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一章 准备小说

第五十一章 准备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11-26 17:21:00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斋芳事 精彩章节

鲁太医哼哼几声,转身对姜斋说,“丫头,你看看哪些你用得上,别客气啊,放我这如今也用不到。”用手一下一下摸着胡子,眼里竟真还有几分无奈。

“太医,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还用不到这么好的药材……”姜斋看着鲁太医殷切的眼神有些受伤,声音微弱了下去,知道自己必须得选几样了。

“要不,我选几样常用的药材,到时给您看看,若是能用就放在伤兵营吧。”姜斋抿了抿唇,一向清淡的眸子里浮现几分涩然。

鲁太医的眼神一下晶晶亮,“好啊!到时我们再研究看能不能将将伤药改进,但也无碍,你想做什么药粉都可以,这些可不是焰麟军的。”

看着鲁太医自豪的“老顽童样”,姜斋和柳郎中同时笑了起来。

看着鲁太医黑木匣子里的药材,略一思附,有了药方。

姜斋蹲在黑木匣子旁一一看去,小心翻动着。

从最里面角落拿出相较于常见的苏木、骨碎,羌活、紫丹参,这些药材看品相都是可遇不可得,相较于外面药铺买的入药效果效果好了不止一星半点。

苏木活血疗伤,祛瘀止疼;骨碎通络续伤,止血消肿;紫丹参对骨折扎伤有奇效。

姜斋拿出来,小心放在一张牛皮纸上,严实包裹起来。

“鲁太医这些够了,我还在药柜取了些,应是够了。”

鲁太医也不再“勉强”姜斋,想了想还是开口问到:“丫头,你在哪做药啊?”

姜斋一下哑口,垂眸没有说话,心里想着江参将今日说的方法,在庵庐做药不失为一个好法子,既不会让二嫂和六姐担心,也不会引人注目,惹人怀疑。

鲁太医以为是说到姜斋伤心事了,讪讪不知如何开口,看向柳郎中。

柳郎中瞥了鲁太医一眼,“小姑娘啊,要不你就在这做药?”柳郎中继续说道,“这平时不会来什么人,我们可以给你辟一个隔间出来,保证不会受打扰。”

姜斋楞了一下,见鲁太医不知所措的样子,微微笑了起来,“鲁太医,柳郎中,你们误会了,方才有些走神。”

“不打扰的话,那我这几日就在庵庐做药,麻烦鲁太医差人给我嫂姐说一声了。”姜斋咬重了“这几日”这个词。

鲁太医看着姜斋的眼睛里的神色,心中会意,也连连点头,“好,丫头,这几日你就在庵庐安心做药,你姑嫂那我差人去照看着。”

“多谢太医,”姜斋清冷如皓月清辉的眸子星辰闪耀,和鲁太医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容。

姜斋快傍晚的时候,回了一趟北军营,给池景芸和姜容说了此事,让她们不必担心。

听到姜斋说这几日可能回不来,池景芸脸色有些凝滞,姜容在一旁暗暗拉了拉池景芸的衣袖。

池景芸眼睫轻颤回过神来,脸上强撑着一个笑,眼里却藏着担忧,“好,你安心在庵庐做药,我和你五姐尽量不去打扰你,什么都别担心。”

池景芸理了理姜斋的领口和头巾,轻轻拍着姜斋的头,拉着姜斋的手不肯松。

“今晚在这里睡吗?”姜容此时乌鸦鸦的长发落至腰间,秀婉柔美。

姜斋想了想,怕宣霁晚上突然出发,看着池景芸有些歉意摇了摇头,“二嫂,五姐,鲁太医给我辟了一处隔间出来,我今晚……就在庵庐睡吧。”

“也好,早点开始啊,你也能早点回……”池景芸垂眸看不清神色,松开了手。

“二嫂,五姐,抱歉……”姜斋妙目里满是愧疚,嗓子有些哑。

“傻孩子,道什么歉,”池景芸伸手摸了摸姜斋涂着瓜萎的脸,心疼有不舍,“别太劳累,一切要以自身安危为重。”

从姜斋用完饭走后,池景芸就像失神一般,眼里寂寂失了光泽。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最后一道光线从空洞的树枝消散,天地间只剩下斑驳的暗影。

池景芸失神坐在炕上,身子就半靠在墙上,姜容见此,也不知如何开口安慰。

杨大嫂拿来了新炭火,瓦房里温暖了许多,池景芸盖着更厚的棉被,却一点也感觉不到温度,手脚冰凉。

像是不断有小石子,投入迷茫而不安的心湖。

“阿容,你说阿斋真是去庵庐做药了吗,”池景芸望着外面的暗沉天色,有些出神开口问道。

姜容动作一顿,随即装作无事地一笑,“阿斋没去庵庐还能去哪了啊,这大冷的天阿斋一个小姑娘能去哪啊,二嫂,你太过忧心了。”

“六妹比我们想的坚强许多。”姜容伏在池景芸的手边,“二嫂,你这样,阿斋会心疼的。”

感受到姜容的安慰,池景芸眨了眨眼,却很酸涩差点没流出泪来,轻轻拍着姜容瘦削的后背。

看了看天色,快到子时了,池景芸点点头,轻声说道:“阿容,快睡吧。”

池景芸和姜容一夜浅眠,再无夜话。

接下来的两天,姜斋一边抓紧时间炼药,同时抽出时间去伤兵营帮忙。

因为没有汤药,姜斋用银针封闭伤口周围穴道,给一些这几日必须要做的,且伤口还没有太严重的伤兵开了刀。

效果还不错,但姜斋累得够呛,银针封穴太耗心力。

池景芸和姜容因为还能经常在伤兵营见到姜斋,再加上鲁太医和杨大嫂的一阵夸赞,池景芸也慢慢相信姜斋在庵庐做药,放下心来。

这几日姜斋已经对庵庐很熟悉,跟这里的郎中和营护也相处得不错,她对中医的研究并没有那么深,仅限于在出任务时老军医教的几年,外公平常分享的用中医医治病人的案例和经验。

这几日跟柳郎中他们交谈借鉴,学到很多,知道自己还是才疏学浅,废寝忘食啃了几本大医书,请教更多中医技法。

隔间不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药捻子、长药碾子、捣药罐子等东西一应俱全,而且需要草药出门拐弯就能拿到,很是方便。

姜斋已经作好一部分伤药和防身秘药,随身携带,谨防走得突然。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