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12章 逗逗小说

第12章 逗逗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1-09-15 18:17:05
重生成情敌的长姐状态:连载作者:卷卷的小跟班全文阅读

重生成情敌的长姐 精彩章节

袁心瑤死死住敖承穆的腰身,生怕他逃跑。敖承穆說了什捫,她完全沒周密去聽。

她只曉得,她要拼盡力氣拖住敖承穆,死也要拖住他,只消壹會會兒便可以大事完畢了。

方才她撒出去的粉末,是壹種強效香粉,男女皆適合。聽說,藥效很刁悍。這東西是容榪榪千辛萬苦弄給她的,說是想交huan的時候撒在房子裏便好使。

她本想報告袁丞相和袁尚書的,容榪榪的壹句話,令她撤銷了這個動機。容榪榪說了,這種強效的香粉,效果太猛烈,觸碰者如果不可能歡好之事,便會血管爆裂而死。

如此猛烈的藥粉,如果被祖父和爹爹曉得肯定不能同意她用,生怕傷到她自己。故而,袁心瑤思來想去,最終決意好生收著當做是自己最後的救命稻草。

萬幸的是,現在她是在萬不得的情況下派上了用處……

且說江映漁被惠妃拉到灌木叢後看不知死活的目生人!

因著了解惠妃便是蕭茹,因此江映漁雖不動聲色的隨著她前往,想看看對方耍什捫花樣,鑒戒心卻是提的高高的。[超多好看小說]

當她拉著蕭茹朝不知死活的目生人走過去,卻察覺蕭茹不肯意的時候,江映漁心中便經篤定內有貓膩兒了。

她不會給蕭茹看好戲的機會,強勢拉著對方風風火火朝地上躺著的目生人奔過去。當靠近目生人的時候,江映漁聚精會神,提氣閉神,端看對方耍什捫鬼幻術。

全部都在江映漁猜測之中。那目生人是跟蕭茹壹夥兒的,但見他突然坐站起,將手上兩把不出名的粉末狀東西朝江映漁撒過來。

說時遲當時快,江映漁手段快速的將蕭茹揪到自己身前遮擋。動作如行雲活水般,輕松的便僥佛老鷹在抓起小雞崽子壹般。

蕭茹哀嚎壹聲,連句完整的話都來不足說,整個人便軟綿綿的倒下了。

江映漁眸底壹沈,這粉末狀物體這麽厲害,眨眼之間便把壹個大活人給放倒在地了?

這與江湖上哄傳的蒙汗藥有異曲同工之妙,應該是壹種少見的蒙汗散。江映漁曉得,做戲便得做全套。她可不能像蕭茹那樣,說到便到說暈便暈。

那樣可便不好玩兒了,躲在背後的主使人定然要質疑的。

因而乎,有了這個心思後,江映漁只是腳步皰跚了壹下,卻沒有倒在地上。

目生男子見江映漁這個反應,劈手便朝她攻擊過來。很,江映漁沒有直接暈倒是在對方料想之中。

江映漁腳步混亂,略顯狼狽的隱匿目生男子的攻擊,壹副中招後應付不來的悲劇神態兒。

如此膠葛了足足二十幾招,江映漁才壹頭拱到地上,再也沒能爬起來。[超多好看小說]

“哼,蒙汗散都迷不倒妳,害我費了這麽多事兒!”目生男子不悅的哼了聲,趁勢還擡腳在江映漁腿上踢了壹下。

如果非江映漁不想風吹草動,定然要壹個鯉魚打挺跳起來,廢了這目生男子的腳。她重生回歸,還沒被人踢踹過。

這膽大包天的畜生,是第壹個!,她記著這個人的聲音了。壹下子引出幕後主使人,江映漁不愁以後找不到這個畜生踢踹之仇。

正黑暗怒火中燒,忽聽壹道大怒的聲音消沈傳來,“豪茲!誰讓妳動她的?”

這聲音,那般熟識,不是北周皇朝的攝政王周靖寒還能是誰?

江映漁隱在長袖下的雙手饃地緊了緊,呵!她還以為蕭茹易容回歸,厚顏無恥設局當上皇妃,是有了鮮為人知的大背景。

便只是周靖寒而?倒不是江映漁瞧不起周靖寒的本事。事實上,周靖寒是江映漁迄今為止見過僅次於敖承穆的強勢男子。

只,周靖寒再強勢,再能幹又有什捫用呢?他是北周皇朝的攝政王,很快便要回到北周皇朝的。

蕭茹確認勾通到這麽壹個行將離開西敖,再也期望不上的背景,便能跟她抗爭到底了嗎?

心下發笑間,江映漁聽到之前踹她目生男子語氣忙亂的辯解道:“主子,屬下只是……”

話,還沒待說完,便被周靖寒打斷了。

他陰冷的痛斥道:“她是本王都舍不得動壹根汗毛的法寶,便憑妳,也敢踹她?”

周靖寒這話說的太認真,太嚴峻,以至於音落之後好久,周圍都墮入到死壹般的沈靜之中。

法寶?呵呵呵,江映漁覺得自己險些打寒襟裝不下去了。

她什捫時候成了周靖蓬蓽不得動的法寶了?這是在尋開心嗎?他們倆很熟嗎?心中壹陣惡寒,江映漁強制自己要淡定。

那廂,踹江映漁的目生男子聽到周靖寒這麽憤鍆的斥責聲,是嚇破了膽,當心翼翼的便跪在了地上。

“主子恕罪,屬下以後再也不敢了!”那目生男子聲音在顫抖。

周靖嚴寒聲哼道:“妳還敢有以後?真是不知死活!來人,把他右腳給本王廢了!”

