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7章 鼓掌小说

第7章 鼓掌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1-09-15 18:17:03
重生成情敌的长姐状态:连载作者:卷卷的小跟班全文阅读

重生成情敌的长姐 精彩章节

江映漁在這個時候款款走出來,徑自站在敖承穆身旁,面向周靖寒扣問:“攝政王,妳說我家平爺犯了欺君之罪,刀教證據呢?”

周靖寒聽到江映漁的質問,險些發笑作聲。

這個女人是誰?是江映漁啊!發生了如此的事兒,她還敢面無表情的扣問自己敖承穆欺君的證據?

揚手,周靖寒直指敖承穆妖孽般的俊顏,“呵!還需求證據嗎?平王爺這張臉,便是他欺君的證據。他偽裝毀容,長年戴面具示人,莫非這不是欺君嗎?”

“哈?”江映漁哄笑作聲,“攝政王覺得這便能證實我家平爺欺君了嗎?妳怎知他之前戴著面具,不是毀容?妳見過他過去的模樣了?”

周靖寒瞇緊雙眸,“本王的確沒見過平王爺之前的長相,現在這張臉看的很清楚,沒有半點毀容的跡象!”

江映漁點頭,“沒錯!我家平爺現在長相恢復如初了。事實上,所謂欺君之說,完全不存在,因為之前我家平爺的確被毀了容。

這麽多年以來,父皇和平爺為了他那張臉沒少花消心理,苦尋崇高單方。天不幸見,最終總算是尋到了靈丹妙藥。

我嫁與平爺之後不久,靈丹妙藥便發揚了最女人成果,將平爺的長相恢復如初了。只,我看平爺長相太絕美,因此強制他戴著面具示人。

攝政王口口聲聲說我家平爺欺君,試問,父皇經了解了我家平爺長相恢復如初的事實,這怎麽能算是欺君呢?”

頓了頓,江映漁擡頭看向高座之上的敖皇,溫婉的笑問:“父皇,兒臣說的句句屬實,您可以為兒臣和平爺作證以示明凈的對嗎?,那靈丹妙藥還是您尋到呢!”

高座之上,敖皇被江映漁噎了壹下。想笑,又不能笑,只能強忍著。

這丫環,真是牙尖嘴利,膽大包天。她便這麽確認,她能揣摩到他的心理,認定了他喜悅出面幫她?

敖皇暗暗太息,面上卻是壹副很清靜的表情,“攝政王,關於老平長相壹事,朕的確是了解內情,不存在欺君之說。”

周靖寒面色壹僵,下意識的認定是江映漁和敖皇做扣兒坑他。

哼!好壹個敖皇,妳不想在四國使者眼前丟人現眼,本王便非得讓妳丟臉不可能。

敖承穆欺君之罪不可能,那他便給安壹個欺臣欺民之罪!

如此壹想,周靖寒不可能壹世的接言道:“敖皇陛下,便使平王爺不存在欺君之說,那他也犯了欺臣欺民之罪!”

“哎呦我去!這人腦子被驢踢了吧?還欺臣欺民之罪?有這宗罪惡嗎?”季廣不美意圖當眾貼著江映漁耳畔扣問,只得湊到敖承穆身邊低問作聲。

敖承穆美意為他解惑,“的確是有這宗罪惡的!在傳統,皇族經紀,皇子,公主,妃釙等,如果有隱疾不告知臣民,便是欺君欺臣之罪了!”

季廣摸摸鼻子,低呼了壹聲‘靠’。有這種莫明其妙的罪惡?莫非是因為身份高貴的人便像當代的明星,不能有**了?

話說回來……

“妳這不算隱疾,應該不算欺臣欺民之罪吧?”季廣有些憂愁的扣問作聲。

敖承穆給了對方壹記撫慰的笑意,無聲地示意對方沒有擔憂他。

“媽呀!”季廣偏頭不敢再看敖承穆第二眼。

誰讓對方長的太美呢?他都不忍心再看,好怕流鼻血丟人現眼。

壹個男子能長成如此,這是要逼死宇宙面的女人的節拍嘛!

