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九十六章扎多小说

第九十六章扎多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11-26 17:21:39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斋芳事 精彩章节

招呼着身后的女人就要上山腰,秦似珠野正要开口推诿,便听到身后的杜大嫂说……

“三位妹子,我们这队年纪普遍大了,去不了高处,幸苦你们去山腰高处摘了,”杜大嫂满脸歉意,每个队都有一定的任务量,她们这队都是些上了年纪的人,那些坡坎是想走也走不了。

“没事,大嫂,我们多摘些,要是山脚没有了,你们就歇会儿,”池景芸这几天才知道,庵庐大部分的厨娘和帮手,都是跟着自己丈夫来的,他们是披甲人,有的不幸战死沙场,她们大多也就留下了。

秦似珠理着鬓发展颜一笑,咽下了要说的话,露出的牙齿阴冷生寒。

杜大嫂二十五岁就丧夫了,双方父母亡故,家里没有其他亲人,也就留下了,还能发挥些余热。

看见三人背着竹筐上山的身影,杨大嫂心里一阵暖流,当时还怕盛京城来的命妇贵女不好相处呢,但几日下来,几个姑娘看见事就做,待自己也是尊敬有加,池景芸也跟自己甚是聊得来。

姜斋手上握着小把镰刀,不锋利但割菜是够了。镜湖山没有高大树木生长,只有些矮小的灌木丛。

三人看着简制的地图,上面有蔬菜种植的大致位置。

能种的蔬菜很少,种的白萝卜面积不大且分散,能在这里生长的野菜也是品类不多,所以极好辨认,主要有紫菜薹、雪里蕻。

紫菜薹整体泛紫,主要吃根,叶子倒是不多浑身,雪里蕻浑身青绿,主要吃叶。

秦似珠跟着姜斋她们上来山腰了,混在众人中间,见她们越走越高,心里也更兴奋。

姜斋看见位置差不多了,便将地图放进随手携带的衣袋里,“嫂子,五姐,差不多就是这个位置了,咱们停下吧,”说着放下背上的竹筐。

这里气温较高,萝卜长得好,野菜更是茂盛,隔几丈就有不少野菜。

姜斋下意识就观察这里的地形,大雪覆盖有些缓坡,但也能一眼望到底,没什么能藏人的地方。

“阿容,阿斋,小心些,要是拿不住就放那,否则到时候下山成了难事。”池景芸嘱托道,两人都没做过这些活,自己满心心疼却无济于事,池景芸生怕姜容和姜斋弄伤了自己。

“二嫂,你放心,我们知道的,”萝卜比较重,且下面有不少,三人尽量避免拿萝卜,想着多摘些野菜。

三人见怎么多野菜,也来了干劲,想着为杜大嫂多摘点,不知不觉三人已经分开一段距离了。

姜斋背着背篓,听见不远处有水流声,循着声音去找,蓦然,眼前是令她惊诧的美景。

这里少见地有一片青蓝的湖,清可鉴人,波平如镜,偶尔一阵风吹来,叮叮咚咚地撞击在两岸岩石上,开出一朵清丽的花,几只白鸟被姜斋的脚步声惊扰,扑棱地直冲天际。

姜斋知道这光秃秃的山为什么要叫镜湖山了。

姜斋虽然被眼前的美景惊诧,却没忽略灌丛里发出的摩擦声,不是风声,是人摩擦树叶带出来的声音。

想着池景芸和姜容还在不远处,心里微动,脸上却不动声色,脚步也轻缓移动。

矮丛里面的人听到脚步声渐行渐远,动了动身子,抓紧怀里的东西,就想冲出去。刚起身站起来,就看见那人就在自己不远处站着。

脚步一下愣在原地,垂下头,更加抱紧了怀里的东西,

姜斋见到眼前的人也是诧异,这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蓬头垢面,脚下的鞋子已经湿透,正往外渗着水,黄皮干瘦的骨架地透着饥寒交迫近况下的缺衣少食。

“你是谁,在这里做什么,”姜斋心里大致能猜到这个孩子的身份,孩子看着瘦,骨架却不小,眉眼间也是不同大朝人,很深邃。

孩子沉默不语,只是紧紧抱着怀里的东西,眼睛小心地窥视着姜斋。

“是个哑巴?”说着姜斋装作离开要去叫人的样子。

“不是,”孩子微弱地回了一声,怕姜斋没有听见,“不是,我不是哑巴。”

姜斋能听出孩子语气中的害怕与恐惧,他的身子还在不断打颤,却紧紧抱住怀里的东西。

“那就回答我的问题,还有你怀里是什么?”姜斋见过太多这样的孩子,无意为难于她,但什么事还是要分清楚的。

“我叫扎多,是,是……”小孩一连说了几个是,大昭话也说得很蹩脚,就是没说出来,承受不了这样的心理压力与姜斋的眼神,小孩泫然欲泣。

压紧牙关,狠狠闭上眼睛不愿意看到姜斋的神情,“是从对面来的。”

“我怀里是人参和野菜,”小孩噗通一下跪下,“姐姐,我娘病了,好几天没吃的了,巫医说我娘快死了,您行行好让我走,我会祈求草原神灵保佑你。”

孩子给姜斋行了一个特殊的礼,双手举过头顶,手掌向外,两只手掌相碰,形成一个圈。

神灵对他们族类来说,是很神圣的存在,这是他们一生唯一的信仰,祈求保佑一个外族人很是不易了。

小孩没有哭,眼泪却一滴一滴掉下来,

“别哭,拿出来我看看,”姜斋仔细观察孩子的神情,知道这个孩子没有撒谎,心里不由自如软了下去

小孩看了一眼姜斋,不肯动,强撑着眼泪却簌簌掉下来。

姜斋沉默着,小孩悄悄抬头看了一眼姜斋,又如同小鹿受惊似的低下头。慢慢把怀里的东西一一放在自己的面前,一个白萝卜根,一把雪里蕻。

“起来,你怎么知道这是人参的,”姜斋指着地上的白萝卜根。

扎多抹着眼泪站起来,声腔带着哽咽,“巫医医箱有这个东西,但是家里没钱,买不了人参,我娘病的越来越重了,他们说这座山有能治我娘病的人参。”

姜斋可以断定那个“他们”是想害扎多,这里重军把守,一个小孩子,一旦被发现,毫无还手之力。

“你是怎么过来的,”两界隔着一条湍流的河,河水冰冷。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