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八十三章骨痛复发小说

第八十三章骨痛复发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11-26 17:21:27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斋芳事 精彩章节

“好啊,我们做点事如今做得繁琐伤神,人老了真得服老啊,”鲁太医一脸喟叹走远了。

姜斋也突然想到江参将如今膝盖也该开始用药,确实拖延不得。

药膏炼好了,针灸穴位差不了,熏艾会不会好些?

“阿斋,想什么呢,快去吃饭。”姜容轻轻碰了一下姜斋的额头,手上拿着一个小包袱,包着头巾穿着厚棉袄就要出门的样子。

“五姐,你不用早饭了吗?”姜斋看着姜容要出门的样子,如今天都还没有亮完,做事还早。

池景芸姜容和姜斋往后其实都不用去伤兵营了,既然住在庵庐,杨大嫂那边的活也是找不到三人身上了。

“不了,杨大嫂说这几日有些要准备的事多,忙不过来,我去伤兵营帮些忙,你先吃着,”姜容替姜斋把衣领整理好,抚着姜斋的头发,动容地看着自己的妹妹,眼里也是有了些笑意。

“那五姐你带点吃的吧,饿了还能垫垫,”姜斋说着就要去后面厨房给姜容拿馒头吃的。

“不用了,你快去吃吧,二嫂和何嫂给我拿了不少,都够我吃到中午了。”

何嫂是庵庐负责厨房的,她丈夫是前焰麟军的士兵。

听说十几年前带着儿子来找丈夫,想在边垂小镇扎根算了。

一家团圆还没多久,她丈夫就在战场上受伤不治身亡,留下她和一个孩子,当时主事的人,听说一个寡妇带着孩子在边境孤苦无依,又有些炒饭手艺,就让她进庵庐当了个厨娘,如今儿子也是进了焰麟军,也算是子承父业了。

“我先走了,阿斋,快回去吧,”姜斋把姜容送到庵庐大门处,姜容摆了摆手,清丽婉约的笑在脸上也是一闪而过。

用过早饭,池景芸帮何嫂洗碗,聊着些琐碎杂事。

姜斋同池景芸和何嫂打过招呼,在大堂外面帮忙碾压药材,帮值守的郎中和营护把新进的草药入库,忙忙碌碌一个多时辰。

姜斋看看时间,想江参将已经醒了,鲁太医和柳郎中也快回来了,就带着装药的荷包和托鲁太医特制的银针往江参将营帐走去。

庵庐离江参将营帐近很多,几乎只是花了往常一半的时间,姜斋就到了。

远远的,姜斋就看见营帐面前跪着一个人,披风上都落了一层霜,垂首缄默,像冬日里沉默的雕塑。

姜斋脚步有些放缓,这背影属实有些眼熟……

营帐前,千俞站在一边,脸上的冷淡,像凉寒雪天里的淡日。

姜斋在愣了一秒后,就知道这是谁了。

跪在江参将营帐前亲自谢罪,除了随元良,在焰麟军营也找不出第二个来了吧,姜斋想知道随元良如今的情况如何,毕竟他也算是自己的病人。

上前几步,站在随元良旁边,一个跪着一个站着,姜斋很容易看清随元良的脸色。

听到脚步声,随元良头也没抬,感觉到姜斋打量的眼神,也是无暇顾及。

随元良明显消瘦许多,往日灼灼的桃花眼也蔫败了些,下眼睑还有淡淡的青色,脸色也没有之前红润。

“你大病初愈,就跪在这冰天雪地里,不怕往后余毒未清,遗留终身,”姜斋声线不高但也绝对不低,至少帘里的人能清楚听见。

姜斋确实是故意的,果然,姜斋说完没多久,帘内就传来江参将含怒低沉的声音,“跪着做什么!丢人现眼,如今是做给谁看。”

随元良依然没有动,只有眼睫上结的冰霜掉了些下来。

说完帘里沉默一会儿,“都进来吧,”声音听起来怒气少了许多。

但显然,随元良并没有领姜斋这份好意,剜了姜斋一眼,好像在怪姜斋多管闲事。

察觉到随元良的不乐意,姜斋直觉自己好心喂了狗,也不再管随元良,自己掀开帐帘往里走。

姜斋进去的时候,江参将用指骨撑着额头,眉间是难掩的怒气和……痛意。

“参将,”姜斋屈身施礼,抬头就看见这样一幕,心下一跳,连忙上前。

“参将您是不是风湿又复发了,”姜斋脸上难掩担心,扶住江参将往里面床榻走去,江参将弯着腰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但还是强撑着朝姜斋摇摇头,示意自己还撑得住。

帘子被猛地掀开,一阵寒风肆无忌惮地灌了进来,营帐里的暖意被外来的寒气中和,江参将膝盖如今敏感,眉间的皱褶更深了。

“关实帘子,参将膝盖骨痛犯了。”

随元良赶紧将帘子关严实,确定一丝风也跑不进来。有吩咐千俞取炭火来。

江参将咬着牙,儒雅的五官有些扭曲,眉间的痛意仿佛就快要撑不住,冷汗也直往下冒。

“怎么会这样,你难道还没有给参将用药,”随元良何时见过江参将这个样子,神情虚弱,脸色苍白,好像一戳就碎的风干薄纸,七尺男儿眼泪都快急出来了。

随元良此时更是乱了方寸,他知道这次把载叔气得够呛,所以营帐都不敢进。

“随元良,谁教你的,一来就先指责别人,”江参将忍者痛苦一个字一个字往外崩,吐字有些缓慢,此时的语气却格外严肃。

“我……”随元良不知道说什么,只是看着姜斋,眼里是从未有过的恳求。

“我知道怎么做,你在旁边打下手,别多说话,”姜斋将银针拿出来开始在灯上消毒,烛光晃动映在姜斋冷静的眉眼间。

随元良也冷静不少,打起精神听仔细姜斋的吩咐。

“将参将裤腿挽起来,把火盆移到塌边,这期间一定别开窗放风进来。”

江参将隐在裤腿下膝盖的已经红肿起一个小包,还有些变形,随元良不知道江参将暗地里忍了多久,忍不住撇过头,心酸愧疚不已。

姜斋示意随元良将江参将膝盖弯起来,用脚撑在塌上,用手摸着膝盖正上方,与骨头的正上方是鹤顶穴,用吸引针直接扎进红肿的膝盖里,使用雀啄术,没有左右捻动。

第二处是找吸眼,用手一按凹进去的地方,针小范围的抖动,三寸针仿佛进到江参将膝盖的底端……

此时江参将已经痛得有些神智涣散,外面有一行人的脚步声传来,随元良怕他们掀开帘子进来,悄悄退到帘帐前。

小声说道:“先别进来,参将在施针,受不得风”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