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四章 夜访殓尸房小说

第十四章 夜访殓尸房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1-10-14 10:28:42
提刑大人使不得状态:连载作者:莫伊莱全文阅读

为保全家产,“遗腹子”慕流云女扮男装三十载,只想当一个平平无奇的司理从军,招招致命猫,逗一逗狗,破破冤案,随手再营救几个愚昧无知少女。但是一不当心,怎么小辫子就落在了“活阎王”手里。慕流云:“提刑大人,断案就断案,分寸但是要有的,莫要惹上龙阳之好的名声……”某人:“你确认有袖可断,有桃可分?”慕流云:(╯‵□′)╯︵┻━┻————————————————————————大权独揽,小白,勿考订,考订是你对。普普通通群:114962225V 群:200144356忽然之间,这一派热闹当中便混入了几丝混乱,不知谁喊了一句“慕司理来了”,集市上顿时犹如滚开油锅里被人泼了一瓢水,瞬时便炸开了锅。。

提刑大人使不得 精彩章节

殓尸房可不是什么讨人喜欢的好去处,再怎么胆大的人也照样不愿意住在殓尸房附近,所以太平县的殓尸房便被修建在了一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慕流云叫家里的车夫备了车,请袁牧先上了车坐好,这才自己也钻进去,吩咐车夫出发。

作为慕家的车夫,自家少爷没事儿爱往那殓尸房里跑,去摆弄死人骨头的事情,也算是习以为常,只是没想到另外那位家中贵客居然也会同去,不禁偷偷回头多瞄了袁牧几眼。

慕家的马车自然比外面雇来的宽敞舒适不少,车夫去殓尸房也轻车熟路,没多久便到了。

不知道是不是殓尸房里常年都停放着死者尸骨的缘故,这周围仿佛也比别处阴冷几分。

马车照例停在距离殓尸房几丈开外的地方,此时已经不早了,天光早就不像先前那样明媚,再近一些饶是年轻力壮的车夫也还是会觉得有些心里发毛。

慕流云和袁牧从车上下来,车夫瞧了瞧西斜的日头:“少爷,还是一个时辰之后来接您?”

慕流云盘算了一下,点点头,顺手摸出铜钱递给车夫:“对,你去找个茶楼吃茶休息吧。”

车夫喜滋滋地接了铜钱鞠躬道谢,赶着车走了,慕流云抚了抚衣服上的褶子,一手提着工具匣子,朝袁牧恭敬地示意了一下,袁牧颔首,跟在他身后,两个人朝殓尸房走去。

看守殓尸房的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儿,姓氏也是白,不光头发胡子都白了,因为早先生了眼疾的缘故,就连眼仁都是白的,看东西只能看到一个囫囵个儿,影影绰绰,看不真切。

估计是眼不见为净,什么也看不清,这老头儿守着殓尸房也不觉得害怕,所以这份差事就落到了他的头上,柴薪钱给得不少,比一般健壮的棒劳力都还多一些。

慕流云和袁牧到的时候,白老头儿正摇着一把破破烂烂的大蒲扇,搬了一张小木凳在大门外头坐着呢,也不知道他在这么一个阴气森森的地方,怎么还会觉着热的。

感觉到有人来,白老头儿停下蒲扇,眨巴着浑浊泛白的眼睛,似乎想努力看清楚向自己走来的是什么人,然后便试探着问了句:“慕司理?是你么慕大人?”

“是我是我。”慕流云与他熟识,语气很是放松随意,“你这眼睛莫不是好转了?”

白老头儿笑道:“好转什么呀!还不是到了这个时辰,除了慕大人之外,也不会再有第二个人愿意跑到这种地方来么!慕大人这是为了方才运过来的尸首来的?”

说完之后,他似乎又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儿,白茫茫一片的眼珠朝慕流云身侧转了转,脸也转向了袁牧的方向:“慕大人……你身边可是还有别的什么人?”

“正是!今日有上官随我同来。”慕流云答道,他没打算对袁牧的身份做太多说明,说了这白老头儿也未必搞得清,真搞清楚了保不齐还要紧张害怕,着实没有这个必要。

听了他的回答,白老头儿松了一口气:“是人便好了!我方才看着面前有两道影子,还当是守着殓尸房太久,这日头还没有下山就见了鬼呢!”

