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章 做药小说

第五十章 做药

来源:勾岛文学网 时间:2022-11-26 17:20:59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斋芳事 精彩章节

“明庭,我们何时出发,我去安排。”随元良慢慢坐正了身子,唇边的嘻笑也淡了几分。

宣霁摇摇头,“不必,我已经安排下去了。”

一滴晶莹的白霜,半冰半水地滴落在窗棂上,发出“滴”一声。

“这几日,蛮子应该是不敢来犯,你吩咐好手里的事,小事让将卫先行处理,权衡不了便去寻江参将。”

“是,”随元良起身,抱拳施礼,转身退出军营。

宣霁看着地上还未扫净的残霜,洁白不染一丝尘埃,内无杂秽,眼前莫名掠过一双眼,一瞬就消散了,还没来得及抓住。

宣霁思绪有些飘远,心口有些反常的跳动,指尖跳动也开始纷杂。

焰麟军,庵庐

姜斋跟鲁太医商议膏药后,快到正午,提出想去庵庐见见膏药制作的如何。

鲁太医兴高采烈地带着姜斋,一路上姜斋提了些问题,鲁太医一一细细解答。

“太医,我可否用庵庐的一些药材?”

鲁太医有些惊讶,但反应过来马上便说:“当然可以啊!”

“丫头,你要药材干什么,做药吗?”鲁太医兴致勃勃地开口问道。

姜斋没有直接回答,眼睛里涌出几分心虚,轻轻地清了一下喉咙,“是,做一些药随身带着方便些。”

“那好啊,我那还有些药材,你一会看看用得上不,能用就拿去,”得到姜斋的回答,鲁太医又一次提到自己珍藏的药材。

知道那些是鲁太医的私藏,刚想开口拒接,但看着鲁太医慈祥和蔼的面容,心弦微动,到底没好意思拂了鲁太医的好意。

“多谢太医。”姜斋停下脚步,微微颔首郑重对鲁太医行了一礼。

鲁太医笑着摆了摆手。

到达庵庐,外面照例铺满了药材,都是些不畏寒、还没晾干的五味子、夏枯球、柴胡、甘草,上面薄薄披着一层布。

姜斋和鲁太医跨进庵庐,不知时不时姜斋的错觉,总觉得庵庐的药材又多了些。

正午庵庐人不多,只有几个郎中埋首研究药方,零落几个营护在角落用药杵捣药材。

“鲁太医,来啦,这几日怎不见你,”跟鲁太医要好的柳郎中。

见到鲁太医,柳郎中赶忙放下手中的东西,眼里带着笑,拍了一下鲁太医的肩膀。

周围的郎中和营护也纷纷跟鲁太医打着招呼

鲁太医见到柳郎中直摇头,“忙啊,过完这阵,我请你喝酒,还有你们啊,一个也别想跑。”唇边的胡子都微微颤动,脸上都带着的皱纹都舒展了,指了指周围的郎中和营护。

“到时候你又别先下桌子跑了,”柳太医捏着胡子,毫不留情揭穿老友。

“哎,”鲁太医给了柳郎中一个白眼,“来,这是姜斋,那止疼的方子和黑膏药就是这小丫头想出来的。”

鲁太医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

柳郎中有些惊讶,这小姑娘连黑膏药都能做出来,年龄却如此小,这还未及笄吧。

微微掩下讶异,柳郎中称赞道:“小姑娘好本事,小小年纪就有如此造诣。”

“郎中过誉了,姜斋愚钝,家母教得好罢了。”姜斋退后一步微微低头。

“这丫头就是谦虚,”鲁太医看姜斋的眼神满是满意,就像以前看他那几个宝贝药箱的表情。

柳郎中忍不住呛道:“又不是你孙女,人谦虚要你说啊。”

“你……老柳头,不和你计较,我这还有正事要做呢,这丫头想做些药粉,你看看有什么药啊,拿出来别抠搜。”

鲁太医又转身开口道:“丫头,你先找个地方坐着,我去寻药盒。”

姜斋朝鲁太医微微点头,“太医,您慢点,若是在上层您别上去,我去拿就行。”

“有些好像是在上面,我们一会儿再上去拿吧,”鲁太医放得有些分散,年纪一大,就更记不住了。

“小姑娘,你随意就行,要什么药材拿就行,这庵庐最不缺的就是药材了。”柳太医对姜斋慈祥和煦一笑。

“我知道的,多谢柳郎中了,您忙,不打扰您了。”姜斋轻轻点头。

在鲁太医去隔间的时间,姜斋没闲着,大致看了下药材种类,自己基本需要的都有。

在最边上的药柜里,抽屉中央写着“马钱子”,也就是番木鳖,对麻木瘫痪、麻木损伤有大益;使用不当,会出现头疼、肌肉抽筋感、下咽困难,呼吸急促,最后呼吸肌强直窒息而死。

姜斋拿过药称,取了三钱。

视线继续往上移动,两格外。

抽屉上写着商陆,土名“土高丽参”,根部形似人参,需炮制后使用,误服或剂量过大,体温升高,严重者可能会心跳和呼吸衰竭而死亡。

姜斋拿过药称,取了两钱。

又用药称取了些元胡,白芍、苍术。

鲁太医从隔间出来了,手上抱着两个大盒子,脚步踉跄有些吃力。

姜斋赶紧上前接着,鲁太医直摇头,“不用,不用,丫头……”

角落的营护赶紧上前帮鲁太医接过药盒。

两个药盒满满当当的。

“丫头,看上什么拿,”鲁太医拿出随身携带的钥匙,打开药箱。

鲁太医豪迈直爽的声音惹来柳郎中的侧目,一见鲁太医,有些忍不住笑了,“老鲁,现在舍得了,这不是你“棺材板”吗?碰都不能碰一下。”

听见老友的取笑,鲁太医面上有些涩然,“什么啊,别胡说!”鲁太医向柳郎中使了几个“凶狠”的眼色,“就这?没有我棺材板还盖不上了!“

“可不是吗?”周围的郎中和营护都不禁抖肩笑出了声。

鲁太医一撇嘴,眼里的讪讪有些藏不住。一摆手,“丫头,你别听他们说,他们就是嫉妒。”看着柳郎中说:“吃不着葡萄嫌葡萄酸!”

“不酸啊,鲁太医的珍藏怎会差啊,你给我来点啊。”柳郎中说着就要上前伸手探进药箱。

“去去去,你把你那家传的膏药给我来一打,这箱子,”指了指离自己较远的一只药箱,“你随便拿五样。”

“一打!?都给你得了,越老越不要脸了。”柳太医直接被气笑了,

斋芳事状态:连载作者:绵绵花瓞全文阅读

她万水千山而来,穿越到一个流放路上的贵女,遇到了名震四方的将军。将军身份成迷,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却不顾众人反对,把其当继承人培养。姜斋的出现掀起一层层海浪 ,露出潜藏在深底的阴谋诡计,情仇往事。在塞北,我是横刀立马的不败将军,一代战神;在庙堂,我是运筹帷幄的王爷,一代权臣;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最美的情郎。误把眉目作山河,沦落半身未肯脱,我以为我是孤独的,原来你在远方等我。前半生的寂寥,是为与你在月下相拥。这是一只流放囚犯的队伍,十几余人被绳索拴成一条线,每个人好像只是绳上的小结,他们脸上冒着不健康的红,神情木然,衣衫根本无法与大风抗衡,脚上的冻疮结了又烂冒着风雨费力前行着,却还要被押送的小卒任意打骂。。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