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九十八章 无人真正爱他小说

第九十八章 无人真正爱他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11-26 17:21:41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斋芳事 精彩章节

“我不知道,但你做什么我都不稀奇,”随元良摊开手,耸了耸肩。

随元良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会听到宣霁发火,又得知是因为姜斋,匆匆过来提醒。可能随元良自己也没发现,他心底是认为姜斋不会做有损于焰麟军的事。

“多谢,”不管随元良是出于什么目的,姜斋还是说了一声谢。

“你们在说些什么?”江参将在不远处站着,风吹起他的衣衫,眼中有些忧愁,脸上却是莫名压制地兴奋,仿佛看见面前的场景他很愉悦。

“没说什么,将军让姜斋过去呢。”随元良最近一直在江参将床前凑,把江参将哄得不由跟他话多了起来。

如今随元良见江参将精神头比之前好了很多,心里也放心许多。

“什么事?”江参将想到心里那个决定,觉得眼前的随元良也顺眼了许多。

“我哪知道。”

“那为什么是你过来传话,你如今的职位很闲吗?”

“我嫌(闲)不嫌(闲),您不知道吗,”随元良扶着江参将的手臂笑着,随元良缠人的时候很是不要脸皮,江参将不想理他,却苦于出不去营帐,只能每天听他念叨。

“正好,我也有事要跟将军商量,我们一路吧。”江参将横了随元良一眼,看了眼天色说道。

宣霁压着心中的火,想极力说服自己,先听姜斋解释,是形势所迫不得不给,还是其中有什么隐情,基于之前的误解,宣霁此次格外对姜斋宽厚。

站在主军营的窗子前,宣霁想用冷风让自己冷静下来。远远看见走过来三个人,中间好像是江参将,姜斋和随元良一左一右站着,不知道随元良说了什么,江参将和姜斋竟一起笑了起来。

姜斋很少笑,但她嘴角勾起笑的时候,眼里就有了一整个银河。

那笑仿佛刺在宣霁的心口上,他莫名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孤家寡人,脸上的神情彻底凉了下来。

三人一进宣霁主军营,就感觉到了低气压,宣霁坐在上首神情不显,行过礼后,宣霁也是淡淡地说了一声“起来吧。”

“参将,你怎么来了,”宣霁端起一杯冷透了的茶喝了一口。

“我有些事想跟将军商量。”

宣霁不咸不淡地“哦”了一声,放下瓷杯,“这个时候啊。”

“是,还望将军见谅。”江参将抱拳施礼,真诚地说了一句。

“那随元良你呢,也是过来跟我谈事的?”宣霁手指轻点桌案,发出沉闷的响声。

宣霁觉得江参将和随元良都是为姜斋撑腰来的,想又说着好话,让自己放过姜斋。

“我陪着参将过来的,顺便看看有什么能帮忙的。”

“你现在在你的位置上很闲嘛,”又听到宣霁说自己说起很闲,随元良就觉得委屈,自己被贬得那个官职,有很多军营的文书工作,事又多又杂,自己熬了几个通宵才弄明白七七八八。

“我闲不闲你不知道吗?”随元良也回了怎么一句。

宣霁嗤笑一声,“你就是不够忙,”摆了摆手,“来人,给江参将搬张凳子进来。”

“多谢将军,”江参将没有逞强,抱拳施礼后就坐下了。

“行了,一个个来吧。”宣霁支着额头,眼下眼底一瞬间的神色,“姜斋,”

“在,”听到宣霁叫自己的名字,姜斋没有一丝迟疑回复着。

“有人揭发你私通外敌,是怎么回事?”宣霁一如既往地表情冷淡,仿佛在他心里姜斋的回答不是很重要。

江参将上前想说什么,刚有动作,宣霁一个眼神就过来了,“江参将,请你摆好你的位置。”

心下一凛,江参将知道宣霁是真的恼了。

“纯属诬陷。”姜斋也是神情不变,好像完全没有理解到这句话的杀伤力。

“诬陷?可是有人亲眼所见,你递出一瓶伤药给了一个异族人,我就问你,到底有没有这回事?”

大昭此处边境能有的异族人只有--蛮子。

“是,但事出有因。”

“什么因!”

“那只是一个半大小孩,趟水越山想救治病重的母亲……”

姜斋还没有说完,宣霁狠狠一拍桌子打断了姜斋的话,“把你泛滥的善心给我收回去,你当这是哪里?这是塞北边境,离死亡最近的地方,你这次给了一瓶伤药,下次呢,你想给什么,你知道他父辈杀了多少大昭男儿吗,他长大又会杀多少大昭人!”

“那将军看见女人和小孩也会杀吗,那些孩童又错在哪里了,只是因为他们没有投个好胎?!”姜斋心里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原谅替死去的大昭军民原谅那些入侵的异族人,自己不会心善到像圣母那样笑着说不计较,只是看他可怜,

但也不会心狠到为难一个为母亲寻药、手无寸铁的孩子,那一颗赤字之心是自己没法拒绝的。

“我通敌?将军可能忘了我母亲姓什么了吧,”姜斋母亲姓君,他的外公、甚至祖父都是这片土地的誓死守护者。

君家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这片土地上,甚至只能魂归故里,身埋异乡。

“我有至亲死在他们手里,将军有吗?不是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力,”姜斋突然淡了语气,那句反问却像刀一样扎在心口。

“那你觉得我有选择的权力吗,姜斋,”宣霁甚至不知道自己的至亲是谁,小时候住在宫里,照顾他的太监宫女说他是“私生子”,是昭景帝外面的女人生的,可昭景帝却明确告诉自己,昭景帝不是他的父亲。

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亲是谁,甚至不知道自己死后能埋在哪里。

他身世成谜,世人见他风光无限,或羡慕或嫉恨,惧他怕他谄媚于他,却无人真正爱他。

宣霁愣了半晌,主军营的空气仿佛都凝滞了,仿佛营帐里的气体也被抽空了,要不然为什么随元良会觉得自己不能呼吸了。

江参将和随元良单膝跪下,“将军息怒。”宣霁死死盯着姜斋,姜斋也毫不客气地回视。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