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9章 知情小说

第9章 知情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1-09-15 18:17:03
重生成情敌的长姐状态:连载作者:卷卷的小跟班全文阅读

重生成情敌的长姐 精彩章节

敖焰點頭,“我曉得,……”

淩驍驍再次打斷他,“宮宴之後頂多兩三天,我便會離開這裏。請信賴我,到時候我全部不會再察覺於妳的宇宙裏,更不會再令妳礙眼!我淩驍驍,說到做到。”

“不是,我沒意圖,我是來跟妳賠禮的。之前我……”敖焰抓抓頭,顯然內心有話,臨時間堵在嗓子眼兒不曉得先說哪句好了。

惋惜,淩驍驍再次打斷他,“別如此說!我有反省我行為,的確是太過度了,因此妳並無錯,也不需求向我賠禮。!全部都是我的錯,是我……”

“淩驍驍,妳能不能讓我說壹句話啊?”敖焰有些氣急敗壞,這種搶不上說話的感覺真糟糕。

淩驍驍苦笑,“沒有!妳沒有再說任何話。我都清楚,都懂的。我從壹開始便錯了,錯的很離譜,能怪得了誰?妳……”

“淩驍驍,妳逼我的!”敖焰突然打斷淩驍驍的話語,捧住她的臉攫住她的雙。

沒有辦法,他察覺自己之前在淩驍驍眼前很毒舌的嘴巴,現在不好使了。想說點兒什捫話,如何關張嘴巴也說不出來。

每次醞釀的方才好,便被淩驍驍冷血地打斷了。他其實氣壞了,只能想到這個笨拙的方法讓淩驍驍閉上嘴巴。

這辦法最好用,宇宙安靜下來了!

小涼亭內,江映漁看到敖焰和淩驍驍那邊的陣勢,驚的直匝舌。

幘幘,這算是怎麽個情況啊?之前敖焰不是對淩驍驍厭惡至極嗎?怎麽壹回頭的工夫,這便親上了?

如果她眼睛沒出問題的話,面前這個架勢,應該是敖焰主動攻擊,親了淩驍驍哈?

有句話叫做,不打不可能相識!有句話叫做,歡喜冤家!

江映漁覺得,她跟敖承穆屬於前壹種。不曉得,敖焰跟淩驍驍是否屬於第二種呢?

心中正亂配鴛鴦,忽聽不遠處的灌木叢中傳出壹道獨特的聲音。

她定睛望去,但見惠妃鬼鬼祟祟從灌木叢後走出來,臉上表情最驚惶。

江映漁眸光壹緊,難道……有陰謀詭計要登場的節拍了嗎?

惠妃,也便是蕭茹,她驚悸失措從灌木叢背面走出來後,這便看到坐在裏面風輕雲淡,壹臉含笑的江映漁了。

她快速收斂好感情,疾步飛奔過來喚道:“平王妃,出大事了!”

現在,她經百分百確認了惠妃的身份便是蕭茹。那麽,她不會容易被騙被騙。

眼看著蕭茹那造作的神態,江映漁只覺好笑。

她倒是想看看,青天白日的這個蕭茹想耍什捫伎倆!

“惠妃娘娘,妳這麽重要兮兮的,是發生什捫事了?”江映漁壹臉茫然好奇狀,眼睛瞪的又圓又大,像極了好騙的傻瓜。

蕭茹指著灌木叢背面,驚惶的應道:“平王妃,那邊……那邊有壹個人,僥佛是死了!”

“……”江映漁覺得蕭茹在欺淩她的智商。

灌木叢背面有人死了?因此,蕭茹是覺得如此壹個分歧情理的捏詞便能騙到她了?

好吧!便算騙不到她,她也定要去壹探討竟。

“平王妃,妳快隨我來!”蕭茹自以為很伶俐,覺得謊言說的十全十美,能激發江映漁的猛烈好奇心。

她猜中了,江映漁最好奇。

只聽江映漁故作驚奇的扣問:“什捫?有人僥佛是死了?那是死了還是沒死?怎麽會如此呢?”

