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六十八章 归来小说

第六十八章 归来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11-26 17:21:14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斋芳事 精彩章节

“认同感?”宣霁脑子里回荡着随元良的最后一个词,“为何?”

“说不清?”随元良含着勺子,想了想,“姜斋在医治伤兵时有一种大义的凌然和对死亡的豁达,这是我在外人身上第一次感觉到,而且还只是一个还未及笄的小姑娘。”

宣霁垂下眸子看向漆桌上盛着白粥的白瓷碗。动了动有些冻僵的手指,脸上神情莫测,随元良摇了摇头,感觉宣霁是越来越看不懂了。

姗姗迟来的暮色四合,半盏酒浆倾倒,夕阳余晖大片大片惊心动魄的昏黄,还留着一刃殷红,晕染着金黄的色泽。

在后院门口停了一辆不起眼的马车,姜斋戴着帷帽,提着裙子踩着马登掀开帘子就要屈身进去,动作一下僵停在了原处,宣霁正坐在正中的塌上,骨节修长的手上捧着一本书。

“不进来?”宣霁脸上的疤已经去掉了,光滑的下颌线如山水间的汗青笔墨勾成。

没等宣霁说完,姜斋已经屈身进去了,坐在最外面的右边,帷帽晃动看不清神色。

宣霁是一军之主,如今边境不稳长时间离开他自己也放心不下;而姜斋毕竟是军营里流放的犯人,不知道有几双眼睛在看着姜斋和背后的姜家,长时间不露面还是会引起有心人的怀疑。

随元良好些,宣霁便议上回程的路程了,而随元良在此处养伤也是绝佳去处。

澹灵没有进来,坐在外面同述安有一搭没一搭聊着事儿。

马车渐渐行走,述安驾马技术不错,马车内感受不到晃动,同时也听不到声音,静默得气息都在粘稠,十级狂风也吹不动。

澹灵坐在马车外面,都能感受到死寂的尴尬,同时暗暗庆幸自己没有像来时那样坐进马车,但偏偏两人都没察觉到。

“在马车里你也不取帷帽,”宣霁许是察觉马车里奇怪的气氛,放下手中的书看向姜斋,低磁的嗓音在马车内响起。

“怕嫌了将军的眼,万一将军又是一番指责,我一介女子可担不起这骂名,”姜斋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冷,却含着淡淡的嘲讽。

“我说不得你了?”听到姜斋的“回讽”,宣霁不怒反笑,手指在膝上轻点,有些快活的节奏。

听到宣霁的笑声,姜斋的帷帽下的白纱轻微晃了晃,“将军自然说的,但我的名声与将军身边的人比起来不值一提,所以还望将军往后慎言。”

姜斋抬手取下帷帽,放在身旁。

“慎言”对于宣霁来说,确实有些新奇,第一次有人对他如此大胆地说出这两个字。

宣霁莫名又想笑,但是忍住了,万一又惹怒那个小姑娘怎么办。

不知是不是述安抄了近路,还是离开的边陲小镇里军营不远,在夜色最浓稠的时候,宣霁一行人他们到达。

澹灵扶着姜斋下马车,野上传来蝾螈的鸣叫,几千里外来的寒风打在厚墙上,发出风鸣的嘶吼声,今晚月光格外明亮,让姜斋想起了才来的第一个晚上。

想起了池景芸和姜容,姜斋心下一暖,同时又有些担心和内疚,自己离开那么久,也不知道……

宣霁也下了马车,看着灯火点点的军营,竟有些久违的滋味。

“斋妹妹,我和述安得回了,我们不能随意进军营,你多保重,我会尽量寻着机会见见你。”澹灵伏在姜斋耳边,语气中也满是不舍。

“你也多保重,多谢一路上的照顾,”姜斋转身看着脸圆圆的澹灵,大大眼睛此时有些耷拉着,有些难过。

澹灵悄悄望了一眼宣霁,宣霁的目光正好扫射过来,连忙垂着头,偷偷向姜斋做了个鬼脸,踏上马车和述安从另一个放下走了。

广阔的天地,雨雾霾霾,寒风如刀,灰扑扑的荒凉里只剩下两个人,互相沉默着没有说话。

“走吧,我先送你回庵庐,明日你再回北军营吧,”宣霁负手而立,先行抬步,雪白的衣袍在空中拂动,不染世间尘埃。

姜斋亦步亦趋地跟着宣霁,此处不比别处,不敢轻易拿自己的命做赌注,试探焰麟军的防备系统有多完善。

一路上,竟什么人也没遇到,想来宣霁早已做好准备了。

莫名的,姜斋看到这处军营和熟悉的庵庐建筑,竟有些“归心似箭”。

站在庵庐的大门口,姜斋向宣霁行了一礼,“多谢将军相送,您早些休息,”就要起身离开,

“谁说我是专门送你来庵庐的,”宣霁也跟着望庵庐的方向走了一步。

姜斋脚步一顿,有些疑惑的看着宣霁,“将军还有事?”

庵庐的大门处点了两个灯笼,有殷红烛光从笼里晕染而出,宣霁夜视能力极好,眼前的面容清晰地看在眼里。

微卷的眉毛像鸦翅一般浓密,长长的盖在眼睑上,在灯下投下淡淡的阴影,眼角微微有些向上勾勒,弧度上翘优美,有些像塞北雪地里的白狐狸,看似软萌可欺,其实利爪都藏在肉肉的掌心里,受到威胁便张牙舞爪亮出利爪。

“你今晚好好便好生休息吧,我叫了在庵庐鲁太医谈事,”宣霁继续往庵庐的方向走去。

“将军辛苦,”

院子里只有两个人的脚步声,步伐不一,在薄雪上留下浅浅的脚步印。

听到外面的声响,鲁太医早就打开门在门槛处望着他们了,看着一大一小的影子。

鲁太医急急出去迎接,“参见将军,”说着就要下跪,鲁太医眼中竟有些热泪,胡子也轻轻颤动。

宣霁先一步抓住了鲁太医的胳膊,“太医,你年事已高,以后这种虚礼就免了吧。”

鲁太医躲闪着宣霁的目光直点头,掖了掖眼角,“快,快,热茶已经准备好了,快进来吧。”

闻着熟悉的药香,姜斋只觉得莫名安定,有些焦躁的情绪也被抚慰。

“丫头回来了,这一趟可是安好?”鲁太医又转身看着姜斋,满是心疼和回来的平安归来的欣喜语气中是真心的关怀。

“安好,太医放心,“姜斋此时也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眼角微微弯起,眼底含着亮光和一簇笑意,心中也是动容。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