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七十三章 住进庵庐小说

第七十三章 住进庵庐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11-26 17:21:17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斋芳事 精彩章节

“丫头,你知道?”知道姜斋不是乱说话的个性,鲁太医喘着气停下来,有些疑惑看着姜斋。

“我才从主军营出来,已经无事了,太医歇歇吧,”姜斋从鲁太医手上接过药箱,“方才是我在主军营里热晕了过去。”姜斋低着头有些涩然,清冷的面容遮掩不住羞态。

“啊,”鲁太医诧异地看着姜斋,看着身上穿着的厚重棉袄,也是一笑,“你说说你啊,最近两次将军唤我都是为你看治,天寒你也得注意多加注意身体,别让你嫂姐担心。”

鲁太医摸着额头上的汗水,摇了摇头。

“两次?”姜斋疑惑出声。

“可不是,你发热晕倒在小路上,正巧将军经过,紧着就将你抱回北军营,还叫亲卫来找我,”鲁太医跟亲卫打过招呼,和姜斋一起往庵庐方向走。

“是宣霁?”姜斋看着原野上白茫茫一片的景致,树桠结着冰晶,仿佛是夏日里留存的白花,从几千里来的寒风还是如刀割一般刮着皮肤,却会在几月后消弭在南上的暖锋里。

脑海中仿佛记起了些残缺的场景,一双强劲有力的臂膀,温暖的怀抱,那人有些焦急唤着自己的名字,原本模糊的记忆在鲁太医的提醒下,对上那双深邃眸子,清晰了许多。

“对了,丫头你好些了吗?要不要再随我去庵庐抓几剂汤药,别落下病根了,”鲁太医见姜斋低着头半晌没有说话,以为是身体难受着。

姜斋低着头有些出神,一样不知名的东西悄无声息地在心头在埋下一颗种子,此时还不见踪迹,却会在一阵春风,一场雨水里冒出头,生根发芽。

唤了一声见姜斋没反应,鲁太医怕孩子还恍惚着,又换了一声,

姜斋一回神抬头,见鲁太医一脸担心地看着自己,整理一下情绪,“我没事了,太医,我只是在想下次见到得好好谢谢将军。”

鲁太医一抚胡子,一脸欣慰自豪,看着不远处现出一角的庵庐,似有感而发,“是啊,别看将军平日里不苟言笑的样子,其实心里对焰麟军营热乎着呢,要武器给武器,要药给药,大昭有怎么一位将军镇守四方,老有所依,幼有所靠,壮有实业,鳏寡孤独者有保指日可待。”

越说越兴奋,眯着眼睛,鲁太医仿佛已经能看见那太平盛世,眼里是身为大昭子民对宣霁最崇高的敬意。

“宣将军确实有这个能力……”姜斋莫名想起第一次见到宣霁时他杀伐果断的样子。

两人快走到院子里,柳郎中在院子里磨药,见鲁太医怎么早就回来了,一脸诧异放下药招呼道:“老鲁,你怎么快就回来了?将军唤你何事啊。”

边走鲁太医扶着腰摆手,喘着气,走进庵庐里。

有营护接过姜斋手中的药箱,端来一壶热茶。

说道这事,鲁太医一脸好笑,”可别提了,是这丫头在主军营热晕过去了,将军唤守卫催着我去看看,”接过茶壶,鲁太医倒了两碗热茶,递给姜斋一杯,自己顾不得烫,撮着嘴喝了一大口。

柳郎中听此也是一愣,看着姜斋穿着的大棉袄,也是大笑起来,脸上的皱纹都舒展好多,“这丫头啊。”

周围靠得近的营护也耸着肩低低笑着。

“让鲁太医白跑一趟了,”姜斋接过水没有喝,笑着和柳郎中打趣道。

“白跑一趟不算什么,身体最重要,风寒好些了吗?”柳郎中笑着坐到桌案,抬笔就想写些什么。

“好多了,我嫂子不放心罢了,到是在将军面前出了个大丑。”姜斋平日里很少跟人如此聊天,但貌似效果还不错。

毕竟没有人有义务从你沉默寡言的性格里发现你闪光优秀的内在。

鲁太医又笑咧了起来,白胡子一直在颤动,柳郎中也放下笔,上前摸了摸姜斋的头,”现在倒知道不好意思啦。“嘴角也含着笑。

歇了一阵,鲁太医开口道,“哎,老柳,将军让丫头和她嫂姐住到庵庐来,你看着点,早点收拾几个隔间出来,早些搬过来也少受些冻。”

“真的!”柳郎中眼神都熠熠生辉起来,其实他挺喜欢姜斋这个小姑娘的,医术不凡不说,品行也是极好。之前与她讨论医术都因为太晚要回北军营了,如今住在这里倒是极好,随时随地都能讨论几句。

“老糊涂了不是,我敢谎报将军的命令。”鲁太医一脸高兴惬意倚着椅背,吹着茶上的茶沫,仿佛很骄傲自豪似的。

听到这,姜斋心头狠狠一颤,鲁太医都没有得到宣霁近卫的报信,仅凭自己的一面之词就无条件地相信自己,这种信任是多么令人……心颤。

“好好好,”一向儒雅冷静的柳郎中连说了三个好,“我这就让人去收拾,“说着就去院子里唤来几个身强力壮的营护。

看着柳郎中小跑出去的背影,莫名地,姜斋就有些慌,“太医,将军近卫都没来报信,万一是我骗您了呢。”

鲁太医端着茶杯的手一顿,注视着姜斋很是严肃认真的眸子,仿佛这就是大事似的,也敛了敛眼角的笑意,“丫头啊,先不说你犯不着,再者说,你救了焰麟军营那么多将士,给你些奖励不算过吧。”

又重重的撮了口茶,“就算将军没给你,你既然提出来了,老鲁啊,也敢在将军面前给你争一争。”鲁太医脸上晃着笑,须发苍白,已经垂下眼皮显着老态的眼睛,慈祥地看着姜斋,仿佛她就是自家膝下的一个小孙女。

姜斋心里猛地一动,更深的明白了上天为什么要让她来到这里,成为一个“全新”的人,想是让她知道世间有着最美好的东西,但她从未体会过其中滋味。

亲人无条件守护的安心,隔着辈分孺慕之情的欣喜,友谊里普通分享里藏着的喜悦,是她在二十多年的生命里极少得到的。

“丫头,你们就安心地住在这里,有什么需要给我或者给柳郎中说都成,“鲁太医见姜斋眼神直直地看着自己,以为把孩子吓着了,连忙出言安慰。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