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四章 巴乌城小说

第五十四章 巴乌城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11-26 17:21:03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斋芳事 精彩章节

马车悠转,进到一个城镇,两匹马、一辆马车,宣霁和随元良对面容都做了些修饰,

宣霁脸上多了一条疤,从眉角到下颌,随元良十分不情愿地糊黑了自己的脸。

骑在骏马上周身气度一路上还是引得不少姑娘嫂子侧目。

巴乌城镇地理位置极好,上拱蛮戎,下控泸州,清、塞二水交汇于此,五华诸山雄峙于西南,舟车辐轶,水路交汇。

述安一声打马声,马车渐渐停了下来,外面传来守卫的声音,马车里坐着姜斋和澹灵,一路上澹灵叽叽喳喳给姜斋说了许多,姜斋虽只时不时回澹灵几句,但两人关系也亲近不少。

外墙质朴,近日多雨连绵,墙头阴暗潮湿的地方起了些薄薄的青苔。

姜斋掀开车帘注意到,宣霁和随元良没有拿出牒文,直接寥寥几笔在城门外桌案处写着自己身份来历,有些车马甚至没有下马,熟门熟路跟守卫打声招呼直接进去了。

天未暗,城中已星光点点,青石长街两边上是大大小小的商车,有的商贩面前甚至只放着一个背篓,只买一样东西。

从街头到街尾,摩肩接踵、人头攒动,晚上更甚,黑夜给了这处更多的安全敢。

“这还不是好东西,要到里面才是个中珍物,看得人眼花缭乱,”澹灵坐在马车里,仿佛很熟悉这里似的,坐在马车里磕着从荷包里拿出的瓜子。

“你好像很熟悉这里。”姜斋坐在对面,看着车帘翻动时露出的热闹场景。

“嗯,我们经常来这里做任务。”澹灵完全把姜斋看作自己这一方的人了,能说的澹灵还是给姜斋说了一些。

姜斋了然颔首,没有再追问下去。

马车使进另一条长街,统一的黑漆大门,门上打着两个大红灯笼,与才进城镇时的热闹喧哗不同,这里人影寥寥,大多路人还带着面具幂篱。

宣霁和随元良的马蹄声渐歇,述安也轻轻打马,喝停马车。

客栈外的伙计见到“陆”字,已经到马前要帮客人牵马。

“小姐,到了,”述安一撑下马,到马车后面取出马凳。

宣霁和随元良潇洒利落翻身下马,交给店里的伙计,等着姜斋。

姜斋头上戴着帷帽,伸出白皙柔嫩的手,一步一动,甚至帷帽的晃动,都是小家碧玉的小姐姿态。

澹灵把姜斋扶下马车,述安去将马车赶到后院。

澹灵虽然看着大大咧咧,可在做任务时确实一丝不苟,将富家小姐身边的婢女表演得滴水不漏。

一个身材干瘦,八字胡,眼睛无时闪着精明的小老头迎了出来,“哎呦呦,就说今天一大早不少喜鹊就在我这店门前叫呢,这不,贵客来了。”

“老长,近来可好啊,又赚了多少,”随元良折开扇子摇摇晃晃,桃花眼里眯着笑。

“好好好,托两位贵人的福,小店生意不错。”老长老道地迎着客人进门,笑眯眯的眼睛里分辨不出真心虚意。

两人打着太极,“陆大爷,还是那么英猛,陆二爷嘛……黑了一点。”

随元良一噎,笑意在桃花眸里有些立不住。

“行了,”宣霁出声,五官轮廓深邃,幽暗的黑眸不敢望进眼底,唯恐,“老长,此次是带着妹妹求医的,还望你多加帮忙。”

“哎呀,妹妹病了!”老长脸上做出惊愣的表情,向后瞧去。

果然看见几丈开外处,立着一个戴着帷帽的姑娘和一个婢女打扮的女娃。

“那快快,小五啊,快去准备三间上好的客房,让几位公子小姐歇歇,”老长回过头对一旁的伙计喊道。

转过头又是热情好客的笑脸,“几位快进,这大冷的天,别把小姑娘冻着了。”

宣霁和随元良先跨入客栈,姜斋和澹灵在其后,隐在帷帽后的眼神打量着客栈,就外观内饰跟普通的客栈差别不大,一楼打尖,二楼雅间住宿,最大的不同的就是在西面搭着一个很大的台子,现在没人在上面表演。

“能在这开店的,都不是一般人,”澹灵扶着姜斋的手,靠近姜斋的耳边不动神色说道,“这黑市鱼龙混杂,能在这把店立住,都是些“狠角色”。”

姜斋看着老长了然点点头,还没来得及收回视线。

老长似有所感,眼神犀利马上就看到姜斋这里,一瞬间流露出的警惕,是刀尖舔血人的警觉。

见视线尽头是戴着帏篱的姜斋,对姜斋淡淡点头一笑,回头与宣霁继续交谈。

老长亲自将宣霁一行人送到楼上,“姑娘,您自便,要什么让丫鬟给伙计说一声就行。”

“多谢掌柜的,给你添麻烦了,”姜斋屈身一施礼,嗓音清冷,一举一动浑然天成,毫不扭捏羞涩。

离得近了些才发现,这来往客栈掌柜的衣服上绣的花样是貔貅,上古凶兽。

定福禄双日进斗金。

老长接过伙计递来的三把钥匙,递到述安手上,“那就不打扰几位公子、小姐了,舟车劳顿,几位安心歇息。”

宣霁拿了一把钥匙递给澹灵,“三妹,你睡中间这间,晚上风大,窗子记得让婢女关严实。”

“大哥费心了,您也早些休息,”帏篱晃动,姜斋屈膝施礼,和澹灵进中间的房间。

澹灵在后面关上门,插上门闩。

姜斋抬手取下帷帽,打量着这间屋子,坐下倒了两杯水,看着从壶嘴里倒出来的茶水,

姜斋仔细查看着成色,端起杯底放到鼻尖,轻嗅着。

“这地方他们不敢做手脚,也就这里我们能安心些睡觉吃饭,”澹灵拿过茶水喝了一口,喝完还砸砸嘴。

“这就是此处的打尖住宿如此高昂的的原因吗?”方才上楼时姜斋注意到这里的菜品都是以银子为计数单位的。

“其实也想得通,这里不比外面,到嘴里的东西都不敢大意,”澹灵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这里是算是除了城主府,巴乌城最安全的地方,吃食护卫也算是过关,没人敢把心思往这动,还有人说这里的城主就是这家客栈的主人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