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七章 留下聊聊小说

第七章 留下聊聊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1-10-14 10:28:38
提刑大人使不得状态:连载作者:莫伊莱全文阅读

为保全家产,“遗腹子”慕流云女扮男装三十载,只想当一个平平无奇的司理从军,招招致命猫,逗一逗狗,破破冤案,随手再营救几个愚昧无知少女。但是一不当心,怎么小辫子就落在了“活阎王”手里。慕流云:“提刑大人,断案就断案,分寸但是要有的,莫要惹上龙阳之好的名声……”某人:“你确认有袖可断,有桃可分?”慕流云:(╯‵□′)╯︵┻━┻————————————————————————大权独揽,小白,勿考订,考订是你对。普普通通群:114962225V 群:200144356忽然之间,这一派热闹当中便混入了几丝混乱,不知谁喊了一句“慕司理来了”,集市上顿时犹如滚开油锅里被人泼了一瓢水,瞬时便炸开了锅。。

提刑大人使不得 精彩章节

慕流云吩咐下去,其他衙差便赶忙各司其职忙碌起来,他则跟着袁牧一同跨了泼过醋的炭盆,走出帐子。

这种漫山遍野找棚屋的活儿自然是不需要袁牧和慕流云他们亲自出马,慕流云原本倒是打算跟着那些人进山去的,他宁愿翻山越岭,总好过站在这边与“活阎王”大眼瞪小眼。

只可惜他的愿望并没有实现,脚都还没有迈出去就被袁牧叫住了。

“慕司理留步。”袁牧声音低沉,不见波澜,就如他这个人一样,带着一种深不可测的味道,“这么急着躲开,可是对我有所惧怕?莫非司理觉得袁某是洪水猛兽?”

“没有没有!大人误会我了!”慕流云心中大惊,他自认为一直掩饰得很好,袁牧竟然能够看破,“我是素来对提刑大人在断狱方面的威名有所耳闻,今日能够协助大人查案,心中甚是喜悦,这喜悦大发了,难免有些手足无措……”

“看来慕司理的确是所言非虚,的确有些手足无措了。”袁牧瞧着他,眼中似有一丝笑意闪过,伸手朝慕流云面上指了指。

慕流云疑惑,下意识伸手朝自己脸上一摸,好家伙,方才用来遮住口鼻的布巾居然都忘了取下来,他连忙背过身去接下布巾胡乱塞到袖筒里。

差人陆陆续续各自出发,这边就剩下袁牧主仆三人,慕流云,还有那个上了岁数的老主簿,验尸结束,袁牧和慕流云便也都脱去了麻衣,慕流云就这么一身日常打扮被袁甲给叫来的,袁牧却是为了验尸特意除去了身上不够利落的外袍,现在重新穿了回去,袁乙正在帮他重新挂好佩剑。

瞧见袁牧腰间那一柄佩剑的时候,慕流云着实愣了一下,大瑞朝在先帝还只是个皇子的时候,经历过一场夺嫡,当时可谓是腥风血雨,各路诸侯各为其主,混战之后先帝登上皇位,逐渐将之前曾发兵参与夺嫡之战的武将一一处置,自那之后朝中便开始重文轻武,文臣在朝中向来地位很高,反而武将并不是很被器重,权力也一再被削弱。

许多年后,先帝病重驾崩,新帝即位,在这之后的这十余年当中,这种风气愈发加重了许多,别说是那朝堂之上,就连江州这种地方都是一样,文官洋洋自得,武官谨小慎微。

大瑞朝的文官、读书人倒是也有一些平素喜欢挂一把宝剑在腰间的,不过基本上都是短柄的小剑,剑身很短,剑柄呈祥云或者蝴蝶样式,但凡条件尚可的都会用金银、宝石之类物件在剑鞘上面加以装饰,看上去非常的富贵堂皇。

袁牧的这一把佩剑却是截然相反,剑身细长,剑鞘通体乌黑,剑柄没有任何华而不实的花样,形状看起来很适合握在手中,怎么看都不是一个合格的饰物,倒的确像是一把好杀器。

这样的佩剑别说是文官当中了,就算在武将之中也不多见,大瑞朝武将多爱佩刀,像这样的长剑于文臣显得杀气过重,与武将又显得不够霸气,若是为了装饰自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可若是带在身边作为一个趁手的武器,无论是杀伤力还是灵活性,倒是都好得没话说。

更重要的是,慕流云总觉着自己看那剑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曾经见过,但是一时之间脑海中就只有一个朦胧印象,无论怎么想也想不真切,他也只好暂时把这种莫名的熟悉感压下,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应对面前这位惹不起的上司。

