那个叉还有一点距离。

“那你画这个叉又是什么意思?”他是个直脾气,觉着奇怪便立刻问出口。

“自然是那李氏最有可能投河的地方!这河滩既然是容易让人发现落水者的地方,平日又有村民到河边浣洗衣裳,想必再怎么丧心病狂的歹人也不至于鬼迷心窍到在这种地方对人动手动脚。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李氏能在平缓河滩被人救起,说明落水处应在上游,这河上游有一段河道是从林间穿过,树高林密便于藏匿踪迹。

佟掌柜所说近路距离那段河道也只是区区几丈开外,想来这李氏应是从山阴处的近路回太平县,途径这里,天气炎热,感到口渴,于是到河边去取水,没曾想遇到了那个猎户。

事后李氏因不堪其辱,自觉无颜活在世上,便投了河,被湍急水流冲至河滩处,才被好心村民发现,得意营救上岸。”慕流云有问必答,说得头头是道。

提刑大人使不得状态:连载作者:莫伊莱全文阅读

为保全家产,“遗腹子”慕流云女扮男装三十载,只想当一个平平无奇的司理从军,招招致命猫,逗一逗狗,破破冤案,随手再营救几个愚昧无知少女。但是一不当心,怎么小辫子就落在了“活阎王”手里。慕流云:“提刑大人,断案就断案,分寸但是要有的,莫要惹上龙阳之好的名声……”某人:“你确认有袖可断,有桃可分?”慕流云:(╯‵□′)╯︵┻━┻————————————————————————大权独揽,小白,勿考订,考订是你对。普普通通群:114962225V 群:200144356忽然之间,这一派热闹当中便混入了几丝混乱,不知谁喊了一句“慕司理来了”,集市上顿时犹如滚开油锅里被人泼了一瓢水,瞬时便炸开了锅。。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