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一章传书小说

第五十一章传书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1-09-15 19:29:53
快穿之乘风破浪状态:连载作者:吹弹不破全文阅读

快穿之乘风破浪 精彩章节

冯氏点点头,“每日我需要运送一些废弃的东西到城北。”

“您能否为我传一份书信到公主府?”

冯氏又点点头。

思齐瞥着那厢忽明忽暗,脚步声逐渐加快加重,站在牢房门口的狱卒马上就回来了,连忙招呼冯氏垂下首,快速地说了句:“出了尚书省,直接右转,奔永兴坊桐花街,径直往里走,第三个门便是我的府邸。你往东墙跟走,最里面下方有个小洞,你把信埋在那儿就行。”

冯氏慌忙记着,连连点头。

思齐最后一个字落地,出去买纸的狱卒气喘吁吁地进来,把纸放在了思齐的面前,“殿下——刑部所有的纸,能拿来的,都拿来了——实在是没有了——”

“放心,我用不多。”思齐笑意盈盈接过纸,蘸了蘸墨汁,冥思苦想。

该怎么写呢?

万一被人看到了,发现了书信,又该如何是好呢?

狱卒看着满地废弃的纸,心里揪着疼,但也不敢多说什么,转身出去了。

思齐提醒着喊道:“帮忙拿个筐——我好装废纸。”

在哪里都不能乱扔垃圾,她是个文明人,讲究人,跟某些表里不一的人不一样。

狱卒听了,匆忙回头:“您还要多少纸?”

“看把你吓得,之后我会补偿你们刑部的——帮我拿个筐,等会得让这个妈妈把纸扔了吧,不然一屋子的纸,我怎么睡觉?”

幸好不是要纸。今年他们刑部纸张费用一定超标了。

狱卒点点头,又去给找了个大大的筐。

冯氏道了声谢,接过箩筐,悉心地捡拾地上的纸张。

“等一下——”

思齐奋笔疾书,写了三张纸,细心地叠好,在纸的背面上各画了一朵花,然后小心翼翼地放在筐子的最下面,和冯氏一起捡拾起地上的废纸,随意地扔了进去。

地上的纸张全部捡拾完,整个筐子刚好满满当当。

思齐帮忙扶起,接着空挡,小声叮嘱:“一路小心些,若是去我府邸,看到有重兵把守,便不要放了。遇上那起死心眼,非要盘问的,你直接说是奉了我的命令,回去拿换洗的衣服。”

冯氏再次点点头,仔细地抱着箩筐,缓缓走出牢房。

思齐暗暗目送,心里祈祷寒云能尽快接收到她的信,然后通知给元宝等人,切勿行动,局势还是很明朗的,言语之间,她能感受到左伦对齐彬的讨厌与不耐烦,虽然左伦遮掩得很好,但又怎么能逃得过细心的她呢?

甚至,她还感受到了一种特殊的情愫。

左伦在望着自己的时候,脸好像还是红扑扑的。

冯氏顺利地走出牢房,向狱卒头子报告了自己的去向,“要把这些废纸扔掉。”

狱卒头子和几个狱卒看着这一箩筐的纸,很是心疼。

纸是贵重之物,他们一年都分不到十张,整个刑部一年也就千张纸的份额,这南阳长公主不到一个时辰,就给他们用完了这许多,真是富贵人家不知纸贵啊。

狱卒头子瞅瞅这纸,只觉得可惜了,叹了口气道:“也别扔了,我看只用了一面,另一面还能用,展开将就用另一面吧。”

冯氏心跳加快,但仍不动声色,道:“这已经是废弃的纸,不能书写公文或者装订起来当卷宗,不符合朝廷的规矩。”

朝廷明文规定,各省各部各地方的公文及一应记录之册必须整洁,违者斩。

狱卒头子一听也是,又道:“先放这儿,等会我捡捡,看有能用的分给……”

冯氏霎时变了脸色,凑上前,故作惊讶与恐惧,“这朝廷规定啊,私自使用这些衙门里的纸张啊,也是斩立决!这个啊,除了扔掉,别无他法。”

狱卒头子看看周围人,挺多,看看冯氏,紧紧抱着箩筐,也冷了继续索要的心,挥挥手,让冯氏赶紧走。

冯氏见放行,稳稳地走出了刑部,再绕了一条街,走过一道大门,便出了尚书省。

一出尚书省,冯氏撒开双腿,快跑了起来,直奔思齐所说的地方。

她多年未回长安,这次回来,还是以罪臣之身,坐着简陋的驴车回来的,顾不上观赏长安大好风景,便被投入了死牢。

过着心惊胆战的日子,记忆也越来越差,很多关于长安,关于赵国的记忆,在一点点消损。

她一出尚书省,飞快跑着,眼前的景象有点熟悉了。

她不敢驻足观看,一口气跑到了思齐所说的地方。

进了一条平整的小巷,一直往里跑,第三个门……

果然看见这第三户人家,与别处景象不同,别有峥嵘。

门前蹲着两尊威武的石狮子,三间兽头大门,一间未开,前面道路整齐干净,却也有些萧条,未见一个仆人。

以防万一,冯氏暗暗抬眼望去,那正门之上有一匾,上面大书“敕建公主府”五个大字。

确实是公主府了。

冯氏不敢怠慢,一溜小跑,跑到院墙东面,找寻思齐所说的小洞。

来回几趟,冯氏并没有发现墙下有小洞。

莫不是被人填上了?

正在冯氏思量之时,墙内传来了人说话的声音。

“这两日殿下可过得好?有没有按时吃饭、睡觉?”

“这我们哪能知道啊?殿下她在里面,我们轻易进不去啊——要不找找人,去求求长宁、咸平殿下,让她们帮忙想想办法?长此下去,殿下恐怕性命不保啊……”

可以听出来,是两位男子,年纪比较轻,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小。

冯氏确认好了后,忙从箩筐底下掏出那三封信,团成一团,扔了进去。

之后赶忙背着箩筐,去城外扔掉剩余的纸,回去晚了,又要受罚。

却说这两团纸被求进去,正好砸到了一个年轻男子的后脑勺。

“什么?”

他感到后脑勺像被什么东西砸中,连忙四处找寻。

还是旁边的小宦官眼尖,一眼看到了地上的三团纸,小心翼翼地捡拾起来,徐徐展开,交给年轻男子。

“驸马,您看——”

“这是——”被叫做驸马的年轻人皱着眉头,打量着眼前的这三张纸。

怪哉啊!

写的啥!

这上面并无文字,只有相当怪异的画。

其中一张上画着一个女子,手执竹竿,似是在往前走,其身后便是一块大石头,下面是一群像是蚂蚁的黑点。

另一张上面则画着一个男子提着竹篮,不断在盆里舀水,后面则跟着一只吐着舌头的狗。

最后一张画的人就多了,也更让摸不着头脑了——最前面是一个女子在牵着风筝的线,手里的动作像是在往回收风筝,身后跟着的人呢画的比较潦草,稍微能看出来有男有女,坐在一个像是马车的东西上,往风筝处赶来。

除此之外,没有文字。

“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驸马连连皱眉,想破头也想不出来。

这时,一个丫鬟从远处跑来,忙道:“驸马,公主殿下唤你过去呢!”

“殿下肯见人了?”年轻的

快穿之乘风破浪状态:连载作者:吹弹不破全文阅读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