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八十五章小说

第八十五章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11-26 17:21:28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斋芳事 精彩章节

“我一直没太敢靠近,隐在二楼暗处的死角里,离得太远什么也没听清,只能瞧见那人一直戴着大黑斗篷,和一个异族男人讨论什么,可能两人说话声量提高了些,我听见“姜苏林”的名字,还有朝廷的一些字眼,我一时也是急了,就……”

随元良也是懊恼不已,“就失了分寸,我悄悄跳到窗下,还没蹲多久,就被巡场的峨嵋春守卫看到了,喊声惊动了那人的护卫。”

“我一路躲藏,杀了不少守卫,可就是有一人甩不掉,戴着斗笠可速度奇快。最后别无他法,我算好角度和力度,挨了那人一剑,假意受伤让他放松警惕,才算逃了出来。”

“你在窗下听到什么了?”江参将对于那人的身份好奇忌惮,京官能来到边境可不是容易的事,与异族人说起姜林苏,谈到朝廷,身边还养着那么一大群高手。

随元良不动声色看了一眼宣霁,眼神微动,随元良埋首,江参将没有看出来,只当是在回想。

“还没听到什么重要内容就被逮住了,”随元良呵呵一笑,装作大方,脸上有些羞涩。

“就是说,其实你什么也没探到,还白受了一身伤?随元良,你可真行,”江参将朝随元良竖了一个大拇指,把头移动移到另一个方向,不想再看随元良。

“不是,那人听到声音大惊,慌乱之中露出一双眼睛,若是下次我再看见,我一定能认出来,还有那人的随从,”随元良眼中含有一点亮在明明灭灭,眼中也是狼一般的血光,只是隐藏在眼前的笑意后。

“下次,下次你便如何!此次若不是运气好,阿斋跟你们一起及时发现,你以为你还有命在这耍滑头!”江参将如今看到随元良憔悴的脸色和明显消瘦的身姿,依旧气不打一处来。

“阿斋,阿斋,现在你嘴里全是姜斋,你那么喜欢她,你认她做干女儿啊。我看她保准同意,”随元良心里清楚知道,但就是嘴里想损一下,也逗江参将一个乐。

“说什么,还敢顶嘴!出去给我端点吃食进来,”江参将指了指帘外,眼神神色暗晦不明。

随元良见此,也不敢再说些什么了,小心拉开帘子出去了。

江参将端详着眼前已经足够抵挡四方、担起一军的俊美男子,不笑时不怒自威,笑时又是恩威并在,举止之间皆是浑然天成的贵气……像极了当年誓死效忠的那个人。

想到这里,江参将心中一阵酸涩,有些情绪又要喷涌而出,自己这一生遗憾颇多,该抓住的一样没得到,浮浮沉沉几十载,也唯有在宣霁身上安心。

“明庭,下次你们去巴乌城要小心了,巴乌城四不管地带,从来都不是好相与的,此事在峨嵋春闹得不小,巴乌有些人不会善罢甘休的。”江参将收敛好自己的情绪,

“元良还是得多打磨,如今不能大用。那剂汤药您一定得小心为上,不被奸诈之人抓到把柄,军营上层得换换新鲜血液,如今更是刻不容缓……”

“载叔!”宣霁出声打断了江参将,他实在受不了江参将像交代最后的遗言那样同自己说最后那番话,每一个字都在蛰自己的神经。

“为时尚早,此事往后再论。”宣霁敛下眸,遮掩住眼中的情绪,就想起身离开。

“将军,您心里清楚的,不早了,”江参将眼眶红涨,挣扎着身子,“如今军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看似平静无波实则危机四伏,不少人盯着焰麟军,翘首以盼我们行至踏错,他们好坐收渔翁之利,有句话不得不说了,老将垂垂老矣,新人若不顶换……”

江参将阖上眼,眼角似有泪光晃动,声音无奈又凄凉,“将军,我怕啊,我怕我走你手下无将可用。”

“走?参将,焰麟军就是您的家,您去哪?”听到江参将如今直白说起此事,宣霁知道也是躲不过去了。

自己其实知道,焰麟军人才济济,军中有将才之人确实不少,可能让自己无条件信任的,除了江参将,就只有一个随元良了。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别人很难取信于自己,其他位置也就算了,江参将的位置确实无人可替代,先不说能力经验,就凭参将对自己的无条件的信任与忠诚,也是难寻。

就想江参将说得,元良如今不能大用,参将一走,自己可能真的可能面临无人可用的境地。

沉默片刻,宣霁站起身,天光此时暗淡,窗棂却被雪光照得镜面一样新亮,“参将,你说的这些,我和元良都清楚,我也知道您的意思,”

顿了顿,“您放心吧,别忧心过度,安心养着。”宣霁给江参将倒了杯水,轻轻放到江参将手中,掀开帘子走了出去。

随元良就在营帐不远处,看到宣霁出来,急急就上去问,桃花眼里满是焦急“如何了?”

宣霁脚步未停,眼神都没变,淡淡问道:“什么如何了。”

这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又一次想做弑将的大逆不道之事,赶上宣霁的步子,咬咬牙道,“载叔的情况啊,还有没有发怒,好些了吗?”

“怎么多问题,那你就自己进去看啊。”不动声色加快脚步,把随元良甩在了身后。

“宣明庭!我他娘倒是敢啊,”随元良暗骂了一声,转身就想往江参将营帐走。

突然脚步一顿,想起江参将刚刚问自己的问题‘有没有在窗下听到什么’。

随元良撒谎了,他听得很清楚,以至于惊讶之下动了半寸脚步,惊动了守卫。

那满身裹在黑袍里的男人用地道的盛京话说,“姜林苏必死,如今昭狱情况不明,焰麟军营里的那三个女人也别留,以绝后患!”听到熟悉的名字,来不及掩下心中的惊讶,落下的小石子已经惊动了守卫,引来追兵。

随元良其实也不是故意不说的,江参将对姜斋看得如此之重,若是得知有人想取她性命,不知道又想干什么。

焰麟军本来就是铜墙铁壁,又有自己照拂着,出不来大事。随元良这样安慰自己道。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