蕭茹拉著江映漁大步朝灌木叢中奔去,邊走邊搖頭,“我也不曉得呢!我們壹起去看看吧。”

當蕭茹拉著江映漁穿過厚密的灌木叢後,蕭茹的臉上顯現出幾分詭異之色。

她指著前方草地上躺著的人說:“平王妃,妳看,便是人!妳快去看看,他是死是活呀?”

說話間,蕭茹便松開江映漁的手,想要推搡對方上前往看。

哪知,江映漁反手壹把抓住了她的皓腕,直白說:“惠妃娘娘莫怕,有我在,妳什捫都不必怕!”

音落,她拽著蕭茹便大步朝草地上躺著的人奔去。

蕭茹目擊江映漁如此,匆匆想要脫節開她的手,“不不不,平王妃,我畏懼,妳自己過去看吧!”

江映漁怎麽會給她回絕的機會呢?

她力氣大,緊捏著蕭茹的皓腕,痛的對方倒抽冷氣。

江映漁乘隙拉著蕭茹朝那躺在地上裝死的人走過去,口中幘幘道:“哎呀,看如此子好像是死了呢!我靠近點看看他有無氣吧!”

不給蕭茹回絕的機會,江映漁拉著她靠近那裝死之人。

說時遲當時快,便在江映漁靠近在地上躺著不知死活的人時,對方突然睜開雙眼,猛的揚手朝江映漁撒了壹把粉末狀的東西……

禦花圃,大夥疏散開來,三三倆倆的賞花暢聊。

賢妃與四皇子敖泰避開人群,竊竊密議陰謀詭計。

“泰兒,找尋個機會把袁心瑤小賤蹄子拿下。僅有她成了妳的人,未來妳的路能力寬闊起來,曉得嗎?”賢妃意有所指的叮囑著。

敖泰重重點頭,想到袁心瑤絕美的臉蛋兒,稚嫩卻的,眸光飛閃過貪圖的精光。

“母妃妳安心便是,我全部不會讓妳掃興的!此時現在開始,我會死死盯著她。她壹旦落了單,我便……”敖泰做了個摟的架勢,笑的銀蕩。

賢妃滿意的點點頭,示意敖泰去做他事兒,不忘掉叮囑著,“帶兩個人在身邊,如果到手了,給母妃報個喜信!”

敖泰自然清楚賢妃這話是什捫意圖,轉身邁步離開,去探求袁心瑤的身影了。

現在的袁心瑤,正與袁丞相低聲竊語。

有侍衛走過來,不曉得對袁丞相說了什捫。

只見袁丞相表情驟變,隨便反問:“認真?”

那侍衛點頭,沒再多言,轉身拜別。

袁丞相笑了笑,直嘆息道:“天助我也!真是天助我也啊!”

袁心瑤壹臉茫然,“祖父,怎麽了?”

袁丞相捋了捋髯毛,低聲回答道:“方才那人來報,說江映漁被北周皇朝的攝政王周靖寒捉去了。如此壹來,祖父便不需求找尋別捏詞騙阿瞼了。

女人,便是阿瞼的軟肋。壹下子,只消我拿對方唬他壹唬,事兒準保能成了!”

袁心瑤眼睛壹亮,又聽到袁丞相陰冷斷交的增補道:“瑤兒,祖父經放置好了全部。壹下子,便看妳的闡揚了。記取,不管如何,壹定不能搞砸了!機會,僅此壹次。”

袁心瑤曉得袁丞相口中說的什捫都放置好了是什捫意圖,她滿心歡喜的笑應道:“祖父安心便是,瑤兒定不會虧負您的厚望。”

袁丞相點點頭,伸手拍了壹下袁心瑤的肩膀,“快去吧,時間不等人!”

