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七章小说

第五十七章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11-26 17:21:06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斋芳事 精彩章节

看着眼前精细培养的罂粟花,姜斋后背莫名一种恶寒,一种酥麻颤粟从脑门打进来,

宣霁看到这个眼神也是一凛,似乎想起什么不好的记忆,半晌才开口,“取吧,小心点,”宣霁从旁边取过一副手套,递到姜斋面前。

看到眼前的手套,姜斋略微回神,手套在灯下泛着莹润的光芒,抿了抿唇,接了过来。

眼前的花开得热烈美艳,根茎叶在灯下暗自吐息着,如同深渊峡谷暗暗盛开的曼珠沙华,散发着异香诱惑着进来的每一个人。

姜斋小心扶着茎叶,慢慢取下一颗果实,放到一个新的托盘上。

姜斋取完罂粟果实还没完,打量了一圈,又零零散散拿了些毒草、毒药,还要伸手,感觉一道灼热警告的视线。

宣霁看着姜斋的动作,没有开口,眼神却像张网牢牢姜斋箍住,

“多拿些,一颗太扎眼了,”姜斋轻咳一声,停顿的手继续向前,拿着最后一株毒草放进白瓷托盘里。

“那你拿着这些毒药准备做什么,带回家?”宣霁咬重了“回家”两字。

“大哥放心,妹妹自有妙用,绝不害人害己,”姜斋也学着宣霁的语气,眼里流转着晶碎的笑意。如同漆黑天幕里洒落的璀璨星子,微弯的眼角略略勾起。

宣霁转过身,那双眼睛莫名让他想到塞北的雪。

述安去将托盘放到最里面的桌案上,留下来往客栈地址。

“想逛逛吗?”宣霁转身询问姜斋,满室灯光也未融化宣霁眼底深处的锐利,但他一笑却能使满室生辉。

姜斋没有回答,眼神流转着四周,似乎在打量这黑市哪里能让一个女孩子逛逛。

,不同于别处的幽暗见不得光,巴乌的黑市,反而是最明亮的地方,黑夜永不降临,白日也永不临幸,四周光源都叫大黑围布包围着,分不清今夕何夕,今何往日。

宣霁问出这话,自然不是给人拒绝的,姜斋点点头,帷帽随之而动,“谨听大哥安排。”

几人先去了拍卖处,澹灵找了两张空椅子,正要叫述安。

身后一阵掌风迅疾而来,对那人来说可能力气不算大,但是拍倒一个小丫鬟是绰绰有余,一个不好便是一条人命。

澹灵迅速往后一闪,眼里有着杀意和警惕,回过头,见自己先找到的两张座位已经被两个彪形大汉围住,眼里的凶恶蔑视不加掩饰。

“你们干什么!占位占到这来了,”从来只有澹灵坑别人的份,还没有人敢占她的便宜,澹灵现在火气直往脑门钻,要不是现在任务在身,时机不对澹灵一个上身就像把两人脑袋掀下来。

毫不理会澹灵的质问,大汉岿然不动,眼底满是不耐烦与趾高气昂,“快滚,到别处找座去。”

这下把澹灵彻底惹毛了,眼神就是在看两个死人,死死按捺住自己脾气。

姜斋在不远处看到,下意识抬头看向宣霁,帷帽下的妙目观察着宣霁。

宣霁下颌如山水间最浓墨重彩的一笔,他是内修高手,情绪、呼吸都如流风轻云,丝毫不外露。

“小姐,”大汉瞬间就变成了温顺的绵羊,尊敬地埋着头,仿佛怕自己惊扰到面前的少女。

少女打扮得异域风情十足,一双大眼被胭脂晕染得有些妖冶,眼尾画了墨线,洁白眉心画着点点红焰花铀,整个人更显出尘高贵。满头长发都被编成一个一个穿着精致小巧珠子的辫子,挽在脸颊边,垂在腰间,靠近前额的地方悬着价值不菲的珠玉。

一身气息灵动自然,双目流动,眼里是不谙世事的天真。

“你就是他们的主子?你的仆役占了我的位,该如何!”澹灵咽不下这口气,自己跟在主子身边,何时被别人抢过东西,还是蛮不讲理。

谁知那小姑娘眼里是诚恳,看着澹灵张合的嘴巴,半晌没说话,给了澹灵一个疑惑的眼神,就转过身没理了。

澹灵见状,气得更是火冒三丈。

姜斋上前拉过澹灵,“澹灵,不可无状。”姜斋清冷的声音在这格外出众,那小姑娘不由自主转过身看着姜斋。

澹灵见是姜斋,听着那清冷具有穿透人心的声音,胸中的浊气不由消散了些,委委屈屈立在哪儿,小声道,“小姐,他们蛮不讲理。”

“这位小姐,打扰了,”

那小姑娘还是一脸疑惑,想开口却不知如何开。

姜斋没有多说拉着澹灵走了,澹灵还想挣扎,“你看看你家主子的神色,”姜斋低声对澹灵说道。

澹灵下意识一看,心神一凛,其实跟平常没什么区别,但还是不由闭了嘴,默默跟在姜斋身边。

宣霁看着走过来的两人,轻蜷起手指,嗓音低磁,天生带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澹灵,她是西狄人,听不懂汉话。”

澹灵一愣,反应过来,异族出现在这不奇怪,可是这西狄离巴乌也太远了些,要走一个大昭的距离。

“另外找处地方逛逛吧,不必置气。”宣霁淡淡的声音传来,理了理衣袖,往赌区走着。

姜斋看着宣霁,总觉得宣霁在等着什么,或者打量预谋着什么。

这种第六感不是莫名存在的,就今天一晚上随元良都没出现,宣霁和随元良来这一趟恐怕不单单是为一份汤药。

宣霁走到一张赌桌前,这里人流动很快,很少有人能坐到最后,刚巧就空出位置。

“三妹,若是觉得无趣,可以去旁边听听曲儿,”宣霁有些可怕的伤疤下,有着对“妹妹”的关爱,薄唇微抿,眼里更深处的情绪晦涩难懂。

“我陪着大哥,小赌怡情,大赌伤身,玩几把我们就回吧,”姜斋声音穿透薄薄的帷帽一字一句说了出来。

女孩稚嫩空灵的声音,如玉石相击,在这片罪恶之地显得格外禁忌,不由地想扯下面纱,看看隐藏的面容是否配得上那副好嗓子。

“小妹妹,你还管着你大哥的事了?”有好事的人在人群里开口,眼神不怀好意上下打量着姜斋。

突然感觉一道冰坚似的目光,和宣霁眼神对上,瘦小干瘪的身材狠狠一颤,慌慌移开了眼,不敢再开口。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