季廣心下哀呼不的時候,周靖寒正在不可能壹世的對敖承穆抨擊,試圖在大夥眼前強制敖皇問罪於敖承穆。

敖承穆很淡定,臉上掛著傾倒眾生的微笑。臨時之間,不曉得晃瞎了多少少女的雙眼。

他曉得,自己沒有講話辯解什捫,自有人代他辯駁周靖寒的全部責怪。

在周靖寒抨擊聲落地之時,江映漁不甘掉隊的開了口。

她含不急不躁,戲澩笑問:“攝政王,我家平爺何曾欺臣欺民了?妳問問在場的文武百官,我家平爺可曾對他們認可過自己是毀容之人?

說直白壹點兒,我家平爺歷來便沒有對外暢談過三言兩語他長相的事兒。說他毀容也好,說他貌醜也好,是大夥的揣測,而後口口傳遞的罷了!”

周靖寒關於江映漁的辯駁表示不認同,“平皇妃所言差矣,平王爺在大夥批評他貌醜的時候並無辯駁過。這便是壹種默許行為,便經算是欺臣欺民了!”

江映漁眸光壹點點的瞇緊了,“哦?攝政王要是這麽說的話,那我覺得比擬較於我家平爺,妳更涉嫌欺臣欺民之罪。”

周靖寒皺眉,不清楚江映漁這話是何意。在說敖承穆的事兒,怎麽便轉移到他的身上來了?

他正要提示江映漁正面回應敖承穆的事兒,便見江映漁突然詭異壹笑。

而後,揚聲說:“北周皇朝哄傳攝政王妳是太後娘娘的入幕之賓,與其駕馭傀儡幼帝,獨霸朝政。對此,妳可曾辯駁過?”

“……”周靖寒未曾料到江映漁會將這種事兒當眾說出來,臨時間沒個預防,當便便蒼白了臉。

關於他和北周太後的私密事,鮮少有人曉得。他們駕馭傀儡幼帝壹事,倒是的確惹起諸多朝臣不滿。

周靖寒心中明鏡似的,江映漁乃重生人士,她了解他與北周太後的風流事兒也不足為奇。因為前世,他與北周太後的風流女人話在後來被散播的人盡皆知。

只,他從未正面回應過這個問題,也沒有人敢當著他的面質問這個問題。

千算萬算,獨獨沒合計到江映漁會這麽不管不顧的問出了這個辣手的為難問題,令他墮入到兩難境地之中。

他經清楚聽到,當江映漁問完這個問題後,周圍傳來的陣陣倒抽氣聲。他費力確立起來的氣象,便這麽在須臾之間被江映漁這個女人毀了!

可憎!這個女人莫非不曉得人言可畏的道理嗎?

便因為他方才不可能壹世的將敖承穆逼到了死胡同裏,轉個身間,江映漁便橫空察覺救走了被他逼進死胡同裏的敖承穆,而後將他丟到了死胡同裏嗎?

這個女人,真是夠狠的!

正想著,忽聽眼前的江映漁含笑說:“攝政王,妳沒有辯駁過對吧?按照妳的說法,既然妳沒有辯駁,那便是默許妳跟北周太後的私密幹系咯?”

“……”周靖寒深呼壹口,強制自己要冷靜。他真怕自己壹個感動間,沖上前掐死江映漁那張精光乍現的臉。

這女人……這女人……

“啪啪啪!”周靖寒雙手熱烈鼓掌,終是忍下了心頭的肝火。

他朗聲大笑,大聲歌頌道:“好壹個西敖第壹女將軍王,是個牙尖嘴利,聰慧絕倫的妙人兒。沒能與妳探討技藝,跟妳比拼壹下伶俐倒也樂趣無限。

本王是小小試探,妳便能自在不迫的應對,還能以牙還牙讓敵手搬起石頭砸腳,真是厲害!本王欽佩,認真是巾幗不讓男子!”

江映漁瞇緊雙眸,心下經轉剎時清楚了周靖寒的妄圖。幘幘!這壹招以退為進,用得倒是奇妙。

周靖寒自己給自己鋪了壹個很完善的臺階,冒充說之前責怪敖承穆欺君欺臣欺民的事兒是他存心在試探江映漁的能力。

大夥聽到周靖寒這麽說,豁然開朗,後知後覺的想起之前周靖寒曾點名提出要跟江映漁探討技藝的事兒。

因為平王爺敖承穆從中作梗,周靖寒沒能如願與江映漁探討技藝。看如此子,他是沒斷念,因此才存心刁難平王爺,以此試探江映漁的反應能力呀?

幘幘,是人上之人,心思都讓人跟不上腳步!

重生成情敌的长姐状态:连载作者:卷卷的小跟班全文阅读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