冒犯上官这种事可大可小,全看人家想不想跟你计较,想老白头儿这样的小民就更是如此,有没有冒犯到衙门里的人,也全看人家心情怎么样,跟不跟你一般见识。

慕流云偷眼瞄向袁牧,见他面无异色,松了一口气,心里捉摸着这外界的说法似乎也并不能作准,说什么袁牧是“活阎王”,一见面就平白让自己心惊胆战起来,这一天下来,袁牧虽然让人有些摸不清意图,脾气到并不像是那么阴晴不定、暴戾恐怖,反而脾气蛮好的样子。

先前莫名其妙地给自己老娘见礼,现在被白老头儿当成是鬼,眉头都没皱一下。

不过想一想倒也不奇怪,外界不是也说自己满院子莺莺燕燕,甚至还因为贪图别人的美色,就把姑娘家强行掳回家去,说的就好像自己是个土匪胡子似的!

和白老头儿打过招呼,慕流云也不再耽搁,眼下天光渐暗,本来就不是一个适合过来验尸的最佳时间,只不过活人等得了第二天再来,尸体却等不得。

殓尸房慕流云熟得很,到了这边他也就没那闲工夫去多考虑袁牧了,径直进去先找到那具无头女尸,然后放下黑木匣子,又跑去隔壁房间,一阵悉悉索索叮叮当当的声响之后,再回来时,他便半抬半扛着一个古古怪怪的东西。

那东西下面是个铸铁的支架,一人多高,杆子并非完全笔直,带着点弧度,上头一个约有停尸床一半大小的铁框,上头一圈许多镂空孔洞,转着圈还挂了许多像灯笼又不是灯笼的怪东西,形状看起来与寻常灯笼并无二致,罩子却不是油纸,也不是绸缎,而是剔透的琉璃。

慕流云气喘如牛地将这东西搬到停尸床旁边,虽说旁边就站着个人高腿长,隔着袖子都依稀能看到肌肉紧实轮廓的主儿,他也没有那个熊心豹子胆敢叫人家帮忙搭把手。

好不容易搬到停尸床跟前,摸出火折子把那几个琉璃罩子的灯笼逐一点亮,顿时之间原本已经有些光线昏暗的殓尸房中一片大亮,无头女尸被照得简直比先前在陈尸之地的大太阳底下还要更加明亮清楚。

这琉璃灯盏可是慕流云最得意的验尸小发明之一,验尸需要光线充足,但太阳太过明亮又会因为炎热而加速尸身腐坏,遮掩了许多原本的痕迹。

有了这琉璃灯便不同了,不但亮度充足,还可以调整琉璃灯盏的悬挂位置,以满足验尸时候的一切需要,不管何时需要验尸,都不用担心光线不足的问题了。

一切就绪,慕流云取出面巾将口鼻遮好,戴上麻布手套,拉开无头女尸上面蒙着的白布,在琉璃灯下俯身仔细观看起来,脸离着那尸身很近,面巾下沿几乎快要垂到尸体上,时不时还会用手轻轻翻动,似是在求证着什么。

提刑大人使不得状态:连载作者:莫伊莱全文阅读

为保全家产,“遗腹子”慕流云女扮男装三十载,只想当一个平平无奇的司理从军,招招致命猫,逗一逗狗,破破冤案,随手再营救几个愚昧无知少女。但是一不当心,怎么小辫子就落在了“活阎王”手里。慕流云:“提刑大人,断案就断案,分寸但是要有的,莫要惹上龙阳之好的名声……”某人:“你确认有袖可断,有桃可分?”慕流云:(╯‵□′)╯︵┻━┻————————————————————————大权独揽,小白,勿考订,考订是你对。普普通通群:114962225V 群:200144356忽然之间,这一派热闹当中便混入了几丝混乱,不知谁喊了一句“慕司理来了”,集市上顿时犹如滚开油锅里被人泼了一瓢水,瞬时便炸开了锅。。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