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七十六章 证据小说

第七十六章 证据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11-26 17:21:20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斋芳事 精彩章节

宣霁摩挲着下巴,眯着眼在姜斋脸上打量,“听到自家大哥,你倒是挺冷静的。”

“我早就知道我……大伯和大哥是被冤枉的,”姜斋顿了一下,借抬头的动作掩饰,直视宣霁的眼睛。

宣霁眼皮很深,眼角却开得不多,眯着眼打量人的时候仿佛利刃出鞘般锋利,所有的谎言与迷雾都被重重挑开。

“应该是在的,但只左润清那一份证明不了什么,”看到江参将脸色不太好,宣霁收回探究的视线,走到桌案前将茶杯递给江参将。

“将军相信吗?”姜斋敛眸,又看向宣霁,“相信姜家是无辜的。”

姜斋知道,如今要想姜家沉冤昭雪,仅凭如今自己的能力还远远不够,势必得取得宣霁的信任与支持。

她总觉得姜家出事蔓延地太快了,半个月就定罪名下昭狱。

说句不好听的,平时像这种世家大案区区绕绕,里面关系错综复杂,没有一年半载根本下不来,更遑论若是有关系,这拖得时间更是遥遥无期。除非……是有了那位的支持与默许,谁也不敢得罪,那诬陷迫害姜家的人更是猖狂无比了。

有了宣霁的势力,可以说姜家的事事半功倍。

宣霁听到姜斋的话,看着姜斋严肃的表情,一笑,眼里眯了些笑意,“我相不相信有什么用,我不是圣上,我只能帮你看看其中有何猫腻罢了,不相信如何?相信又如何?”

“不相信,那将军帮我这个忙就只能心不甘情不愿,若是相信,我们互惠互利,你也不觉得这事烦心。”外面是荒凉天地,眼前的少女不施粉黛不攒珠钗,一身肥大灰朴棉袄,可那自信淡然的话语,矜贵大家的风华,仿佛汇聚天地间所有的颜色,让人眼前一亮。

“怎么个互惠互利法,”宣霁闻声负手转身,衣角拂云动,眼中的一点笑意好奇如钩如玉,声线也拉得有些低,拂在耳畔低低懒懒。

宣霁对姜斋身上的本事越来越好奇了,她好像是一颗明珠,不扎眼所以第一眼注意不到她,可她一有动作就仿佛擦拭了珠上的蒙尘,明润却不晃眼。当时他向姜斋问询退热汤药时,她一口回绝说不能,不知为何他留了个心眼觉得姜斋在藏掖着。

“明庭……”江参将看宣霁了一眼,摇摇头没再说话。

眼中的神色宣霁自然是懂,又笑了一声,眉梢也微微扬起,“姜姑娘也说了是双赢,那有何不可,”

宣霁微微靠近姜斋,一派清贵华然,嗓音压得稍低,“但希望你的筹码不会让我失望。”

“话不如说,说不如做,将军等着看好了,我不会让您吃亏的。”姜斋眼角微微弯起,含着一抹笑意,更多的却是严肃认真,让人不由自主就相信她,沉入她的眼里。

“好,我等着,”宣霁微屈着手,手背的指骨轻轻一碰桌子,发出清脆一声,却让人心里莫名一跳。

“这是什么?”姜斋低着头抽出一张,上面是大大小小的村镇,好像是一张地图,但很潦草粗略,只划出大概的路线,倒是途径的镇子无论大小都在上面。

江参将侧过身去看,一眼就知道了。

“这是线路图,赈灾官员走的路线都是经过精心设计,是根据受灾程度,路上耗费时间,连接距离,计算得出的一张图,确保不会遗漏一个受灾庄子。”

“这也是拓印的吗?”姜斋看见上面勾勾叉叉,还小字写着批注。

“不是,这种东西基本受灾当地官员人手一张,算不得机密,这份是左润清的,想是一起挟带过来了。”宣霁也接过来看了看,看到几个自己较为熟悉的村镇名字。

“那我大哥作为赈灾主理官员肯定也有吧,”姜斋直接看向宣霁,眼中的神色不言而喻,要宣霁帮忙找。

“这是一个好证据,倒是可以去找找,”江参将也点点头,喃喃道不知是对自己说还是对宣霁说。

“恐怕要找那么容易,纸张易丢损,且这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即使那东西没丢,背后的人也不会放过怎么明显的证据。”宣霁摩挲着纸张,半抬着眼眸看着姜斋和江参将。

“将军知道背后一手谋划的人是谁吗?姜家的事太快,都没有给我爹喊冤的时间,仿佛就怕姜家反应过来,回过神让他们功亏一篑。”

“谁从姜家倒台中受益,不是帮手就是主谋,再顺着查,总能顺藤摸瓜揪出来,”说着宣霁眼里涌过一阵杀意与凌厉,但稍纵即逝没人看到,薄唇也微微抿着,显得脸部线条更加锋利。

“将军有线索了?”

“朝堂说小不小,但说大也不大,殿前的熟悉面孔也就那么几个,能在皇上面前说得上话的更少,等着瞧吧,狐狸尾巴藏不住多久了。”宣霁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杯水,倒出来的水清澈,是白水。

“您如今连茶也喝不得了?”宣霁早就注意到江参将本该装茶的茶杯里换成了白水,打趣着江参将。

给江参将掖上一角被子,“您好好休息,元良的事我心里有数,营帐还有人等着我就先走了,不舒服不准忍者!”说完宣霁往外走,帘子被掀开,透进来的光影被揉碎。

“他何时回来?”再急再气,江参将还是担心随元良。

而姜斋一看宣霁的神色就知道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了,不单单是为救姜家,甚至是宣霁也想揪出这幕后之人。

那事就好办多了,惹上宣霁这种人,要不就让他狠狠报复回来,要不你就把身家性命全部赔给他,让他消气,否则上泉碧落不死不休。在宣霁对她说胆敢生出害焰麟军营的二心的时候,姜斋从没有把它当作空话。

看到宣霁出去,江参将和姜斋半晌没有开口说话,都在想着眼前的事。

姜斋又端过来一杯水递到江参将手边,“参将,您身上有没有哪不舒服的,这个时候一定不能强撑。”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