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二章 出发小说

第五十二章 出发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11-26 17:21:01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斋芳事 精彩章节

昨日给鲁太医他们分享了新伤药的药方,这是老军医的得手秘方,改进了很多次。

伴着塞北的星子和寒风,姜斋脚步匆匆回到庵庐的隔间,脑子里想着最近着手的方子七厘散,龙血竭的剂量还可以改改。

一进去,姜斋就察觉到一道不同寻常的气息,很强悍,呼吸却轻缓,几不可闻。

这种对未知的危险判决,姜斋对于这份预感自信,十之八九正确。

姜斋转念一想,这是焰麟军营,还能有谁呢?

放缓了脚步,推开木门,宣霁正坐在自己平常写方子的书案前,修长的手指间捻着自己最近研究的药方。

一件玄色的革丝直綴,头发高束着一根润泽的玉簪,鼻梁高挑微勾,眼尾微微上挑,看向人的时候不怒自威,身上的气息既深不可测,又疏离不可攀,一种奇异而又矛盾的雍容矜贵。

姜斋屈身施礼,“参见将军。”

宣霁没有抬头,轻轻叩了下桌子,“起来吧。”

“你这写得什么,”宣霁喉结微动,转动指尖,将字面转向姜斋。纸上一篇“鬼画符”,受外公的影响,她也将中医方子写得潦草,缩写简便节省时间。

姜斋微微抬头,确是自己最近研究的药方,“药材,方子是七厘散。”

“何用?”

“活血化瘀、止疼消肿,常用于创伤引发的淤血肿痛。”

宣霁收回视线,点点头,“准备一下,入夜便出发,到时随元良会来寻你,跟他走便是。”

“我需要准备什么吗?”姜斋看着宣霁起身离开,还是开口道。

宣霁听此脚步一顿,转过身来,唇角微勾,凤翎睫羽低垂,“不必了,你带上你的人就行。”

语气含着些许笑意,一个小女娃用严肃、不苟的语气说出这样一句话,让人感觉一种莫名的违和感。

黑夜如约而至,随元良还没来,姜斋坐在隔间桌案前,手里捧着一本《大昭山河志》,隔间里只剩指尖翻过纸张的声音。

对这个国家有了更深的了解,姜斋将书抵在下颌,消化着下午看的书。

“砰,”一个小石子打在窗棂上,发出轻微的碰撞声,姜斋蓦地起身,下一瞬随元良推开窗,桃花眼在黑夜里灼灼盛开。

随元良一个翻身,衣袖翻动,人已经在隔间里了。

“你准备好了吗,我们半个时辰后走。”

姜斋摸了摸袖间和衣服各处袋子里的药,“准备好了,现在就可以走。”

“好,那就走吧。”随元良腿一搭,又是一个翻身,站在窗外,眼神示意着姜斋。

“你墨迹啥呢,快出来,”随元良在外面催促着。

姜斋一眼没看随元良,“为什么有门你不走,要翻窗。”姜斋指着门问道。

现在庵庐基本没人,而且这里不经过中间,后门一走更没人能看得见。

“这……月黑风高,谁走门啊……,走门走窗随便你,等着呢,”随元良一哽,仿佛也感觉自己犯了傻。

姜斋拿过放在桌案上的一个不起眼的荷包,有些微鼓。

姜斋跟着随元良走了一刻,来到主军营。

月色如华,今晚军营整个天地都陷入一片空旷的宁谧。

主军营前停着一辆质朴无华的马车,上面坐了一个面相普通的男子,二十岁上下,一身灰青棉衣,放在人群也是不起眼,但那却呼吸平缓有力,是个练武的个中高手。

姜斋黑得氤氲心惊的眸子里,闪烁着灵动澄净的光,想是宣霁的亲卫了。

“上去吧,”随元良几步跨上一匹骏马,不是他的战马,随元良微微撇嘴。

姜斋上前几步,那车辕快到姜斋的胸口,抿了抿唇,正要抬腿,马车外的男子已经伸出手。

姜斋看着伸出的手,没有迟疑,借力一跨上了马车。

“多谢,”姜斋颔首,掀开帘子就要弯腰进去。

愣了一下,宣霁坐在最里的中间,手懒懒搭着靠背,面孔隐在暗处看不清,只隐约可见一个深邃轮廓,雪色衣袂垂落在地。

最外面边上坐着一个丫鬟打扮姑娘,梳着一个双丫髻,脸圆圆的,眼睛很灵动但此时却一点也不敢乱转,噤若寒蝉得小心翼翼呼吸着,仿佛下一刻就要抖起来。

姜斋看见宣霁好像微微抬头,视线看向马车帘处,在门口的小姑娘手脚已经有些微颤,呼吸更加紊乱。

姜斋面色不变进入马车,放下帘子,坐在双丫髻小姑娘对面。

宣霁放下手中的书,“述安,走吧。”

一声喝马声,鞭子一抽,轮毂转动起来。

远处山脉巍峨起伏,天空寂静而壮阔,雪山如幻梦般纯净,五彩的风马旗在高原的风中猎猎作响,马车在雪地上只留下两道车辙印和马蹄印。

马车行进了半个时辰一直没有停,马车里谁也没有开口,一片寂静无声,有些……莫名诡异。

马车里流动着香炉的白烟,是一种雪后的凌冽寒梅香,与春季解冻时暖风拂过树梢河水在缓缓的感觉。

马车停到一处,宣霁掀帘出去了,响起两道打马声,马车继续行驶。

姜斋坐着马车,对面坐着双丫髻姑娘,姜斋不习惯与陌生人开口,见她有些京张,便往里坐了一点。

几刻钟后,双丫髻姑娘小心翼翼抬头看了姜斋一眼,见是比自己还小的一个小姑娘,惊讶地接连看了好几眼。

姜斋抬头与双丫髻小姑娘眼神相撞,马车里没了宣霁,双丫髻小姑娘好像胆子大了许多,不仅眼神没收回去,反而直愣愣看着姜斋。

“妹妹,你多大啊。”双丫髻姑娘眨巴着大眼睛有些好奇开口。

姜斋有些愣,反应过来妹妹在叫自己,“十四。”

“怎么小啊!”双丫髻小姑娘惊呼出声,又有些害怕似的捂住自己的嘴。

“妹妹,你才十四岁啊,怎么小。”

姜斋听到“妹妹”,有些涩然,笑了一声,没有回答。

双丫髻姑娘还想说什么,马车一停,帘子被掀开,她感觉端正坐好,圆圆的脸端着严肃。

随元良跨上马车,一把掀开帘子,递过来一个包裹,“拿着,去换身衣服。”

姜斋接过,掀开帘子,好像在一个客栈的后院。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