正四品提点刑狱公事,这样的朝廷大员,就算是自己的顶顶顶头上司知府大人见了都得点头哈腰,小心伺候,拿人家当爷爷一样供着,更何况这位还另有一个“活阎王”的名头加持,慕流云向来很仔细自己的皮子,还不想帮那柄乌黑佩剑试试剑刃够不够锋利。

这小山坳附近林子很密,衙差们对这周围也都不熟,出发去找慕流云交代的棚屋之类也没有那么快,慕流云留在原地等得是抓心挠肝。

这位袁提刑整理好衣冠之后,便在一旁杵着,也不做声。

他不做声,他身边那两个护卫就也不吭声。

不吭声便也就罢了,要是他真开口说点什么,慕流云也不晓得自己是不是能应对得妥当,可是这三个人一声不响的杵在那里,目光还一个劲儿的往自己身上瞟,这可就让人心里面直发毛了,偏又碍着身份,不能过去问问人家到底在看个什么,以免显得有些心虚。

“慕司理。”

慕流云正在犯嘀咕,忽然听到袁牧叫自己,连忙点头哈腰凑上前:“袁大人叫我有事?”

“也没什么,随便聊聊,打发一下时间,可是让慕司理犯难了?”袁牧对他微微一笑。

袁牧的面相生得很好,只是之前一直面冷,再加上在外面被人口口相传的名号,难免让人心中暗暗生出一些畏惧,生怕与他四目相对,不敢胡乱抬眼。

现在这浅浅一抹笑意,却仿佛尖锐的寒冰正在化作春水,滴落在原本平静的水潭之中,漾起一圈圈涟漪,慕流云心湖之中也跟着泛起点点波光。

造孽啊!慕流云迅速回过神来,心中暗暗咒骂。说什么漂亮女人是红粉骷髅,这男人要是好看起来,真就没女人什么事儿了!自己院子里那么多水灵灵、娇滴滴的小姑娘,竟然还不及这活阎王一半!

不过当然了,活阎王再怎么秀色可餐,也是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啊呸!连远观最好能不观都别观,自己一个小小司理参军,在这人面前打转,那无异于耗子给猫当跑堂,这是妥妥嫌自己命太长了!

慕流云连忙收敛心神,堆起一脸讨好的笑容:“袁大人说笑了,乐意之至!”

“听闻令尊在太平县也是个员外郎,司理家境殷实,不知为何做了司理参军的?”袁牧问,一边问一边不着痕迹端详着慕流云,“这终日与尸骨刑案打交道,可算不上什么美差。”

美差不美差的,老子乐意!你还不是一样,放着一个好端端的郡王世子不去吃香喝辣享清福,偏偏要去摆弄死人骨头,当什么专门核验悬案冤案的提刑官!

慕流云一边疯狂腹诽,一边满面诚恳答道:“回袁大人话,先父虽然生前只是一个贩茶起家的商贾,但平日却喜欢读些话本听听说书之类,家中有许多关于智破悬案的话本。

我打小就对那些之乎者也的圣贤典籍头大得很,多看上两眼都会把瞌睡虫给引出来,唯独这查案的话本看着妙趣横生,最有意思。

再者我这人最怕麻烦,不喜欢与人绕来兜去,死人从不说谎,是被匕首刺死的,那便是匕首刺死的样子,是被石头砸死的,也装不成被水淹死的。”

袁牧点点头,似乎对他的这个回答还算满意,之后也没了后话。

慕流云偷偷吐了一口气,忽然觉得就这么安安静静的杵在这儿也没那么难熬,比起和袁牧聊聊要好得多。

言多必失,尤其是对着那样的一双眼睛,好像能把一切都看穿似的,着实让人不怎么踏实。

提刑大人使不得状态:连载作者:莫伊莱全文阅读

为保全家产,“遗腹子”慕流云女扮男装三十载,只想当一个平平无奇的司理从军,招招致命猫,逗一逗狗,破破冤案,随手再营救几个愚昧无知少女。但是一不当心,怎么小辫子就落在了“活阎王”手里。慕流云:“提刑大人,断案就断案,分寸但是要有的,莫要惹上龙阳之好的名声……”某人:“你确认有袖可断,有桃可分?”慕流云:(╯‵□′)╯︵┻━┻————————————————————————大权独揽,小白,勿考订,考订是你对。普普通通群:114962225V 群:200144356忽然之间,这一派热闹当中便混入了几丝混乱,不知谁喊了一句“慕司理来了”,集市上顿时犹如滚开油锅里被人泼了一瓢水,瞬时便炸开了锅。。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