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八十章 下落小说

第八十章 下落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11-26 17:21:23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斋芳事 精彩章节

姜斋笔不离手,时而扶额时而皱眉,看着窗外的雪树银花,手腕一勾,笔下锋利,一个“严”字赫然于纸上,姜斋突然记起,里面有一个钦差官员姓严,且如今现任的户部尚书也姓“严”,天下没有怎么巧的事吧。

手指在桌案上轻点,看着手上的白纸蔓延的墨迹,那就先从你开始吧。

户部尚书也不是什么人都做得了的。

姜斋总和着近月来自己了解到的不多朝廷局势,脑子一边构画着关系图,利益与权力就是能将所有人连成一条看似坚固的线,没有人能跑得出去;站在金字塔上方的人却只是轻而易举地一勾手指,那条线立马分崩离析。

当朝皇帝昭景帝,年近不立之年,龙体康健,现在也未立太子,子嗣不多,甚至早年间后宫一直无子嗣消息传出,亲自下旨在皇室宗亲里挑选了一个儿子,可就在几年后接连有后妃的消息传出宫闱,那个宗亲子嗣虽说是占着大皇子的称号,可百无一用。

最大的角逐方应该就是曲皇后的亲子宣和,母家是右丞相,背后是丞相府和一干大臣;庄贵妃的儿子宣珏,庄贵妃深受景帝宠爱,甚至说是宠冠六宫也不为过,只可惜红颜薄命。

听说景帝一夜之间就白了半头黑发,更不许有人再提起庄贵妃,对于庄贵妃留下的孩子也只是血缘关系上的关爱。

对于宣霁,姜斋确实有些好奇他在景帝心中的位置,冠以国姓,兵权说给就给,封王直接给开国皇帝潜邸时的名号,这是大昭开国第一次也不为过,当时朝堂震惊,有老儒生甚至当着宫门自尽,只为一句于理不合……

景帝对宣霁的宠幸不仅如此,可以说就是在把宣霁当继承人培养,可从来没承认过宣霁的身份。生母何人,从何而来,在宣霁的出生名册里,最多的就是不详、不详、不详。

姜斋知道的有关宣霁的不多,不仅是因为流传出来的消息本来就少,而且敢讨论碎嘴的人就不多。

姜斋正想着,突然感觉身后有空气在不规律流动,没有转头,但银针已经悄然出袖,在寒凉的天色下尖端泛着白光。

“你在写我的名字,”身后不远一道低沉的声音传来,传来布料摩擦的声音,是宣霁,他正在往这边走。

姜斋不动声色地收回银针,转身看向宣霁,脸上声色不显。

宣霁很多话是疑问句,可语气里却早就是肯定,他也并没有想被询问者给他一个回答。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伸了出来,指节修长,指盖干净,宣霁丝毫没有客气,直接拿过桌案上一页页摊着的纸张。

空气中传来纸页翻动时发出的轻微刺啦声,姜斋福身行礼,“参见将军,将军安好。”

宣霁没有说话,甚至一个眼风都没给姜斋。

宣霁随意翻了几张,前一两页是方才他给姜斋看得证据,中间夹杂着几张好像是药方的东西,最后几张仿佛就只是鬼画符,什么也看不懂,有几张他只知道是类似于关系图之类的……

“这是什么,”宣霁把纸页放回原位,走到桌案前的椅子,掀起衣袍便随意坐下,手指也不时在座椅上轻叩。

“我的思量,随手便写下了,不值一提。不知将军余尊降贵小地,未曾远迎,还望将军见罪,”姜斋见宣霁就直接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由有了一股“鸠占鹊巢”的恼怒。

看着姜斋的眼睛,黑白分明的眼珠里分明有一丝恼怒,那一抹不起眼的情绪仿佛在加热眼里琉璃剔透的寒凉,慢慢在显出少女最美好的一面。

宣霁莫名眉梢一挑,捏起姜斋方才握过的狼毫,心情很好的样子说道:“你是怪我不请自来?”

姜斋没有说话,可眼里神色仿佛就是在说,“你说呢?”

宣霁笑了一声,眼底也迅速漫上笑意,深邃的眉目染了人间七情,更添一份瑰丽,让人不经意间就迷了眼,失了魂。

微微摇头道,“我只是见你奋笔疾书,冥思苦想地样子不想打扰到你罢了。”

宣霁想着方才自己在窗外看着的姜斋,捏着毛笔皱着眉,苦大仇深的样子,下唇也被咬得有些青,做出在外面不可能出现的小女儿娇态。

嘴里还不住絮叨着什么,拿着毛笔沾饱墨故意滴在宣纸上……

“你找我有事吗?”姜斋知道宣霁不可能恰巧路过来盯一眼自己,想是……

果然,宣霁已然开口,“你想知道买回来的毒果如何安置的?”

隔间不大,但也不算小,不知道为什么,多了一个宣霁,仿佛整个空间都在变小,在哪里都能感觉到他的不容忽视的气息。

“是,”姜斋没想到宣霁怎么快就得到消息,但又一想,自己知道怎么一件禁忌的事,宣霁不找人看着自己那才奇怪。

“你不用多问,何时要给我说一声便成。”几个呼吸间,宣霁已经写了一行字,将狼毫放回原处。

宣霁起身,身姿迅即,利落就从窗子跨出隔间,好似一只低飞的燕。

“将军慢走。”姜斋上前将窗掩上,还是有寒风从缝隙里渗进来,姜斋还没来及烧炉子,隔间里不算暖和,可莫名的,姜斋觉得手脚和一处地方在发热。

迎着窗缝,降下些莫名而来的热气,姜斋回到桌案前,看着宣霁在宣纸上留下的字,只有寥寥几字,紧跟着姜斋写下的“宣霁”后。

大昭珉王,焰麟军主将。笔端沉稳内敛,不显主人的气韵,可在每一字的最后一笔,银钩铁画尽显苍茫大气。

就好像宣霁这个人,无人来犯时本就是是一把未出鞘的利刃,剑鞘里藏着血气;有敌触境时,双眼睁开的一瞬间,压低的眉眼里都住着冰原之上的雪狼,凶戾而危险。

冬月的残阳,如血,悄无声息地已经滑至天与地相接的地方,又缓缓地落到天际,一天又一天,就怎么结束了,太阳也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洒下一点余晖至人间。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