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九十五章 镜湖山采菜小说

第九十五章 镜湖山采菜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11-26 17:21:38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斋芳事 精彩章节

严严实实地裹好,看不见半点春光。

“方才要抱,如今给你抱,你又不要了。”宣霁低头在姜斋耳畔轻声说道,嗓音懒懒,声线低哑。

半跪在地上不受力,怕压到姜斋,宣霁和衣躺在姜斋的身边,整个过程都没有松手,好像一松手怀里的人儿就没有了。

姜斋身上的温度渐渐回来了,身子也不挣扎了。

宣霁想起身离开,但姜斋好像能察觉到他的动作,润泽的嘴里就是那两个让他心颤的“抱抱”。

后半夜,宣霁和姜斋就同塌而眠了。

这一晚上,宣霁直到天际破晓,才稍微眯了一会儿。

熹光大作,今日的阳光格外好,连这间小隔间都盈了满室。

姜斋被明晃晃的光照得有些睁不开眼,捂着眼睛想起身,却发现眼睛一碰就疼。

看见目之所及的一切,姜斋莫名有些悲伤。

昨晚她梦到自己的父母了,他们看起来很伤心,自己想奔向他们的时候,恍惚间被一双强硬健壮的手臂环住身子。

触感太真实了,仿佛有人在自己耳边低语,轻轻哄着自己。

姜斋将一切归咎为黄粱一梦初醒时的错觉。

撑着身体下床,赤脚踩在地上,身子莫名轻松了许多,那是从灵魂深处解开的禁忌,昨夜的狼狈仿佛都是虚幻,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二嫂,五姐,”姜斋去到小厨房,果然看见二人已经早起在帮忙了。

“阿斋,昨晚上怎么睡那么早啊,”池景芸净了净手,擦干手背上的水,向姜斋额头探去,“是身体不舒服吗?”

“没有,就是累着了,晚上睡一觉就好了,”姜斋其实不是很习惯与别人皮肤相碰,但还是没有躲闪。

听到姜斋怎么说,池景芸脸上立马显出放心的神色,身体也放松一些,“那就好,那就好,快来吃早饭。”

吃完早饭,姜斋还是往伤兵营去了一趟,她觉得这才是她属于的地方,尤其昨晚上一些迷迷糊糊的梦,模糊不清的人脸,更让她想起以前的生活。

好巧不巧,遇到一个姜斋最不想在军营见到的人,宣霁。

宣霁进来的时候,姜斋正查看完伤兵的愈合情况,转身的时候,宣霁就站在不远处看着自己。

“参见将军,将军安好,”伤兵营中不必行礼,姜斋微微屈膝后,就想离开。

对面的宣霁看到姜斋对自己又是这张冷淡的脸,感受到对自己的敷衍,宣霁本来有的心情,也荡然无存了。

见到姜斋要离开,还是忍不住说,“昨晚上休息得可好?”

宣霁这话什么意思,自己休息好坏与他有何干系,面色不显,话上顺势地回答道,“托将军的福,一夜安眠,”

“小骗子,一夜安眠还又哭又闹?”宣霁在心里说。

“那就好,”宣霁不咸不淡地说完,自己先离开了,

姜斋看了一眼宣霁,心里没多加在意,她觉得宣霁本来就是阴晴不定的性格,有时莫名其妙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看看天色,已经快到晌午了,想起池景芸的嘱咐,姜斋谢过杨大嫂回庵庐用饭。

姜斋向鲁太医和柳郎中问过好,就径直往小厨房走去。

刚走到门口,杜嫂子远远地招呼自己,脸上是淳朴的笑,身边还跟着池景芸和姜容,“正说着呢,斋妹子,下午大家都要去镜湖山摘野菜,这是个每个时节都要准备的,杨大嫂她们都要去,摘些开春时种下的蔬菜,还有能吃的野菜,你看你想去不?”

这是焰麟军每个时节都要囤积的粮草,塞北边境,天气寒冷,只有少量的蔬菜可以种活,还得在一些地处高势的山林、丘地,地域辽阔,人手不够,所以大多数人都要去。

“可以出去,”这是姜斋冒出的第一个念头,想了想下午反正没事,出去看看地形也无妨,也就点点头同意下来。

“二嫂,五姐,你们想去吗?”吃完饭,三人走在小道上,准备去领取采菜工具。

“还是挺想的,出去转转也不错,”姜容越来越适应这里的生活,除了午夜梦回时,哭着梦到自己的父亲和大哥,那股子不甘心在现实面前,在那些已经失去至亲面前,姜容无从发作。

“二嫂,你呢,你想去吗?“姜斋又问。

池景芸隐晦担忧地看了一眼姜容和姜斋,”还好,只是听说那镜湖山与蛮子仅一水之隔,万一……”

“二嫂,肯定会有焰麟军跟着我们一起的,而且,很多人都在一块,您别担心。”姜容知道池景芸的担忧,握住池景芸的手轻声安慰道。

查点完人数,有一队人专门看送着摘菜一行人,就算是怎么多人一起,要出焰麟军也是层层关卡,到了偏门甚至又一个一个点名才准出营门。

事实证明,姜容错了,确实会有焰麟军跟着,但是到了镜湖山,他们就镇守在山脚下,让各自的管事人带着进去,分配任务。

他们不怕有人逃跑,紧邻蛮子的领地,运气好捡回一条命被带走,但在蛮子那边绝对不会比焰麟军这边好过,侥幸没被两方抓到,又能跑到哪去,寒风刺骨,大雪覆盖,恶郎猛兽,稍不注意就葬身雪山,敢跑就要做好随时赴死的准备。

老老实实呆着不越界,就算有蛮子来犯,焰麟军也来得及救下你。分散开来,势单力薄,指不定会出什么事。

姜斋在人群中看见了杨二嫂和秦似珠,两人跟在杨大嫂身后,亲亲热热得有些……谄媚,尤其是杨二嫂毫不掩饰的讨好。

“嫂子,昨日我帮大哥搬东西的时候,不小心腰闪了,但是知道采菜是个大事,强撑着起来,”说着扶着腰,仿佛煞有其事似的,眉宇间也是疼苦,“我就在山脚帮帮忙吧。”

山脚气温低,菜少,且来往的人多,有焰麟军守着,不会有什么危险和突发情况。

杨大嫂压根不相信杨二嫂说得,但现在也懒得跟她废话了,拉回自己的袖子,“随便你吧。”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