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八十七章 怪谁小说

第八十七章 怪谁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11-26 17:21:30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斋芳事 精彩章节

“大嫂,我五姐那里怎么样?”姜斋怕自己姜容一个姑娘家,往前也是家里千娇万宠着长大的,面对这种事情会想不开。

心里暗暗焦急,恨不得现在插翅飞过去。

“我家当家的听说过去了,我才有时间来找你,短时间没事,”杨大嫂说着点点头,让姜斋放心,心下却不免对自己有些疑惑,自己居然没去找她们二嫂,看到姜斋,就觉得心定了下来。

“那些士兵流脓出污血很严重吗?”

“确实比一般伤兵严重些,我看其中一个手臂都快断了,”杨大嫂沉着脸,两颊的细纹也稀疏散开了些。

杨大嫂听姜斋没有再出声,低叹一声。

“杨大哥,我给你面子,你把那个女人交出来,给我们兄弟一个交待!”

一个黑壮汉子,站在伤兵营外扯着嗓子大吼,他肩胛骨受了箭伤,纱布早已被染得又红又黄,此时随着手臂挥动,正源源不断往外流着脓血,可他丝毫没有察觉。

他脸上似悲似愤,眼眶里满是血丝,咬着牙看着在杨大哥身后的姜容,仿佛他就是自己的战场上的仇敌。

现场所有信了的人因为这个汉子就信了一多半,他脸上的表情实在不像作假。

况且焰麟军男儿都是真性情,说一就是一,断不可能无端污蔑一个姑娘。

“李铁,事情是怎么样,得大人来判定,说不准里面有什么误会,到时平白诬陷一个好人。”杨大摇摇头,看着李铁满脸不赞同。

素日里他和李铁关系还不错,也知道不是鼠辈之人,今日如此咄咄逼人,透着怪异。

“好人?”被唤作李铁的汉子讥讽一笑,看着后面明显被吓得却勉强保持镇定的姜容,眼角一压,“那恶贯满盈的姜家,有其父必有其子,看他老子干了多少破事,她哥做的丧尽天良的事,她能是个什么好玩意儿。”

一字一句仿佛泣了血,额头的青筋也根根爆出。

杨大郎深吸一口气,突然明白了李铁为什么来这一出,他一家老小都住顺抚县,顺抚县不富庶,与盛京城豪贵姜家更是八竿子打不着。

可那顺抚县是姜家大爷奉命赈灾的地方,不作为害死了很多人,尸鸿遍野,买儿吃子,早已传遍那一带,听说李铁的妻儿老小如今都下落不明,他身在军营也没法探知,每日每夜焦作。

传去的信件也没见一个回程,家里也没个男人,其实心里已经暗知妻儿老小恐怕已经不测。

“我父亲,大哥志虑忠纯,为贞节死良之臣,为大昭鞠躬尽瘁,他们没做那些坏事!”姜容从杨大郎身后站出来,声线依旧柔美温婉,有些颤抖,但不影响话语中的坚定。

她直视着面前虎背熊腰的男人,眼里有些害怕,可就是倔强不肯移开眼。

姜容的声音穿过吵闹的人群,钻进那几个来找事的将士耳朵里,他们愣了一下,看着姜容那副样子,听见姜容的话,仿佛是蜜蜂蛰了一下耳朵。

李铁其实对于姜家如今的下场很满意了,再多的他一个小小将士也是无力,可是听到姜家那三个女人搬去庵庐,

他气不打一处来,这种人家出来的人,里子都是坏的,有什么资格住进将军为大昭将士修筑的地方,又凭什么手持伤药救治为大昭冲锋陷阵的将士!

其中有一个汉将士,瘦小三白眼,那副染满鲜血变得暗红的鳞甲仿佛是被一个骨架子撑起来的,脸上满是风霜扫过留下的一道道痕迹,眼里满是阴狠,看着姜容的眼神恨不得咬下口肉下来。

“笑话,没做?那当今圣上为何会发布诏令,你们姜家没罪,那是圣上错了?”张老三混迹其中,他被江斋带进军营,每日里拼死拼活操练,在战场上好几次死里逃生。

盛京城的生活离他越来越远如今看见姜家那三个女人日子过得越发滋润,他心里更恨了。

“你……”姜容没认出来张老三,听见怎么说,姜容被逼得不敢出声,死死咬着唇,眼眶有些热,不是为自己如今受到的侮辱。

天理公道真的没有规矩了吗,姜容慢慢低下头,心里那支火慢慢暗淡,看见面前义愤填膺的将士,姜容陷入自我怀疑。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她的父兄凭什么被泼这些空穴来风的脏水,她到底该怪谁?

“老李,你可知这样做得后果,”杨大郎出声提醒,他实在不想看到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变成工于心计,陷害无辜之人的后宅妇人。

李铁眼神凄凉看向杨大郎,又看了一眼身后和自己同一个省出来的同伴,他们如今眼里看不见光。

他们从军十几载,抛下老婆孩子热炕头,就想为她们挣一个太平之地,可现在她们看不见了,可现在又有什么意义呢。

李铁觉得心里破了一个大洞,冷气正在呼呼往里闯,让他一颗心变得冰冷、失望。

“你身后那位姑娘可知谋害大昭将士的后果?”李铁闭上眼,眼前全是含辛茹苦的老子娘,温婉善良的妻子,活泼可爱的孩子,一瞬间,他们都在血水里伸着手向他求救。

可他却还在这里,守护着“仇人”。

人群中突然寂静,没有人再发声,甚至呼吸都收敛着,看热闹的人眼睛也不敢再乱瞟,老老实实低垂着头。

来者两人,看衣饰都是有官职在身的,左边的男人四十岁上下,浓眉虎眼,嘴唇周边留着一圈络腮胡,值得说的是他的手掌比一般人要大许多,他常用的武器是铁锤。

右边的男子,二十岁左右,五官并不是十分出色,却也有自己独有的气质,一双眼如同隔着重重迷雾,眼角微微上挑,却不显得艳丽若是移开眼,又感觉有些可惜,没有看够似的。

“不相干的人都散了,聚集在这里成何体统!”左边的男人是花祥,正四品都司,一双铁锤使得好,可不是个没脑子的,心中也有沟壑,在军中也有威严。

听见他开口,周围的人都做鸟兽散。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