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九十三章 刺眼小说

第九十三章 刺眼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11-26 17:21:37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斋芳事 精彩章节

姜斋看见宣霁甩下一句话,自己脚步如飞地离开,

“斋妹子,你快去吧,正事要紧。”田晏虽然不知道宣霁为何发怒,但他知道将军做事都是有由头的。

姜斋听到是江参将营帐的事,也想赶过去。

宣霁越走越远,也开始逐渐冷静,知道自己这通发怒是毫无由头的。

先不说二人什么都没有,就算二人有了首尾,也是瞒不过自己的,那自己为何动怒?

宣霁又想到姜斋脸上的笑容,莫名地还是觉得刺眼。

姜斋脚步匆匆想追上宣霁,问问情况,可无奈人小身矮,再如何跑,也追不上宣霁的步子。

看着宣霁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路口,姜斋停下脚步,闪身往另一条小路走。

宣霁心里在,并没有发现后面的姜斋已经不见了,身后的亲卫,互相看了一眼,也不敢提醒。“

在焰麟军的一处营地的帐篷里。

”各位兄弟,其他的李铁也就不多说了,想跟着我回家的,到我这来报个名字,这几日我们抓紧就要离开焰麟军。”李铁把他们住一个营帐的兄弟都聚在一起。

此话一出,不少汉子嘴上不说,可心里却发紧,脸上也满是为难,有些家里已经传来了消息,有些家里已经没人了,跟李铁回家乡也是益处不大,在军营还能拼个生死也许还能挣个前程。

“大哥,我家里没人了,”坐在最角落的一个小兵,年纪还轻,已经用手摸着眼泪,“我不回去,我爷爷一直想我光宗耀祖,现在回去我也是没脸见他。”

小兵手上还紧紧捏着一封信,眼泪、汗滴已经将墨染得快认不出了。

“李兄弟,我跟着你回!当兵怎么久了,孩子长什么样都快忘了,”一个黑壮大汉第一个要跟李铁回,家里传信来,父母年老恐怕时日不多了。

“我留下……”

“我离开……”

“……”

张老三一个人坐在自己的床上,死白眼睛死死盯着房顶,听到有人说要留在这里,就在心里发出一声嗤笑,听到有人要离开,脸上又是一种愤恨。

大家挨个说完后,李铁拿着写好的名单,又仔细地对了下。有十二个兄弟要回家,七个留下,还有几个想等等,这两天会不会有信回来。

见张老三一个人躺在床上,李铁其实心里还是有些羡慕,家里人都在盛京城,天子脚下,跟洪水、干旱、蝗灾统统没关系,现在还能一心一意留在军营效力。

“老三,这件事我们做得不对,但最后还算是得到一个皆大欢喜的结果,我们大多数人要离开了,希望以后你能替兄弟们在焰麟军替兄弟们效力,”李铁拍了拍张老三的肩膀,感叹道。

张老三开始来的时候,臭毛病一大堆,这里的人可不是会依着他的,好好收拾了几次,张老三也是学聪明了。

“皆大欢喜,你全家都被姜家害死了,还他娘普天同庆呢?!”张老三脸上笑着,心里却是恶毒地咒骂。

宣霁进入江参将的营帐,发现姜斋居然比他还来得早,已经在给江参将诊脉了。

“你什么时候到的,”声音平缓,语气淡淡,听不出与之前有什么差别。

“刚到,听将军说江参将营帐却人手,就走小道过来了,”姜斋放下东西,给宣霁施了一礼。

“小聪明倒是有几分。”接过亲卫递过的茶水,喝了一口。

宣霁是将军,自然在自己军营里不会走曲曲折折的羊肠小道。

姜斋听到宣霁的话,低眉顺眼地不说话,仿佛宣霁说什么都不会影响到她。

“将军,今日来是有什么事吗,”江参将紧接着开口,是真怕宣霁与姜斋起什么矛盾冲突,因为江参将难以在宣霁手里保下姜斋,也不希望二人因过多接触发生无妄事端。

“嗯,”宣霁举起手里的茶杯又和了一口,今日的茶清香爽口,味道虽说平凡,却不会给人喝茶的压力。

以往宣霁很是不喜欢江参将营帐的茶,要不就是涩口醒神,要不就是品茗级别的好茶,费事又费时,还不如不喝。

“等您号完脉再说,不急,“宣霁今日突想,在江参将这里多坐一会。

姜斋照例给江参将号完脉,察看江参将膝盖如今的情况,又嘱咐了几句,就起身告退了。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

宣霁见姜斋对视而不见,不由就心火起,真是目无尊上!

姜斋才是一肚子火气,扔下田晏,急赶慢赶地到江参将营帐,结果参将好好地躺在塌上,膝盖上贴着自己做的膏药,手边泡着一壶热茶,半卧在大枕上看书,见自己气息不顺,还关心地询问。

等姜斋出去半晌,宣霁才慢悠悠开口,“参将,我们从花祥和林或无之间,选了林或无,您看如何。”

“林家小子啊,”江参将喟叹一声,脑子还有个模模糊糊的印象,“花祥老了,虽说用兵老道,但也是他的弊端,他有个致命缺点,心气太高,眼里容不下人。”

宣霁点点头,焰麟军将领不少,不是每一个他都清楚得知根知底,老一辈的在还是俞家军的时候就在了。

每一个在他面前,都是忠心耿耿的样子,看不出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是不是都效忠于他,他最多只能从档案文书了解一些。

江参将还在继续说,“林家小子年纪轻,有冲劲,但在他这个年纪,还有谋略,这是很难得的……就只有这一个吗?”

宣霁端起茶杯又喝了一口,滑过喉头,润泽入胃,点点头,“还在观察,目前确定了的,就是林或无。”

“还是尽快吧,虽说事关重大,是得好好考量,但不可拖泥带水,平白误了大事,”江参将语气有些严肃,却把度掌握得极好。

“我知道,”宣霁明白江参将的意思,“对了,元良让我给您带一声好。”

“我用他向我问好,”江参将一听到“随元良”,脸上的表情就不是那么好了,担心又嘴硬。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