袁心瑤清楚袁丞相這話是何意,連忙點頭應下,腳步匆匆的離開了禦花圃。

敖泰好不容易在眾多人中找尋到袁心瑤的倩影,卻見對方遠遠的朝禦花圃側門走去。

“跟上!”敖泰招呼貼身暗衛,跟隨袁心瑤離開的路線而去。

這廂,敖承穆左等右等,卻沒江映漁回來,心中有些不安。去個茅房,也不至於這麽久吧?莫不是……發生了什捫不測?

敖承穆心中閃過這種動機的時候,眼光開始冷冽的四下巡查起來。

偌大的禦花圃,敖皇與文武百官正同其他三國使者賞花暢聊,不可能開交的神態。

獨獨不見了北周皇朝的使者代表周攝政王靖寒和剛榮升為惠妃的沁蕊郡主。

敖承穆心中的不安逐漸放大起來了,那周靖寒連續對江映漁有不軌心理。現在,江映漁去茅房這麽久不回來。而周靖寒,碰巧的不見蹤跡!

是偶合,還是……

敖承穆蹙緊眉頭,正暗自疑惑間,有宮婢慌手慌腳的跑過來。

“平王爺,不好了,奴婢……奴婢看到北周來的攝政王將平王妃敲暈了,正著朝福祿殿裏跑!”宮婢聲音倉促,額頭因為奔跑的原因沁著壹層細汗。

敖承穆聽到宮婢這話,心頭饃地壹緊,乃至來不足扣問壹言半句的,轉身便如鬼怪般朝禦花圃側門沖去。

袁丞相和袁尚書遠遠的看到敖承穆那驚悸失措,毫不明智的反應,又歡喜又生氣。

他們歡喜敖承穆這個反映代表他們的決策大事可成,生氣敖承穆碰到關於江映漁的事兒,便落空了明智,造成了蠢蛋,連最容易的思索能力都消失了。

這說明什捫呢?這說明敖承穆很在乎江映漁,重過他的人命。

福祿殿內,壹個人都沒有,宮宴完後,宮婢們便修理好了桌上的東西離開。

袁心瑤重要的立於大殿中間,等待著屬於她的真命天子察覺。

殿外,壹路跟從袁心瑤而來的敖泰,目擊袁心瑤進了福祿殿,只當是對方之前用飯時將什捫東西落在裏面,因此過來取壹下。

他看著福祿殿外站著兩個侍衛,便沒有貿貿然現身,想等袁心瑤出來後,再壹路跟從著找機會動手。

等了好壹下子,沒把袁心瑤等出來,卻是看到敖承穆體態如魅般閃了進去。

隱隱間,敖泰好像聽到敖承穆焦灼的喚了壹聲——“映漁!”

他正抻著脖子朝裏面張望時,忽見那兩個站在殿門外的侍衛突然雙雙上前,將福祿殿的殿門牢牢關掉,並在裏頭落了鎖。

“嗯?”敖泰疑惑的蹙眉,有些懵了。

這怎麽個情況?敖承穆和袁心瑤青天白日幽會偷情嗎?

不對!方才敖承穆沖進去的時候,好像是喊了‘映漁’。可想而知,他想找的人是江映漁,全部不是袁心瑤!

那兩個侍衛是怎麽回事兒?他們為什捫要把殿門關掉落鎖呢?他們又不是瞽者,便有看到敖承穆沖進內殿啊!

腦子裏,想到母妃說起過袁心瑤壹門心理都撲在敖承穆的身上。

敖泰突然靈光壹閃,好像猜測到了什捫。

袁心瑤到福祿殿,緊接著敖承穆前來,而後門被反鎖。最重要的環節之處是,敖承穆進去的時候喊著的人是‘映漁!’

這足以說明,敖承穆是受害者,關於方才發生的事兒他是不知情的。

敖泰覺得很有可能這全部都是袁心瑤決策出來的,她想做敖承穆的女人,因此不擇手段用這種方法獲得敖承穆!

事實上,敖泰還真是猜對了。

重生成情敌的长姐状态:连载作者:卷卷的小跟班全文阅读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