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六十二章 闻珏小说

第六十二章 闻珏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11-26 17:21:09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斋芳事 精彩章节

“多谢,”姜斋屈膝跪着,一举一动都是仪态规矩,这股气度到了姜斋这个小姑娘的身上说不出的赏心悦目。

姜斋将帷帽放马车上了,莹润光泽的黑鸦鸦长发半垂,用一枝碧色的钗环轻轻挑起,琥珀色的玉色石坠顺着雪白脖颈滑下。

“我是宣霁和随元良好友,姓闻名珏,闲散之人,”闻珏眉宇间有着有着对世俗的淡然疏离,是对所有入不了眼的清高无趣。

看着姜斋倒是有发自内心几分笑意,看着姜斋又多了几分欣赏。

“姜斋,一介白身,”姜斋言谈举止有条有理,没有刻意迎合也没有故作清高。

“听说姜姑娘是盛京人?”闻珏听了姜斋的回答,眼里更是多了几分兴致,亲自给姜斋斟满茶水。

“是,”姜斋神色平静如波,没有羞怯、推拒。

四周都是用帘子掩住,将寒风严严实实挡在了外面,亭子没有燃熏香,只有鼻尖的茶香冬季寒风的凌冽。

看着闻珏还颇有兴致地往下问,宣霁放下茶杯,“闻珏,不如你问我,我带来的人底细我都清楚。”

闻珏收回目光,看了一眼宣霁,坐直身子撇撇嘴,“不就问几句吗,小气鬼。”

“关于元良的病情你有何几分把握。”宣霁凤翎睫羽如墨,深邃的眼廓看不清眼底的情绪,仙不敢收,魔不敢碰,一种含蓄却莫名张扬的俊美。

“不好说,”姜斋感觉有些困顿,端起茶杯又喝了一口,“如今只有慢慢观察,调整药方,但成功与否还是看随参领的决心与毅力。”

看着宣霁垂下眼眸,眼神凌厉,周身的气势开始“千山鸟飞绝,万径人粽灭,”闻珏怕吓到姜斋,“别那么杞人忧天,我去看过了,伤口处理得很好,即使沾了些脏东西,那么多水如何也排出些了。”

”小姑娘,你的药丸我也看过了,确实不错,但是……”闻珏脸上少见嘚有些纠结,看了一眼宣霁,又看了一眼姜斋。

“先生但说无妨,”姜斋朝闻珏微微颔首。

“那止疼丸有依赖性吗?”闻珏也不多加委婉了,眉宇间竟有些期盼。

宣霁听此也抬起头,三指在桌案上轻叩,气氛莫名的压抑起来。

“先生懂医?”姜斋想起在院子里闻到的药香。

“不敢说懂,久病成医略知一二罢了。”闻珏笑着摇摇头,端起茶喝了一口,觉得茶有些凉,有放下了。

“确实会,但在一定程度,有益无害,只是最好在病人清醒时服用,以免伤及身体其余脉络。“姜斋纤细的背影跪坐在软垫上,寒风渗着棉帘缝隙进来,一缕发丝被吹动,随风而动。

茶桌不大,有丝丝缕缕吹拂到宣霁的手背上,有些痒。

风听发止,其实停留轻抚只是几个呼吸间罢了,宣霁倏地收起手背,骨节分明的手紧握成拳,似乎想按捺住又像是想抓住些什么。

宣霁端起茶水一饮而尽,想平复心口莫名的燥热。身上渗人的煞气也散的七七八八。

“姑娘,我有一个不情之请,”对面闻珏端正脸色,不再是目空一切的淡然,眼里有些恳求,微微向姜斋一作揖,松散发带任他一动,顺着黑亮的头发就要到发尾。

“先生请说,姜斋惶恐。”

”小姑娘,你干嘛一口一个先生啊,不知道以为我老得走不动路,一把年纪了呢,“闻珏收回手,给姜斋和宣霁的茶杯斟茶。

“初见觉得先生是一个世外之人,一个称呼罢了。”姜斋对着闻珏微微颔首,道了声谢。

听了姜斋的话,闻珏脸上不由浮现几分真心实意的笑意,莫名就让他从快要羽化飞仙的得道仙人拉回人间。

“也是也是,是我俗气了。”

看着闻珏脸上的笑,宣霁莫名有些烦躁,仿佛方才的焦躁又多了一层,让他有些不想再继续这场谈话。

“行了,”感觉茶杯很烫,宣霁也没有要喝的欲望了,“行了几个时辰的路也是累了,你回吧,有什么事往后再说也不急。”

姜斋起身退后一步施了一礼,“多谢先生款待,姜斋告辞。”

闻珏含笑目送姜斋远去,宣霁这时候起身不留痕迹地挡住闻珏的目光。

“你干嘛,我还没问完呢,”闻珏撂下茶杯,瞪着宣霁,眼底有着惊诧和疑惑。

宣霁其实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就是觉得自己这样做了会通体舒畅,宣霁走到棉前,呼出一口浊气,果然。

“我们还要在这待上些时日,你急什么?”宣霁和多年好友说话就没那么禁忌了,看着远去的身影,又有些莫名的感觉。

闻珏叹了口气,眼里有些惋惜,“你说说,这种宝贝你也能在那地方寻到,你是什么鼻子啊。”

“我没去寻,她自己出现的,”宣霁莫名想起血气弥漫的夜晚,胆子奇大的小姑娘瞪着眼珠子对自己说出那番话。

手背莫名又有些痒,但好像不是手痒,是片轻薄的羽毛落至心中。

“听那小姑娘说,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了,”闻珏也站起身,吸了口新鲜凌厉的寒气,随即脸上浮现一种”恨铁不成刚“的神情,“随元良也太大意了,这一次是运气好,谁知道下一次还有没有这样好的运气,迟早吃大亏。”

“是该好好敲打敲打他,”随即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似的,姜斋两次将随元良撂翻在地,眼里的不屈与背水一战,自己用她嫂姐威胁她时迅速反击。

轻轻敲了敲窗棂,莫名有些想笑,嘴角往上一勾,却发现不知道自己在高兴些什么,自己的参领被一个小姑娘打倒?

“你思春啊,”闻珏莫名其妙看了一眼宣霁,总感觉宣霁今日有些不正常,不对,是喝茶喝到一半就有些不正常。

宣霁没有回答闻珏,只是淡淡看了一眼闻珏,回到茶案坐下,端起茶杯只是摩挲。

“你不是要得道飞仙吗?还理这些尘世俗事干嘛?”宣霁不忘挖苦好友。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