聞言,江映漁驚的渾身壹僵。幸虧周靖寒全部密集力都在那目生男子身上,否則定會覺察她的不同。

江映漁眼睛瞇開壹條細縫兒,看到那目生男子正跪在周靖寒眼前叩首,“主子,不要啊!主子饒命,屬下錯了,屬下不敢了。”

該死,叫妳踹我,此次還嚇不死妳?江映漁心中暗爽,純真是著看好戲的心理。

她萬萬沒想到,那周靖寒說的是認。

“動作快點兒,把他嘴巴給堵上,本王不想聽到任何聲音!”周靖寒督促暗衛速速著手。

江映漁震悚的看著兩個暗衛得令後,面無表情走到跪在地上的目生男子眼前,壹人部下快速的點了那目生男子的啞穴,壹人擡腳朝目生男子右腳狠踩下去。

那力道之猛,之狠,令民氣顫。目生男子被點了啞穴,哼都沒哼壹聲,只是雙眼瞪的大大的倒在了地上。

好在江映漁見過太多更血腥殘暴的畫面,因此並無驚嚇到。

只,在須臾之間,當她聽見壹道骨骼被踐踏碎的聲音‘噝嚓’響起時,內心還是久久無法清靜。

如果這目生男子落在她手裏,她定然也會讓對方承擔斷腳之痛。,全部不會是這麽殘暴的手段。她心狠手辣,有度。

在她看來,挑斷對方壹根腳筋,令其終生無法承擔重力,無法施展輕功武功經充足。,僅僅挑斷壹根腳筋,通常生活是綽綽多余的!

而周靖寒的做法,是廢了目生男子的腳,並且對方余生都別想像個正常人壹般走路了。

如此看來,比狠鬥毒,她之於周靖寒始終是甘拜下風,瞠乎其後的!

“拖走,處理掉!別被人察覺了。”周靖寒低聲叮囑了壹句,而後轉過身來。

江映漁目擊對方有所動作,立馬閉上雙目,快速調治好身子狀態,起勁讓自己呼吸和血液平緩下來,像極了壹個沈中的人。

周靖寒武功高強,在她之上。如果她壹個不當心,便會被對方發覺到她詐暈的事實。

她還想看看周靖寒和蕭茹想耍什捫伎倆,因此現在不能太早露出!

周靖寒轉過身,邁步朝江映漁走過來。他彎下身,好像在細細端詳江映漁。

“主子,需求屬下協助嗎?”有暗衛低聲扣問。

看那模樣,是想替周靖寒扛江映漁的!

周靖寒眼光涼涼的看向對方,冷冷的斥道:“妳不配碰她!”

音落,周靖寒伸手將江映漁騰空在懷中,邁步離開。

“主子,這個女人怎麽辦?”暗衛在背後低問作聲。

他問的,自然是暈倒了的蕭茹。

周靖寒腳步頓了壹下,涼聲哼道:“那麽蠢,便讓她曬曬太陽好生補壹補腦子吧!”

言下之意,是告誡暗衛不需理會蕭茹,便讓她在大太陽底下暈著去?

江映漁覺得如果她現在不是在周靖寒懷中,她壹定會發笑作聲的。

嗯,她也是覺得蕭茹挺蠢的,沒腦子,需求曬曬太陽補壹補了!

周靖寒著江映漁壹路避開巡邏守禦的禦林軍,輕輕松松便將人給帶到了使者別院內殿。

“關掉門,都退下!”周靖寒壹進內殿,便對暗衛交托作聲。

少頃,有腳步聲逐漸遠去。再而後,便是關門的聲音了。

周靖寒將江映漁輕輕的放在床榻上,壹點不誇張的說,動作很輕柔,便僥佛江映漁是壹件易碎的至寶。

江映漁心中泛起狐疑,別報告她,這個周靖寒對她鼓起了樂趣,想要對她欲行不軌吧?該死的,她是來探壹探他和蕭茹想耍什捫花樣的,可不是來獻身的!

關於江映漁的無聲質疑,周靖寒用動作來回復她——沒錯!他的確是要對江映漁欲行不軌!

他伸手,盡是繭子的手指摩挲江映漁滑嫩的臉頰。

“江映漁,妳是本王的了!”周靖寒低喃壹聲,傾身壓上江映漁,試圖親她的雙。

然,卻在這時,江映漁襆的睜開了雙眼。

便聽她冷聲笑問:“攝政王,妳確認……我是妳的?”

“妳……”周靖寒看到江映漁如此及時的復蘇過來,頓時遲鈍的覺醒到了什捫,“妳方才詐暈?”

江映漁笑的光耀,“許攝政王合計我,便不許我將計便計詐暈嗎?”

她沒有說出自己早便看破了惠妃是蕭茹的事兒,因此才有了預防。女人,連續視她為眼中釘。她還想好好逗逗對方,慢慢養著玩兒呢!

如果是報告周靖寒她看破了惠妃的真面目,那可便沒意圖了呀!

周靖寒聽到江映漁這麽說,表情壹沈,心中暗暗光榮自己沒有說過任何與寶藏有關的話。否則,結是不堪設想了!

他回答江映漁光耀的笑顏,角勾起了貪圖的弧度,“有點兒小伶俐,本王便稀飯妳如此的女人。”

重生成情敌的长姐状态:连载作者:卷卷的小跟班全文阅读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